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現在玄天學院有規定,核心學員不能干涉內院學員的恩怨。這對於傲天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喜訊。

「傲天,雖說核心學員無法干涉內院學員的恩怨,但是這並非說明人靈境武者就不能干涉內院學員的恩怨。」

「什麼意思?」

「很簡單,例如那二護法孔虯,他就是人靈境的武者,但是因為他是護法,同樣可以干涉內院學員的恩怨。」

傲天輕輕的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說到底就只有核心學員不能干涉內院學員的事。

「最重要的是,內院學員中同樣不乏人靈境武者的存在。」

「什麼?人靈境的武者不是足以成為核心學員,他們為何還逗留內院?」雪傾城的這句話對於傲天來說無疑是如同晴天霹靂。因此,傲天急忙問道。

「自古以來,玄天學院的核心學員只能有七十二位。而能夠成為核心學員的無不是人靈境的武者,但是一旦有一人成為核心學員,那麼也必定會有一個退出核心學員的位置,重新淪為了內院學員。所以,內院學員中也不乏人靈境的武者,他們便是核心學員退位下來的。」

聽到雪傾城的解釋后,傲天心裡微微一驚。臉色有些凝重了起來,看來,自己還是把玄天學院看的太簡單了啊。

似乎是知道傲天心中的擔心,雪傾城笑道:

「你也不用太擔心,內院學員中的人靈境武者也沒有幾個,而且那幾個要麼就是在閉死關,要麼就是出門歷練,一般是不會輕易在學院里露面的。」

傲天點了點頭,旋即似乎是想起了什麼,頓時問道:

「對了傾城,同樣是半步人靈的武者,為何邱明傑比之暗二差了不止一籌?」

在遺迹之外,傲天將的邱明傑給就地斬殺,然而,在暗二手裡卻連自保都成了問題。要不是有雪傾城在身邊,傲天估計都要死在暗二手裡了。

雪傾城微微一怔,沉思了一會,道:

「半步人靈的武者同樣也分三六九等。先天武者和人靈境武者最大的差別便是玄力質量。先天武者玄力屬性斑駁,攻擊力有限,而人靈境武者有著單一的屬性玄力,這種玄力的攻擊力顯得極為恐怖。」

「而半步人靈的武者要做的便是提煉玄力,將多屬性玄力提煉為單一的屬性玄力。而提煉的程度不同自然也就造就了三六九等的半步人靈武者……」 傲天聽后,頓時有一種撥開雲霧見青天的感覺。

半步人靈武者便是提煉玄力,讓多屬性玄力變為單一的屬性玄力。

而這個提煉玄力的過程也是顯得極為漫長,絕對不可能一蹴而就。

這樣一來,半步人靈境的武者也就有了強弱之分。例如,提煉了一層玄力的半步人靈武者那絕對是比不過提煉了兩層玄力的半步人靈武者。

這也就造就了三六九等的半步人靈武者。

「傲天,雖然你擊殺了邱明傑,但是這絕對不足以讓你笑傲半步人靈境。」

「邱明傑頂多只提煉了三層的玄力,而那個暗幫的暗二絕對已經提煉了八層乃至九層的玄力,至於墨剛,他的修為比之暗二絕對是不逞多讓的。」

「而且墨剛所修鍊的武學功法皆是來自玄天學院,這也就意味著,邱明傑的武學功法根本無法和墨剛的相媲美。」

「綜上所述,你要是正面與墨剛交手,那絕對是輸多贏少。」雪傾城的語氣顯得越來越沉重。

傲天也是凝重的點了點頭,此刻,他也明白事情的嚴重性。墨盛的實力比之邱明傑絕對高了不止一籌,以此刻自己的實力絕對還不宜與其硬拼。

除非自己的靈魂境界能夠突破到一級魂者的後期,亦或是武道修為突破到先天五重乃至先天六重,這樣自己才有與墨剛正面相對的資格。

傲天與雪傾城二人邊說邊走,很快便是發現周圍的學員越來越少,直至最後甚至看不見一個外院學員的影子。而偶爾一些學員從傲天二人身旁經過之時,那也是傲氣稟然。

「這裡已經是玄天學院的內圍了,居住的都是內院學員,外院學員是無法在內圍行走的。」似乎是察覺到傲天心中的疑惑,雪傾城淡笑道。

傲天恍然大悟。難怪在這裡的學員都是一臉的傲氣,內院學員確實有著他們的驕傲。

在玄天學院中,核心學員僅有七十二個,並且都不會輕易的在學院中露面。所以,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內院學員簡直就是學院的霸主,難怪這些學員會滿臉的傲意。

能從數萬的外院學員中脫穎而出,成為內院學員,那麼每一個都不會是簡單的角色,他們在這學院中乃至整個風雲國,的確是有傲的本錢。

「內院學員大部分都會在比武場、貢獻殿、任務堂、修鍊室……這些地方。而內院學員都有著自己居住的庭院,我現在就帶你過去吧。」

雪傾城好似嚮導一般為傲天不斷介紹著玄天學院里的形形**,並帶著後者走向內院學員們所居住的地方……

「媽的,這真是奢侈啊,就這一個庭院都要比我家裡的大上好多啊……」

傲天與雪傾城一起走進一處庭院中,前者望著眼前的場景,不免驚嘆道。

只見這個庭院面積大約有上千平方米,清凈的池塘,奼紫嫣紅的鮮花,時不時飛過的燕子、蝴蝶……這一切的一切,都讓傲天心曠神怡。

「呵呵,要是外院學員那就只能居住一些簡陋的屋子了,而內院學員則不同,我們每個人都擁有一個獨立的庭院。畢竟,內院學員更受學院重視,待遇好些也很正常啊……」雪傾城理所當然的說道。

傲天聽后不禁有些無語。這哪裡是好些?簡直是好上天了吧。不過,從這裡也能看出玄天學院底蘊之深厚。否則,玄天學院又哪裡有實力為每個內院學員都配備一個庭院呢?

「就是這裡嗎?」


「是的王傑大哥,打傷墨盛學長的那小子就在這個庭院中。」

就在這時,庭院之外頓時響起了一陣嘈雜的吵鬧聲,而且聽那口氣好像是沖著傲天去的。

庭院里的傲天與雪傾城不禁對望了一眼,從對方的眼神都里都讀懂了五個字:

來的好快啊!

兩人也是藝高人膽大,並肩向著庭院之外走去。

只見在傲天庭院之外站著十幾個白衫少年,在這些少年的衣胸上都划著一把如同毛筆一般的圖案徽章。

而這群人的領頭者卻是一位看上去二十歲左右的青年。在青年身旁正是之前在玄天學院之外那個不識好歹滿臉肥肉的學員。

傲天從這群人的眼中看到了濃濃的敵意,在看到他們胸上那如同毛筆一般的圖像徽章之後,心中已然明了。

這群人來者不善,並且都是墨會的成員,那毛筆胸章便是墨會成員的身份標誌!

「看來你是想來為那個墨盛報仇的啊……」傲天盯著那個領頭的青年,冷笑道。


既然知道對方是墨會成員,那麼就是是敵非友了,而既然是敵人,傲天自然也不會對對方有所客氣。

「小子,我傑大哥來了,你還不跪下認錯,竟然還敢囂張,你是不想活了嗎?」那個滿臉肥肉的學員對著傲天厲吼道,頗有一番狗仗人勢的味道。

「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

傲天面色一冷,眼神瞬間凌厲起來,如利箭般直射在那肥胖的學員臉上。

頓時,那個肥胖的學員便是感覺到自己的臉如同被針扎般的疼痛,眼裡更隱隱有著一抹恐懼之色。

「真是放肆!一個剛加入學院的小子也敢這麼囂張,莫非是認為我墨會好欺負嗎?!」

就在這時,那領隊的青年冷喝道。旋即,便是將的那肥胖學員拉到自己身後,而他則是滿臉危險的盯著傲天。

「傲天,小心點。那個領頭的青年名叫王傑,他的實力同樣不可小覷,乃是墨會中僅次於墨剛的人物。在內院排行榜上名列第十。」雪傾城低聲對著傲天說道。

傲天緩緩的點了點頭,臉色漸漸凝重了起來。能上內院排行榜的那都絕非等閑人物,這個榜上的含金量可是所有學員共同見證的。

內院排行榜,顧名思義,就是對內院學員間的實力進行排行。當然,這個榜並非所有的內院學員都能上。因為,內院排行榜只排到第五十位,也就是說,只有實力在內院中排前五十的內院學員方有機會上榜。

而這個王傑在內院排行榜上可是第十名的高手,這自然是讓的傲天不敢有絲毫的小覷之心…… 「你想怎樣?」傲天盯著這個內院排行榜上第十名的高手,沉聲說道。


「很簡單,上比武場和我比試一場,輸得人當著所有學員的面磕頭認錯!」王傑一臉陰森的說道。

傲天臉色微微一變,旋即便是冷聲道:

「你的挑戰我接下了!明日清晨,比武場上見!」

王傑和傲天都知道,現在在這裡可不是交手的最佳時機。

玄天學院里有它的規矩,學員交手必須在比武場上,否則就將以欺辱同門罪論處,那結果可是相當凄慘。

所以,傲天和王傑雖然都非常想現在就將對方擊敗,但是最終還是理智佔據了上風。

王傑見傲天接下了自己的挑戰之後,頓時冷笑一聲。旋即,視線便是定格向雪傾城,道:

「傾城學姐,你與我老大的三月賭約還沒過,希望你不要干涉墨會與傲天之間的恩怨。」

雪傾城面目一寒,似乎是想反駁,但是傲天卻是一把拉住了前者,對著王傑道:

「你放心,傾城不會幹涉我們之間的事。」

王傑望著傲天與雪傾城二人,心裡不免有些疑惑。雪傾城如此聽傲天的話,傲天叫雪傾城又叫的頗為親密,莫非,這二人真有什麼曖昧關係?

想到這,王傑望向傲天之時,眼裡閃爍著嫉妒與嘲諷。嫉妒傲天能奪得美人心,嘲諷的好像是傲天不自量力……

「呵呵,那麼我們明天見吧。比武場上,傲天,我會讓你知道你我的差距。」

說著,王傑便是帶著墨會成員向著遠處走去。

庭院之內,傲天與雪傾城並肩站立著。

良久,雪傾城嘆道:

「傲天,你明天真的要對王傑出手嗎?」

傲天的手中把玩著一片樹葉,當他聽到雪傾城的問話后,輕笑道:

「我都已經答應王傑了,難不成現在還反悔不成?況且,我剛剛加入玄天學院,而且一加入便是直接成為內院學員,這難免讓的許多學員心生不滿。明日,我便殺雞儆猴一番,以免今後麻煩不斷。」

雪傾城有些擔心的說道:

「王傑在內院排行榜上名列第十,他的實力不容小覷,你明天一定要小心才行。」

傲天似笑非笑的望著雪傾城,道:

「傾城,你好像很關心我?」

雪傾城微微一怔,旋即惱怒道:

「我才懶得管你死活!」

傲天並未回話,只是眼中的戲謔越發濃郁。

雪傾城的臉頰微微泛紅,似乎有點受不了周圍這曖昧的氛圍,頓時向著庭院外走去,邊走邊說道:

「上比武場比武的兩人一般都會用貢獻點作為賭注,贏的人都夠獲得對方的貢獻點,還有比武場上絕對不能將對方斬殺,否則學院的規矩你也是知道的……」

很快,雪傾城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傲天的庭院中。只是傲天沒看見,雪傾城的耳根都是泛紅了起來……

傲天盤膝在自己的屋子中,悄然催動噬天印,不斷吞噬著周圍的天地玄氣。

而後一股股濃郁的天地玄氣便是湧入傲天體內,滋潤著傲天的四肢百骸。旋即,回歸到傲天丹田中的金色能量團里,伴隨著每股精純玄氣的湧入,那股金色能量團上的顏色便是顯得愈發璀璨了起來。

傲天明白,自己已經是徹底的得罪了墨會,明日又要與王傑一戰,還有更強大的墨剛在前面等著自己。

所以,傲天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增強自己的實力。因此,他可謂是爭分奪秒,一絲一毫的時間都沒有浪費。

時間緩緩的流逝著,夜幕很快降臨。

原本喧囂了一天的玄天學院應該徹底的安靜了下來,但是大晚上的依然有很多學員在大道上行走著,而他們的目的地竟然是……比武場!

內院排行榜上第十名的王傑要挑戰一個剛剛加入內院的學員傲天。這個消息已經是徹底的在玄天學院里傳開,無數的學員都是朝著比武場而去。


而他們大晚上的就去比武場自然是為了找到一個好的位置觀看比試。

雖然大多數學員都不看好傲天,但是能看見排名前十的學員出手那也是不虛此行啊。

而這些學員都是先天之境的武者,完全可以堅持幾十個晚上不睡覺。所以,他們早早的便去比武場上搶好位置去了,免得第二天連觀看的位置都沒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