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一直保持身體的完好狀態,就足矣令我立於不敗之地,此消彼長最後勝利的還是我!”安元朗聲道:“只要有我在,我安柳堂就一直在!”

“說的倒好聽!”執法長老卻有些不屑,道:“不要忘了我的雷屬性是最擅長攻擊的,強力的攻擊我看你能恢復到什麼程度!”

“那就來試試!”安元也冷下了臉,他知道不解決了執法長老,想殺琉新就絕對殺不成!

“嘭!”

執法長老不在廢話,他的身形直接化爲一道雷光,雷鳴滾滾間,就已經閃現在安元的身前!

“好快的速度!” 安元瞳孔一縮,在雷光體的加持下,執法長老的速度更快了。他根本來不及反應,那拳頭已經對着他砸了下來!

倉促間安元立即舉掌格擋,只是響起一道骨裂之聲,執法長老的攻擊力顯然也提升了不少,竟然直接將安元的掌骨震斷!

然而,安元卻面色不屑,只見那手上綠光涌動,那手掌又是恢復如初,顯然是他的天賦發揮了作用!

“哼!”一擊未果,執法長老也不氣餒,如雷霆般的攻擊不斷打出,那招式一招比一招凌厲,施展出了天賦“雷光體”!執法長老的攻擊達到了一個非常強悍的程度,使得安元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

僅僅片刻,兩人就交手了數十招,那溢散的能量波動,將原本就一片狼藉的地方,破壞的更加不堪!雷鳴之聲不斷從那交戰處傳出。震耳欲聾!

執法長老的攻勢越發的凌厲,安元若不是有着天賦:恢復,恐怕早就落敗,就算如此,他也很難堅持!恢復能力再強,也趕不上執法長老的攻擊速度!


“真是個瘋子!”安元心中暗暗罵道,他也看出來了,執法長老是打定主意要滅殺他了,出手毫無保留,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架勢,而他的武器之前爲了困執法長老已經丟失,因此實力也損失了不少,反觀執法長老施展出雷光體,那絕強的攻擊力已經不是他所能擋!他知道再這麼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而想殺琉新也殺不成!

都怪這個老傢伙實力太強了!重新估計了局面之後,安元的心中已經萌生退意! 藏寶閣前那片平坦的地面,此刻已經變爲一片狼藉,就連藏寶閣也破損不堪。

這片破爛之地的上空,有着兩道正在激戰在一塊的人影,其中一道人影滿神雷光,就如沐浴在那雷光之中一般,揮手間雷鳴滾滾。

這兩人正是執法長老與安元,明眼人都能看出,此刻執法長老是多麼的強,天賦果然能帶給人強大的攻擊力,光是那隨意溢散出的氣息,就使得琉新等人心顫不已!

當然,安元也有着他的手段,憑着本身的恢復之力,也勉強在執法長老雷霆般的攻擊之下撐了下來,要不是他的天賦,現在恐怕他早已經死在執法長老手下!

不過也正是因爲執法長老太強了,強到即使是安元也不由的心生退意,他知道今天註定沒有作爲了,無論如何也改變不了安柳堂的結局!

在半空中的他看得清楚,安柳堂的高手已經死傷慘重。而他們所佔的這一大片莊園,也迅速的被帝國魂師學院的人和丹鼎劍宗的人所佔領,所破壞!

只是安元的心中仍有不甘,因爲琉新,因爲他還沒有殺死琉新,這是他心中最大的遺憾,可是他知道殺不成了!

安柳堂藏寶閣內的寶物,還有這些年所收集到的積蓄已經都在他的空間戒指中,所以即使安柳堂沒有了,他我不心疼,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逃走,去找他的父親。

提起父親,安元的臉上浮起了一絲笑容,之所以他敢冒着得罪帝國魂師學的風險,而收留影十三,甚至是血屠手萬州,都是因爲有他的父親,安化!

他的父親是一名武爵強者,如果說魂爵能在一方稱爲高手的話,那麼武爵絕對能在一方稱王,也正是因爲有他的父親在背後,安元纔敢如此的膽大!

但是不湊巧的是,他的父親正好因爲一件事情外出,所以才造成安柳堂現在的局面!

“等我父親歸來,你們都要死!”安元心中暗罵道,他瞥了琉新一眼,“小雜碎,就讓你多活幾天!”

有了這個念頭後,安元便猛然一擊,將執法長老震開幾分,而後趁此機會,快速的逃離開來!

“嗯?”執法長老也是有些疑惑,難道安元不打了?

“老傢伙,我知道你想殺我,可是憑我的天賦之力,你想殺我那是不可能的,今天我就擾你一命,至於安柳堂,我送你又有何妨!”

安元的冷喝聲令執法長老一驚,他倒是沒有預料到安元竟然會直接捨棄這諾大的安柳堂而逃跑!果然是一大勢力的首領,這種能捨能棄的心性果然是非同一般!

不過也不能放他走!執法長老心中已經有了決定,放虎歸山不是他的所爲,而且他還從琉新口中知道了,安元可還有着一個武爵強者的父親!這更增加了他的危險性!

所以他並未給安元機會,而是直接便衝了上去,不過安元顯然並無再戰之意,又是快速的逃避開來!

“臨走前,送你個禮物!”安元的掌心不知覺又是凝聚起一個碧綠色的小球,與之前重傷琉新的那個如出一轍。

抓着碧綠小球,直接砸在執法長老的身上,執法長老顯然也是明白這攻擊的凌厲,當下面色就變得凝重了一些,使出了防禦手段!

洶涌的氣勁又是狂泄出來,而安元也趁着執法長老無暇顧及之時,快速的逃開,只是片刻就消失在衆人的視線中!

這溢散的氣勁太過厲害,即使離之較遠的琉新等人依然被震住,而原本就身體虛弱的琉新,終於是堅持不住,直接昏迷了過去!

當這攻擊的餘力散去之後,執法長老也明白想追擊安元已經不可能了,當下身子一晃便出現在琉新的面前,與此同時,他的那一身雷光也飛快的消退!

“昏迷過去也好,這樣他能潛意識的恢復!”執法長老看了眼琉新的情況說道。

“你們就在此照顧琉新,我去將着些安柳堂的餘衆,盡數都解決了!”執法長老目光掃過周圍,而後身形化爲一道流光一閃而逝!

餘下來纖華陽等人互相扶持着向這外邊走去,這一場下來幾人的身上都有所掛彩,而琉新更是險之又險的逃了一命,現在也昏迷了過去!

在安元逃走後,安柳堂失去了他們本身的堂主,不只在戰力上有所損失,在人心上更是散了不少。

失去人心,失去凝聚力安柳堂所有人都已經失去抵抗之心,且戰且退,甚至不少人都學着安元逃跑了!

而帝國魂師學院這一方的人卻信心大增,在執法長老以鐵血手段殺了一名安柳堂的魂爵強者後,安柳堂的大敗纔是真正的開始!

摧枯拉朽,真正的摧枯拉朽,在安柳堂這方的強者都無心再戰的狀態下,形式出現了一面倒!

帝國魂師學院的這些學員們,也都瘋狂了起來,他們進入到安柳堂中探索,試圖尋找到遺留之寶。

當然,作爲雄霸一方的大勢力,安柳堂的底蘊不可爲不厚,並不是只有在藏寶閣中才有真正的寶物,這也是使得有着不少好運的學員,都得到了珍惜的魂器,丹藥!

僅僅一日的時間,那諾大的安柳堂就已經淪爲一片廢地,那連成一片的雄偉莊園也盡數破碎,人死的死,逃的逃……安柳堂已經名存實亡!

安柳堂前,那片空地之上,這裏到處都散落着死人的屍體,到處都飄灑着血跡,這一切都預示着這場戰鬥的慘烈!

“只是安元卻跑了!”執法長老的心中不無遺憾,其實對於安元的那位武爵強者的父親,執法長老並無太多的畏懼,畢竟帝國魂師學院即使是在帝國都算是龐然大物!一個單純的武爵可玩不開什麼風浪!

他擔心的是琉新,執法長老很清楚,安元對琉新的那種恨意,一個隱蔽於暗處的魂爵強者是可怕的,更何況這個魂爵強者還有一顆報復的心!

戰鬥不可能不死人,即使這次出來的都是學院中的精英學員,但也免不了有所傷亡,不過這與安柳堂的損失比起來倒小了很多!

戰鬥雖然結束了,可是遺留下來的繁瑣之事也是不少,收回己方人的屍體,對安柳堂這些人的處罰等,不過這些跟帝國魂師學院已經無關了,他們所來只是爲了殺影十三,只是爲了滅安柳堂,如今這目的都已經達到,餘下的事情,那就是丹鼎劍宗的了!

當然,丹鼎劍宗也是願意做此事的,先前白骨峯被滅,而後安柳堂也被毀,那麼現在整個大荒平原所剩下的勢力也只有丹鼎劍宗了!他們纔是最大的贏家!

距離安柳堂被滅已經過去一天,而在這一天之內,安柳堂被滅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大荒平原,帝國魂師學院的巨大能量,也再一次的展露在衆人的面前!

………

白骨城,城主府,一處特別分離出的院落,這裏住着那些在滅安柳堂大戰中所受傷的人員,至於那些受傷輕的學員,以及大部隊已經回到了學院中。

在這居住的傷員不少,琉新也正在其中,而且他還是特別看護的對象,因爲琉新還沒有甦醒!

琉新的房間外,這裏有着不少人在此聚集,紅衣,顧裏等與之交好的都在,他們的臉上都滿是焦急之色,擔心着琉新。

在這些人中,七皇子的也赫然在列,對於幾天前的大戰,以七皇子在這大荒平原的勢力耳目,自然是清楚的知道。

在瞭解了情況後,他就明白此次能夠成功的完成剿滅形動,琉新這個還未突破靈爵的小小魂師功不可沒!

聯合丹鼎劍宗,滅殺影十三這些事情無一都不是他所能完成的,然而他確實是做到了,就連七皇子對琉新也來了興趣!

七皇子待了一會就走了,只是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他走時,嘴裏所呢喃的那幾句話,“好像二姐很欣賞的一個年輕人,似乎就叫做琉新吧!”

日子重歸平靜,距離那一場大戰已經過去了五天的時間,帝國魂師學元的大部分人都已經回去,然而琉新卻還沒醒過來。

他身體的傷勢經過這麼多天的恢復修養已經無礙,可卻不知爲何還不醒來!

“琉新不會有什麼事情吧?”紅衣皺着柳眉問道執法長老!

她每天都會來看琉新,一次,兩次,然而琉新卻始終就不醒來,原本對琉新還很有信心的紅衣也擔心起來!

“放心吧!”執法長老點了點頭沉聲道:“我剛纔還看過的,他的身體已經恢復的很好,而且我還察覺到在他的體內還有着一股神祕的力量,這股神祕的力量很強,而且最重要的是它護着琉新!”

聽的了執法長老肯定的答覆後,紅衣幾人才稍鬆了口氣,不過依然是有些擔心。

而執法長老卻若有所思的道,:“這個小傢伙的祕密可不小啊!”

執法長老說的沒錯,在琉新的體內確實有着一股神祕的力量在保護着他,這股力量當然就是神祕符文的力量了! 距離剿滅安柳堂的那場大戰轉眼間就已經過去了十日的時間,隨着時間的推移,這場大戰所帶來的影響也終於逐漸的減小。

在這場戰鬥結束之後,執法長老也曾派人多方的尋找安元,可卻始終無果,畢竟帝國乃至整個大陸都廣袤無邊,一個人真的要藏起來,又怎麼能找到,更何況這個人還是一名高位魂爵強者。

至於安柳堂的餘衆,不用執法長老說,丹鼎劍宗的人已經將他們全部處理,如今的安柳堂,即使是那連成一片的莊園,也都化爲一片廢墟,更別說是人了……

奇怪的是琉新,經過十日的時間,他竟然還沒有醒過來,紅衣等人由最初的安心都便得分爲焦急,就連一直等在這裏的執法長老也都擔心琉新會出現什麼問題!

而此刻的琉新卻感覺很怪異,他並沒有完全的昏迷,甚至在五天前,他就已經有了意識,沒錯,就是意識甦醒,人卻沒有甦醒……至於這根本的原因,就是因爲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

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這種事情說出去恐怕沒人會相信,起初琉新也不相信,但經過這些天的親身體驗,他終於相信了,這原因正是因爲他體內的神祕符文!

神祕符文具體爲何物,直到現在琉新也沒有真正的弄清楚。他只記得,這神祕符文的前身是在他幼兒時期就在他身邊的那張泛黑紙片,而後在遠古祕藏中,機緣巧合下,融進他的身體,化爲神祕符文!

雖然他不太清楚這神祕符文到底是什麼?到底有着什麼作用,可是他卻知道,這肯定是一件寶物,對他有利而無害!雖然直到現在他也控制不了它……

琉新只記得每次在他出現身死威力的情況下,這神祕符文總會出現一些異動,這些異動就能幫助他!

比如在遠古祕藏中,白骨峯強者欲要自爆,正是這神祕符文突變,將那名強者的魂力全部吸收,阻止了他的自爆。

還在在白骨空間裏,他與安世耿的交戰中,在最後一刻,也是這神祕符文出手,將安世耿攻擊的能量都吸收過來,才使得他完勝了安世耿!

而在這一次的生死危機中,神祕符文也終於沒讓琉新失望。

猶記當初,安元發出的那絕強一擊,琉新甚至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然而卻又活了下來,其實他能保住命最大的原因,並不是安元將那堵牆沖塌,從而泄力,也不是九鼎還丹那強大的藥效!

真正使得琉新得以保命的正是神祕符文!

那時,安元的攻擊襲來,那狂暴的能量瞬間就衝擊了琉新的身體,最致命的是他們還進入了琉新的身體肆意破壞!

然而,進來的這些狂暴能量雖多,卻也引發了神祕符文的異動,它又開始吸收這些能量了!也正因爲如此,琉新纔會保住命!

經過這麼長時間,琉新也多少了解了一些這神祕符文的特性,它總是在琉新危難的時刻自動護主,而那方式都是吸收能量。

而現在琉新終於發現了這神祕符文的另一個功能,那就是反饋!

吸收了外界的能量,在反饋給自己,如此不可思議的事情正的是發生了!而且就在自己的眼皮之下!

至從他意識甦醒的那一刻,神祕符文就已經開始這麼做了,當然琉新是沒法控制的,而且就算那能控制,他也不願阻止!

神祕符文吸收的能量很多,但是他反饋出來的卻很少,量雖然少但很精純,比琉新自己煉化出來的要精純許多,是最爲精純的力量!

而且,它反饋出來的力量,不用琉新的控制就直接進入魂印中,提升着他的實力。使得他本來就處於上位師爵巔峯的實力,竟然開始又了增長!

琉新也明白這等機緣可遇不可求,若不是因爲安元的攻擊,若不是他身受重傷的緣故,恐怕還不會出現。

這傷受的值!或許因爲此次的機緣直接突破靈爵也說不定!

魂師修煉每一次的晉階都可以算做是一個瓶頸,越往上這瓶頸也就越難突破,而魂爵就是一個巨大的分水領,不知有多少天賦卓越之輩困在這一層,那麼魂師之下,自然就是靈爵了!

在帝國魂師學員中,那麼多的學員中,靈爵強者卻並沒有幾個,這足矣說明想要成爲靈爵的艱難程度了,而且突破靈爵,實力也會大幅度的提升!

首先魂力蘊含了靈性,可化萬物,就這一條,就是許多靈爵強者以下的魂師所不能比的。因爲魂力有靈性,會大大增加攻擊力!

也正是因爲如此,琉新才更加的欣喜若狂,也沒有理會,他知道只要時間到了,那麼他自然就會徹底的甦醒過來!

時間推移到了第十一日,在琉新的房間外,一張石桌上,紅衣,顧裏,纖華陽,紫雪四人正在這裏圍坐着,事實上帝國魂師學院的學員除了他們四人,其餘的人都已經回到了學院!

四人都是沉默不語,面色微沉,顯然他們的心情都不是很好,畢竟琉新這麼長時間沒醒,確實也夠人擔心的。


就這般坐着,突然他們感覺到這片地方的魂力出現了輕微的波動,這波動越來越大,而且這片天地的魂力都開始向着一個方向流去,那位置正是琉新的房間!


“生了什麼事情?”四人當即都是站起身來,目光驚駭的看向琉新的房間,因爲從那裏爆發出一股強有力的吸力,吸收着天地魂力,這股吸力即使是他們都感覺到心顫,僅僅片刻的時間,那裏的魂力就已經肉眼可見,達到一個極其濃郁的地步!

幾人忙的離開石桌,向琉新的房間走去,纖華陽走於幾人之首,他最先推開門,然而他剛邁出一步,竟然從那房間中傳來一股彈力,直接將纖華陽彈了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