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天奇也嚇了一大跳,他之前也聽人說過零族那邊來了一個實力極其了不得的汰!難道就是他?

伊天奇也有些難以置信。

只不過那個叫汰的『人』形零卻毫不在意眾人的詫異目光,只是掃了一眼羅雨欣,桀驁的神色難得微微一笑,帶有一絲讚許的意味道:「真是個聰明的小丫頭」。

羅雨欣被他這麼看著,倒是嚇了一跳,還好那個汰沒再說什麼。

汰掃了眾人一眼,最後完全無視眾人,盯著山門後面的那座模糊的山峰,一副睥睨天下的神色,淡淡的道:「接下來的陣法,你們就不要插手了」。

看似是對在場的大傢伙說的,實則是對著山門內真在破解陣法的秦宗等人說的。他的聲音雖然看似不大,但整個玖宮嶺地區的學員都聽到了。

而汰說完,便直接消失了,似乎從未來過,若非眾人剛才都看到了汰,還以為是自己產生幻覺了。

「好強大!」伊天奇心中暗嘆,這個汰實在是太厲害了,完全來無影去無蹤。

「呼,沒想到汰居然是人形模樣」,眾人見汰走後,便送了一口氣,開始議論起汰來。

至於伊天奇跟那幾個守門的修靈者的矛盾,已經被人無視了。


「你們住嘴,汰大人其實你們能夠議論的?」那幾個重零見到汰了之後,神色明顯高傲了起來。

「汰大人說了,接下來的陣法將有大人親自出手化解,我們零族跟你們人類之前定的協議作廢了,你們可以走了」,重零呵斥道。

「哼,我們門主都還沒出來,這話現在說豈不是太早了點?」那幾個守門的修靈者哼聲道。

而他話音剛落,之間山門深處飛出兩道高大的身影,一個身著淡藍色大袍衣,一個則身著赤黃色裘衣,這個身著淡藍色大袍衣的就是藍幫幫主鴻蒙,而那個身著赤黃色裘衣的則是龍虎門門主秦宗。

若是細看,兩人的神色都不是很好。

「門主!」

「幫主!」

許多人看到他們二人出來,都紛紛興奮的圍上去。

羅雨欣見到秦宗之後,似乎有些恐懼,本能的縮進天奇的懷裡。


「那個穿赤黃色裘衣的就是秦宗大哥了」,羅雨欣微微掃了一眼矗立在半空中的那個秦宗,小聲的在天奇懷裡道。

「原來那個就是常常欺負你們的秦宗?」伊天奇不由得神色一冷,哼聲道。

「恩,不過他倒很少欺負我,只是欺負雨涵多一點」,羅雨欣低聲道。

伊天奇不由得閃過一絲殺意,伊天奇想起之前秦宗因為知曉了他曾幫助過秦雨涵等人之事,還曾派了凌小莫來對付他,光是這件事,伊天奇都打定主意,以後定要向這個秦宗討一個說法,更別說這個秦宗在小時候還曾欺負過秦雨涵和羅雨欣!

而半空中矗立著的秦宗似乎感覺到了伊天奇的冷意,不由得朝著伊天奇這邊瞟了一眼,只是此時,伊天奇早已隱藏起了心中的那份殺意。

羅雨欣由於不再是以前那個小女娃了,而且她把臉縮在了伊天奇的懷裡,所以秦宗並未認出來。

「龍虎門的人,先撤到一邊」。

秦宗重新收回目光,只是冷冷的對著地下的眾人道了一聲之後,便離去了。

龍虎門的人自然也跟著紛紛離去,而那幾個之前跟伊天奇交手的學員更是早已借著這個機會溜走了。

隨後,藍幫的人也跟著藍幫幫主鴻蒙離去了。

轉眼之間,整個空蕩蕩的山門前,就只剩下緊緊相依的羅雨欣和伊天奇了。

「好了他們都走了」,伊天奇輕輕搖了一下懷中的羅雨欣。

羅雨欣抬頭掃了一眼周圍,見到秦宗早已不在,方才微微呼出一口氣,問道:「天奇哥哥,我們現在怎麼辦?」

伊天奇見羅雨欣不想談論關於秦宗的事情,所以他也沒有多問。

「龍虎門的人和藍幫的人肯定不會這麼輕易的撤離,我們也沒有必要這麼急著離去」,伊天奇思索一番,道:「我們倒不如先試試這些陣法,看我能不能破解」。

紫金龍鼎內的四象古陣不僅包含諸天萬陣,而且還可以演化各種陣法,伊天奇從過演化四象古陣,學了不少高級陣法呢,可以說伊天奇也算是個高級陣法大師了。所以伊天奇覺得自己可以先試試這些陣法,若是能破解,那麼他們便可以趕在其他人破解出這些陣法之前,偷偷潛入進去。

兩人商議一番之後,便繞過山門,從一些極為閉塞的山崖峭壁處潛行進去,這些地方由於過於偏僻,所以零很少。

隨著他們的繼續深入,無形之中感覺到了一股阻力,而且眼前所見之物也變得模糊閃動起來,最到最後,周圍完全朦朦朧朧,猶如在一片沒有邊際的空曠環境中,而四周無一物,整片天地就只剩下他們二人了。

「這陣法好生奇怪,居然連魂魄之力都無法穿透」,羅雨欣緊握著伊天奇的手,生怕一鬆開就看不到伊天奇了。

這一路上,伊天奇暗中觀察了周圍的靈氣流動,以及各種地勢、地脈等,也漸漸掌握了第一百零一座山峰上的陣法運行規律,他笑了笑,道:「這是天幻陣,不具有傷害性的,只能困惑別人,若是實力極強之人,可以憑藉強悍的實力破開這虛無縹緲的景象,只是我暫時沒這個實力罷了」。

「那怎麼辦?」羅雨欣以為天奇不能破解這陣法,有些驚慌。

「誰說非得要強行破解?我自有破解之法」,伊天奇淡然一笑,絲毫不慌亂。

可正當伊天奇想要著手破開一個小入口,然後潛行進去之時,伊天奇突然發覺陣法消失了,周圍的一切又恢復常色。

「咦?怎麼回事?我們貌似回到了現實之中?」羅雨欣瞟了一眼周圍,不再是朦朦朧朧,一切都變得清晰可見。

「應該是那個汰強行破開來的」,伊天奇忖思道。

「這倒好了,不用在辛苦你了,我們只要偷偷摸摸的跟隨進去就好了」,羅雨欣可不想伊天奇受累。

「不過我們這下子也只能偷偷喝湯了」,伊天奇搖頭苦笑。

陣法破開之後,伊天奇和羅雨欣都沒有第一時間朝山頂走去,等過了約莫兩個時辰之後,兩人方才偷偷摸摸的上去。

不過還好山頂之上,並沒有看到零的影子,看樣子是汰帶著那些零往第一百零二座山峰深處去了。

伊天奇和羅雨欣便悄悄的潛入到山頂所留的那片遺迹之中,遺迹很大,至少有百頃,裡面建築物鱗次櫛比,井然有序,都保存的十分完好,只是經過零的掃蕩之後,反倒各種東西都被砸得稀巴爛。

每一座樓閣內都有些屍骨,有些屍骨生前的主人應該很強大,所以幾千年後的今天,骸骨依舊晶瑩剔透。

只是這些骸骨全都被零踩了一個稀巴爛,對死者完全沒有半點敬意,骸骨上的乾坤戒也早已被拿走。羅雨欣和伊天奇將各處都大致尋了一個遍,找到了一些殘存的魂玉,這可是好東西,兩人都十分歡喜,只是見到各個樓閣內的骸骨被那些零踩爛,羅雨欣有些感觸。

「這些零也太不仁道了,連死者的骸骨都要踩爛,真是沒人性」,羅雨欣見狀,有些憤憤的道。

「零本來就不是人族」,伊天奇柔聲笑了笑,道:「況且我曾從一個魄零口中得知,先前玖宮嶺本來就與他們零族世代為死敵,你說這些零會敬重玖宮嶺的這些死者嗎?」

羅雨欣聞言,還是有些不滿,「死者為大,就算是死敵,也不能這般慘無人道啊」。

「丫頭,這世間本就不是你所想象的這般美好的,你要學會面對這世間的殘酷,況且零踩爛幾具骸骨又關你什麼事?」伊天奇覺得羅雨欣心太善了,不由得告誡道。

「天奇哥哥,難道你對此都漠不關心?」羅雨欣詫異的盯著伊天奇,因為她覺得伊天奇是個有情有義的人,而不是一個冷血無情的人。

「我不會去踩爛這些屍體,因為我內心也有道義,不過我也不會在意別人或者零做出這些有違道義的事情,修鍊一途,本就是充滿血腥」,伊天奇頓了頓,道:「雨欣,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也許你不該接觸這些,你應該做的是找個好人家嫁了,然後相夫教子,開開心心的生活」。

羅雨欣聽到伊天奇越說越離譜了,忙的道:「我才不呢,我要走我爺爺的路,就算將來的路有多麼艱辛,我要跟你一起成為強者」。


羅雨欣目光堅定,為了能和伊天奇在一起,她願意做任何事情,就如她本不喜歡修鍊,可為了伊天奇,願意成為核心弟子,願意到玖宮嶺這片區域來苦修,甚至願意陪他走上一條充滿艱辛的修魂之路。 第五百二十四章玄玉劍

羅雨欣居然非得選擇這麼一條充滿艱辛的強者之路,這一條路是充滿血腥的,充滿殘酷,充滿爾虞我詐,充滿無情的大陸,一旦決心要成為強者,就必須承受別人所不能承受的苦,甚至會殞命,而且必須捨棄一些親情。

強者雖好,可背後的苦楚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在伊天奇看來,羅雨欣和秦雨涵都是大家族的掌上明珠,本來就可以快快樂樂的做一個普通的修靈者,何必跟著他到處闖蕩,到處受累呢?

「其實你內心並不喜歡修鍊,又何必勉強自己呢?」伊天奇知道羅雨欣並不是一個特別追求實力的人。

「我心甘情願的,怎麼算是勉強呢?為了你,我付出再多也值得」,羅雨欣搖了搖頭,她知道伊天奇有成為強者的夢想,所以她也要成為強者,只有這樣,將來才能依舊能夠陪在伊天奇身邊。

羅雨欣滿懷深情的目視著伊天奇,心中柔情千轉:「愛,若自己不去努力爭取,那還叫愛嗎?既然我已經走出了自己的內心,勇敢的跟你告白了,便已經註定我沒有退路了,生生死死都要跟隨你」。

「可是你跟雨涵真的不適合!」伊天奇倒沒有想到羅雨欣的內心是如此的堅定,想到這裡面可能還有那兩老頭在推波助瀾,不由得輕聲一嘆:「我真搞不懂你爺爺和雨涵爺爺是怎麼想的,非得讓你們走這麼一條路」。

「啊?其實你知道這裡面有我爺爺和秦爺爺的安排?」羅雨欣倒是有些吃驚,瞪大了眼睛,詫異的道。

其實她早已知道她爺爺的意圖了。

「我怎麼看不明白?」伊天奇笑了笑,道:「一開始的時候便是秦老頭跟羅老頭非逼著我認你和雨涵做妹妹,而後更是將你們兩個丫頭直接扔給我管教,不過我始終都不明白,為什麼那兩個老頭子為什麼非得讓你們兩個跟著我?」

「跟著你不好嗎?」羅雨欣嘟了嘟嘴,道:「反正我第一次見到你就喜歡上了你,爺爺這樣安排正合我心意」。

「我看是你這小丫頭慫恿你爺爺這麼乾的吧?」伊天奇笑道。

「才不是呢,以前的我才沒有那個膽子告訴爺爺我喜歡你的事情呢,我爺爺壓根就不知道我的心思,這一切都是他安排好的」,羅雨欣搖頭道。

「那還真是奇了怪了,不知道你爺爺跟雨涵爺爺是怎麼想的?」伊天奇一臉的不解。

「我好像聽我爺爺說起過,貌似跟冰尊有關」,羅雨欣皺眉道。

「啊?這都扯上冰雪的父親了?」伊天奇詫異不已,冰尊正是冰雪的父親。

「哦,對了,好像他們還曾提到一個叫什麼玄……玄老前輩什麼的,只是他們對這個名字忌諱莫深,所以我也知道的不多,反正我爺爺跟我說過要多跟你混混,只我爺爺恐怕也想不到我跟你居然混成了一對」,羅雨欣一臉嬌羞的笑說著,不過當她抬頭時,卻見伊天奇只是死死地盯著她。

「天奇,你……你沒事吧?」羅雨欣見狀,有些不知所措的叫道。

伊天奇似乎回過神來了,突然雙手緊緊的握著羅雨欣的兩隻手臂,盯著羅雨欣,有些不太確信的道:「你剛才說的可是玄老?」

「啊?你怎麼關心起這個啊?」羅雨欣不解的望著伊天奇,伊天奇的手都把她的手臂抓疼了,羅雨欣看得出啦,似乎伊天奇十分在意這件事。

「到底是不是玄老?」伊天奇再次問道。

羅雨欣也有些不太確定的如實道:「好像是,不過我也不太確定」。

看到羅雨欣那真摯的眼神,伊天奇放下手臂,不由得一嘆,沒想到會再次在這種場合聽到玄老二字?

「玄老是誰啊?想必對你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人吧?」羅雨欣揉了揉被伊天奇握疼的雙臂,看到伊天奇那凝重的神色,試探的問道。

伊天奇點了點頭,輕聲嘆道:「恩,他是我的啟蒙恩師,是我生命中最為重要的人之一」。

「只是沒想到你爺爺居然會提及到我恩師的名字」,伊天奇回過神來,苦笑一聲,而後想起剛才自己有些失態了,替羅雨欣揉了揉雙臂,關心的道:「剛才我只是太激動了,沒弄疼你吧」。

羅雨欣聞言,心中一甜,感覺到伊天奇總是那麼的細心體貼。

「我沒事,只是提及了你的恩師,勾起了你的一些回憶,你也別太思念……」,羅雨欣正想開導伊天奇幾句不要太思念恩師,可就在此時外面傳來一陣騷動。

「不好,龍虎門和藍幫的人來了,我們先躲起來,免得引起他們的注意」,伊天奇忙得收回神色,拉著羅雨欣便朝著另一外一個方向飛速離去。

當他們離開此地之後,果不其然,秦宗和鴻蒙都分別帶著自家的兄弟上來了,似乎他們也不願意放棄玖宮嶺廢墟這片古遺迹。

而當龍虎門和藍幫的人發現第一百零一座山峰上的遺迹早已被零清理乾淨之後,都有些失落。

藍幫幫主鴻蒙也有些心痛這裡的寶物被零洗劫光了。

「秦宗兄,這些零將此地搜刮的滴水不剩,恐怕我們再跟下去也撈不著好處了」,鴻蒙有些苦笑的與一起來的秦宗對視了一眼,苦笑道。


在天靈境內,龍虎門雖然和藍幫是兩個幫派,可這兩個幫派並沒有像外面天靈學院里的龍虎門和藍幫那樣斗得你死我活,反而這兩個幫派關係還不錯,時常合作對抗零。

秦宗臉上卻沒有絲毫惋惜,只是淡然一笑,道:「鴻蒙兄,這些遺迹里的寶物沒撈著就讓你心疼了?」

「這倒不是,我只是擔心地那個汰能夠輕而易舉的將最後一座陣法給破解了,那樣的話可真什麼都撈不到了」,藍幫幫主鴻蒙呵呵一笑。

「最裡面那座最高峰才是玖宮嶺的真正傳承所在,裡面的寶物比之外面這一百零七座遺迹的寶物總和都要珍貴的多,是玖宮嶺的核心所在地,而守護的陣法也是最難破解的,就算那汰實力極為恐怖,想必單憑他個人的力量,還是很難破解的」,秦宗淡然一笑,他其實根本不太在意外層這一百零七座山峰古迹里的寶物,他看重的是最裡面,也是最高層山峰古迹,那才是玖宮嶺廢墟的真正價值所在。

「秦宗兄何以見得汰無法輕易破開最裡層的那座陣法?」鴻蒙眼睛一眯,問道。

「玖宮嶺以前可是零的死敵,你認為一個零能破解開玖宮嶺的核心陣法嗎?」秦宗微微一笑,反問道。

「原來如此,看來秦宗兄早已猜到那汰無法輕易破解那最裡層的那座陣法,所以之前才會這般輕易的帶著眾兄弟離去,不曾與那汰辯駁半句」,鴻蒙若有所悟的道。

之前汰強勢的命令鴻蒙和秦宗兩人速速離去,不得再參與玖宮嶺廢墟的探查,而向來都不肯吃虧的秦宗居然沒有吭一聲便帶著龍虎門的兄弟離去了,當時鴻蒙都覺得有些奇怪呢,現在才明白原來這秦宗早已斷定汰無法輕易破解開最裡層的陣法。

「只是就算汰不能破解陣法,你我也沒法破開陣法,搶奪玖宮嶺的核心傳承啊?」不過鴻蒙還是有些不明白,有汰在的話,豈會讓輕易的讓最裡層的遺迹寶物拱手讓人?而且汰若是都不能破開陣法,其他人怕是更不能破開那玖宮嶺最裡層的陣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