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讓我你來幹什麼?”

我把手機鎖屏了,然後纔有些心跳加快的看向了夏青。

“還能幹什麼?現在是我的排卵期,她說讓咱倆抓緊要個孩子,”夏青臉也有些微微發紅的看着我說道。

我聽到了這個話,立刻就覺得有些艱難的吞嚥了一下口水,因爲夏青此時真的太誘惑了,校花級清純的樣貌,此時浴巾包裹着身前的飽滿,還有併攏在一起的美腿。

“夏青,你真的不抗拒這個事情嗎?”

我感覺有些緊張的對着夏青問道。

“不抗拒!”

夏青搖了搖頭,然後她伸出小拇指攏了一下鬢角的頭髮到耳後,說道:“因爲我高中就很喜歡你了,我經常在咱們教室窗戶那看你打籃球,而且也很喜歡你上課的時候接老師話頭的樣子,現在想起來,都感覺好像是在昨天似的。”

我聽到了夏青的話,也忍不住想起了高中時候的情況,誰能料到那時候班級裏的學霸校花,現在竟然跟我這樣在一個房間裏了。

“所以我覺得只要能跟你做,我就很開心了,”夏青一邊說着,一邊要伸手解開身上的浴巾,而隨着浴巾的解開,她身上的美景也展現的越來越多。


我猶豫了一下之後,連忙便是伸手拉住了夏青身上即將滑落的浴巾,我使勁的往她的身上包裹了一下,然後說道:“別!”

夏青聽到了我的話,她的眉頭也微微皺了一下,然後她就有些失落的看着我說道:“你是嫌棄我嗎?”

“不是!”

我聽到了夏青的這個話,連忙我就搖頭,因爲我也不想她傷心,我就說道:“不是因爲你,是我不想你也被李沁那個女人利用。”

“被李沁利用?”

夏青明顯還不知道我跟李沁的關係是怎麼樣的,我讓夏青包好浴巾,然後我就把我跟李沁的矛盾說了出來,我也說了我之所以跟李沁結婚,是因爲李沁母女想要找個合適的男人生孩子。

而且我也把李沁逼着我下跪,還打我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因爲我感覺夏青對我這樣真誠,我也沒有什麼好對她隱瞞的了。

而我說完了之後,夏青也真的憤怒了,她立刻就氣憤的說到:“我還覺得李姐是個挺好的人,原來她是一個這麼禽獸的傢伙?”

“沒錯,她簡直可以說不是人,是魔鬼,”我也嘆了口氣說道,她對我的羞辱和踐踏,真的是不把我當人對待。

“我明白了!”

夏青氣憤過後,她也立刻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那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可以幫着你報復她。”


“怎麼報復她?”

我聽到夏青的話,立刻就吃了一驚。

“我可以幫你弄暈她,然後你趁着這個機會,真的跟她要個孩子,她對我沒有防備的,而且她最近不知道怎麼了,心情很不好,每天都喝不少酒,正好是個機會,”夏青輕聲對着我說道。

我聽到夏青的話,心頭也咯噔了一下子,我當然知道李沁爲什麼心情不好,因爲我小丑的身份拋棄了她。

不過夏青說要幫着我弄暈李沁的事情,我想了一下還是算了,畢竟我現在已經有了更好的報復她的方法了。

“夏青,謝謝你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來就好了,”我笑着看着夏青說道。


夏青點了點頭,不過她還是有些猶豫的看着我問道:“那……那我們?”

我明白夏青的意思,就是問我是不打算跟她要孩子了嘛,我連忙說道:“你是個好女孩,我不能這樣耽誤了你。”

說着我就讓夏青回她的保姆房裏了,而我也睡覺了,說實話,夏青的身材真的很不錯,要是真的跟她發生什麼的話,那也是便宜了我,只是我真的不想耽誤了夏青這個好女孩。

接下來的幾天,我都是照常工作,偶爾跟李佳穎聊聊天,而且李佳穎好像也很喜歡跟我聊天。

我問李佳穎沒人繼續找她麻煩吧,她也說暫時沒有,因爲沒有人知道她住的酒店,所以她也跟我說一個人在酒店裏挺無聊的,才經常跟我聊天。

我看李佳穎這個話語的意思,分明就是要我去酒店找她,我也回覆了她消息,說晚上去酒店裏找她。

李佳穎表現的十分開心,而我也按照約定去了李佳穎住的酒店,當然我還是戴着小丑面具的。

“你來啦?”

李佳穎聽到了我按門鈴,立刻就給我打開了房門,我也微微點頭,便是走了進來。

李佳穎穿着一身蠶絲的吊帶,丰韻的身材若隱若現,顯得十分的誘人。

“我一直在幫你盯着萍姐她們,她們還是照常在歡夜夜總會玩樂,好像沒有找你的意思,”我坐下之後,立刻就對着李佳穎說道。

“哦!”

李佳穎下着答應了一聲,然後她就有些好奇的看着我問道:“不過你上次怎麼知道我會在那個工廠有危險的?不是鄒運找了你嗎?”

“當然不是!”

我用腹語說道:“我上次聽萍姐說話的意思,就是鄒運出賣了你吧?他既然要出賣你,又怎麼可能再找我去救你。”

李佳穎也忽然反應了過來,才認真的點了點頭:“那這麼說來的話,你真的是一直都在暗中盯着我了?”

“不是盯着,是保護!”

我也沉聲對着李佳穎說道。

“謝謝你!”

李佳穎說着便是放鬆着身體,直接靠在了我的懷裏,她的手掌也攀上了我的胸膛,說道:“自從我帶着我女兒來到武京這邊,還從來沒有人主動保護過我。”

我看李佳穎這個樣子,也伸手摟住了她柔軟的香肩,然後我就用問道:“那你女婿出賣了你,你怎麼對他了?”

“鄒運?”

李佳穎聽到我提起了這個名字,立刻表情上就閃過了一絲厭惡,她冷聲說道:“本來我想回去好好質問一下他的,可是現在實在不想見到他,我都後悔帶他來我家了。”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她一直都沒有責怪我的意思,是因爲也厭煩我,討厭我了。

“那你如果帶我回家的話,會不會也後悔?”

我一邊說着,一邊用手撩撥着李佳穎,而李佳穎這樣靠在我的肩膀,身體也扭捏了起來。

“當然……不會!”

李佳穎聲音斷斷續續的說道:“你跟那個窩囊廢可不一樣,你很有男人的感覺。”

我聽到了李佳穎的這個話,心頭也一陣冷笑,不過我看已經把她撩撥的起火了,我就忽然放開她身前的手,起身站了起來。

“你……你幹什麼?”

李佳穎看我忽然起身收手了,她也立刻疑惑的看向了我這邊問道。

“我還有事,先走了”!

我說着便是離開了李佳穎的房間,我就是要故意這樣撩撥起她的火,但是還不滅火,看她被折磨。

不過說實話,面對李佳穎這樣誘人的熟女,繼續待下去的話,我可能自己也會受不了,所以還是儘快離開比較好。

我回到了家裏之後,便是藏好了面具,忽然房門打開,穿着青色睡衣的夏青,拿着啤酒走了進來。

我連忙坐起了身子,因爲我知道夏青來的話,可能又是李沁那個女人派過來的,我的心中還是有些緊張。

“你怎麼來了?”

我連忙對着夏青問道。

“我知道你的心裏肯定很不痛快,陪你喝點酒,”夏青說着便是把酒放在了牀頭櫃上。

我的確心裏一直都挺鬱悶的,畢竟身爲一個男人,在這個家裏一點地位沒有,完全被當做狗,甚至狗都不如。

“你哪來的酒啊?”

我看着夏青疑惑的問道。

“李沁的,她今天出門了,我就把給她買的酒哪來了,正好咱們兩個喝,”夏青說着便是打開了一罐。

“鄒運,其實你要是不嫌棄我的話,你就跟那個瘋女人離婚,咱們結婚,”夏青說着便是舉起了手裏的酒。

“我再等等吧!”

我也打開了一罐酒,跟夏青喝了起來,然後我就好奇的問道:“不過我還是挺奇怪的,我高中挺混的,你這樣的學霸,又是校花,怎麼會喜歡我啊?”

“喜歡這種東西,哪能說得準啊,”夏青笑着看着我說着。

喝酒這種東西,真的是一開始喝的時候沒什麼,可是越喝越想喝,尤其是身邊還有一個夏青美女一起回憶高中生活。

我倆就這樣一直喝酒,不知道喝了多少,總之後來夏青喝着喝着,就撲到了我的身上,跟我激吻了起來。

而我也不知道是在酒精的作用下,還是因爲其他的原因,我也沒有剋制住,便是抱起了夏青扔在了牀上,頓時這個不大的客房中,便是充滿了春暖花開的氣息…… 第二天一早當我醒過來的時候,我就感覺自己的懷裏好像有着什麼重物壓着,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之後,我就看到了夏青正依偎在我的懷裏睡覺。

而且我感覺我倆之間的接觸好像還沒有任何的阻隔,我一下子就想起了昨晚的事情,頓時我就驚慌的坐了起來。

我竟然跟夏青稀裏糊塗的就睡了?

“你醒了?”

夏青因爲我忽然坐起來,她也醒了過來,然後便是坐起身子看向了我這邊。

我看着夏青這個樣子,連忙說道:“對不起,我昨天……”

“沒什麼好對不起的啊,”夏青笑着直接雙臂摟住了我的脖子,說道:“我本來就很喜歡你,有什麼好對不起的?”

我聽到了夏青的話,心頭也一陣溫暖,比較起來夏青對我真的挺好的,而且我跟夏青也已經發生了這個事情,也沒有辦法挽回了。

我也沒想到會跟夏青發展到這一步,不過自從我倆這樣稀裏糊塗的睡了之後,接下來的幾天,我倆都經常出去逛街,我也帶着她去遊樂場裏玩。


總之這樣跟夏青一起玩耍,我才感覺出了一種戀愛的感覺,而夏青在我的身邊也很開心。

相比較起來的話,我跟夏青的開心,反倒顯得李沁更加的落寞了,又一次我跟夏青正在廚房嬉鬧,夏青也笑着拿手給我喂水果,剛好被李沁看到了。

李沁看到我倆這樣甜蜜,顯然也十分不爽,估計她就是不想看我這麼開心而已,因此她直接冷聲說道:“夏青,他是我老公,你這樣跟他合適嗎?”

“李姐,我不是要跟他要孩子嘛,當然要好好培養一下感情了,心情好了,纔有更大的機率啊,”夏青知道了李沁是什麼人之後,也沒有對她太客氣的說話。

李沁也只能無奈的皺眉離開了這裏,夏青也一臉嫌棄的對着李沁那邊豎了箇中指。

我看到李沁那麼吃癟,心中也一陣暗爽,我敢說這段時間真的是我來到李沁家最開心的日子了,也是因爲我有了夏青的陪伴,李沁越是不想讓我開心,我就越是要開心給她看。

這幾天我小丑的微信還是維持着跟李佳穎聊天,還晾着李沁,我感覺差不多要到時候跟李沁再套一下近乎了。

這天李沁帶着夏青出去了,我也準備下決心跟李沁聊天重新撩一下她的時候,蘇然忽然給我打來了電話,我連忙接聽了電話。

“喂?”

我接聽了電話問道:“然姐,出什麼事情了?”

“還能出什麼事情,”蘇然聽到我接通了電話,她立刻就有些生氣的在電話中說道:“你都多久沒有聯繫姐姐了,就不想來看看姐姐嗎?”

我聽到蘇然的話想了一下,好像是有挺長一段時間沒有找她了,上次見她還是李沁上次打算找人廢掉我的那次。

“那我現在去找你?”


我試探着的在電話中問道,畢竟上次多虧了蘇然救我,我纔沒有被李沁找來的人廢掉。

“快點來吧,姐姐都想死你了,”蘇然用十分蘇蘇的聲音說着,我也連忙答應了一聲,便是掛斷了電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