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閉着眼睛,換了一個比較舒適的姿勢,喃喃的回答了一聲,雪兒很快就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

從前這世間

“雪兒,雪兒?”喊了兩聲,天賜這才知道她早已經睡着了。

笑着搖了搖頭,走到牀邊,摸了摸她的臉頰,拉起旁邊的被子,天賜輕輕的將它蓋在了雪兒的身上。


深夜,當天賜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在牀上神遊時,房間外的樹枝上,一隻小黑貓卻靜靜的趴在那裏,緊緊的盯着室內。

當清晨第一縷的陽光透過天際的雲端直接照耀在屋頂上時,雪兒攙扶着天賜緩緩的走出了旅館的大門。

在天賜跟雪兒坐上前往亞德利亞海港的馬車之後,他們昨晚落腳的那家旅店老闆卻匆匆忙忙的衝到了大街上。朝街道左右望了半天,隨後朝着自己的大腿就是狠狠的一巴掌,“該死,他們的住宿費……”

也許是太專注於懊惱,以至於他根本就沒有聽到背後的腳步聲。在他的話音還沒有消散在周圍的空氣中時,一隻手,突然捏到了他的耳朵上。不等他回頭,一聲尖銳的喊叫聲隨後就直接震撼起他的耳膜來。

“你這個沒腦子的東西,又忘了誰的住宿費?”

膽怯的回過頭,果然,自己的那個母夜叉,此時正怒目圓睜的站在自己的身後。

“說,誰的住宿費?”沒有立即得到自己的答案,捏住耳朵的那隻肥肥的大手,馬上就加大了幾分力度。


“啊,輕點,輕點……”

大清早的街道上,老闆的呻呤聲,立刻吸引了不少的路人駐足觀賞。

“跟我回去!”注意到了那些興致勃勃的看客,胖女人拖着老闆就朝旅店裏面走去。

“慢點,慢點……”

撕扯的痛楚,讓可憐的老闆立刻握住那隻緊緊捏着自己耳朵的肥手,一邊苦苦的求饒,一邊乖乖的跟在老婆的身後快步的朝旅店裏走去……

來到亞德利亞,剛剛走下馬車,天賜就感覺到了這裏的變化。以前那些冷清清的街道,此刻,卻變得熙熙攘攘的,一輛輛載滿貨物的馬車,不停的駛過自己的面前。

“哥哥,好多的馬車哦。”挽着天賜的胳膊,站在路邊,看着眼前來來往往的馬車,雪兒不由得感嘆起來。

“嗯。看來那個貓老頭沒有欺騙我們,這裏確實來了一支船隊。走,我們到港口看看去。”停留了一下,拉起雪兒,天賜就朝着碼頭大步的走去。

亞德利亞海港,數十隻龐大的船隻,讓原本空蕩蕩的港口一下子充實了起來。在碼頭的地面上,到處都堆積了小山般的貨物。有些,是剛剛從船上卸下來的,有些,則是準備搬上船的。

“好多的人類……”望着船上船下那些忙忙碌碌的工人,雪兒皺了皺眉頭。

“放心,這些傢伙是發現不了我們的身份的。“摸了摸妹妹光滑如絲的秀髮,天賜笑了笑,“走吧,找個船長問問,看看他願不願意帶我們一程。”

“嗯。“點了點頭,攙扶着天賜,雪兒領着他朝人多的地方走去。

碼頭上,那些長期漂流在海上的水手,當他們看到自己的面前竟然出現了一個如此漂亮的女孩時,他們紛紛停下了手頭的工作,膽子大點的,則立刻圍了上來。

通過簡單的交談,在得知這個女孩想要搭乘他們的船隻後,他們更是興奮歡呼起來,甚至,其中不少反應靈敏的傢伙,立刻跑去尋找他們自己的船長。

當那些船長晃悠悠的來到人羣外圍,看到雪兒的面容後,先是一愣,隨後像變臉一樣換上了一副親切的笑容,快走幾步來到雪兒的面前。

事情的發展,異常的順利。當他們得知天賜只是雪兒的哥哥後,就再也沒有詢問任何的問題,對於他們想要搭乘的事情,則是一口答應了下來。

在雪兒欣喜的道謝後,詢問自己到底可以搭乘哪一艘船隻時,那幾個船長,卻在同一時間指向了幾個不同的船隻。

在經過短暫的寂靜與錯愕之後,那幾個船長隨後立刻開始吹捧起自己船隻上的設施起來。

看着那幾個傢伙不停的吹捧自己貶低他人,天賜只能在心中默默的嘆了口氣。搖搖頭,伏在雪兒的耳邊,輕輕的說道:“隨便挑一個傢伙,讓他帶我們快點上船,不要一直愣在這裏,我怕時間長了可能會發生什麼意外。”

“嗯。”點了點頭,掃了一眼那幾個爭的面紅耳赤的船長,雪兒淡淡的一笑:“大家靜靜,大家靜靜……在這裏我非常感激各位的盛情,你們的船都很好,說真的,一時之間我也無法選擇到底該搭乘哪一艘……不過,爲了不再耽誤各位後面的工作,我跟哥哥商量了一下,最終決定就選那一艘了。”

說完,頓了一下,雪兒伸出她的芊芊玉手,指向了那艘離自己最近的,同時也是最爲豪華的船隻。 “那一艘?”順着雪兒的小手,大家的注意力成功的從相互之間的爭吵中轉移了出來。

“怎麼樣,我們可以搭乘那一艘船麼?”滿意的望着那艘最爲豪華的船隻,雪兒小心翼翼的問道,一副生怕遭到拒絕的模樣。

在明確了眼前這個美女想要搭乘的船隻後,一開始還情緒激昂的船長們,立刻安靜了下來。你望望我,我看看你,愣在一邊都不吱聲了。

“怎麼了?那艘船不可以嗎?” 隱愛成婚:腹黑冷帝乖乖就範

“呃,這個……那一艘船,不歸我們管啊。哎,實話告訴你吧,它是我們商隊會長乘坐的船隻,我們都沒有那個權力讓你搭乘那艘的……”有一個傢伙,不忍心看到雪兒難過的表情,期期艾艾的說出了事情的原委。

“船隊老大?你們是一起的?”睜大了眼睛,雪兒這個時候才發現碼頭上的這些船船身上都塗有同一種標誌。

“是啊,我們都是巴魯迪商會的。如果真的想要搭乘那一艘,恐怕你們得去找巴魯迪會長大人了。”

“巴魯迪商會?你們應該不是藍月帝國的人吧?”聽到這個陌生的名稱,天賜馬上開口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呵呵,沒錯,我們是東部大陸延龍帝國的人。之所以來到這裏是因爲……哦,那,那就是巴魯迪大人,他要過來了,有什麼事情,你們可以直接跟他談。”

巴魯迪本人也在這?


轉過身,雪兒遠遠的看到一個一身貴族打扮的傢伙,正板着臉朝這裏走來。

“是他嗎?”回過頭,想要確認一下,才發現剛剛還圍在自己周圍的人,此刻全部四散離去了。

吆,看不出來,這個板着臉的傢伙還滿有威信的嘛。暗暗的點了點頭,雪兒笑着迎了上去。

“您就是巴魯迪大人?”

“呃……是的,你有什麼事嗎?”似乎沒有料到雪兒的美貌,那個巴魯迪大人稍微的愣了一下。但是,僅僅是很短暫的一瞬間,他的臉又板了起來,“看什麼看,還不快點幹活!”表情恢復過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呵斥周圍那些雖然散去但是還在遠處觀望的水手們。

“哦,我叫雪兒,這是我的哥哥……呃,是這樣的,我和我哥哥想要前往東部大陸,不知道可不可以搭乘一下您的船隻。”說完,雪兒就用手指了指自己剛纔相中的那艘船,也就是巴魯迪自己乘坐的那艘。

“去東部大陸?可以告訴我你們去那裏的目的嗎?”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兄妹倆,回頭望了望,巴魯迪面露疑色的問道。

“遊玩,我們兄妹倆現在正在到處旅遊,東部大陸是我們的下一站。”一直站在雪兒身邊的天賜,突然開口接過了話題,“聽說閣下的船隊正好停留在這裏,所以我們想要搭乘一下,不知道方不方便……”

“方便倒是方便,只是……”望了望雪兒和她懷裏的小狗,隨後再次上下打量了一番天賜,盯着他手中的法杖,巴魯迪眉頭微皺的問道:“你是魔法師?”

笑了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手掌一擡,一個淡藍色的水球,閃耀着遊離的光芒,出現在了天賜的手心。

緊緊的盯着眼前那個絢麗的藍色水球,巴魯迪驚訝的睜大了眼睛。半響,他才強忍住自己內心深處巨大的震撼,斷斷續續的說道:“你……您,您是?”

雖然感覺到了巴魯迪的情緒波動,但是天賜卻完全不明白他有什麼好吃驚的。遲疑了一下,散去手上的法力,水球立刻砸落在碼頭的石版上,在啪的一聲後,就變成了一灘水漬。

摸了摸手中的法杖,略微思索了一下,天賜淡淡的答道:“我,只是一個四處遊蕩的無名瞎子而已。大人可以不必記在心上。”

“巴魯迪大人?我跟我哥哥,可不可以搭乘您的船啊?”待在一旁的雪兒,在哥哥表演結束後,望着還是一臉吃驚的巴魯迪,有些不高興的撅着嘴巴問道。

不就是搭乘一下順風船嘛,有什麼好猶豫的……

一直被雪兒抱在懷裏的小船長,可能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在雪兒問過之後,它隨後也低沉的輕吠了幾聲。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被小狗的輕吠聲喚醒過來,巴魯迪這才注意到雪兒的表情,歉意的笑笑,他馬上點頭應道,“來,來,我這就帶你們上船看看去。”說完,一邊招手,一邊轉身朝着自己的船隻走去。

嗯? 妙手神廚夏青竹 ?連路費都不要?

雖然搞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不過,既然人家答應了,也沒有必要再愣在碼頭上了。拍了拍妹妹的手背,天賜和雪兒就跟在巴魯迪的後面朝着那艘船走去。

……

碼頭上的貨物,很快就裝卸完畢。在統一的口號聲中,十幾艘大船逐一離開了亞德利亞的海港。

“對了,巴魯迪大人,你們是怎麼抵禦這附近海域上的海怪的?”站在船首,看着逐漸遠去的海港,天賜突然想起一個自己前面忽略掉的要命問題。

“海怪?呵呵,放心,我們延龍帝國的船都接受過海神的祝福,海怪不會攻擊我們的。”

“就祝福而已?!”祝福就能避免攻擊?想到了以前在海底遇到的那隻海怪,天賜只覺得自己的心猛的抽搐了一下。

“你們沒有任何的防禦措施?”苦笑了一下,天賜不敢相信的追問道。

“當然有防禦措施,即使沒有海怪,我們也要擁有實力防備那些無惡不作的海盜……”

得到一個不算答案的答案,搖了搖頭,還想開口,卻感覺到雪兒在自己的胳膊上輕輕的捏了一下。

“那就好,那就好。海風大了,巴魯迪大人,我們兄妹倆先回船艙休息去了。”知道雪兒有話想說,天賜立刻改口告辭。

剛剛走進船艙,雪兒立刻輕聲的說道:“哥哥,這個巴魯迪有問題。”

“哦?我也覺得他在隱瞞着一些東西,怎麼,你發現了什麼?”

“我還不確信,這樣,哥哥你先一個人待在這裏,我去船艙底部檢測一下……”說完,不等天賜開口,雪兒打開艙門就走了出去。

“小心點!”知道雪兒的心眼感知距離遠遠的超過自己,也不阻攔,交代了一句,天賜就靜靜躺在牀上耐心的等着她的調查報告。

兩個小時後,正當天賜躺在那裏發呆呢,外面突然傳來巴魯迪的聲音,“把你哥哥一個人扔在船艙裏,自己跑出去玩了?”

“什麼嘛,我可是跟哥哥請過假的。”


“呵呵,怎麼樣,我的船夠大吧?”

“嗯,好大哦,差點都迷路了呢。好了,巴魯迪大人,我要回去陪我哥哥了。”

“哈哈,好的,要是還想四處轉轉的話,你可以找我當你的嚮導,這樣,你絕對不會迷路了。”

“嗯,我知道了。會長大人,再見。”

還沒等天賜從牀上坐起來,雪兒就推門走了進來。

“怎麼去了那麼長的時間?”一把拉住雪兒的手,天賜立刻開口問道。

將房門關好,等到巴魯迪的腳步聲漸漸遠去之後,雪兒這才坐到哥哥的身邊,壓低了聲音說道:“我發現了好幾只海怪,它們就跟在我們的後面。” “什麼,海怪?還好幾只?” 猛的聽到這個消息,天賜差點從牀上跳了起來。

對於海怪,他可是一點都不陌生,當年,要不是他投機取巧的鑽入它的腹中,那結局……嘿嘿,恐怕現在自己根本就無法安然的站在這裏了吧。

抓起靠在牀邊的法杖,天賜就要往外跑去。

“哥哥~”伸出手,攔在他的面前,雪兒不解的望着自己的哥哥,“你這是幹嘛啊,要逃走?”

“當然……”話還沒說完,他就愣在了那裏。雖然此刻,他的一隻手已經抓住門後面的把手,但是最終,他還是沒有將艙門拉開。

再次感覺了一下週圍十分平和的氛圍,終於,在這個時候,他才反應了過來。

“這是怎麼回事?”

雖然他的眼睛被布條矇住,但是雪兒還是感覺到了哥哥的眉頭,習慣性的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這些海怪,雖然它們一直跟在我們的後面,但是奇怪的是,在我觀察它們的這段時間裏,它們並沒有任何的動作來表明它們想要對我們發動進攻……”

……

此時,在船長的船艙裏,巴魯迪正一臉嚴肅的坐在椅子上,他的面前,靜靜的站立着一個一身黑色勁衣打扮的人。

“大人,您根本就沒必要爲這兩個人如此的煩心,我們完全可以把他們……”做了一個砍頭的手勢,黑衣人並沒有接着說下去。。

“不行,他們是有備而來,一切要小心行事。”

“只不過是一個瞎子而已……大人,我絕對可以輕易的……”

“好了!“輕喝一聲,巴魯迪立刻出聲制止了黑衣人,”瞎子?你覺得這個瞎子很好對付嗎?知不知道,他剛纔已經派出他的那個所謂的妹妹,將我們的這艘船摸了一遍了!”


頓了一下,巴魯迪猛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你去通知各船船長,這次航行中止一切海上活動。至於那兩個所謂的兄妹,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去招惹他們,萬一他們要是在我的船上出了事,恐怕後面的麻煩會更大了。”

……

一個月後,在東奧格阿斯大陸延龍帝國的埃冬港,雪兒攙扶着天賜慢慢的走下了巴魯迪的大船。

“巴魯迪大人,再次真摯的感謝您讓我們搭乘您的船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