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最終他決定還是要嘗試一番,不嘗試的話,那誰都不知道接下來會如何。

於樑豔的一口唾沫,最終他還是一步一步走到了旁邊的那個窗戶上,剛剛想要跳下去,但突然之間,感覺在身後的那個門突然之間被打開了。

你打開了不要緊,這可讓於樑的心就像是咔嚓一聲,感覺快要裂開的一樣。

於樑趕緊回頭一看。

跟自己想的果真是一模一樣在自己的身後,那些男人把刀藏在他們的身體後面,笑着看着自己面前的於樑。

“怎麼了?小火雞,碎的好好的,怎麼就醒了呢!”

“難不成是我們照顧不周嗎?”

於樑苦笑了一聲,雖然他看着這些人一步一步靠近自己身體似乎十分恐慌,但是他根本就沒有做出來任何反應,只是笑着緩緩的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你們想多了,這裏很好,我睡得也很舒服,只不過就是有點悶了,想要出去透透氣……”

說完這句話之後,於樑看着他們緩緩的在自己的身後抽出菜刀,而於樑一瞬間也直接撲窗而出!

“站住!”

在最前面那個帶路的年輕人,直接就將自己手中的菜刀用力一扔,差點就砸到於樑的頭上。

不過好歹他的身體十分敏捷,用那強大的速度和力量,直接就將這個窗戶破開間接着,就像是那瘋子一樣抱頭鼠竄。

於樑趕緊跑着,他能夠察覺得出來,在自己的身後,似乎有很多很多人正在追着自己。

“站住,站住,快點給我站住!”

“你這個白眼狼難不成是我們招待不週嗎?爲什麼要這麼急急慌慌就要跑啊?”

雖然說於樑的心中有一些納悶,不過他始終沒有說出來什麼,只是一直朝着那個方向跑去。

於樑一直在奔跑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他想着剛纔他們跟自己說過,只要是一直往這個方向跑就應該可以出去了,他們應該不會欺騙自己的。

算了算了,欺不欺騙都已經無所謂了。

於樑一邊跑着一邊看着自己的身後,已經感覺她們在逐漸遠離自己,但是還是不能夠掉以輕心,畢竟自己在這個世界的身體是十分脆弱的,但是他們可就不一樣了,他們一直以來都像是跑酷高手,畢竟他們在深山老林裏面住慣了體質,包括體能肯定要比正常人好很多,再說了地形方面自己也不熟悉,誰知道他們會使出來什麼幺蛾子。

就這樣於樑一直奔跑着,到了那比較寬鬆的馬路上,看着松柏馬路,於樑的心中也始終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一樣。

不過於樑苦笑了一聲,他想如果自己的粉絲知道自己,因爲這個一直在逃亡,說不定自己的那些粉絲們會十分心疼的。

不過現在不是去想這些的時候,他看着有一輛大貨車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看着這一輛大貨車,於樑的心中其實還是有些警惕的,他害怕是那些年輕人把車開了過來,想要把自己接回去。

不過於樑看着那個年輕人搖下車窗的一瞬間就放心了,這個男人的穿着跟他們完全不一樣。

普通的花襯衫包括牛仔褲,如果說,是她們的人他們不會穿着成這副模樣,畢竟他們生活在深山老林裏面,也沒有這樣的衣服可以穿。

“你是那個樑爺嗎?” 於樑先是愣了一下,但是心中卻根本就是有些波瀾不驚。

萬萬沒有想到就連開貨車的司機現在也認識自己這個主播了啊。

於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只是緩緩地點了點頭。

而就在於樑點頭的一瞬間,那個司機就像是看到了神仙一樣,突然之間興奮不已,趕緊大聲的說道:“哈哈哈哈,我可是你的粉絲啊,今天可算是看到真人了,我是一個貨車司機,我原本要走一條離這裏比較近的高速路,但是誰知道陰差陽錯走到這條街上來了,聽說這裏有熱帶雨林,我也就沒想這麼多,直接跟過來了,故意看一下……沒想到你居然真的還在這裏啊。”

於樑苦笑了一聲,趕緊點頭說道:“不然呢,難不成我是在家裏用的背景板嗎?不過……你是雲空間?”

“我可不是雲空間,我就是一個普通的貨車司機,哪裏來的這麼多錢來給你刷禮物啊,不過我可真的是羨慕你呀,你的身手這麼了得,你之前一定是一個特種兵吧?”

聽到了這裏,於樑趕緊笑着搖了搖頭,否認道:“不是不是……你想多了,我怎麼可能會是特種兵呢,我如果是特種兵就直接去做一方面的工作了,爲什麼還要來做主播,我只不過是一個喜歡冒險的普通人罷了。”

“哈哈哈哈,不得不說你刺蛇的那個視頻真的是太帥了!”

那個貨車司機也不怕後面堵車,一邊在分享着於樑的直播內容,一邊在高聲的炫耀着,不知道他到底炫耀的什麼。

於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只是笑着看着自己的面前,瞳孔裏面閃爍着一絲冰涼。

因爲於樑感覺實在是有一些尷尬,不知道究竟到底應該怎麼說。

於樑只是輕輕的咳嗽了一聲,並沒有多說什麼。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個貨車司機這還好像發現了有一些不太對勁的事情,趕緊搖頭開口說道: “對了對了,光扯淡了,我差點都把正事兒忘了,那既然如此,你在這裏是打不到車的,這條路上沒有什麼出租車會經過,因爲這裏是偏遠地區,不是什麼城市,若是想要走的話,那這裏還是太遠來吧,我帶着你去雲城。”


於樑也只是嘴角微微上揚,對着這個貨車司機說道:“真的嗎?那我可就不跟你客氣了。”

“哎呀……真的是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說你了,你跟我客氣什麼啊,不用客氣不用客氣,不管怎麼說,你可是我的偶像,身爲我的偶像,我自然就要無條件爲你服務了。”

於樑也只是笑着搖了搖頭。

不過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於樑還是發現在這個世界的人追星情節要遠遠比自己之前那個叫做地球的世界要高得多。

這樣一來,貨車大概行駛了有兩天兩夜左右。

一路上貨車司機一直在跟於樑聊着那些有的沒的。

“對了,樑爺,你什麼時候再直播啊?”

聽到這裏,於樑也只是輕輕的皺了皺眉頭,緩緩的開口說道:“我也不知道呢,不過你先不要着急,我或許會在下一次荒野求生的時候直播,不要問我什麼時候下一次直播,我相信這很快,如果我有什麼動態的話,我會及時在圍脖上發佈的。”

而在一旁的那個司機先是愣了一下,這才緩緩的點頭開口說道:“這樣子一來也好,畢竟那裏面實在是太危險了,回去之後好好休息兩天,讓自己活得像個人。”

於樑也只是笑着搖了搖頭,沒有想到居然連大叔都會照顧自己。

不過這一切都已經無所謂了。

於樑也只是笑着搖了搖頭,表情之中似乎就像是有一點兒一分,但是他並沒有多說出來什麼,只是趕緊離開了這裏,他的心中自然也是有些坦蕩不安。

畢竟於樑並不是傻子,他能夠理解這一切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

於樑緩緩的點燃了一根香菸,吐出來了一口白色的煙霧。

他已經感覺自己好久沒有這麼活着了。

這輛貨車到了一家超市,直接停了下來,對着於樑開口說道:“樑爺差不多了,我這邊還有工作,無法把你送回家,只能把你送到這裏了,不過現在在城市裏面,那這裏離這你家也應該很近了吧?”

於樑緩緩的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你說的沒錯,這裏離着我家的確是很近了,行了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自己過去就行了。”

說完這一句話之後,於樑做出來了一個OK的手勢,嘴角微微上揚。

其實就算司機不說,於樑也會主動跟司機說的。

畢竟於樑是個主播,即便不是什麼明星,但是現在自己的人氣上來了,也算是一個公衆人物,他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的家住在什麼地方。

那個司機也考慮到了這個問題,在於樑臨走之前把自己頭上戴着的那個鴨舌帽送給了於樑。

於樑謝過司機之後,這才抓緊走回了家中。

當他回到家之後,第1件事情就是躺在那舒舒服服的沙發上喝了一杯水。

雖然說直播間裏面有許多人說想要跟自己換揹包,換沙發,甚至是換牀。

但是在那熱帶雨林裏面究竟有多苦只有自己才能知道,而他們一直以來也只不過是看個熱鬧罷了。

不過這一切都無所謂了。

接下來於樑可是要做正事兒了。

他突然之間想起來那個系統跟自己說過的話。

第1次荒野求生直播徹底結束之後,會解鎖更多更多的功能。

想到了這裏, 變身海賊蘿莉

“你好宿主。”


於樑並沒有去跟系統多廢話什麼,只是笑着對着系統開口說道:“系統啊,你不是跟我說過,如果說我要是能夠第1次與荒野求生結束,你就給我很多獎勵嗎?現在我爲什麼沒有看到獎勵呢?”

於樑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系統這才直接響起來了那一陣提示音。

“叮咚,恭喜系統解鎖了商城模式。”

聽到了這裏於樑一瞬間,感覺自己彷彿是有些頭暈眼花。 於樑看了看自己面前那個半透明的商城,他知道這是自己的腦電波里面的景象,並沒有真的在自己的面前,不過於樑還是仔細的觀察了一下這家商城之中的物價,發現貨幣並不是現在人們所交易的錢,而是瓶蓋兒。

當然這個瓶蓋兒也自然不是喝啤酒喝飲料的那個瓶蓋,而是一種系統的貨幣。

就在這個時候,於樑看到在自己的面前有一把特別特別帥的紅包,但是卻萬萬沒想到這紅包居然需要2100的瓶蓋,這個讓於樑似乎是有一些打退堂鼓,不過他也只是嘴角微微上揚,輕輕地搖了搖頭,並沒有說出來什麼。


於樑趕緊退出了自己的這個系統商城,緊接着他想起來那兩個寶箱,說不定寶箱之中有着瓶蓋的存在。

於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緊接着於樑對着那個系統緩緩的開口說道:“系統,我要是用老鳥大禮包。”

這個大禮包的話,自然就是於樑直播間的人數突破了30萬,系統給自己的獎勵。

於樑也只是嘴角微微上揚,輕輕的閉上了眼睛,同時他的心中也十分納悶,這個禮包裏面究竟會有着什麼東西?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了超級服務器。”

聽到這5個字眼,於樑雖然感覺事情有些不簡單,但是自己實在不理解這個東西究竟是幹什麼的,也只是嚥了一口唾沫之後緩緩的開口說道:“這個東西是做什麼的?給我個解釋吧。”

說完這句話之後,系統的聲音又是在於樑的腦子裏面纏繞開來。

“一般來說,一個主播的直播間之中最多最多也只能有10萬個人,而超級服務器,滿足主播的一切需求,可以獲得無數人。”

當於樑聽到這裏的時候,眼神之中充斥着一股明亮。

於樑其實已經猜到了一個大概,如果真的是按照每個主播的服務器,只能容納10萬個人來說,那自己算一次的巔峯,幾乎快要到達了50多萬。

那既然如此,50多萬個人一般的服務器來說,根本就容納不開。

但是這個世界之中也還是會有這一些比較成熟的技術性存在,比如說自己之前用的那個服務器。

還記得林校長曾經來到自己的直播間之中探過班,林校長大概是感覺自己這個小夥子直播的內容還不錯,所以來說已經算是有些前途了,於是給自己打開了那比較成熟的服務器。

不過這一次再也不用愁了,畢竟自己已經擁有了這超級服務器,以後就算是全球的人來到自己的直播間,也不用去害怕什麼。

想到了這裏於樑感覺十分刺激,畢竟多一個人那就有多一分刷錢的可能。

雖然才直播了5天,但是於樑即便是走走停停,還是會一直看着那個攝像頭,現在他的心中已經全部都知道了個大概。

如果說100多個觀衆的話,那也就是說明有着二三十個觀衆會刷一些小錢,其中有10個觀衆會刷到100以上,但是這10個觀衆裏面也只有一兩個可以刷到1000以上。

甚至一個都沒有。

於樑想到了這裏也只是嘴角微微上揚,不過他並沒有多說出來什麼,也只是抓緊打開了那第2個禮包。

第2個禮包自然是之前系統承諾過自己的,如果說自己能夠安安全全在那熱帶雨林之中走出來,那系統就會獎勵給自己一個通關大禮包。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3000瓶蓋。”

聽到才只有3000個瓶蓋的時候,於樑的心中其實還是蠻不開心的,畢竟於樑剛纔已經去過那個商城看過了,一般來說那些商品基本都在1000多平杆以上,可是纔給自己3000多,那也就說明只能夠購買一件物品。

不過於樑並沒有去說這麼多,他的心中雖然十分不爽,但是有總比沒有好,他直接就打開了這個系統商城。

於樑又是看了一眼那個紅刀,2100個瓶蓋,雖然說長相十分華麗十分高貴,但是如果說自己要買這把紅刀的話說白了,也沒有多大作用。

除非看到一些比較噁心的動物,說不定可以與之搏鬥,但是又沒有這個必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