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這些人都知道是我奪走了仙鍾,所以就斷然不能讓這幫傢伙活著離開這裡。」

就在這時,韓飛突然收起了面上所有的笑容,望向宮殿中橫七豎八倒了一地的各大宗門弟子,殺機凜然。

……

雲霄城外的山谷中,來自南荒各大宗門和武道世家的老輩高手聚集在這裡。

天空中,一座青色石碑懸浮,上面站著幾位來自道門聖地的強者。

所有的目光都望向山谷中央地帶的虛空大陣。

「三月之期馬上就要到了,也不知齊恆和少東那兩個小子的修為提升了多少。」劉啟雲手捋發須,笑著說道。


身為劉家的老祖,整個家族之中,也唯有劉少東的天賦最讓他看重。

「他們兩人的天賦資質都很不錯,三個月的時間,即便是無法達到武皇境界,最起碼也有機會突破到武王巔峰。」齊家的齊天王如此說道。

「聽說亂古秘境中有許多強大的神通法門,若能帶出來一種,都可讓我們兩大家族的實力大增。」

提及此事,劉啟雲和齊天王的眼中都透出一絲熾熱。

他們兩人年輕的時候沒有得到進入亂古塔中歷練的資格,但也聽說過有關於亂古秘境的事情。

其他各大宗門和武道世家的老輩高手也都相互攀談,話題都是與年輕一代有關。

與此同時,在雲霄城的雲水茶樓中,全身都籠罩在黑袍中的冥老再次來到了三樓。

「少爺喚老奴過來,可有什麼吩咐?」冥老的聲音低沉而又沙啞。

雲水茶樓的神秘主人遍體青光,無法看清楚面容,這讓冥老的眼中透出一絲詫異。

「少爺,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冥老如此問道。

以他對少爺的了解,平日里都是氣息內斂,現在卻氣息浮動,一般只有在發生大事情的時候,才會讓他的氣息變得不穩定。

「東州發生了一些事情,我們必須即可趕回去。」朦朧的青光,驀然傳出一道聲音。

「是,少爺,不過今天便是亂古塔三月的期限,要不要老奴派人去接一下小主人?」冥老開口說道,他很清楚自家少爺對葉楓非常的在意。

青光中的身影略微沉默,旋即道:「這件事情說起來也與他有關,不過那小子很能折騰事,你便留下在暗中庇護他吧。」

「是!」冥老恭敬應道。

話音剛剛落下,便見一道青光直接從三樓的窗戶口處飛出,衝天而起,轉眼消失在天際。

……

亂古秘境中,韓飛剛要動手將宮殿中的所有人斬殺,一道道璀璨的銀白色光芒突然從每一個人的腰間綻放開來。

「時間到了?」

眼見此景,韓飛頓時臉色大變。

葉楓也是微微皺眉,腰間的玉牌綻放銀芒,將他周身籠罩,一股空間力量涌動而來。

「沒想到時間過的那麼快。」葉楓略微有些感慨,在亂古塔中的這段時間,幾乎每時每刻都處於緊張和戰鬥的狀態之中,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沒有察覺到時間的流逝。

「轟隆隆……」


韓飛卻並不死心,他雙手結印,施展九陽印訣,至陽之火匯聚成九輪如臉盆般大小的太陽懸浮在他的頭頂,無數的太陽仙光凝聚成劍,向著宮殿中鋪天蓋地的洶湧而去。

「真正的九陽印!」

看到韓飛所施展的神通,不論是威力還是氣勢與他所掌握的九陽印,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他所修鍊的九陽印,僅僅只是參悟出來的一絲皮毛,威力便足可碾壓其他武者所修鍊的武技神通,而此刻被韓飛施展出來,卻是九陽齊出,威能只怕會更加的不可思議。

眼前的景物在視線中變得越來越模糊,一股巨大的空間力量遍布周身,讓他瞬間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

當感覺到雙腳踏足地面的真實觸感時,葉楓發現自己身處於一片銀白光芒籠罩的巨大陣法中。

「出來了!」

一道道聲音傳入耳中,舉目望去,四周皆是南荒各大宗門和武道世家的老輩高手,而他也正好身處於虛空大陣當中。

「啪!」

旋風氣浪在腳下盪開,葉楓的身影瞬間消失在虛空大陣中,轉瞬出現在一百多米外。

「好快的速度,這小子是哪家的弟子?」

眾多老輩高手都是一臉驚奇的面面相覷。

葉楓並沒有在這座山谷的人群中看到冥老,動作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停留,大虛空遁術全力展開,身影幻滅,一閃一逝,快速的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他的速度太快,以至於就算是武帝境界的強者也難以看清楚他的模樣。

「又有人出來了!」

就在這時,虛空大陣接連閃爍,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卻見一道身影出現在虛空大陣的中央,但卻渾身是血,奄奄一息。

「昂兒!」

四周的人群中,一位中年男子驚叫一聲,沖入虛空大陣中,目眥欲裂。

其他各方宗門和武道世家的高手皆都沉默,所有人都很清楚,亂古塔中發生爭鬥和廝殺很正常,往年也會有武者在歷練中死去,只要身上的玉牌沒有丟失,屍體也會在三個月後被傳送出來。

亂古塔中也有許多的妖獸,能有一具屍體傳送出來,已經算是不錯的了,大多數死去的武者都會成為那些妖獸的腹中之餐。

就在這時,虛空大陣再次閃爍,整個山谷中來自各方宗門的高手們一個個臉色也變得越來越難看。

因為除了第一個被傳送出來的人之外,其他所有被傳送出來的人,要麼是一具屍體,要麼就是身受重傷,昏迷了過去。

當然,也有一些修為比較低一些的武者沒有進入仙鍾所在的宮殿,被傳送出來后,皆是完好無損,其中更是有人運氣極好,得到了神通法門的傳承,面帶喜色。

「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看到洛水月從虛空大陣中走出,洛化成的臉上露出一絲讚賞的笑意。

洛水月的神色平靜無波,舉目四望,當看到那被傳送出來的一具具屍體和昏迷過去的人,她的紅唇微微顫動著。

「他一定可以活著出來吧……」她望向天空,卻萬里無雲。 「青衣,」

半空中青色石碑頂端為首的中年男子身影一閃,驀然出現在虛空大陣中。

只見青衣子也被傳送了出來,嘴角溢血,神志昏迷,受了重傷。

「白野師兄,按理說這一次應該是傅雲宗出來,青衣應該在亂古塔中逗留十年才對,」

名為白野的中年男子身後,有人沉聲說道。

說話之人,也是一位中年人,與他一樣,皆是道門聖地的執事一級。

白野皺著眉頭,翻手取出一隻玉瓶,倒出一枚晶瑩如珍珠般的靈丹給青衣子服下。

與此同時,整個山谷之中一片混亂,有些宗門和世家的弟子從始至終都沒有傳送出來,十有八?九是死在了亂古塔中。

一直以來,包括五大聖地在內,各大宗門都會在亂古塔中留下一人,十年之後再進去的人,便將之替換出來,與此循環,保持有頂尖高手參與競爭。

但是這一次,原本該回來的人,有回來的也有沒回來的,不該回來的人也是如此。

那些沒有受傷昏迷的人,都是修為較低,沒有參與到仙鍾爭奪戰之中,宗門的長輩詢問,也是一頭霧水,搖頭不知。

「這些人都是靈魂本源受到了重創,只怕一時半刻難以醒過來了,」

「亂古塔中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們整個南荒派進去的年輕弟子竟然十不存一,」

各大宗門的老輩高手神色沉重,面龐鐵青,這一次南荒進去的人接近上百,如果再算上十年前留在裡面的人,便相當於足有接近兩百人。

但是亂古塔已經關閉,持有玉牌從虛空大陣回來的,卻僅僅只有十幾個人。

虛空大陣中不再有光華閃爍,同樣也意味著不會再有人傳送出來。

「唉……」

程家的老太君嘆了一口氣,此次亂古塔歷練,她也為程天爭取了一個名額,可惜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活了一大把年紀,老太君很清楚這個世界每一刻都有人死去,強者為尊的殘酷法則,她早已經習慣了。

至於那些無法習慣這種生存法則的人,根本不可能活的太久。


齊天王和劉啟雲兩位武帝強者的臉色也很不好看,就在剛才他們言談之間,還對齊恆和劉少東寄予了厚望,但是被傳送出來的所有人,卻沒有他們的身影。

「兩位,齊恆和劉少東沒有出來不過只是一件小事,但是兩位不要忘了,他們去的時候可是帶上了那兩隻先天寶葫蘆,」

就在這時,洛化成來到了齊天王和劉啟雲兩人的身後,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那葉楓好像也沒有出來,應該也死在了裡面,」

「如果他出來了,我們倒是可以將他抓住,或許可以逼問出其他寶葫蘆的下落,」


齊天王和劉啟雲的臉色也同樣非常的難看,但此刻卻不是因為齊恆和劉少東的死,也是痛惜那兩隻先天寶葫蘆。

身為武帝級強者,他們自然也都聽說過七寶葫蘆藤,七寶同生,自然不可能只有兩個。

但是唯一能夠得知七寶葫蘆藤下落的只有葉楓,此刻卻也斷了線索。

他們折騰了這麼久,可謂是一無所得,不論是葉楓所修鍊的神通,亦或是先天寶葫蘆。

道門聖地,以及各大宗門和武道世家損失慘重,這麼大的事情自然不可能就這麼算了。

服下丹藥之後,再加上道門聖地強者的救治,所有昏迷過去的人中,青衣子最先醒來。

各方人馬聚集在雲霄城中,都沒有急著回到各自宗門的所在,等待著道門聖地的答覆。

青衣子並未隱瞞,將亂古塔中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這其中提及次數最多的名字,除了葉楓之外,別無他人。

「白師叔,如果我猜的沒錯,你們看到第一個從虛空大陣中出來的人,應該就是葉楓,」青衣子如此說道。


「你確定,」白野臉色一沉。

「我有九成的把握可以確定是他,因為他在亂古秘境中得到了一門神通,可身化遁光,速度飛快,」青衣子點頭說道。

……

與此同時,東州,西原,北寒,中土,自亂古塔中傳送出來的年輕弟子之中,也是死了大半,僅有很少的一部分活著回來,還大多昏迷了過去。

沒過去多久,五大聖地的高層便都得到了消息,亂古塔中荒古人主留下來的仙鍾,被人搶走了。

相比起韓飛,葉楓之名雖然也被提及多次,但也並未引起五大聖地高層過多的重視。

雖然葉楓也得到了亂古秘境中的兩門神通,但是與仙鐘相比起來,這些東西並不重要。

至於亂古仙遺的事情,唯有青衣子,拓跋天野和東極辰三人知曉,但是他們卻並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聖地的高層。

並非是他們三人忘記了,亦或是想要通過某種方式來保護葉楓,而是因為他們也不知道亂古仙遺到底是什麼,所以只是將最重要有關於仙鐘的事情說了出來。

也正是因為如此,整個九陽大陸以五大聖地為首,所有人都在尋找胖子韓飛的蹤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