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葉東走出房間,林雪漫嘆了聲氣:“唉,這麼優秀的男人,肯定不是我的菜,我還是不要多想了,免得自尋煩惱!”

林雪漫輕嘆一聲,走過去把門反鎖,然解開浴巾,讓它自然滑落。頓時,她那凹凸有致,阿諾多姿,令其她女人羨慕的身體,毫無保留的暴露出來。 葉東等林雪漫穿上衣服,兩人從新回到售樓中心,花了半個小時把所以手續辦完,葉東也正式成爲有房一族。

在林雪漫不捨的眼神中,葉東離開售樓中心。

此時,已經是下午三點鐘。

葉東攔了輛車,上車後給柳如雲和劉倩倩兩人打了電話,通知她們搬新家住豪宅,兩女表示立即請假回去搬新家。

這事葉東昨天就提出過,不過兩女沒當真,她們沒想到,葉東還真買了,並叫她們立馬回去搬家,實在讓她們有點吃驚。

半小時後,三人一前一後回到住處。

柳如雲和劉倩倩聽到葉東在海景別墅區,買了棟別墅,着實被葉東的大手筆給嚇了一跳。

“東子,沒想到你還是隱形土豪啊,別墅說買就買,眉頭都不皺一個,好樣的。”柳如雲給葉東豎起一個大拇指。

“就是就是,我和色男在一起住了也有近半個月,也沒發現,隱藏的夠深的啊!”劉倩倩一邊附和道。

“呵呵,我以前還可以算一個小富之人,不過現在買了房子,一下就給打回原形了。”葉東笑道:“趕快收拾東西吧,搬好家,我們還要去接甜甜呢?”

“對哦,時間不多了,甜甜五點就放學,我們必需要快點搬家。”

說到甜甜,柳如雲也開始變得忙碌起來,馬上就要四點了,她們必需要快,儘量在甜甜放學之前搬家,然後給甜甜一個驚喜。

於是三人,開始在屋裏忙碌了起來。

四點整,整理完畢。

四點五十,三人乘車把東西搬進別墅,期間路過甜甜所在的幼兒園,讓柳如雲下車等候甜甜放學,留下葉東和劉倩倩兩人先去別墅新家。

趁着葉東在搬東西的時候,劉倩倩把別墅逛了遍,同時也選中她要住的房間,三樓的主臥,房裏有的落地窗,直接面向大海,這點劉倩倩非常喜歡,她也是愛海之人。

二樓主臥則是葉東和柳如雲的房間,甜甜就讓她住在主臥旁邊的房間。

劉倩倩選擇在三樓住,是一個非常理智的做法,不然也住在二樓,要是葉東和柳如雲晚上那個,她肯定睡不着,還是住在三樓清靜,眼不見爲淨,耳不聽不煩嘛!

“怎麼樣,喜歡這裏嗎?”

葉東忽然來到劉倩倩房間,把正在看海的劉倩倩驚了一下。

“還行,只是距離一中有點遠,比原先住處多了兩個站,看來我要買輛助力車上下班。”劉倩倩輕輕點頭,沒有把她很滿意心情表露出來。


“這都不是事,只要住的舒服就行了。”葉東大笑道。

“你說的不錯,只是我住在這裏好像有點不合適。”

劉倩倩把她最擔心的事說了出來,同時又在提醒葉東,希望葉東能夠主動點追求她,這樣她就能心安理得的住在這,不然兩人關係一直這麼不清不楚,她真的很煩躁。

“有什麼合適不合適,你是我在江南市認識的第一個女人,也是我在這裏爲數不多的朋友,你就安心住在這裏,什麼都不要想,把這裏當做自己的家就行了。”

葉東何嘗不知道劉倩倩對他有意思,只是現在葉東有了柳如雲,晚上不出意外,葛靈兒也會變成他的女人,那麼這就有兩個女人,光着這個就夠葉東頭痛,如果在加上一個劉倩倩,他真不知道怎麼辦。

在葉東還沒有進入真正意義上踏足修真界,心裏的一夫一妻制的觀念還是非常重,只有當他進入修真界,見識到那些人上人,估計纔會改變這種思維,修真界是個強者爲尊的世界,你是強者就可以擁有多個女人,只要你喜歡一切都OK。

雖然修真界融於世俗,但卻有着另一套法則,世俗中的種種憲法,根本不能約束脩真之人,他們凌駕世俗之人,受另外一隻法則約束。

當然爲了約束脩真之人,各大家族各大門派連同國家,一起成立了一個特殊部分,專管不法修真者,和約束脩真之人,這個部門叫做:龍組。同時也是一個處理世俗間種種駭人聽聞,和匪夷所思的部門……

……

沒過多久,柳如雲帶着甜甜走進別墅。

葉東和劉倩倩在三樓,都能清晰聽到甜甜稚嫩的、興奮的叫聲。

兩人相視笑了笑,隨即走下樓。

“甜甜,喜歡這房子嗎?”葉東弧形樓梯上衝着甜甜露出開心的笑容,甜甜這可愛的小丫頭,已然成爲葉東最關心的女人之一。

“非常非常喜歡,爸爸,甜甜愛死你了!”

甜甜一邊跑到上樓梯,一邊大聲喊道。

“哈哈”葉東把甜甜抱了起來,笑道:“既然這麼愛爸爸,那親爸爸一個可不可以啊!”

“嘬~”話音未落,甜甜的小嘴就在葉東兩嘬了一口。

柳如雲提着食材,看着嬉鬧的兩人,微笑道:“你們先玩,我去給你做飯。”

“倩倩,你陪甜甜玩會,我去幫個忙!”

葉東把甜甜送到劉倩倩懷裏,擼起袖子,便走進廚房。

“甜甜,倩倩姨帶你去看你的新房間好不好。”

“好哇,正好給爸爸媽媽留點私人空間。”

於是,劉倩倩便帶着甜甜去到樓上,葉東和柳如雲則在樓下廚房,一起合作做飯,葉東洗菜,柳如雲切菜,葉東切菜,柳如雲則做菜。

兩人搭配的很好,很默契,四菜一湯,不出半個小時就搞定了。

男女搭配幹活不僅不累,還很有效率呢!

……

此時,位於市中心醫院,住院部一間特護病房中,葛正及他幾名手下,站在病牀前,一臉陰鬱的看着一隻腿打滿石膏的葛青峯。

“青峯,你想要殺了葉東,這事恐怕不行。二長老發話了,讓你把這事放下,他會給你一枚築基丹作爲補償,如果你執意要對付葉東,那麼就是和二長老過不去,你爺爺雖然是大長老,但實力卻沒有二長老高,所以這事,我看就這麼算了,你還能在得打一枚築基丹,也不會虧。”

“哼,我這輩子和葉東勢不兩立,有他沒我。”

葛青峯只要一看到他的腿,就怒火中燒,葉東踩在他膝蓋那一腳,直接把他踩出一個粉碎性骨折,膝蓋軟骨嚴重受損,功能損壞,只能轉個人工軟骨,如果融合度很好,會和正常人一樣,如果不好,今後他將變成瘸子,走路會一瘸一拐。

當然葛青峯作爲葛家子弟,族中長輩肯定不會讓他變瘸子,會幫他把腿治好,但他就是咽不下這口氣!

“青峯,叔懂你心裏的怨恨,但現在葉東有二長老保着,明着肯定不行。”葛正說着給身後幾人揮了揮手,讓他們去門口看着,這才繼續說道:“咱明的不行,可以來暗的,製造意外、下毒等等要人死方法多的是,咱不急!”

“好吧!那就在讓他多活幾天,叔我火大,給我找個妞去去火。”葛青峯越想越氣,越氣越火大,他一火大就需要女人給他去火,就算受傷了也要。

“青峯,你可是剛做完手術,很傷元氣,等幾天,叔給你弄個處的,讓你爽個夠如何?”葛正猶豫的說道。

“處的!”葛青峯眼前一亮,隨即笑道:“好久沒玩處的了,叔給我弄兩個,等我把傷養好,我要好好爽他一爽。”

“行,兩個就兩個。”葛正咬咬牙,心裏大出血答應下來。

就在這時,病房門被打開,一個下巴特尖,鷹鉤鼻的青年,手握一柄青色長劍,緩緩走了進來。

此人身高一米九,骨瘦如柴,但他眼神卻異常犀利,讓人不敢多看。他穿着西裝,手握長劍,一頭長髮束紮在身後,形象上不倫不類,但在他進來這一刻,葛青峯臉上露出非常開心的神采,葛正也是一樣。

“峯少,初八來晚了,請恕罪!”初八恭敬在葛青峯面前鞠了一躬。

“小傷不礙事,你來了就好。”


葛青峯可不敢責怪初八,他可不是初九,想罵就能罵,以初八築基後期的修爲,在葛家除了他爺爺江字輩,就是他爸河字輩少有幾人能夠驅使,葛青峯還是他們青字輩第一個用手築基後期護衛的人,他非常高興,和自豪。

“峯少,不知你腿傷是何人所爲,需要我出手,你儘管說。”初八受葛河天要求,來這就是替葛青峯處理一些麻煩事,見到葛青峯高掛着一條腿,於是直接開口進入正題,辦完事他就能會回去修煉,城裏的空氣實在太差,他呆着不習慣。

“太好了,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不過,初八如果叫你暗殺一個築基初期的人,你有沒有把握坐到神不知鬼不覺?”葛青峯問道。

“呵!”初八不屑道:“峯少,你也太小看我了,別說築基初期,就算築基後期,只要讓我抓到機會,也能一擊斃命,還絕不留下任何證據。”

“哈哈哈…”葛青峯笑道:“初八,你真是我的福星,有件事的確需要你去做,替我殺一個人,我這腿就是他給踩斷的,不過你得要暗殺……”

“放心吧,峯少,我做事,絕不可能留下任何足跡。”初八眼中露出嗜血的光芒,修煉了這麼久,也該活動活動筋骨了! 晚上,八點左右,葉東收到葛江山發來的短信,上面只有短短几個字:“行動開始,半小時後過來!”

看到這個消息,葉東嘴角勾出一絲邪笑!

“東子,笑什麼呢?”

把甜甜哄睡的柳如雲,穿着一件黑色真絲睡衣,兩根細小的吊帶掛在肩上,露出雪白香肩,和性感鎖骨,加上下身白皙流線形美腿,頓時讓葉東心裏慾念蠢蠢而動。

“嘿嘿,甜甜睡着了,就我們在這,柳姐,你說我在笑什麼呢?”

葉東走到柳如雲面前,伸出左手,輕輕撫摸柳如雲光滑的臉龐。

“東子,你越來越壞了!”柳如雲嬌嗔道:“現在不行,等甜甜睡熟,姐姐在好好痛愛你一番!”

“柳姐,半小時後,我要出去一趟,所在咱們就現在吧!”

說着,葉東把柳如雲擁入懷中,對着她的櫻桃小口親了過去……

兩人開始進入忘我的纏綿,一場驚天動地的法國式溼吻,整整持續了三分多鐘,只把柳如雲的俏臉憋的緋紅緋紅,煞是迷人!

兩脣相分,葉東雙手放在柳如雲香肩之上,把她睡衣的兩根細帶緩緩滑落,頓時黑色真絲睡衣就從柳如雲身上滑落,露出她新買的情趣內衣,穿戴在柳如雲嬌美身體上,顯得是那麼誘惑,似裸非裸,直讓葉東丹田**滋生,瞬間竄上腦海。

頓時,葉東原本清明的雙眼,變得微紅,思維再度不受控制,伸出雙手把柳如雲緊緊的擁入懷中,肆意撫摸着柳如雲軟弱絲滑的酮體。

“葉……”

劉倩倩在三樓浴室中,發現女人私物,立馬拿出來準備質問葉東,可是當她踏下樓梯,看到二樓客廳正在纏綿的葉東和柳如雲,俏臉刷的一下變得通紅,想說的話也憋回肚中,愣愣的站在樓梯上不知所措。

而她手中的內衣,正是售樓小姐林雪漫那下的,白天林雪漫穿上葉東給她買的米蘭長裙,這是她最喜歡的長裙,心裏一高興,在走到時候又有些匆忙,來到浴室把打溼的衣物裝進袋子,把掛着毛巾架上的內衣給忘了。

這不讓劉倩倩發現,給誤會了!

這是葉東新買的別墅,她們也是今天才搬進來,浴室之中不可能有女人的貼身衣服,這說明什麼,說明這別墅有人住過,或是葉東買的時候,和售樓小姐發生過關係。

不管是葉東強迫人家姑娘,還是售樓小姐爲了這能讓葉東買下別墅獲得高額提成,故意**葉東,亦或是別墅前主人留下的,總之這事劉倩倩必須要問清楚,不然今晚她無法入睡。

可現在葉東正和柳如雲親密,她也不好直接過去質問,猶豫了一下,她絕對以後找機會質問葉東。

劉倩倩想回去接着洗澡,可看着客廳光着身子在柳如雲身上猛烈蠕動的葉東,那麼結實的臂彎,那流線性寬闊的後背,都深深吸引劉倩倩的目光。

每一次,劉倩倩看到葉東裸體的樣子,她都會浮現連連,晚上夢裏還會夢到葉東侵犯,每當這個時候,她就會絕對自己非常不純潔。

忽然,躺在沙發的柳如雲看到樓梯上的劉倩倩,臉色一怔,想要推開葉東,可是葉東卻根本沒有在意,一如既往的索求着。


“啊……”

劉倩倩發現柳如雲看到她,驚叫一聲,猶如受驚的兔子一般,飛快跑進她的房間。

“東子的慾望好像有點不受控制一樣!”

柳如雲開始有點懷疑,從上一次她們在柳如雲工作的地方,在到現在她使勁推葉東,葉東都沒有任何反應,很擔心葉東身體出了什麼狀況。

可是每當他們做過之後,葉東又會恢復以往的神態,看不出任何異常,越是這樣,她就越擔心,不過這些都是後事,現在正經享受葉東給她帶來舒感纔是正事。

雲停雨歇之後。

柳如雲靠在葉東身上,溫柔的問道:“東子,我發現每當你情慾高漲的時候,就有點不像你,變得很野蠻,把人家都弄疼了。”

聽到柳如雲的問話,葉東明顯一愣,隨即心痛的摸了柳如雲的秀髮,歉意的說道:“柳姐,實話告訴你吧!我最近每當受到誘惑,慾念就高漲,甚至控制住我的思維,這一切都是因爲先天九陽之體帶來……”

葉東把他身上發生的事,全盤說給了柳如雲聽,柳如雲雖然打心底有點不信,畢竟事情太讓人費解了,不過她還是一如既往的相信葉東,沒有把心中的想法表露出來。

……

晚上八點三十分,葉東來到海灣別墅二十二號,剛來到門口,葛蘭便打開了門,好像知道葉東要來似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