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如吉的這一大段定義流暢且順利的脫口而出,讓朱銓與迪麗冷瑪眼神發光。

沒有想到,許如吉居然這麼的厲害,能夠將這個“航空延誤險”的定義一字不差的給講述出來。

不過,很快的,朱銓就坦然了。

許如吉可是法學院畢業的,本科華清大學,碩士則是去了哈佛大學法學院,有了這樣的教育背景,知道這個“航空延誤險”自然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儘管迪麗冷瑪與許如吉兩人都是經常飛天南地北的,但是前者都是工作人員購票、買票的,但是後者可是單獨一人。

而且前者不差錢,後者在求學時代雖然家境也好,但能省一分就是一分,自然是要精打細算一些。

畢竟這保險一買也要三四十塊錢呢!

“那怎麼會騙保呢?”

迪麗冷瑪看着遠去的中年婦女的背影,沒有搞明白,這樣的一個保險還怎麼騙保?

“如吉,你是學法的,這方面你比我們要懂的多。不過在我看來,航班延誤的事實並非這個中年婦女所能僞造的,也並非她可以決定,所以並沒有實施詐騙行爲。而既然沒有詐騙,這警方怎麼給逮捕了呢?”

“而且,這個保險是“對賭”性質的,難道說這個中年婦女賭對了的次數多了就是詐騙?這不就是賭場裏面的莊家見客人贏得多,直接翻桌子說不玩了,還要把之前輸掉的錢給拿回來麼?”

朱銓作爲一個國視的預備新聞主持人,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不應該在沒有得到確切結果,也沒有了解到全部的信息時,就對事情表達自己的看法。

因爲國視與國視的工作人員,他們的一言一行都是代表着國家的臉面,就好像是在《聯播新聞》中,能夠讓主持人隨意發揮?

拜託,那主持人的稿件都是專門的人幾易其稿寫出來的。

這裏面“的”、“得”、“地”都是極爲標準的。

不過,朱銓現在是屬於私下的聊天,倒也沒有必要如此講究。

朱銓的話音剛落,對面的迪麗冷瑪拿着手機就驚呼起來,叫道:“你們快看,這個新聞不會就是說的那位大媽吧?”

迪麗冷瑪將手機屏幕對着任心與許如吉看,上面的新聞標題就很是吸引眼球,“發家致富,女子利用航班延誤險獲賠三百萬”,而下面則是她被警方控制的照片。

因爲衣服都是大紅色的羽絨服,所以很輕易的就可以辨認出這個女子就是剛剛的中年婦女。

這一則新聞很快的就登上了熱搜,下面的人評論也是很激烈:

“憑本事索賠來的錢,憑什麼要還?”

“我們要用法律的武器來保護自己!”

“流氓航空公司!”

“呵呵,那我買了航班延誤險,若是航班不延誤,是不是就可以反告航空公司謀取不正當錢財?”

“這本身就是對賭協議,雙方在自願的條件下進行的合同約定,不能說我買了延誤險沒有延誤我就能索賠航空公司,同樣的航空公司也不能因爲我被延誤太多次而像我索賠我索賠得來的錢啊!”

“別說了,他們都成了航空公司的“打手”了?!這居然成了刑事案件!真厲害!”

“我只能說那位中年女子不道德,但我不認爲她違法。”




網友們羣情激奮,已經給出了答案。

而許如吉更是在法律層面上,就已經瞭解到的情況進行分析:

“所謂的保險詐騙行爲一般表現爲以下四種情況,即原本沒有購買保險卻在事故發生後;僞造保險合同進而理賠;騙取保險公司的保險金;或者購買保險後,爲獲得理賠,故意僞造保險約定的事故。”

朱銓與迪麗冷瑪認真的聽着許如吉進行專業性講解:

“而在本案中,該女子購買的機票都是真實的,航班延誤險並不是在航班延誤後她爲了獲得賠償故意捏造的保險合同;同時她也沒有故意採取不當手段,促使飛機延誤,進而騙取保險金…”

朱銓趁着許如吉喘口氣的空檔,總結道:“所以,這應該是舒服道德問題,而不是法律問題,對吧?”

許如吉點了點頭,說道:“就目前所瞭解到的情況,該女子的行爲本質上是對保險公司保險合同規則的利用,在道德上可以爭論,但在商業上符合理賠邏輯。

不過,若是真的要訴諸法律,那也只能在民法上對其訂立合同的目的、合同是否符合誠實信用原則進行探討,這都是屬於民法的範疇。

也就是說,從現在瞭解到的信息來看,無論如何,該中年婦女的行爲不構成犯罪。”

朱銓已經基本上理解了許如吉話裏面的意思,用自己的話複述了一遍,道:“那也就說,保險公司如果認爲女子獲得保險金不恰當,可以依法提起民事訴訟,由法院判決保險合同是否有效、該種盈利模式是否安當,對嗎?”

許如吉“嗯”了一聲,補充道:“但是,這種爭議本質上是仍是對合同效力的民事判斷,不應該上升到刑事司法的層面。”

“如吉姐姐,可是剛剛警察來了啊,還把她當犯人似的抓起來,這難道是…”

迪麗冷瑪是娛樂圈的明星,在還沒有被自家老闆楊密簽下之前,那可是經歷過很多潛規則的腌臢事情,瞬間就聯繫到了“勾結”二字。

聽到這話,許如吉沒了之前的頹靡,重新恢復了些精神,正聲道:“動用刑事手段解決民事糾紛,這是市場強勢主體的一種傲慢,是對普通消費者的一種霸凌,更是對社會主義法治化營商環境的破壞!態度蠻橫、影響惡劣。”

末了,許如吉補充道:“如果網上爆料出來的是全部真相,那位中年婦女沒有在理賠過程中的證明材料上作假的話,那絕對不會有事兒的。”

緝拿帶球小逃妻 ,突然想明白了什麼:這事兒的真相遠不止爆料出來的那麼簡單。 事情是否內有隱情還未可知,這需要時間來調查,不過朱銓覺得,既然出動了暴力機關進行執法,而且是在魔都這樣的大都市裏面,那位中年婦女的犯法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朱銓不相信,一個航空公司與保險公司進入能夠顛倒是非黑白,將自己制度漏洞上的失誤直接歸結爲乘客頭上,並且還借用警方來判定爲刑事案件。

它們沒有那麼大的能量,而華國警方也不會那麼的向“錢”看。

果不其然,當朱銓一行三人上了飛機之後,微博熱搜榜上出現了一則來自魔都警方的通告:

“4月27日,魔都市公安局浦東分局浦東派出所接到某保險公司負責人陳先生的報警,稱在機票延誤險賠付時,懷疑公司可能遭遇了保險詐騙。

浦東警方通過偵查發現,李某等20餘人自2015年至2019年,在各大保險公司頻繁申請航空延誤險。

經過進一步調查,民警發現這些賬戶的賠款,最終都轉賬到了李某的賬戶,警方推斷李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根據掌握的線索,民警於4月29日趕赴浦東機場將李某抓獲。”

朱銓看到這個公告的時候,有些懸着的心也是掉了下來。

自己果然沒有看錯,那個中年婦女謀取的這三百多萬元並不是正當所得。

就像剛剛許如吉所說的那樣,如果中年婦女獲取這三百萬是不符合保險賠付規定併爲了獲取賠償而僞造文件的話,那就是有罪,就理應升級爲刑事案件。

在公告出來了之後,原本替那位中年婦女打抱不平的一些律師以及懂法律的正義人士紛紛改換口徑,刪除了自己剛剛發佈的微博,轉而支持警方的辦案。

但是依舊有那麼一羣人在微博上面煽風點火,依靠着自己的影響力來矇蔽一些普通人,鼓動着一些妨礙司法公正的話。

朱銓身爲國視節目主持人,根正苗紅的貧苦人家出生,全靠國家救濟長大的孩子,在看到這些個高校老師、教授,以及所謂的專家學者、公知人士的顛倒黑白、避重就輕的言論,就氣不打一處來。

“如吉,你是學法的,你要不發個分析的帖子出來,引導一下輿論,現在這個微博,烏煙瘴氣極了。”

朱銓轉過頭,對着正在閉眼休息的許如吉提議道。

沒等許如吉睜開眼睛回答,坐在朱銓與許如吉中間的迪麗冷瑪直接勸阻道:“不能發!”

嗯哼?

朱銓用疑惑的眼神看向迪麗冷瑪,想要從她那兒知道爲何說“不能發”的原因。

迪麗冷瑪同樣也是疑惑的看向朱銓,她不明白,爲何朱銓身爲一個公衆人物,要躺這樣的一個渾水。

就算他是新聞主持人,那也是個“半吊子”主持人啊,那更應該謹言慎行一些,免得被人抓住痛腳。

雖然這是警方的通告出來了,但是事實如何還得要看法院是如何判的,現在就這麼發表意見,萬一又錯了呢?

迪麗冷瑪將自己在出道前受公司培訓的內容複述給朱銓聽了一遍,最後空口婆心的勸道:“事情的結果尚未可知,作爲公衆人物不能那麼早的就表達出來。”

朱銓前世是爲底層的外賣小哥,而前身也沒有當過明星,哪裏知道會有這樣的一個潛規則啊!

朱銓一下子就全明白,怪不得在前世的時候,那些明星們對於那些不管自己的熱搜都保持這視而不見的態度;

任憑微博上討論的如何熱烈,都是自我隔絕,過濾掉這些信息,該怎麼辦還是怎麼辦,從不發表觀點,怕的就是自己說錯話,而遭到封殺。

怪不得在前世的時候,那些官媒總是在事情全部調查完畢或者說有足夠多的證據來證實了此事之後,纔會“姍姍來遲”;


因爲官媒代表着官方的意志,而官方的意志下場,那就意味着“降維打擊”,在理論上來說,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所向披靡、一路碾壓的。


如果說官媒所持的觀點是正確的,那麼在一些自以爲是的公知就會鼓吹這是喪失了司法公正的結果。

而如果說官媒所持的觀點錯誤的話…那這個影響就會更大,會喪失掉官媒的公信力不說,還會讓那些公知們引導輿論,灌輸自己的思想。

怪不得在前世的時候,也會有些明星熱衷於替一些看似與他/她之間並沒有聯繫話題發聲,原來是隻是爲了凹造一些標籤,並不是真的有這樣的特質;

就像是一個叫成數的女明星,她賣着獨立女性的人設,幫楊孔雀發聲,把一個討論‘楊孔雀無子女’的事兒,跑偏成‘女性不是生育工具’的事情,宣揚着她們心中的“田園女權”。

朱銓就想問,要想真的立下“獨立女性”的人設,爲什麼不幫助那些普通女人爭取自身的權利呢?

無它,不能上熱搜爾!

朱銓這一下子全都明白了,也記起了自己向康光軍彙報“疑似有人在做空華國某家企業”的信息時,直接是讓自己不要管了。

當時不知道康光軍是什麼意思,現在的朱銓算是真的知道了。

只是,這樣做就是對的了?

明知道自己正確的情況下,難道還要做縮頭烏龜,對這種事情視而不見?

視而不見本就不是身爲新聞主持人應該做的事情,更何況現在下面的輿論在警方通報了之後,依舊有一半的人在公知與水軍的領導下發表一些鼓吹妨礙司法公正的情況。

這是朱銓所不能夠忍受的。

“叮咚!”

就在朱銓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腦海裏已經一個多月沒有動靜的系統終於是再次的發出了聲響。

朱銓趕緊意識投射進系統裏面,查看起系統發來的信息…不對,是獎勵?!

【獲得華國全部法律精通技能。】

這是…

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朱銓的腦海裏就陡然出現了許多華國憲法、法律、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等林林總總近上千部書籍的內容,都像是刻字一般深深的刻在自己的腦海裏。

得到這一技能的朱銓嘴角微微上揚,拿出手機開始噼裏啪啦的打起字來。 洋洋灑灑上千言的就單從法律角度來考慮這起案件的分析,就在朱銓剛剛獲得的“法律精通”技能的加持下新鮮出爐了。

看着自己打好的這篇分析的文章,朱銓嘴角微微上揚,可還沒有來的及欣賞一下,就被迪麗冷瑪給看到了,酸酸的說道:“嘖嘖嘖,剛剛兩個手在手機上打字打的不亦樂乎,是跟哪個小妹妹聊天,聊得嘴都咧開了?!”

朱銓立即板正臉,一本正經的解釋道:“沒有,我剛剛是在寫篇文章,呃…關於剛剛那件案子的。”

迪麗冷瑪本來以爲朱銓在跟別的女孩聊天時就已經有些生氣了,現在聽到不是在跟別的女孩聊天,而是不聽自己的勸告,依舊繼續地關注那件案子,那更是生氣了。

迪麗冷瑪面色不虞,用既急切又冷冷的語氣,道:“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這種事情只能是在最後蓋棺定論的時候,我們公衆人物才能夠發聲…”

“…而且即便最後蓋棺定論了,最好也是等所有的明星都發聲了,我們這些小輩們跟着再發聲,這樣就能保證萬無一失。謹言慎行啊!”

都市神級强者 “駕輕就熟”了,這也就造成了她在公衆或者鏡頭前更加的“高冷”,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被黑。

而這次上《奇葩說》,迪麗冷瑪表現的狀態與以往都不相同,更加的開朗,更加的活潑,更加的機智,也更加的快樂。

這一切的原因,似乎是跟朱銓有關。

迪麗冷瑪感受到了自己的變化,也隱約間覺得自己的變化與朱銓有關,所以就更加的擔心起朱銓來。

朱銓擺了擺手,說道:“不用擔心,我這個分析都是根據咱們華國法律來的,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