“呵呵!林老麻煩你撿起來下!”吳良呵呵一聲,冷冷的看着林顯,嘴上卻是對着林老說着。

木紫楓與林老聽着吳良的話,臉色一沉,同時淡淡的看了林顯一眼,他們不知道林顯在想什麼,難道就沒有看見他們在警惕吳良嗎?怎麼還這樣對待吳良,難道非得惹事心裏就舒坦嗎?

“廢物,這是我賞你的,憑什麼讓我爺爺撿,還是你撿的好!”林顯聽吳良讓林老撿硬幣,心裏一下就火了,於是他大聲的對吳良吼了起來。

這一聲吼太大聲,引得周圍人快速圍攏起來,最開始這些人見四人聊天,以爲認識在聊家常,現在聽林顯一聲吼,他們就肯定這四人一定有着愁怨,所以愛看熱鬧的人,立即就圍了過來。

“唉,那麼大聲幹什麼,把讓惹過來了,你心裏就舒服了!”吳良攤攤手,搖搖頭。

“你!”林顯還想說些什麼,被木紫楓打斷道:“好了林顯,注意身份!”

“廢話不多說,說說找我什麼事,我想你可不會無緣無故的來!”木紫楓制住林顯,然後轉頭看向吳良。

他可不相信吳良今天那麼無趣,專門是來找自己聊天的,如果那頭出現這種情況,除了太陽從西邊升的。

“呵呵!好了,我也不廢話,我只是想要得到人蔘果,希望你們能賣給我!”吳良點點頭,雙手挽在身後。

三人聽着吳良的話,心中一緊,他們不知道吳良怎麼知道他們手裏有人蔘果的,一般參加暗標,店老闆根本不會暴露是誰買走了東西。


而今天他們沒有想到,剛走出大門就被吳良給攔住了,而且吳良還知道人蔘果在他們手中。

他們眉頭緊鎖,想想吳良是怎麼知道的,如果說是店老闆出賣了他們,那是不可能,店老闆的爲人做個交易的都清楚,那麼吳良是怎麼知道的。

“難道他一直跟着自己!”三人心裏想着。

“呵呵!吳良我們手裏根本沒有人蔘果,還有除了人蔘果之外,我們身上一株藥材也沒有!”木紫楓勉強一笑,臉色不好看,同時拍拍身上,表示自己身上根本沒有藥材。

而林老也拍拍自己的身上,顯示着他自己身上也沒有。

“喂,你到底是什麼人,幹嘛跟着我們,居然還想搶我們的東西?”林顯明顯不知道吳良的底細,一聽吳良是爲了人蔘果而來,心中的火氣就越大。

而林老與木紫楓聽着林顯的喊聲,知道要遭,本來他們二人做出那樣姿態,就是要告訴吳良他們手中沒有東西,但現在經過林顯這麼一鬧,就徹底的告訴了吳良人蔘果就在他們手中。

想到這木紫楓有些厭惡的看了林顯一眼,心中也是火氣往上竄,他這輩子就沒有見過如此的傻子,他就不明白,林顯怎麼就沒有看見他和林老的姿態呢?如果看見,還那樣,那這林顯真的是紈絝到極點,已經沒有救了。 “呵呵!想不到二人真不老實,還是林顯聰慧!”吳良呵呵一笑,嘲諷的看着兩人。

“你笑什麼?想搶我們的東西,還那麼高興,我看你是傻了吧,小心有人一會收拾你!”林顯這次說話聲音比較大,圍觀的衆人立即就明白怎麼回事。

“原來是那個皮包骨頭的小夥子想搶別人的東西!”

“太不自量力的吧,一個那樣瘦的人,想搶三人個的東西,真是有膽量!”

“現在的年輕人怎麼了,怎麼都敢光天化日下搶東西了!”

聽着周圍的議論,吳良眉頭一皺,剛纔林顯的那一嗓子,算是明白的告訴衆人他在幹什麼,如果這事擱在人少的地方,吳良還不會顧忌什麼,但現在人這麼多,讓吳良有些不好下手的感覺。

“哼!這麼多人看着呢?你還敢搶東西,再說木紫楓在這呢?他可是很厲害的哦,他一個人就能把你打的滿地找牙,看你還敢搶我們的東西嗎?”看着吳良的臉色不好看,林顯心裏很高興。

“夠了,林顯,少說兩句!”這次是林老開口,他知道,如果自己不開口的話,林顯還會繼續說下去。

“吳良,我們手中的確有你要的東西,但那樣東西對我們來說也非常重要,所以不能給你!”林老對着吳良拱拱手,希望吳良能理解。

“就是,這東西我們非常需要,不可能會賣給別人的!”木紫楓也幫腔道。

“好,很好!”吳良拍怕手,認真的看着三人。

此時林顯很想開口,但全部被林老制止,他很害怕林顯還會開口說什麼,要是把吳良惹急了,真是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這樣吧!你看你需要什麼東西,我另找給你怎麼樣!”林老笑着說道,他知道這次如果不給吳良一些好處,吳良根本不可能輕易放手的。

“不用,我就是想和你們做個交易!可惜你們不願意!”吳良擺擺手,低頭沉思起來。

他現在拿不定注意,本是出**奪的,天龍幫本來在他心裏就不是什麼好的幫派,三番兩次的找他麻煩,他都想過解決天龍幫的,今天抱着搶林老三人,他的心裏一點負擔都沒有。

但如今經過林顯這麼一鬧,周圍圍了不少人,這讓他不好動手,如果真的讓這麼多人見到他搶東西,那麼真的有可能會引來不少麻煩。

“你看,這怎麼辦?”林老小心翼翼的看着吳良。

周圍的衆人看着三個人都對吳良有些忌憚,心裏都有些奇怪。

“怎麼回事?三個人,怎麼懼怕一個皮包骨頭的一個年輕人?”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這年輕人太厲害了吧!”

“我看這年輕人應該是什麼達官貴人之子,不然不可能讓他對面的三個人懼怕!”

“我看也是!”

聽着衆人的議論,吳良嘴角露出譏誚之色,這羣人打死也不會想到,他對面的三個人才是大有來頭之人,而他自己只是一個小角色而已,就是因爲他實力有那麼一點點的高,所以才讓對面的人害怕而已。

其實林老三人真的動手,他還是要防範些的,因爲他的氣血已經空虛,雖然聚寶決一直在運行,補充了他一點氣血,但這和他巔峯時比起來還是遠遠不如的。

不過還好,雖說他氣血空虛,但修爲健在,只是現在他不能體驗肉對肉的那種激情,但使用聚寶決還是完全碾壓林老三人的。

“呵呵!我想出了一個好辦法!只是不知道你們相信我嗎?”吳良似笑非笑的看着三人,就在剛纔他想出了一個很好的注意。

“什麼辦法!”這次開口的是林老。

“辦法就是我能請人把人蔘果變成丹藥,就是不知道你們願意相信我嗎?”吳良淡淡一笑,他想看看自己說出這話後三人是什麼反應。

當然吳良說的話,果然是震驚了林老與木紫楓二人,而林顯只是撇撇嘴表示很不屑,因爲他從來就沒有相信果吳良,他只知道吳良這次來是想搶他們的藥材的。

“你說的是真的!”木紫楓顫抖着聲音。

這不能不讓他顫抖,因爲他早年也嘗過一次丹藥的滋味,而且那個丹藥還不是什麼高深的丹藥,只是能治療一些內傷。

那次服用丹藥是他這輩子最不能忘記的事,就因爲那個丹藥,這才讓他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是有丹藥的,而且丹藥的種類有很多,丹藥的品質也有好幾種。

而且他好聽說,有那麼一種丹藥,可以讓沒有修爲的普通人,一步沖天,只要吃了那顆丹藥,就能從普通人一路衝到氣師。

自從聽到這種傳說,這讓他的心就不再平靜,他每時每刻都希望能再得到一顆丹藥。

而今天吳良所說的,正好可以圓了他的一個夢。

“那是自然!”吳良點點頭,轉頭看向林老。

林老此時雙眼呆滯,沒有從吳良的話語中回過神來。

說來,他也是對吳良說的煉丹一事給震驚到了,他活了這麼一大把年紀也是瞭解到,一些丹藥這方面的知識的,雖然這些都是木紫楓告訴他的,但也有他知道的一些消息。

他很久之前就聽說,丹藥可以使普通人變得不普通,可以讓普通人突然間開始修煉,可以使花甲老人變成二八少年,也可以使人白日飛昇。


雖說這些都是他的聽說,他這阻止不了他相信,自從他得知這世上有煉氣師後,他的這個想法就更加強烈,他如今爲什麼那麼賣力幫助天龍幫尋找東西,還不是爲了得到一顆可以使他變得年輕,可以使他也能修煉成煉氣師,可以使他回到二八年華。

他這麼努力就想得到那麼一點要求,可是他爲天龍幫尋找東西那麼多年,依舊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

今天,就是今天,吳良突然告訴他,人蔘果可以變成丹藥,這怎麼不讓他震驚,怎麼不讓他激動。


“你說的都是真的嗎?”林老過來好一會回過神,雙眼之中都流出眼淚。

站在一旁的林顯看着這一切,心裏有些不舒服,他沒有想到吳良簡單的一句話,就能哄住兩個人,特別是其中一位還是自己的爺爺,而且爺爺還流出眼淚。

“爺爺不要相信他,他就是一個騙子!”林顯指着吳良,警惕的拉着爺爺。

“你們看那個老人居然哭了!”

“就是,太不可思議了,什麼也沒有幹,那老頭就哭了,真是見鬼了!”

“你們真無聊,人家談着事,咱們還在這看着幹什麼啊,難道不用辦事了嗎?”

周圍的人的人見林老眼淚汪汪,都有些奇怪,但也沒有一個人上去問問是怎麼回事。

“我可不會騙你們?如果你們不相信我,我就沒話可說了!”吳良攤攤手,表示無法證明給兩人看。

林老與木紫楓對視一樣,雙眼交流一陣,最後下定一個決心,木紫楓走到吳良面前站定:“你如果真的能請別人煉出丹藥的話,那麼我們可以相信你,但是這怎麼交易?”

木紫楓說的很明顯,交易可以,但是不知道怎麼做,總要拿出一個方程才行。

吳良微微一笑:“你們提供所有藥材,等丹煉出來,會給你們一顆!”

木紫楓眉頭一皺:“不行,我們這兩個人,給一顆讓我們怎麼分?”

這個問題吳良早就想好了,他也爲自己以後的煉丹大業想出了辦法。

“這個簡單,別人煉丹又不是一次兩次,只要你們提供藥材,那麼我不介意,請朋友多練幾次,只要你們能付得出足夠的藥材與報酬,那麼煉丹不成問題,關鍵是你們同意嗎?”吳良微微一笑看着兩人。

這個決定是他深思熟慮想到的,如果有兩人幫忙,他可以源源不斷的煉製丹藥,而且也不用再擔心買不到藥材,相信林老與木紫楓在天龍幫中的地位,拿到丹藥肯定灰給他們的老大看下的。

但是他們老大得到丹藥,肯定灰想辦法尋找更多的藥材,那樣吳良就真的不用擔心藥材的來源了。

唯一不方便的就是,他現在的修爲在天龍幫面前是有點低,因爲以前他在木紫楓的講述中,天龍幫有相當於聚寶決四層的高手,而他只有二層,這修爲差距有點大。

不過在他想來,只要自己小心一點,天龍幫根本不會拿自己怎麼樣。再說自己的修爲又不是不上去了。

抱着這樣的想法,吳良纔有膽與林老三人交易。

“你的意思是說,你以後還會請別人出手,但需要我們提供藥材與酬勞就行!”木紫楓緊張的看着吳良,小心翼翼的說道。

他不敢確定吳良剛纔是這樣說的嗎?如果吳良真是這樣說的,他想日後一定會飛黃騰達的,只要幫主得到這一個消息,必定會大賞特賞他的,說不定,吳良朋友煉出的丹藥,還有他的份。

抱着同樣想法的還有林老,他此時正目不轉睛的看着吳良,希望吳良能肯定的點點頭。

而一旁的林顯看着兩人的舉動,心裏越來越不是滋味,他就是不相信吳良會搞出什麼丹藥,特別是自己的爺爺還那麼深信不疑,這讓他十分不滿的瞪着吳良。

吳良眯着眼看了林顯一眼,然後根本不再理會,林顯在他眼裏就跟一個小丑差不多,現在他主要目的是和林老合作,雖然他和天龍幫有衝突,但在利益面前這些完全可以放放。

“你們說的沒錯!”吳良點點頭。

聽着吳良的回答,林老與木紫楓露出喜色,那種激動之情很難壓制,兩人對視一眼,同時走上前,握着吳良的手:“好,我們就此合作,不管你說的是不是真的,我們就相信你這一回,如果我們被騙,我們也自認倒黴!”

周圍人看着三人的舉動,紛紛搖頭,本來過來看好戲的,但看現在情形,那麼什麼熱鬧可看,抱着這樣想法,剛纔還圍了一圈的人沒過一會就走的乾乾淨淨。 林老說出這話也是擔心不已,他不是擔心人蔘果,而是怕吳良說的話,是騙他們的,那樣他們就真的人財兩空了。

“呵呵!放心好了,你們看我是這樣的人嗎?”吳良點點頭,手伸向林老。

林老見吳良這樣,真的他的意思,他把目光轉向木紫楓,木紫楓摸摸自己的戒指搖搖頭:“這裏不能交易,如果想要交易,咱們要重新尋找一個地方”。

吳良但看木紫楓總是摸着手指上的戒指,微微點頭,他是看出來了,木紫楓手中的戒指不是凡物,不然他不會總是觸摸,而且他還有另一個想法,這裏人多眼雜,如果木紫楓把東西拿出來了,很容易引起別人的覬覦之心。

“好,那我們就重新找個地方,至於這個地方你們選擇吧!”吳良微微一笑,看着木紫楓。

木紫楓皺眉想了想:“我們還是在外面找個偏僻的角落交易吧!這樣對咱們都有好處!”。

吳良點點頭,示意木紫楓前面帶路,木紫楓知道吳良的意思,邁步而去。

“就這裏吧!”木紫楓來到市場門口的一處偏僻的地方。

這裏是靠近藥材市場,但這裏又是一個小樹林,幾人在裏面幹什麼,別人根本不知道,吳良也對這裏的地方很滿意,只要能交易到人蔘果,在哪裏交易都一樣。

“給你!”木紫楓揹着吳良轉身,假裝在懷裏摸了幾下,然後把一個人形果子遞給吳良。

他剛纔的那一切,吳良都看在眼裏,通過微弱的舉動,吳良知道木紫楓有着一個類似聚寶盆的空間寶物,而且看其模樣,應該就是木紫楓手中的戒指。

當知道這樣,吳良只是笑笑,他是真的對這東西不感興趣,就是有些奇怪木紫楓是怎麼有空間戒指的,難道是林老爲他找到的。

吳良想到這,覺得有這個可能。

“好!你們留下聯繫方式,還需要什麼藥材我打電話告訴你們!”吳良小心結果人蔘果。

人蔘果放在手心有些暖暖的,而且有一股香味撲向鼻尖,吳良深吸幾口氣,感覺神清氣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