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1號男生既然已經確定了自己面前的怪物的行動軌跡,就也不會像剛才的那樣一般,對此還深有忌諱了,他此時倒是心情有些稍微的放鬆了下來,直接就停下了腳步。

倒也不是說他真的跑累了,或者什麼其他的原因,只不過是他此時也想到了,這很有可能是對方故意設下的陷阱,萬一自己就這麼一直的跑下去,到最後自己的體力肯定也會跟不上的,這樣一來,自己可就成為手無縛雞之力的殘廢了,到時候還不是得被對方瓮中捉鱉。

所以此刻的他,索性也就將計就計,既然對方是在故意引誘自己,想要從中浪費自己的體力,那自己索性就開始調整自己的速度,我就這麼不緊不慢的走著,倒是要看看對方還能夠耍出怎麼樣的把戲來。

當然了,這也不是說1號男生就這樣放棄了繼續往前走的動力,其實周圍的環境此時也已經大大限制了他的計劃的實行。

畢竟此時的走廊的確是變得越來越黑了,要是自己真的亂走亂跑的話,那這下子真的出危險的話,的確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再加上從剛才的5號男生髮出聲音來判斷的話,這個聲音的源頭也的確是距離自己相當的遙遠,這樣一來的話,想要找到5號男生,也就不能太過於操之過急了。

當然,1號男生的心裡其實還是十分的擔心自己的同伴的,畢竟怎麼說大家也是一起進來的遊玩的,而且還同時選擇了同一條走廊,如果別的人,無論是2號還是5號,真的在這裡出了什麼事情的話,其實自己的內心也會有些自責的。

不過現在他也明白,並不是自己去考慮那麼多事情的時候,畢竟事情發展到這種程度,基本上可以說已經完完全全的超出了自己的預期,要是自己繼續想些別的事情的話,先不說接下來別人的那邊會發生些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情,就說自己這邊,估計一時半會也是難以應付的來的。

所以此時的1號男生,索性把自己有限的經歷全部放倒了自己面前索要經歷的場景之中,不再分心了。

不過就在他想到這裡的時候,他還在以不緊不慢的腳步往前走著,可是這不走不要緊,一往前走的時候,還真就讓他發現了一些十分不得了的事情。

因為在他的面前不遠處,他忽然感受到了,那個一直以來都走在自己前面的東西,忽然間就停下了腳步。、

這倒不是說他真的看到了對方停下了腳步,而是那種一直都出現在走廊之中,若有若無的腳步聲,忽然間就完全的消失不見了。

這樣的情景著實是令1號男生頭頂冒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倒不是說他真的害怕了,只是一時間,對方突然出了一個變招,自己一時半會還真就有些難以招架的住。不過好在即便是這樣,自己也是可以稍微穩定住情緒的。

當然,既然已經發現了自己沒有預想到的情況發生,1號男生索性也就不再繼續往前走了。畢竟這種時候還是要穩住情緒才行,要是還是往前走的話,那就真的是沒帶腦子往前沖了。萬一真的發生什麼突發事件的話,自己連回頭反應過來的機會估計都沒有。

所以,1號男生就在此停下了腳步。其實他現在也不是十分的篤定,自己身前的那個怪物究竟是停下了腳步等待自己的到來,還是已經消失在了自己的身前,畢竟這兩種情況,其實發生了哪一種情況,對於他自己而言都不是一件十分稀奇的事情,反正事情已經發生了,自己現在的第一要務是去解決問題,而不是繼續在原地等著一動不動。

1號男生的心臟再次緊張了起來。不過說是十分的緊張,但是倒是也沒有到恐懼的程度。他仍舊保持著冷靜的頭腦,一點一點的朝著前方的道路上往前蹭著腳步。

隨著距離的不斷拉進,1號男生也感受到了那種若有若無的壓迫感逐漸逼近自己的周身,不過他還是沒有逃跑,他知道,有些事情只有自己看到了才能真的下定結論。

先不說他走的到底有多慢,就是說此時的腳步聲,也基本上全部消失在了走廊里。

就在1號男生死死的盯著腳下的路,不斷的朝著前方挪動的時候,忽然,一個黑影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隨著自己的手上的手電筒發出的光線打在那個黑影的周身,1號男生終於看清楚了一直在自己的面前怕跑著的東西到底是個什麼。

原來是一個嬰兒!

那個嬰兒好像也是感受到了身後光線的變化,隨著一號男生眼睛的不斷睜大,那個地上趴著的嬰兒也開始慢慢的轉過了頭去,看著1號男生的眼睛,嘴角竟然露出了一個似有似無的微笑!

其實起初看到這個趴在地上的嬰兒的時候,1號男生的心裡就有些不淡定了。畢竟著黑燈瞎火的,還是在這種邪乎的地方,就算是看到一個人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都會讓人的心臟開始狂跳不止,更何況還是在這種地方看到一個趴在地上的嬰兒回頭沖自己笑!

大腦開始飛速的運轉著,看著地上的這個朝著自己露出笑臉的嬰兒,1號男生猛然想起了,應該就是這個傢伙,一直在自己的面前爬動,而且還一直和自己保持著始終如一的距離!

想到了這裡,1號男生終於也是綳不住了,要知道,正常人看到這種情景的話,早就逃之夭夭了,而1號男生還能冷靜的分析,在原地撐這麼久,已經不是什麼正常人能夠做出的舉動了。

當然,最終他的腦迴路還是條回到了正常人的範疇之中,此時的他也不管什麼看不看得見了。反正按照自己來時的路程來看,這走廊很長,而且也就只有這麼一條路可以走,所以只要朝著自己身後跑,那就肯定沒有錯。

1號男生想好之後沒有絲毫的猶豫,扭頭就開始朝著自己來時的路跑了過去。

不過身後的鬼嬰倒是也沒有輕易的放過他,就好像早就看出了他的意圖一般,就在1號男生轉身開始奔跑的時候,鬼嬰也開始轉頭就追了上去。

倒不是說鬼嬰跑的有多快,畢竟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反正即便是1號男生使出了渾身解數,也沒有真正甩開鬼嬰的意思。

就好像剛才的情景完全倒置過來一樣,最開始是1號男生追著面前的這個鬼嬰逃跑,可是現在,就變成了鬼嬰追逐著1號男生逃跑。

不過有一點還是一直都沒有變過的。那就是鬼嬰也一直沒有真的追上1號男生,一直都在和一號男生保持著一種十分微妙的距離。

這種距離,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要是不過要是1號男生此時向後看一眼他就明白了,以現在自己這種奔跑的速度來計算的話,只要自己一停下來,肯定要不了5秒,自己就能夠被身後的東西追上來! 「不行,不能停下來,一定不能停下來,只要停下來的話,那個東西就一定能夠追的上我,到時候可就不是一直往前跑能夠解決的問題了。」

1號男生見此情景之後,更加堅定了他繼續往前使勁跑的決心。畢竟在這樣的環境里,要是自己還是傻傻的站在原地等著對方追上來的話,那可就跟一個傻子也沒有任何區別了。

此時的他,已經把自己目前能用上的所有經歷都放到了如何跑的更快,跑的更遠這個方面上,至於剛才那個5號男生傳出了的聲音,已經自己對於5號男生經歷的猜想,此時已經全然忘在了腦後。

事實證明,只要是一個人在遇到危險的情況下,基本上是不回去有限考慮其他人的感受的,只要自己能夠活下來的話,至於其他人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根本就與自己沒有任何關係就是了。

不過雖然1號男生已經盡自己的全力在想著自己來時的走廊處奔跑著,可是即便他再怎麼努力,都沒有跑回到之前的那種情境之中。

努力了這麼久,不免讓他覺得有些失望,不過好在他此時的體力還十分的充足旺盛,足以支撐他繼續跑好長的一段路。怎麼說他當年也是在學校參加過長跑運動的運動員,跑步對於他這種人而言,簡直就和呼吸,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不過雖然說是這麼說,但是跑在這樣一條走廊之中的感覺的確是很難讓人開心的起來。本來1號男生還以為自己可以越往前方跑,周圍的環境就會變得越來越明亮,就像最開始自己來到這個走廊的時候一樣,可是事實證明,他的想法此時真的是太天真了,甚至是大錯特錯。此時的走廊里,他已經連續不斷的跑了能有十多分鐘,而在他身後一直爬動的鬼嬰也死死的跟著他跑了十多分鐘,可是在他的眼裡看來,周圍的環境竟然沒有絲毫的改變,甚至還隱隱有著朝著更加黑暗的趨勢繼續發展。

這一點是被1號男生看在眼裡,實則是痛在心裡。因為他很清楚目前遇到這樣的情況對於他而言意味著什麼,很明顯,如果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下去,那麼自己無論在這裡能夠跑的多麼遠,其實都是徒勞無功的,畢竟只要自己還在這一條走廊之中的話,就一定比不可能逃得出去。

再加上自己的身後一直有著這樣一個奇怪的東西緊緊的跟著,自己更加難以在一時間逃出去。

他現在很清楚,要是自己一直就這麼跑下去,什麼其他的事情都不去做的話,拿自己的結果其實已經很明顯了,那就是自己最終會在這條走廊里跑到脫力,到時候即便是自己有心逃走,可能也無力回天了。

「不行,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了,這樣實在是太過於被動了,要是一直就被這個東西追著跑的話,拿自己豈不是成為了別人家的鍛煉機器,還是陪跑的那種,現在的情況看來,也只有冒一次風險,看看主動出擊能不能掌握一些優勢吧!」

1號男生這麼想著的時候,就開始慢慢的降低了自己的跑步速度。要是自己轉頭的時候還是按照這種速度繼續往前跑的話,很有可能就會聰明反被聰明誤,自己會受到不必要的傷害。

其實說實話,1號男生願意去冒這種風險其實也是下定了很大的決心。畢竟事實就在自己的眼前發生了,要是自己一旦停下了腳步的話,那很有可能就會被自己身後的那個鬼嬰給纏上。可是要是自己就這樣自顧自的往前跑的話,那麼自己最後的命運也是顯而易見的,只要是自己的體力耗盡,拿自己就沒有一點勝算的機會了。所以,從目前的最合理的方案來看的話,只有會有跟對方奮力一搏,才最有可能獲得活下去的機會。

就在1號男生主動開始減速的時候,一直追在他身後的鬼嬰倒是也沒有閑著,畢竟看到對方開始變化了動作,鬼嬰也不傻,他心裡也是十分的清楚,對方下一步肯有可能就是要跟自己來一波硬碰硬了。

可是此時的鬼嬰卻一點都不慌。也是,他為什麼要慌啊,他可是個鬼啊,自古哪裡有鬼還會害怕一個普通人的道理。

但是話說回來,別看鬼嬰鬼長得小,而且看樣貌還是一個嬰兒,其實他的腦子還是十分的靈活的,他想問題的方式方法其實都跟一個成年人沒有什麼區別。雖然比不上陳默的腦子,不過再他的的腦海里其實也能夠瞬間想到什麼應對此時的突髮狀況的方案。

就在1號男生忽然扭頭,準備反方向給自己來一個肉蛋衝擊的時候,鬼嬰也是果斷停止了自己的繼續跟進,反而一個側身,躲過了1號男生提來的大腳,而後猛然就是一個縱身跳越,直接就爬到了1號男生的後背上。

鬼嬰這一系列操作做的那叫一個行雲流水,一點給對方的反應時間都沒有,而且乾淨利落,就在1號男生還沒有明白現在究竟是什麼樣的狀況的時候,就已經雙手把住了他的後背肩膀的位置。

這一下著實是令1號男生措手不及的操作。不過此時的1號男生雖然心裡十分恐怖,但是表面上還是十分的鎮定的。畢竟自己目前的優勢其實還沒有完全的喪失,即便對方已經爬到了自己身上,那他還是有機會把對方甩出去的。

不過雖然腦子裡是這麼想的,不過到頭來其實也就是安慰自己的話罷了。要是真的輪到她自己真的這麼做出自己想象的這一系列舉動時候,那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就在1號男生慌張的把自己的雙手伸到自己的身後的時候,一股涼意瞬間就從自己的后脖頸處湧現出來,一直直衝自己的大腦。

這樣突如其來的變故令1號男生的手上的動作為止一停滯。倒不是說他現在有些猶豫了,只是這樣的一種感覺令他的心裡十分的不好受。要說具體的形容一下這種感覺的話,其實就是冰冷與絕望,這令他開始懷疑起來,自己剛才的舉動,以及現在自己的舉動,究竟是不是對的,要是自己一直以來都想錯了呢,萬一自己其實根本就不是自己身後的那東西的對手呢?

這樣的一個猶豫之下,其實1號男生就已經輸了,輸的也是一敗塗地。現在的他,已經開始感到自己的手腳冰冷,一種寒意從自己的身後直衝雲霄,他有那麼一瞬間,終於隱約的意識到了什麼。其實自己一直以來都把這個扮演屋想的有些太簡單了,自以為自己真的是個聰明人,自以為自己其實根本就不會出事,自以為自己沒有任何報名手段的同時也可以拯救其他人,自以為自己現在還能夠與自己身後的東西有所一戰,其實自己真的錯了,而且還錯的很離譜。

終於,在這樣的生理以及心裡的雙重壓力之下,1號男生那道僅存的千瘡百孔的心理防線,也開始終於要頂不住了。倒不是說他現在要驚恐的叫出聲,大喊大叫一番,而是用內而外,從自己內心深處有感而發的那種無力感。就好像自己已經沉溺在了一片死水之中,那種無力感將他整個人都淹沒殆盡。

1號男生其實現在真的好像大叫一聲,好想要樓下的二人知道自己目前的情況,很希望他們真的能上樓來救救自己,給自己一點希望。可是這些對於現在的他而言,希望其實也就是奢望而已了。

逐漸的,1號男生覺得自己的面前的視線開始變得越來越模糊,手裡的那道手電筒發出來的光線也開始變得越來越微弱,自己彷彿此時真的開始被周圍的黑暗所淹沒,自己能夠看到的世界光景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變小這。

1號男生現在是真的後悔了,後悔自己當初為什麼要跟莫言這傢伙打賭,後悔自己為什麼會被他哄騙進入到這個地方。不對,其實這件事也不能萬確去責怪莫言,畢竟其實這傢伙有在私下悄悄的提醒過自己,提醒過自己到了這裡之後千萬要遵守規矩,提醒自己千萬不能自以為是,要小心謹慎。只不過自己把這些事情基本上都放在了腦後,基本上都沒有怎麼在意就是了。


但是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其實到了現在,說什麼話都已經晚了。要是悔恨真的有用的話,那這個世界上其實也就不會每天有這麼多人失去自己生命了。

1號男生努力的睜著自己的眼睛,企圖最後掙扎一樣,企圖再多看一眼這個世界。可是,這最後的希望隨著自己的雙膝著地之後,破滅了。因為此時,他的雙眼一黑,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幹得不錯嘛。」就在1號男生倒下不久,走廊深處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而這個來的人也不是其他的什麼人,正是陳默。 陳默的話音剛落,鬼嬰自己便慢慢悠悠的走了過來。


「我說你還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啊,你知不知道按照你的計劃,我這一路上跑了多少路。就我這一雙小腿都要跑斷了。我說,咱們一開始就直接把他放到不好么,幹什麼非得費這麼大勁。」鬼嬰喘了一小會,隨後便用自己的那雙小手掐起腰,有些不滿的說道。

「誒,你還小,你不懂,這叫心理戰術。」陳默走到了倒下的1號男生身邊,轉了一圈,發現此時的他的確是已經被環境嚇暈過去了,這才放心。

「什麼我還小,我不懂?我跟你講,今天,現在,你要是不把話給我講清楚了,我肯定不會讓你離開這的。」鬼嬰對於陳默的解釋表示十分的不滿。畢竟自己好不容費了這麼大的力氣才把這個1號男生放倒在自己的身前的,要是陳默不告訴他究竟為什麼要這麼做,那自己豈不是像個傻子一樣被使喚。


陳默一歪頭,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鬼嬰。他一前還真就沒看出來,這個人小鬼大的傢伙竟然還是這樣一個熱愛學習的好孩子。

「行吧,反正時間還足夠,那我就好好給你普及一下心理方面的知識。」陳默說著,也不急著走了,反正已經搞定了兩個人,剩下的哪一個在自己看來也是瓮中之鱉,蹦躂不了多久了,索性就歇一會,跟這個小鬼撤會皮。

鬼嬰見陳默自顧自的坐到了地上,他便也再次坐了下去。

「我跟你講啊,這個嚇人的環節其實對於咱們這個扮演屋而言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所謂的嚇人,並不是說只要把人放倒,把他嚇暈過去就行,而是要從對方的心理層面上一點一點將其的原本的世界觀慢慢瓦解掉,讓他的心理防線首先奔潰才行。」陳默如是說著,換了個姿勢。

「就這麼跟你講吧,要是你就是直接突兀的出現,就這樣平淡無奇的嚇唬他的話,那十有八九你不會取得很好的效果。畢竟在這種情況之下,你想要嚇唬人家的時候,人家其實是早就已經有所準備的,即便你真的能取得一些效果,但是那也不足以讓對方產生絕望的情緒。」

「而我們要做的,就是讓他自己陷入自己的恐懼之中。這裡我也並不是在說什麼空話,我的意思就是,咱們只是環境的製造者,氣氛的渲染著,劇情的推動者。至於其他的感情,腦補之類的,咱們則一概不負責,全讓他們自己的想象力將他們自己擊潰,這樣一來,咱們只要坐收漁翁之利,最後他們自然會頂不住咱們精心布置好的局面的。」

陳默把這一大段話解釋給鬼嬰聽了之後,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聽懂。不過鬼嬰倒是也沒有提出任何的疑問,聽完了之後,就這樣獃頭獃腦的坐在原地,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不過陳默也懶得管他究竟有沒有聽懂了。反正這種決策上的事情,只要自己懂就行了,至於自己手底下的員工方面,只要讓他們能夠按照自己的計劃安排行事就好。

「誒,行了,你自己把這些話慢慢消化吧,再多的以後我有時間再講給你吧。至於地上躺著的這個。」陳默伸手指了指躺在自己身邊昏迷不醒的1號男生。

「一會你就把他帶到門口吧,記得不要直接把他整個人帶出去,到時候我還有別的安排。」陳默說著便站起身來,拍了拍褲子上沾上的灰塵。

鬼嬰對此倒是也沒有任何的異議。說實話,其實剛才陳默對自己解釋的那一大堆話自己基本上都沒怎麼聽懂。不過就算沒有聽懂,至少來說陳默也給了自己一個解釋,這麼想來,他應該也不是閑的沒事幹故意折騰自己才這樣安排自己的。這樣想來的話,自己的心情的確舒服多了。

陳默做完這些事情之後,也沒再這裡繼續停留。畢竟他剛才也說了其實還有別的事情要去做,所以他便直接就朝著走廊深處走了過去。

看著陳默的背影逐漸消失在走廊里,鬼嬰也朝著地上躺著的1號男生的位置走了過去。不過就在他剛剛走到1號男生的身邊,伸出了自己的手的時候,他的眼睛忽然就變了一個顏色。

原本深黑色的瞳孔,此時忽然變得有些發紅。倒不是說完全紅的十分徹底,整個眼睛都好像要發射紅光的那種,但是那紅色的程度,現在看起來仍舊是與之前的黑色瞳孔對比來說,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覺。

但是鬼嬰就好像至今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一樣,就只是機械人一般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拽起了1號男生的衣領,就這樣拖動這這個傢伙朝著走廊深處的黑暗裡前進著。

「誒,這個人看著身材一般,這麼托起來的話其實還是挺重的嘛。」鬼嬰也不知大再跟誰說話,又或者自始至終他都在自言自語,反正此時他就這樣小聲的再走廊里一邊走,一邊說著。

「你就別抱怨了,反正陳默就這樣安排的,你還能怎麼樣?如果你不想乾的話,現在就把身體還給我,我干還不行么?」就在鬼嬰的上一句話剛剛說完,緊接著,下一個聲音便從他的嘴裡響了起來。這個聲音明顯已經與剛才他發出的聲音不同了。

「切,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正在打什麼算盤,想要這麼快就去接管這個身體的控制權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我今天的使用時常還沒有到期呢,你就在一邊等著吧。」另一個聲音再次響起,此時空氣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詭異感覺。

「我告訴你,咱們當初可是已經說好了,這個身體雖然可以給你跟我公用,可是你也要幫我修行的,要是你一隻占著這個身體只顧著完成自己的事情,而不去幫我一起做好修行的話,我可就說什麼都不可能讓你繼續在這裡呆著了。還有啊,陳默這個傢伙你可不要小看了,萬一我漏出了什麼破綻被他識破了,咱們倆可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誒呀,你就放心吧,不可能又破綻的。我跟你共享這一具軀殼,就算他是個神仙也不知道還有這麼一件事情啊。據我所知,這個世界上還真就沒有那種可以看穿靈魂的法術存在呢。」

「那就好,只要這樣的話,咱么的目的還是很方便達成的。」

……

2號男生原路返回,他這邊倒是十分的輕鬆,一直以來什麼情況都沒偶發生過。

不過隨著路程的逐漸走遠,2號男生髮現了一個十分重要的事情。因為之前在走廊里看到的那個火堆,此時已經看不到了。

「不可能啊,已經走出這麼遠了,怎麼剛才的那堆火現在已經不在了呢?難道是被誰搬走了么?也不能把,畢竟剛才走了這麼遠,也沒有聽到後面發出腳步聲活著其他什麼聲音啊。」2號男生現在也是有些摸不到頭腦了。

不過就目前的情況對於他而言倒是也沒有什麼壞的事情發生,這對於他而言可謂是一件頭等的大事了。但是這也不能說自己做的不好,或者說自己至今還一事無成,而是其實來時的路自己一行人已經走的七七八八了,對於周圍的環境,剛才雖然沒有完全看清楚,把所有的細節都掌握的面面俱到,但是基本上也都有了一個了解。至少什麼地方大概是什麼樣子,自己這一行人還是都十分清楚的。

當然,對於這種十分異常的情況,2號男生倒是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緊張感,反倒是顯得十分的輕鬆。或許是自己這邊已經沒有其他的兩個人的打擾了吧,自己現在能隨心所欲的做事情。又或許是自己已經不用再去想辦法徵求他人的意見了,只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好了。

反正現在的2號男生,一掃之前自己的心中的隱喻,反倒是安心了不少。不過話說回來,其實他自己提出這個分開走的意見之前,自己就已經想好了接下來可能要面對的情況。

首先來說,如果同伴那邊出問題的話,肯定就是頭等大事了。如果每個人各自為戰,大家都分開的話,可能回顧不上別的人。雖然自己這邊也是很有可能發生危險的,不過他自己心理清楚,自己應該不會那麼容易出事的,所以,少了其他的人,也就省的想辦法去管其他的人了,這樣一來,即便別人那邊出了狀況,自己也可以心安理得的繼續做自己手裡的事情了。

再者說,即便是自己這裡真的發生了什麼不可預料的危險,拿自己也就認命了。反正提議是自己提出來的,風險必然也要自己去承擔。當然了,他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想法其實也是有原因的。其實他這個人本來就十分喜歡做一些自己完全沒有把握的事情,他覺得只有這樣才能體會到人生中真正的樂趣。

當然,從小到大,他還真就沒有怎麼做過這樣的事情。 不過話說回來,要是真的有這樣一個機會,給自己去挑戰一下的話,那他這樣的人還真的就是樂得不得了。畢竟這樣的機會人生中應該也不會有太多,要是自己真的能夠親身經歷一把,那也是一種難得的體驗就是了。

當然了,至於這件事情的後果之類的,他則是完全沒有考慮過。畢竟誰也不知道事情接下來究竟會如何發展,事件的走向又會走到何處,一切的一切其實都還只是未知數罷了。

「誒呀,要是還看不到什麼東西的話,那我還是回頭找找他們比較好啊,萬一這兩個人在這裡迷路了,那我豈不是成了不稱職的隊友了么?」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心話,反正2號男生就自顧自的講了這麼一段。不過他倒是沒有真的擔心其餘的兩個人的意思,畢竟自己這邊的事情到現在還沒有一個定論,這種時候再去管別人的事情也實在是不符合他做人的風格。

當然,隨著他逐漸的往回走,他也開始發覺了周圍的情況變得有些不對勁了。其實說是不對勁,但是追究到根本的地方,其實2號男生自己也不知道這究竟能不能算是自己想的一樣,是不是自己在嚇唬自己。

好在他這個人的膽子其實還是很大的,要不是他真的不是那種膽子小,遇到黑暗的環境就會害怕的傢伙,他應該早就會被嚇得屁滾尿流了。

不過,就在他又在走廊里走了能有十幾分鐘之後,他猛然間想起了一件事情。

那好像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因為自己剛才好像路過了一處在自己的記憶力十分清晰的地方。

猛然間想起了什麼,2號男生便再次轉頭,朝著自己的剛才來時的路走了過去。這次的他,倒是沒有任何的猶豫了,反正自己就是這樣一個人,只要認定了什麼事情,就一定不會放棄的,只要是在自己的力所能及之內,只要自己能夠憑藉手段找到答案的話,那自己就一定要去試一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