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擊開始後,先是發了律師聲明,以及給法院提交的證據等,表明他們已經開始控告造謠者。

接着,是營銷號的轉發,以及扒出來的孫杰跟田雅琪的經歷。

上面表明了孫杰原來跟志誠的創始人在鼎鑫工作期間就有私仇,這次不是爲了什麼主持正義,純粹是公報私仇。

一個能被公司直接開除的人,能有什麼好名聲?

很多被帶節奏的網友頓時覺得自己被騙了,又看到孫杰跟營銷號交易的事是真的,更有種吃了蒼蠅的噁心感。

輿論很快就一邊倒,從罵志誠轉變到罵孫杰跟田雅琪。

這倆人官司纏身,都收到了法院的傳票,而且還陷入了被人圍着罵的氛圍,有苦也沒法說。

田雅琪不甘心,也沒弄懂網友的套路,還在網上進行反擊,說郭文華先勾搭自己之類的。

她一回應,就被網友罵的更慘。

不管人家勾搭沒勾搭你,人家是個已婚的,難道你不知道?你能被勾搭,說明你本身就三觀不正。

再說了,如果對方勾搭你,而且已經成功了,對方怎麼還會開除你?你不去告他騷擾,卻告公司又在網上罵顏愛蘿,這隻能說明郭文華本身是沒有問題的。

有人在網上還原了過程,說田雅琪就是有心上位,勾引公司的主事人,結果被無情拒絕了。然後,就惱羞成怒,遷怒於另一個主事人。

事情很簡單,就是個綠茶想上位沒成功,又反咬一口而已。

至於孫杰,那就更是個神經病了。業務比不上人家,自己工作不努力,被公司開除,惹不起公司就黑前同事。

幸好自己跟他不是同事,不然怎麼被害死的都不知道。這種人,估計是反社會人格,太可怕了。

孫杰再想請營銷號幫自己反轉名聲,對方說要是這時候站出來會被罵的很慘,要的價格很高。

他已經出不起這麼多錢,只能忍着罵名。

而且,他被爆出來這件事之後,啓澤那邊立刻乾脆利落的把他開除了。

還是江杉親自下的命令。

江杉還試圖跟顏愛蘿道歉,說沒想到下面有人做這種事,他想當面表示歉意。

顏愛蘿沒回應。

江杉更是氣憤,讓人把孫杰趕走還不夠,還要控告他毀壞公司聲譽。他現在正好麻煩纏身,剛好把氣撒在孫杰身上。

……

這件事處理的很順利,事情反轉沒多久,網友們的熱情就被另一件事吸引走了目光,而志誠還趁機刷了一波存在感。

顏愛蘿看着這幾天上漲的銷售量,覺得還得謝謝孫杰跟田雅琪。

“要不是他們黑公司,我們還沒法做這種宣傳。這比自己做廣告的效果還要好。他們大概也沒想到,會在無意間幫了我們一把。”

她覺得,要是把這件事發給孫杰跟田雅琪知道,他們倆是不是會氣死?

郭文華看因禍得福,也才鬆了口氣。

“以後再招聘員工,我一定注意。不行,我再也不跟女員工接觸了。就算談事情,也一定要有人在場陪着。”

他之前不覺得這種風花雪月的小事會毀了公司,現在看田雅琪折騰出來的事,頓時覺得可怕。

原來,你認爲無關緊要的一件個人事件,也有可能摧毀公司,摧毀一直努力的事業。

他以後一定警醒,再也不犯錯誤。

顏愛蘿說可以給他招聘個助理,他們三個都需要助理,尤其是他們兩個。

郭文華經常出門跑業務,有個助理跟着會方便很多。

董升廠子公司兩邊跑,也需要個人傳話,幫忙處理一些事。

至於她自己,現在還能忙得過來,暫時不需要。

倆人想了想,就都同意了。

於是,在一通被黑事件後,公司有了更好的發展,還增員了。

這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志誠經過一次被黑事件,又招聘了新人。

因爲搞得宣傳活動在繼續,來了新人也都被分了很多重量任務,每個人都忙忙碌碌的,根本沒給新人多少適應的時間。

不過,在高強度工作中也更能看出新人的能力。有不適應的,自己就走人了,根本不用等到過了試用期。

能堅持下來的,都是有能力,且真的肯努力的。這樣的人,以後自然也更能得到重用。

顏愛蘿這邊,在鬱子宸那裏的懲罰終於完成,在做完後,抱着掃描儀歡呼了一下。

感謝這個經常卡殼的掃描儀堅持到了最後,不然她可不想在這時候適應新機器。

鬱子宸看她那麼高興,很是鄙視的瞪了一眼,讓她可以回志誠了,不要整天在他眼前晃。

鬱勝被他刺激之後,萎靡不堪,因爲太過生氣,想要帶着趙花然出國旅遊散心。

但是趙花然有官司在身,收到傳票後根本不能出國。倆人去了機場,因爲沒法過關,就又回來了。

也不知道趙花然和鬱子夜是怎麼跟鬱勝哭訴的,鬱勝很無奈的拿出錢,幫趙花然把窟窿補上了。

鬱子宸跟他算了利息,要求把利息都給了,纔會撤銷控訴。

鬱勝氣的差點當場跳腳,但也知道他不會改變主意,只能回去又湊了湊,把錢給了。

等鬱子宸把錢放回公司後,才慢吞吞去撤訴。

倆人一接到法院通知,立馬跑去國外,打算散散心。在跟這個不孝順的大兒子待在一塊,呼吸同一個城市的空氣,他怕他會氣死。

而鬱子夜跟着去送他們,但過了沒多久就回來了。

他進了鼎鑫面試,說自己大了,也該出來做事。

他是在董事會上出現並提出要求的,當時還有幾個董事表示支持,覺得他該來。

鬱子宸看看那幾人,又看看很謙遜站在一邊的鬱子夜,冷聲道:“可以,自己去投簡歷,面試。只要面試通過了,我不會反對。”

這是要他從頭做起,也不會給任何特權。

鬱子夜很爽快的笑道:“大哥不把我趕走,我已經很感激了。謝謝大哥給我機會,我一定好好做。”

他跟衆人告別,就拿着簡歷真的去投簡歷面試。

人事部的陸青還跑上來,問鬱子宸的意見。

鬱子夜本身的能力沒什麼問題,但要不要他進來,安排什麼職位,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了。

沒有上邊的指示,他也不敢隨便做決定。

鬱子宸說隨便,他面試什麼,能不能進,都讓下邊的人自己決定。

只要把人當成普通員工就可以,沒有優待,也不必特意排斥。

陸青忍不住汗顏,那人頂着鬱家二少爺的名,怎麼可能當普通人對待?這事兒說的簡單,但做起來可就難了。

他有點爲難的擡頭看過來,希望鬱總給個明示,他只要按照命令去做就好。

正好也在這裏的顏愛蘿對他使了個眼色,讓他別再問了。

鬱子宸不喜歡囉嗦,說了讓他們按照普通人對待,那就這麼對待。問的多了,估計他會發火。

陸青又擡頭看一眼,果然見鬱子宸很不耐煩,隨時準備着把手邊的文件砸過去。好險好險。要不是顏小姐提醒,他又要被訓了。

他還了個感激的眼神,就趕緊出去了。

顏愛蘿看鬱子宸根本不喜歡自己弟弟,問他怎麼願意讓人進公司來。一般來講,不都是把人攆的遠遠的嗎?

鬱子宸擡頭看着她解釋道:“不管讓不讓他進來,他都一定會來,也一定會在背地裏做手腳。阻止不了,那不如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

他在公司經營多年,鬱子夜來後,不管想做什麼,總不會逃過他的眼線。

最危險的地方,其實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顏愛蘿點頭表示明白。

這也是鬱子宸對公司擁有絕對的掌控權,換做一般人,也只能把危險阻擋在門外,不敢把人放進來再關門打。


而鬱子夜最終進了市場部,他說想工作在第一線,爲公司做貢獻。

可其實,市場部是最能跟客戶接觸的部門,也是更容易積累人脈的地方。


侯文亮看着他進來的時候,覺得自己的頭一瞬間變成了兩個大。

這位明顯跟鬱總不對付的二少爺進來,絕不會老老實實的只工作。這下他慘了。

他已經聯想到以後鬱家兩兄弟勾心鬥角的情況,很想爲自己默哀一把,也不知道這時候把工作辭了行不行。

可他想了想,也捨不得現在的位置以及收入。就算之後的日子艱難,還是得堅持下去。

他還跑到鬱子宸的辦公室來,希望鬱總能給點指示。

鬱子宸也只是看看他:“安心工作,做該做的事。”

侯文亮回去想了想,覺得他的意思其實分兩點。

做該做的事,自然是指把本分工作做好,不要想太多。而另一層意思是,不該做的事,不要做。

比如,站錯隊!比如,被鬱子夜策反!

他明白意思後,回去工作更加警惕,跟鬱子夜儘量拉開關係,免得被策反了。

這兄弟倆的能力孰強孰弱,一眼就能看出來,他也不傻。

鬱子夜找他問銀星的業務是誰負責的時候,他也沒敢說實話,說這是鬱子宸親自負責的。

他也不算撒謊,當時合同最終談定確實是鬱子宸親自去的。而且,這種大公司合作,總裁親自去也很正常。

至於顏愛蘿在其中的關係,他也就不提了。

鬱子夜也沒再追問,只是笑了笑,說自己大哥果然厲害,他很佩服。

而第二天,他就在上樓的時候堵住了顏愛蘿。

“嫂子,聽說銀星那邊的業務是你談下來的。嫂子真是厲害,能不能傳授點經驗?我剛出來工作,很多事都不懂,需要跟前輩好好請教。”

顏愛蘿給出一個標準答案:“拉業務,一定要臉皮厚。我當時是坐在銀星蹲守,吃飯上廁所都不走。你也可以的,加油。”

她說着加油,就被鬱子宸聽到了。


然後,他就覺得,這女人不能繼續留在這裏了。

她自己或許不知道,但鬱子夜看她的眼神,分明是在看獵物。

鬱子夜的目標或許不單單是公司,還有他的女人。 鬱子宸覺得顏愛蘿繼續留在公司很危險,所以直接把她攆回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