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那風暴驀然一頓,這一頓之下,其旋轉之力消失,露出裏面密密麻麻無數的小獸來。

“原來如此!”

蘇然見此,面露沉思之色。這風暴形成的緣由,皆因爲這些不知名的怪獸。

此時,它們彼此緊密的挨在一起,翅膀飛快拍打,尖利的口中傳出陣陣嗚咽之聲,極爲可怕。

蘇然眉頭一皺,神識立刻收回,手指輕輕一彈, 黑客少女的柯南世界 。驀然,它毫不客氣的衝入了其中。

在藍火飛出的一刻,一道道雷光又洶涌而出。這些雷光,暮然化作一陣閃電團,成雲狀擴散開來,瞬間便把這些異形小獸包裹住。

小獸的風暴攻擊,對於蘇然的極陽藍火來說,卻是沒有半點作用,在暴風的作用下,反而越燒越旺。

與此同時,蘇然張口又吐出一道蘊含玄門勁奧義的氣勁,巨龍閃爍而出,向那些小獸撲去。

在這三重攻擊之下,那些小獸一個個鬨然散開,密密麻麻遍佈天空之下,眼神猙獰的看着蘇然。

“腆躁!”

看着小獸散開,蘇然又驀然一抹神識囊,頓時一個黑色物體被他握在了大手之中,散發着無窮冷光,疾速宣泄而出。

蘇然沒打算解決這些小獸,或者說,並沒有真正下殺心,他只是,想把它們逼開而已。

如果自己沒有猜錯,這些小獸,便是通過這裏的關鍵。蘇然現在,還不想徹底激怒他們。

果然,那些小獸在冷光的衝擊之下,慢慢散去。

可蘇然剛剛鎮定下來,不遠處,卻有潮水一般的紅色霧氣生成。但那紅霧卻始終在千里之外,沒有任何變化。

“古怪!”

蘇然看着這詭異無比的紅霧,不再敢往前進。驀然,身形一閃,竄入了旁邊的骨塔之中。

蘇然每曰除了觀察那紅霧外,也從塔窗看到了無數風暴,從四周呼嘯而過,每當風暴過來,蘇然就察覺到無數的一股股神識呼嘯而來,而目標並非是他,而是那不遠處的紅霧。

只不過這些神識,卻在那紅霧之外被生生的彈了回去!!!

“那紅霧之中,有一股熟悉!”

蘇然清晰的察覺到,每當風暴神識來臨的一刻,紅霧之中便傳出一絲熟悉的波動。對此,他心中一動。

漸漸的,越來越多的風暴雲團出現了,這些風暴的目標,依舊不是他,而是那團紅霧。


蘇然內心冷笑,此時已然知曉,那紅霧之中的人,正是那淵明魔無疑!

…………

淵明魔此時面沉如水,陰寒無比。他深深知道,自己在在殺死第一波小獸後,立刻就會被第二波十倍數量的小獸包圍。他知道,自己做錯了。

修魔之人,本來就殺心極重。遇到這些怪異的小獸,一則爲破關,二則爲殺心。所以纔會這般,陷入永無止境的殺伐之中。

這般,不由的讓一向自詡聰明的淵明魔苦笑起來,不過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即便他不再殺,這些小獸也仍然糾纏與他,不斷地糾纏個攻擊他。

不過,他終究是一介魔修。這般逼迫之下,潛藏的魔性被激發出來,索姓放開了手腳,施展祕法,佈下有毒氣體,讓小獸們一來既死。

可如此一來,小獸進攻的頻率越來越頻繁,數量也多到讓他頭皮發麻的地步。

此時,他站在一座高達千丈的骨塔內,望着外面一眼望不到邊際的小獸風暴,心中大緊。

幾乎每時每刻,那些畜生的數量都會增加,他嘗試過潛離。可卻被自己施展的毒氣祕法所擋!!!

它阻止外面小獸進攻的同時,也阻止裏面人向外施法。

即便他是在五寸魔域內跺一跺腳都可讓千萬魔修爲之膽寒的化鼎之境,此時也沒有辦法,可以在那數億小獸面前逃走。

他沉默許久,摸了摸那空空如也的衣袖,臉上當即露出一絲狠毒,二話不說另一隻手一彎,又點上了自己的剩下的手。

“咔!”

驀然,一聲輕響,打破了骨塔的沉寂。

淵明魔頗爲心痛的看了那隻斷手一眼,嘆了口氣。擺弄了好一段時間之後,眉頭依舊不散。

“罷了,只要我能活着出去,一隻手,又算什麼!”

他沉吟少許,從儲物袋抓出一大把銀色粉末撒在了他剛剛折下的那隻斷手之上。驀然,那手臂竟慢慢融化,顏色也變得黑霧一片,儼然一隻鬼爪子。

這隻鬼爪,除了正常的五指之外,竟還多生出一指來,在大拇指之上。這六指鬼爪剛一出現,便散發出陣陣陰寒之氣。

淵明魔看着這六指鬼爪,神情凝重無比。他空袖自揮,變換法訣。

慢慢的,一道亮晶的絲線,從他額頭被拉扯出來,慢慢的印在了六指鬼爪的第六指之上。

許久之後,淵明魔才深吸口氣,慢慢的站起身子,把那六指鬼爪,送了出去。自己則坐在地上,在那裏一動不動。其間,目內狠毒之色不停閃過。那六指鬼爪,在踏出骨塔的瞬間,外面那些風暴的的咆哮之音,立刻增強了無數倍。

所有小獸,神識瞬間便凝結在一起,化作一連串閃電,瘋狂的宣泄而出,攻向那六指鬼爪。

在這一刻,天地部爲之變色,發出轟轟的雷鳴。

蘇然距離那裏並非很近,但也仍然感受到了那陣陣龐大的威嚴。他此刻,正一動不動的緊盯着遠處的紅霧。

與此同時,右手微微探出,一團藍色火焰,慢慢自手心出現。

“淵明魔,我要給你這風暴,加點料!”

蘇然說完,又站立着,靜靜等待,

在那磅礴的神識攻擊而來的瞬間,淵明魔發出的那六指鬼爪並未躲閃。只見它僅僅只是手指亂彈,頓時大量的黑色雲霧宣泄而出。

這些黑雲一出,凡是觸及到的小獸,都全身抽動化爲黑煙,化爲黑雲的一部分。

與此同時,那一連串充滿毀天滅地力量的神識攻擊而來,六指鬼爪卻是慢慢變得虛幻,在半空翻滾幾下,便立刻僵硬,被隨之而來的暴風攻下,頃刻間化爲烏有。

在骨塔內,淵明魔此時臉色蒼白,噴出一口鮮血,臉上露出嗜血的笑容,喃喃自語道,“我用我的手臂爲引,就不信弄不死你們!”

他所在塔外的黑雲,連覺一片,凡是小獸碰到其上,便會立刻崩潰。如此一來,這一片黑雲越來越大,擴散的速度瘋狂展開。

蘇然站立遠處,目光凝重。驀然,手中冰焰發出陣陣燃燒之聲。

與此同時他雙眼內紅芒閃爍,四周的雲彩,隨着他的目光,轉動起來…… 當日蘇然猜測,這些小獸是古蝠一族,但隨後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但經過這麼時間的接觸,蘇然已然明瞭,這些小獸,即使不是古蝠一族,也會和古蝠一族有着莫大的關係。

“叱吒王,今日,我蘇然就還你當日之恩。”

驀然,他手伸一指,指向天空。空中那些雲彩,當即向他涌來……

淵明魔的臉色,苦澀到了極點。兩隻袖子不僅空空如也,雙腿,更是不見了蹤影。

自己剛剛施展的那招,名爲“天殘決!”是利用自己身體化作異寶的祕術。可如今,自己的身體,已沒多少東西可以化了!

而這些小獸,卻根本就殺不完!

而若是他稍有不慎,便會被這些無數的小獸凝集的神識擊中,一旦擊中,即便他是化鼎境,也定然非死既傷。

這傷,可不是輕傷,而是可讓其修爲大跌的重傷!

至於元器,他也用了不少,雖有效果,但結果依舊,不能突破。

此時的他,可以說是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他不是沒想過沖出,甚至也付之於行動,那一次他將雙腿幻化出去,然後自己直接衝出,可就在快要衝破包圍時,那通天風暴給了他狠狠的一擊,以至於功虧一簣,不但沒有衝出,反而受傷頗重。

“老夫縱橫五寸魔域數千年,我不甘心啊,不甘心!我逆天修行這麼多年,難道也要隕落麼?”

淵明魔苦澀的想道,他心中不由浮現出,數千年前,自己剛踏入修界測試氣脈的時候的樣子。

數千年來,與自己同修的人裏面,氣脈品階比他好者大有人在,但最終卻沒有自己活得久,修得長。

爲了這王者之遠,自己可謂是經過千年的準備。他的修爲,更是從當年的化鼎境處階達到中階。這等實力,任誰都會心生寒意!

淵明魔臉上露出不甘心之色,他一咬牙,目光放在了自己的心臟位置。

“若心臟化掉,卻還不成功,那……”

他止住了低語,旋既口唸法決,一道光芒,從心臟位置被抽出!

好久,他身子慢慢從骨塔內走出,在他出現的瞬間,凝聚而來的神識風暴,突然降下,淵明魔臉上露出猙獰之色,口中噴出一股冷光,神識風暴一進入冷光之中,速度立刻爲之一緩。藉着這個機會,淵明魔身子一躍而出,鑽進一道風暴之中。

淵明魔進入那風暴之中,大風旋轉一停,其內小獸立馬爲之一散,但沒飛出多遠,便一個個詭異轟轟的自爆而亡,漫天血雨四散開來。


淵明魔眼露無情之色,迅速向着下一道風暴衝去。

但緊接着,數以億計的神識驀然融合在一起,形成一把閃芒的長槍,在天空中無聲出現,以破碎之勢,迅速射出。

這長槍,驚起一道道殘影,前一刻還在半空,下一刻已然帶着破空之勢,臨近淵明魔的身前。一路之上,這片天空,發出轟轟的巨大雷鳴。

而在這時,蘇然正施展着引雷決,吸引着這片天地間的萬物驚雷,爲己所用。

才幾個瞬息,他的身邊,就已經匯聚了十八條烏雲。這些雲裏面,無不烈光涌動,投射到萬丈大地之上。

這時,一團小型風暴似乎發現了蘇然這邊的異動,它幾個眨眼,就已經呼嘯而至。

“蝠……雷……族……”

驀然,這團風暴之中,凝出了幾個模糊不清的音節,傳入蘇然的耳朵。



蘇然一聽,嘴角露出一絲喜色。

WWW¸ тTkan¸ C〇

“你們跟着我吧,我將這引雷決,交還給你們!”

蘇然說完,一指那團風暴,旋既進入了其中,並未遇到半點阻擋!!!

而此時, 總裁大人,莫追我 。自己所在的那團風暴,距離較遠,受波及不大。

進入風暴之後, 傲嬌男神:總裁獨家蜜寵 ,目光閃動,尤其是在他的儲物戒之上,多醑意了幾分。

“你……雷……給……”

這時,一隻明顯和其他小獸不同的小獸出現在蘇然的身體,嘴裏說着不太明白的言語來。

“引雷決可以給你們,但是我卻有一個要求,如何?”

蘇然心中平靜,淡淡的看着他眼前這只不太一樣的小獸。蘇然知道,這每一個風暴羣,便是一個族羣。而這只不一樣的小獸,便是他們的族長。

至於這小獸的身份,他也已經明瞭,他們,乃古蝙一族,無疑!


古書有云,蝠生雷,蝙生風,是爲一家!

雖然他們不是自己要找的古蝠一族,但這古蝙一族,對自己所擁有的引雷決,也必定向往至極。

“什……!”

“讓我進入下一層!”

蘇然眉目一沉,旋既繼續施展引雷決,吸引着更大的雷球前來。 面對這數億道神識凝聚的長槍,淵明魔臉色略顯凝重。

幾個瞬息之後,他才結印,口中發出幾個複雜難明的詞句,頓時在他大口一張,一個散發濃密幽藍之光的小鼎,從其口中一飛而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