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太多的懸念,九天玄雷貴爲萬雷之母,自然有着獨特的魅力,上次只是小試牛刀,這次還不把人轟成渣,就太對不起自己的稱號了。

地上,血紅燒焦的屍體,早就變成了一坨爛肉,冒着一股刺鼻的濃重焦味,看上去極爲噁心。血紅的身邊還清晰的躺着兩顆一黑一金的珠子,不用問,正是那失去的鬼道之源和佛道之源。

“主人,幸不辱命!”龍始緩緩地撿起地上的兩顆珠子,輕輕地交給玄逸,輕聲一笑,終於支撐不住暈了過去。

“快!快送龍始去休息!”玄逸一聲大吼,身後的龍族戰士飛身上來,駕着龍始,騰雲而去。


“終於集齊了!”玄逸望着手中的兩顆有人的珠子,發出了一聲由衷的感嘆,五道之源集齊了,那麼下一步他的目標又在哪呢? 翌日,道基山上,天空中,地面上,黑壓壓一大片人,個個心情沉重,神色惆悵,紛紛將目光轉向只剩下一半的道基山。

道基山頂,幾名龍族的戰士整齊的凌空飛行,身上擔着一個不大的擔架,上面安放着玉清沉睡的身體,潔白的牀單蓋在玉清的身上,更顯聖潔。

“各位兄弟,玉清宗主是爲了維護人道之源不被搶奪而被道一所殺,他死的很偉大,僅憑悟道中期的實力,硬是砍下了道一的一條胳膊,在此,我玄逸立誓,不管天涯海角,我一定會親手誅殺道一那個畜生,爲玉清宗主報仇!”玄逸眼放兇光,看着身下的大批弟子,眼角不禁溼潤了,“這裏是道化刻劃道心的所在,今天我將玉清安放在此,併爲他立碑,願他的浩然正氣,長存青史,永垂不朽!”

“永垂不朽、永垂不朽!”下方近兩萬的弟子開始喧譁,憤怒的雙眼中噙滿了淚水,看着即將下葬的玉清屍體,臉上一陣惆悵,尤其是跟隨玉清前來的1000弟兄,臉上早已淚痕密佈,哭的是稀里嘩啦。

“玉清,你我鬥了一輩子,好不容易化干戈爲玉帛,可是你卻先走一步,今天我赤奎也在此立誓,哪怕是死,我也會讓道一付出慘痛的代價,讓他爲了你的死而後悔!”赤奎一個大老爺們臉上有着幾道明顯的淚痕,雙手輕輕的撫摸着玉清的頭髮,表情十分的憔悴。

“赤奎,對不起,是我害死了玉清!”玄逸痛苦的看着赤奎,羞愧的低下了頭,等待着赤奎的辱罵。

“玄逸,今天我不叫你副尊主,只是把你當成一個朋友,我赤奎是你點醒的,你爲我魔道做的貢獻我們都看在眼裏,你分配的任務也十分的精準,玉清的死亡只能怪道一一人,怎麼能怪你呢,當初如果不是你,說不定我早就帶着我人魔宗的弟子,跟他拼的你死我活了,你是我們兩人的大恩人,除了感謝,我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假使今天躺在那裏的人是我,我想玉清也會如此勸慰你的!”赤奎輕輕的拍了拍玄逸的肩膀,憔悴的表情中難掩悲傷。

“謝謝你,赤奎,我一定會爲玉清報仇的!”玄逸低低的點了一下頭,看着蓋上白布的玉清,滿臉的堅定。

“吉時已到,下葬!”一聲高呼,沒有棺木,就這樣連同擔架,緩緩地放入了被轟開的道基山中。

泥土輕掩,足足5米來深的山洞很快就被填平,正面平整的山體上,宛如一塊巨大的石碑,玄逸手持開天劍,凝神閉目,傲然站立在半空中。

“魔道玉清,力抗妖魔,保衛若水,英年早逝,僅憑悟道中期實力,力斬凡仙右臂,身死而魂在,葬身於此,立地成道。今刻碑立字,受萬世敬仰,享萬民膜拜,永垂不朽!玄逸親立”玄逸揮動這手裏的開天劍,唰唰一陣石屑橫飛,幾個巨大的金字錯落有致的躍然于山體之上,發出陣陣耀眼的金光。

“封印!”

玄逸滿意的看着山體上的大字,猛的揮舞着手裏的開天劍,爆呵一聲,整個山體輕微的搖晃了一下,便停止了顫動,巍然而立,高聳入雲。

許多年後,若水的人民還會來到這裏進行這祭拜,雖然他們不知道玉清是何許人也,可是僅憑下方的落款,玄逸二字,就值得所有人來祭拜。

開天劍中,五顆顏色各異的珠子漂浮在空中,一名老者擡頭仰望珠子,傻傻的發着呆,一旁的玄逸也是一臉的茫然,完全不知道該幹些什麼。

“奇怪,怎麼會煉化不了呢?”老者一陣唏噓,看着半空中的珠子,不住的搖着頭。

“老祖,難道煉化不了嗎?”玄逸好奇的看着天空的五道之源,心中一陣憋悶,自己辛辛苦苦得來的五道之源,不會真像血紅所說的那樣,只有血神能煉化,自己根本煉化不了!

“我不行,就連我自己留下的妖道之源也煉化不了,看來這五道之源已經不是簡單的能量這麼簡單了,想要煉化難啊!”老者一陣嘆息,看着玄逸,無力的搖了搖頭。

“不會吧,要是煉化不了那我不是白忙了!”玄逸嘴上一陣埋怨,一把抓過五個珠子,抱在懷裏仔細的打量了起來。

只見五個珠子中流動着一股淡淡的水汽,珠子是什麼顏色,水汽就是什麼顏色,彷彿一條小蛇,又好似一條蝌蚪,十分的可愛。

玄逸不知不覺一時間看的有些癡了,只見幾條小蝌蚪似乎心有靈犀一般紛紛往中間聚攏,頭對着頭,砰的一聲細微的爆炸,五隻蝌蚪都化成一團血霧,瀰漫整個珠子的空間。

“這是血?”玄逸越看越迷糊,看着珠子中緩緩消失的血霧,一頭的霧水,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

嗡的一聲脆響,幾條小蝌蚪再次出現,先是朝着玄逸呵呵的笑了一陣,露出口中潔白的小牙齒,接着再次上演了剛纔的一幕,爆炸,化成血霧,消失,再出現,周而復始,循環不息!

“尼瑪,這是什麼意思啊?”玄逸糾結了,小蝌蚪長的非常人性化,起先還是友好的笑笑,後來便開始齜牙咧嘴,口中吐着泡泡,明顯是對玄逸的鄙視。

“血!幾次都變成血,會不會跟血有關啊?”玄逸腦海中忽然靈光一閃,看着珠子中的小蝌蚪,低聲的說道。

幾個小蝌蚪再次出現,朝着玄逸一陣猛烈的點頭,似乎能聽懂玄逸說的話。

“不會吧,真的是血?”玄逸臉上明顯一驚,接着便是狂喜,當下毫不猶豫的用手觸摸懷裏的短刀刀刃,食指上一道不大的口子出現,鮮紅的血液頓時涌出。

伸出手上的右手,將血液滴在每一顆珠子上,頓時,開天劍的特殊空間中光芒萬丈,五道顏色各異的光芒交織在一起,形成一道巨大的光柱,朝着玄逸籠罩而來。

玄逸猝不及防一下子被罩在了光柱中,只見巨大的光柱上人影攢動,好似一個巨大的圓形熒屏,在播放着精彩的節目。

“哇,這是哪裏啊?”玄逸好奇的看着不斷變化的熒屏,腦海中一片茫然,現在所看到的早已超出了自己的認知範圍,原來還有如此的高科技,能將人的行爲活動清晰的記錄下來,簡直是太神奇了,只可惜沒有聲音。 第159章:五行之本!

“我說你小子也太笨了吧,都給你演示那麼多遍了,你丫怎麼就不開竅呢?”就在玄逸感到迷茫的時候,五彩的光柱中傳來一個男子埋怨的聲音,十分的氣憤。

“你是誰,出來!”玄逸明顯被嚇了一跳,看着空無一人的光柱,神色顯得格外的慌張。

“你都進到我的身體中去了,還問我是誰,真是一頭笨豬!”男人的聲音再次響起,宛如幽靈一般,久久的迴盪。

“你的身體?你是五道之源?”玄逸大吃一驚,感情這五道之源是活的啊,可是不對啊,老祖說五道之源只是一種能量體的嘛,怎麼可能會說話呢?”玄逸滿臉好奇的看着滾動的光柱,上面的人影流動的特別的快,根本捕捉不住任何身影的臉龐。

“呵呵,五道之源?我應該叫五行之本纔對!”男人的聲音再次響起,只是這一次並沒有傳來回音嗎,只是一陣輕響,轉瞬消失不見。

“五行之本?”玄逸這下更加的迷茫了,看着空蕩蕩的光柱,心中一陣疑問。

“呵呵,你們所謂的五道之源已經被我給生吃了,也正是因爲五道之源我才得以甦醒,其實你在道心下取出的並非是真正意義上的人道之源,當年道化妄想獨自煉化我,結果被我反噬,身受重傷,無奈之下,將我和人道之源融合,埋入這道基山下,以道心鎮壓,人道之源早就成了我腹中的美餐,就在剛纔,剩餘的四道之源也被我吸食,現在我是真正意義上的五行之本,並非五道之源!”男子的聲音再次傳來,聲音不大,卻猶如炸雷,響徹在玄逸的心間。

“什麼,五道之源被你吸食了,那我的父親該怎麼救,老祖和全無方該怎麼辦?”玄逸心中一陣失落,真的恨不得生吞了眼前的這道光柱,眼神中滿是失望。

“呵呵,小子,五道之源算什麼,他們能辦到的事,對我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既然你得到了我,也將鮮血賦予了我,也許這一切就是天意吧,等會我就將我的全部本能傳授給你,我只有一個要求,希望你能答應!”男子的聲音中帶着些許不甘,淡淡的語氣難掩惆悵。

“什麼要求?”玄逸好奇的看着光柱,自己還沒答應接受你的傳承,你丫就開始提要求,不過這應該不是什麼壞事,先答應再說。

“替我殺了道化那個僞君子,還有就是希望你能將五行之術發揚光大!”男子說道最後幾乎是用一種哽咽的語氣在說,十分的失落。

“呵呵,你這可是兩個要求啊,不過你的第一個要求也正是我的心願,至於第二個嘛,我相信只要是好東西,一定會被人接受的!”玄逸厚臉皮的打着哈哈,說了等於沒說。

“好,你能答應我很高興,在傳授你本源之前,我先來告訴你一個故事,當年,天地初開,盤古大神犧牲自己,創造天地,使得一片渾濁變得逐漸開明,無數的無名物種開始瘋狂的繁衍,原本變得稀薄的混沌之氣,也正在發生着改變,開始演變成各種莫名的氣體,促進着天地的循環。”男人頓了頓,接着說道:“五行是在萬物演變形成了一定的規律之後才誕生的,但是相比於你們的道而言,卻要早上很多,所謂五行,就是一種相生相剋的過程,共分爲金、木、水、火、土五種,其相生相剋的過程爲: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循環不止,生生不息。”

“哇!聽起來很牛13啊!”玄逸表情誇張的看着光柱,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滿臉的猥瑣。

“呵呵,何止牛13,如果你能完全掌握的話,天地之大,任你遨遊!”男子淡淡一笑,語氣中有着淡淡的驕傲。

“這麼厲害啊,那你快點傳給我啊!”玄逸一臉豔羨的看着光柱,大聲的說道。

“呵呵,等一下自會傳給你!”男子輕聲一喝,繼續道:“當年五行各自爲政,互不往來,直到道化的誕生,他妄圖侵吞我們五行,所以我們才聯合起來,對抗外敵,誰知我們竟然在合作的過程中領悟了五行相生相剋的道理,練出了五行之本,打敗道化,結果還是被他用奸計將我們封印在了道心之下,一晃就過了整整數十萬年。”

“也許你們該有此劫,五行被封印才使得五道的盛行,想必道化是得不到你們,也毀不去你們,只有封印你們,不讓你們出世,這樣才能保證自己的地位!”玄逸此時腦海中無比的空明清晰,看着光柱侃侃而談。

“是的,我們最終還是逃出了封印,只可惜,我們沒有實體,無法長時間生存,所以我們只能將五行之本傳授給你,因爲你能破滅道化的道心,你就有機會殺掉道化,爲這天地除一大害!”男人說道最後有點激動,聲音陡然提到了極度,難掩惡毒。


“呵呵,你是想說替你們報仇吧!”玄逸呵呵一笑,他其實並不介意五行之體利用自己,反正這本來就是一場交易,無所謂利用不利用。

“好了,閒話少說,我現在就將全部的五行之本傳授給你,只要你能夠領悟五行相生相剋的道理,你就能夠利用五行之本的能量,到時候你想救誰就救誰,五行的木屬性對於治療可是有着強烈的輔助作用的!”男人說話間,五彩的光柱開始發光,五道顏色各異的氣體徑直照射在玄逸的身上,接着便是一陣嗡鳴,玄逸的整個身體開始膨脹,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看上去十分的嚇人。

“啊!好痛苦啊!”玄逸拼命的掙扎着身體,滿臉的青筋爆出,身上大汗淋漓,表情超級痛苦。

“放棄所有的道義,以五行爲根本,重新凝道,破而後立,大道不止!”男人的聲音再次響起,淡淡的語氣中帶着些許虛弱,緩緩地飄蕩在光柱中。

“破而後立,大道不止!”玄逸心中默唸這句話,緩緩地閉上了雙眼,狂跳的心臟開始平靜,整個人處在一種悟道的狀態,臉色紅潤而安詳,沒有一絲的痛苦!

虛無的光柱中,一個身穿八卦道袍的男子,手拿拂塵,腳踩浮雲,靜靜的觀察着玄逸的變化,左手輕輕一揮,一個巨大的八卦圖形緩緩飄出,朝着玄逸的身軀籠罩過去,轟的一聲,消失於無形,男子微微一笑,仔細看去,此人長的極爲眼熟,赫然便是人稱神算的月無涯!

時間不知過去了多久,玄逸緩緩地睜開了沉重的雙眼,原先的光柱已經消失不見,自己正靜靜的懸浮在開天劍中的半空,猛的一躍,落在地上,只感覺身上有着一股說不出的舒適,每個毛孔都在自由的呼吸,自己的實力已經完全跳出了等級的界限,此刻,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何種等級了!

“玄逸,玄逸你怎麼啦?”青龍老祖呆呆的看着玄逸,一雙好奇的大眼睛,散發着綠光。

“哇塞,老祖,你大白天想嚇死我啊,沒事眼冒綠光,我可不是斷背山啊!”玄逸一轉身就看到青龍老祖的一雙綠色眼珠,頓時被嚇了一跳,一蹦老遠,滿臉的吃驚。

“你個臭小子,躺在這一睡就是整整十天,你老婆都進來好幾次了,現在醒來竟然說起我來,你說,你是不是煉化了五道之源?”青龍老祖一臉的鬱悶,看着玄逸,大聲的問道。

“什麼五道之源啊,那是五行之本!”玄逸一聲長嘆,當下就將自己的遭遇說了一遍,當然忽略了自己看了N遍都不懂的蝌蚪提醒,把自己吹得牛氣沖天,聽得青龍老祖跟個小孩似的,滿臉的驚喜。

“那這麼說你現在已經擁有了五行之本的全部力量了?”青龍老祖一陣激動,看着玄逸的雙眼,滿是炙熱,自己終於可以恢復身軀,再活一次了,真的好期待啊!

“額!理論上是這樣,只是這五行之本太過深奧,想要完全駕馭五行之本的力量,恐怕很困難!”玄逸低聲一嘆,一雙漆黑的眸子中佈滿了失望,一臉悽悽慘慘的模樣。

“那這麼說,你還不能幫我恢復身軀?”青龍老祖急了,原本滿懷希望,現在瞬間破滅,人生的大起大落真是來的太快了,讓他那顆蒼老的心臟再次承受了一次巨大的打擊,真是悲慘啊!

“雖然我不能完全控制五行之本的力量,不過幫你恢復身軀的話,應該不是很困難!”玄逸頭仰着上空,一副欠打裝13的模樣,看上去,令人十分的厭惡。

“你個臭小子,竟敢欺負我個小老頭,當真是可惡,看我不打死你!”青龍老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臭玄逸,竟敢這樣戲耍自己,當真是可惡。

“哎,老祖,你再打我的話,我可翻臉不認人咯!”玄逸假裝生氣的看着青龍老祖,大聲的呵斥道。

“你不認人就不認人,老子不是人,老子是龍!”青龍老祖,接着“痛”打着玄逸,一副你拿我怎樣的表情,十分的囂張。

“額、、不是人就是牛!”玄逸無可奈何的聳聳肩,撇了撇嘴,大大的翻了一個白眼! 第160章:新的世界!

開天劍寬敞的劍身中,玄逸端坐在正前方,身邊依次坐着青龍老祖和全無方兩人,凝神靜氣,雙目緊閉。


“老祖,我現在就用五行之本的力量幫助你重塑肉身,你現在只要屏氣凝神,其他的什麼都不用管!”玄逸看着雙目緊閉的青龍老祖,雙掌緩緩地冒着五色光芒,滿臉的期待。

五色的光芒很快形成一個巨大的八卦圖形,混元的太極兩儀相輔相成,彼此相生相剋,水**融,循環不息!

黑白相間的八卦很快打入青龍老祖的身體之中,一股莫名的威勢被激發,瞬間瀰漫整個劍身空間,無數的氣浪疊加,掀起陣陣呼嘯的狂,風,發出嗚嗚的聲響。

玄逸三人誰都沒有動,準確的說只有兩人,全無方此時還處於中毒之中,對於外界的事物根本一無所知,所以現在就只剩下玄逸和青龍兩人,如果你們要是較真的話,好吧,青龍不是人,劍中只有玄逸一人。

重塑肉身無異於逆天改命,如果現在不是在開天劍的劍身之中,可能他們面臨的危險還要更大,畢竟他們的行爲已經違反了天地法則的界限,就算青龍恢復了肉身,只要他一旦離開開天劍,就會遭受天劫,上天是不會允許一個人長時間的生存下去,所以一定會加以懲罰,闖過天劫,重新活過,闖不過,對不起,死!

呼嘯的狂風無休無止的颳着,幾人的頭髮都被吹得有些凌亂,絲絲長髮掛在臉龐,尼瑪,乍一看還以爲活見鬼了呢。

狂風大約進行了兩個時辰,玄逸的額頭上已經蒙上了一層細微的細汗,鼻尖上滴滴汗珠,尤爲明顯。青龍的身體較之前也從虛無變得實質。

修道的時間真的過得很快,整整三天三夜,玄逸一刻也沒有停止對青龍的肉身重塑,照常理,就算是道君高手也不可能堅持這麼長的時間,可是玄逸能,神奇就神奇在五行之本,它既相生相剋,又循環不止,所以無論玄逸使用多少,它就會自動補充,不但沒有絲毫的減少,反而因爲長時間的使用,對於這種新生的能量有了更深的體會。

“轟、、、、”

一聲沉聲的悶響,青龍的身體陡然倒飛出好遠,重重的撞在虛無的劍身之上,發出一陣憋悶的響聲。

“哈哈,我終於再次活過來了,我終於有自己的肉身了!”青龍絲毫沒有感覺到疼痛,十分開心的撫摸着新的身軀,滿臉的得意,發出一陣由衷的歡笑。

“恭喜啊!”玄逸無力的呼出一口濁氣,雖說自己並沒有耗損實力,可是三天三夜的修復早已讓自己的精力十去八九,雙眼空洞,滿臉疲憊,砰的一聲,倒在地上,接着便傳來一陣酣睡的打呼聲。

翌日,全無方活蹦亂跳的站在玄逸的身邊,聽着這幾日的事情,眼神中滿是嚮往,說到**處,特別是玉清死亡之時,臉色猙獰,恨不得立刻去殺了那狗日的道一。

“玄逸,你爲什麼不殺了那個道一?”全無方憤憤的看着玄逸,神情十分的激動。

“我的父親在他的手中,最後道化親自出手將他救走,不過你放心,就算他躲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殺了他,爲玉清兄弟報仇雪恨的!”玄逸的目光中露出了一絲無奈,滿臉猙獰,眼神堅定。

“好,到時候一定要帶上我,我定要在那畜生的身上捅上兩刀!”全無方手裏拿着一柄短刀,憤憤的看着玄逸,咬牙切齒道。


“放心吧,會給你機會的!”玄逸輕輕地拍了拍全無方的肩膀,雙眼看向遠方,堅定的點了點頭。

人道,玄牝門外,幾百裏山脈被圍得水泄不通,熾烈獨自站在一塊巨大的石頭上,手裏拿着剛剛收到的信件,朝着小墨揮了揮手,眼角悄悄的流下了一行淚水。


信上的內容主要還是講述玉清身死的消息,玄逸讓他們圍捕玄峯,準備迴歸魔道,大戰完美謝幕,自己也該是回去的時候了。玉清,一路走好,來世咱們再做兄弟!

“報!啓稟魔尊,玄牝門內空空如也,連一隻活物都沒有,就跟人間蒸發一樣,沒有任何地道的痕跡,整個玄牝門方圓百里方位我們都找過了,愣是沒發現一個人影!”一個身着黑衣的斥候,身後插着各類的旗幟,雙手抱拳,神色十分的恭敬。

“什麼?你是說整個玄牝門全部失蹤了?”魔尊大吃一驚,看着面前的斥候,滿臉的難以置信。

“是的,我們已經徹底清掃過玄牝門,他們好像走的很匆忙,除了人不見了,其他的東西全部都在,一切好似都沒有動過,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裏走的!”黑衣斥候滿臉的疑問,神色間十分的憋悶,身爲斥候,讓目標消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當真是丟人丟到家咯!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魔尊忽然想起了前幾天玄牝門上空的那一片赤紅色的晚霞,按理說玄牝門處在東方,晚霞應該在西方,可是那晚的晚霞卻出現在了玄牝門的上空,當時自己只是感慨了一下若水的奇特景觀,並沒有深思,現在想想,八成是神界的接引,看來玄峯已經徹底淪爲神界的走狗,背叛了五道,背棄了若水!

“收攏大軍,留下500人馬,留守玄牝門,不管玄牝門的人是否還會回來,絕不在讓出這片建築,以後這裏就是我魔道的了!”魔尊笑呵呵的看着身後雄偉的建築羣,眼露喜色,“王猛長老,您老已經受傷,就留在這裏修養吧,我給您挑出100名破虛以上的高手,這裏暫時就交給您管理,我會很快回來,逐漸壯大我們魔道!”

“呵呵!魔尊儘管放心去吧,現在整個五道已經土崩瓦解,除了我們魔道,就只剩下龍族,現在以我們跟龍族的關係,足可以獨霸整個若水,老朽就在這裏爲您看家護院,保住這一片資產!”王猛掛着一條長長的空袖子,看着魔尊,滿臉的熱誠。

“那就勞煩了,魔道這次已經真正的崛起,主要還是要感謝玄逸,至於獨霸若水的事情,我還是跟他商量一下,最後咱們再決定該怎麼做!”魔尊並沒有被勝利衝昏了頭腦,看着激動的王猛,輕聲的應和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