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覺到這種狀況,葉凡心中不由得的擔心起來,找這種趨勢下去,冰蠶很快就會落敗,根本無法支撐到他將靈魂煉鼎修鍊成功。眼神微微變幻,葉凡凝凝神,將好不容易找尋到的靈魂之火,分出一半,然後催動著它悄悄向狼狐暗妖摸了過去。如今情勢緊迫,他也還能使心分兩用,以便幫助冰蠶抵抗狼狐暗妖,一邊修鍊靈魂煉鼎。

嘭!就在葉凡的靈魂之火向前方慢慢靠近過去的時候,那黑色珠子卻已經與蠶絲碰撞在一起,兩者一個照面,那散發著寒冷氣息蠶絲便被那黑色珠子壓制,濃濃的黑霧從珠子里湧出,沿著那幾根蠶絲向藍色冰蠶快速蔓延過去。

「桀桀,一個初生的牛犢,也想與本妖抗衡,這就是你的下場!」見冰蠶開始不支,那狼狐暗妖臉上流露出殘忍的陰笑,它催動著黑色妖珠繼續前侵,想要將那冰蠶一擊壓倒。可就在這個時候,它卻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魂魄之軀竟然傳來一股被燒灼的疼痛,那劇烈的灼痛讓的它心神大震,下意識的就收回了黑色珠子,向身下灼痛部位猛的轟擊過去。

黑色珠子從自己虛幻的魂魄軀體劃過,卻沒碰觸到任何事物,目光緊隨著落過去的狼狐暗妖,也沒見到有什麼東西,只是嗅到了一絲靈魂波動的味道,當下神情不由緊張起來,陰聲問道道:「是誰?」

葉凡的靈魂之火本來就微弱,之前給了狼狐暗妖一擊后,靈魂之火就果斷逃離開來,所以這狼狐暗妖並沒有發覺,而他的這一次突擊,不僅給狼狐暗妖施加了很大的心理壓力,而且由於黑珠子的撤退,藍色冰蠶也得到了喘息的機會。

見場上不利的局面稍微得到了緩解,葉凡嘴角不由翹起了一抹笑意,他將一縷靈魂之火隱匿在四周,憑藉敵明我暗的優勢隨時準備給對方造成困擾,而另一縷魂力,則是老老實實的待在丹田中,耐心的構建起靈魂煉鼎。

而此刻,遠處那隻狼狐暗妖,在一番搜索無果后,便收回心神將目光又放在了藍色冰蠶身上,望著蠶身再度散發出藍芒的冰蠶,它那醜陋的臉上神色有些陰沉,原本它有立即結束戰鬥的機會,但因為那隱藏在周圍的不知名的危險,悄悄溜掉了,心中有些怒氣的它,又一次投入到戰鬥中去,但在接下來的戰鬥中,總會有什麼東西偷襲它,雖然每一次都造不成太大的傷害,但卻讓它分了神,無法專註的去對付眼前的蠻荒冰蠶。

這種情況,自然是葉凡樂意見到的,趁著場上形勢有所緩解,他已經開始了靈魂煉鼎的構建,靈魂煉鼎,說白了就是青鼎的靈魂版本,葉凡需要做的就是一依照銀紙上青鼎的模樣,用魂力鑄造出青鼎的外形,而這鍊字訣起初講述的就是如何將魂力連接出魂力鼎的結構,如果有一步出錯,那麼就算你能構築出靈魂煉鼎,那也等於是廢品。

所以,若想成功,就必須拿出百分百的投入與耐心,對每一步都要求完美無瑕……

時間又開始悄然流逝,六階血靈台內的戰鬥一直沒有停歇過,實力強橫的狼狐暗妖雖然佔據了上風,但每次當他想要結束戰鬥的時候,總會被葉凡的靈魂之火給打斷,而當場上形勢持續激烈的時候,葉凡卻神經緊繃,耐心控制著魂力進行穿針引線的工作,漸漸的,原本如亂麻般的魂力,開始呈現出青鼎的雛形。

忙於構築青鼎的葉凡並不知道,因為他的舉動,血靈台外早已亂成了一片,此刻,修鍊場上的葉家子弟,一個個都是面色驚恐的站在遠處,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凝聚在了血靈台上,而原本比較安靜的血靈台,此刻卻像是一鍋煮開的沸水,濃郁的血霧不停翻滾,煞氣更是一波波向四周肆虐,氣勢十分的逼人。

「血霧竟然暴動了,葉凡這個瘋子到底做了什麼?!」一些人望著如浪潮般翻滾的血霧,語氣駭然的說道。

「我不知道這傢伙做了什麼,但我知道如果血霧繼續暴動下去,這座修鍊場就要毀了!」

「那我們趕緊去通知家族長輩吧,千萬不要出什麼大事啊!」

……

距離血靈台十分遠的修鍊場邊,眾人的議論聲從未終止過,而原本那些在血靈台邊修鍊的葉家子弟,也都撤退了,唯獨葉輕靈一人還在。

被那撲來的煞氣侵襲,即便是有著淬體七重實力的她,藍色衣紗上都開始瀰漫起點點血跡,但是葉輕靈並沒有撤退,反而是緊蹙柳眉,滿臉憂鬱的盯著血靈台的最深處。眼前血霧暴動,一定是出自葉凡的手筆,但是對方是否還安全,她並不知道。

「還是去通知葉戰爺爺吧!」美眸閃爍的盯了血靈台一會兒,葉輕靈才轉過窈窕的身子,奔葉家大廳而去!

能夠解決眼前危機的,恐怕只有葉家的長輩了!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濃郁的血煞霧氣,像風暴般呼嘯在葉家修鍊場上,近百名葉家子弟此刻都站在場邊,目光望著血靈台,眼中滿是駭然之色。

「瘋子,瘋子,這傢伙絕對是瘋子!」想起那始作俑者,眾人都是忍不住駭然感嘆。

踏入血靈台就已經讓人驚掉下巴了,可葉凡卻搞出了這般驚世駭俗的動靜,完全就是一個瘋子,甚至要比瘋子還瘋!

血靈台前的葉輕靈已經離開,偌大的修鍊場上空無一人,唯有肆虐的血煞霧氣,而在眾人望不見的煞氣深處,葉凡還在全身心的修鍊,此刻,在他的識海內,一尊靈魂煉鼎已經凝聚成形,此鼎三足兩耳,看上去十分的古樸,只不過鼎身十分光滑,並沒有紋路的存在。

「呼,這麼短的時間總算是把這魂力煉鼎凝聚成功了,只可惜來不及刻畫鼎紋了」凝聚靈魂煉鼎成功,葉凡心中稍稍鬆了一口氣,但是在望見旁邊那光澤黯淡的冰蠶時,他那口氣又提了上來,這冰蠶能夠將那狼狐暗妖拖到現在,已經非常不容易了,那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他吧。

「靈魂煉鼎,是你上場的時候了!」望著那氣勢強橫的狼狐暗妖,葉凡心頭重喝一聲,而後手掌拍地,身形猛的躍起,催動著那尊看似蹩腳的靈魂煉鼎,隔空向那狼狐暗妖奔襲而去,這魂力煉鼎外形幾乎透明,而且在行進間還悄無聲息,如果不是仔細觀察,根本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

「讓你蹦躂了這麼久,這是本妖的失誤,但現在,本妖玩夠了,你也就沒必要繼續活著了!」

與一彩冰蠶纏鬥了很久,這懸浮在半空中的狼狐暗妖似乎失去了耐心,當下那黑色的腹部猛的一陣縮動,大嘴一張,噴吐出一道龍捲風般的黑霧,全部灌輸向黑色妖珠,然後便見到那枚妖珠黑芒大盛,攜帶著非常駭然的氣勢,直接向對面的冰蠶暴射過去。

此時的冰蠶全身光芒黯淡,它緩緩的蠕動一下蠶身,小嘴中很艱難的吐出了兩道蠶絲,如同冰箭般對暴射來的妖珠沖了過去,但吸收了黑霧的妖珠,氣勢格外的駭人,那兩道蠶絲剛與其碰面,就抵擋不住那種強烈的氣勢,徹底的崩斷開來,一截截落在了地上,而蠶絲崩斷後,冰蠶也是瞬間就被彈飛出去,狠狠的撞在了那層血膜上,緩緩滑落下來。


見冰蠶被擊飛,狼狐暗妖醜陋臉上笑容頓時濃郁,它收回魂珠,一對短小的翅膀猛的揮動,快速飛到冰蠶身前,而後嘴巴一張,那鮮紅的長舌就向著冰蠶快速卷了過去。

承受了妖珠那一擊后,一彩冰蠶似乎受到了不小的創擊,滑落在地面上后就安靜起來,面對那席捲而來的長舌,它只能是蠶眼緊緊瞪著,暫時沒有了還擊之力。

「就讓本妖嘗嘗冰蠶到底是什麼滋味,桀桀桀桀。」見自己長舌就要卷到那冰蠶,狼狐暗妖嘴中口水直流,被壓制了那麼多年,它非常的懷念那種實力增強的充實感,如今碰上了如此大補的東西,它已經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將冰蠶吞入肚中了。

但是,就在它的長舌將要卷到冰蠶的那一刻,狼狐暗妖卻突然慘叫一聲,醜陋腦袋下低,一對驢眼驚駭的瞪著身體下方那尊透明煉鼎,醜臉上瀰漫著驚愕之色。

「這是……」

「這是老子的煉鼎,滋味不錯吧。」在狼狐暗妖詫異之際,葉凡的身形卻突然出現在它的身前,眯著雙眼,冷冷笑道。

「是你!是你這個可惡的人類在一隻搞鬼!」發覺一隻忽略掉的卑微小子,竟是那個暗中阻礙它的人,那狼狐暗妖頓時暴怒,嘴巴一張妖珠從中躥出對身下那尊魂力鼎暴射而去。

見到那妖珠向自己的靈魂煉鼎沖了過來,葉凡沒有絲毫的慌張,他嘴角一掀,煉鼎內的魂力按照鍊字訣的要求開始交錯躥動起來,而就在他的魂力剛剛把基礎部分的鍊字訣運轉完成時,那黑色妖珠也是猛的襲了上來。他眼神微凝,魂力快速聚涌,靈魂煉鼎面對襲來的妖珠直接罩了上去。

「桀桀,竟敢與本妖的妖珠硬碰硬,真是不知死活!」他這妖珠是由魂魄與黑煞氣混合凝聚而成,非常的堅固,眼下這人類小子選擇硬撞,完全就是在以卵擊石,當下它忍不住嘲諷起來。

此時,那尊幾乎透明的煉鼎已經罩住了那枚黑色妖珠,雙方一個碰撞就產生了非常強烈的魂力波動,濃郁的陰暗氣息從那妖珠中流露出來,直接侵蝕到了葉凡的魂力煉鼎,讓的他禁不住吐出了一口鮮血,而反觀狼狐暗妖,依舊是一臉不屑的懸浮在半空中,嘴上更是肆無忌憚的嘲笑起來。

「高興的太早了吧!」就當狼狐暗妖嘲笑正盛的時候,受到創擊的葉凡卻沖其冷冷一笑,而後心神凝聚,一團閃爍著點點火光從識海中出來,在狼狐暗妖逐嘲諷的目光下,嗖的落進了靈魂煉鼎中。

忽!這一刻,緊緊罩住妖珠的煉鼎內,突然升騰起一道紅色的火焰,而原本一直在嘲笑的狼狐暗妖,此刻神情猛的巨變,一對驢眼中猛的湧出一股濃濃的駭意。

「靈魂之火!」狼狐暗妖駭然的喊出了一句,而當望見那團火光的顏色時,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若說靈魂之體最怕什麼,那就是靈魂之火,而這靈魂之火也有品階高低之分,眼下這種便被稱為紅色魂火,對於那些低級的死魂有著非常強的殺傷力,但是對於修鍊成妖的它來說,還是不具備太大的殺傷力。

當下它驢眼凶光閃爍,口中再度噴出一團黑霧,冷冽道:「可惡的人類小子,竟然那紅色魂火來嚇唬本妖,本妖一定要將你大卸八塊!」

「紅色魂火?我可沒說過!」葉凡嘴角搞搞一掀,魂力交織成的煉鼎突然變幻起來,而後便見到那煉鼎中的紅色魂火火勢暴增,顏色逐漸變為了黃色,氣勢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黃色魂火!」望見那突然出現的黃色火焰,狼狐暗妖不由顫抖著喊了出來,而就在話語剛出口后,封閉的六階血靈台內便響起一道強烈的灼燒聲,而伴隨著灼燒聲一起傳出的,是狼狐暗妖那痛苦的慘叫聲。


嗤……啊……

雖然狼狐暗妖中招,但葉凡不敢有絲毫的放鬆,眼下這隻妖,實力能夠媲美靈輪境武者,就算要煉化,也不是一個容易的活兒,於是他就閉目凝神,認真控制著靈魂煉鼎,煉化起那枚散發著陰暗氣息的妖珠。

噗!被強烈疼痛纏繞的狼狐暗妖,察覺到自己的妖珠再一點點被煉化,臉上浮出一抹強烈怨氣,憤怒的一揮手,口中噴出一口黑血,硬是切斷了自己與妖珠的聯繫,之後他便將兇殘的目光投向了葉凡,口中恨意涌動道:「本妖一定要宰了你!」

葉凡沒想到這妖物會對自己這麼狠,竟然會割捨掉妖珠,正忙於煉化的他,還未來得及反應,就見到那妖物煞氣滔天的衝來,眼下也只好倉促躲避,但就在葉凡將要側身翻滾的時候,他卻驚訝的發現,身旁突然射出兩道蠶絲,直接纏繞上那狼狐暗妖,將它徹底冰凍住。

詫異的葉凡,眸子向一側望去,此時有一隻冰蠶正懸浮在它身旁,那兩道蠶絲便是從它嘴中出來的,似乎是察覺到了葉凡望來,那藍色冰蠶蠶身輕抖,一股強大的力量就向那狼狐暗妖奔涌而去。

「哎,等一下,先不要殺這畜生,我留著它還有用!」見藍色冰蠶要殺掉這狼狐暗妖,葉凡頓時出聲阻止道。雖然他也很想將這妖物直接抹除掉,但是比起殺死對方,顯然煉化的好處會更大,所以他才出聲阻止。

藍色冰蠶也很人性化,在葉凡這句話語響起后,它先是猶豫了一會兒,然後才點了點蠶腦袋,蠶絲一抖,便將那徹底冰凍的大塊甩給了葉凡。

很感激的向那冰蠶望了兩眼,葉凡就沒有去理會,看這冰蠶模樣肯定也是一種奇特的物種,不過對方曾經幫助過自己,而且對自己也沒什麼惡意,他就不會再去動對方了,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將被冰凍的妖物徹底煉化掉,這樣才能徹底安心。

邪魅軍少的小逃妻 ,葉凡嘴角微微一掀,控制著那尊靈魂煉鼎飛到了妖物的上方,然後那退化回紅色的靈魂之火,就穿過冰塊,直接鑽進了妖物的體內,煉化起來。

就在葉凡準備煉化妖物的時候,不遠處的藍色冰蠶卻是嗖的飛來,落到他的肩頭,小巧的蠶腦袋輕輕地摩擦著他的脖頸,逗得他陣陣發笑。

望著冰蠶可愛的舉動,葉凡頓時忍俊不禁,他伸手摸了摸冰蠶的小腦袋,笑問道:「小東西,你想跟著我嗎?」

之前冰蠶的堅持讓他動容,如果能夠讓這冰蠶認他為主,那倒是件不錯的事情。

葉凡話語落下,冰蠶略微有些疲憊的點了點頭,而後身上就涌動出一股寒氣,將自身徹底冰封住。見此,葉凡微微詫異,但也沒再去多想些什麼,伸手便將這玄冰塊收到了儲物戒指之中。

做完這些,葉凡才開始了對狼狐暗妖的煉化,而在他煉化的時候,有一群葉家長輩,卻向修鍊場火速趕來。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六階血靈台內,葉凡盤膝於地,全神貫注的煉化狼狐暗妖,被冰蠶冰封住的狼狐暗妖,徹底失去了反抗能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魂魄一點點被抽離煉化,連痛苦慘叫的權利都沒有。

在葉凡全力煉化下,那狼狐暗妖身形快速萎縮,逐漸凝化為拳頭般大小的黑色霧團,而這時葉凡嘴角才擴散出一抹笑意,眼下這最大的威脅,終於是抹除了,接下來他就要全力將這黑霧與那枚妖珠煉化!

「收!」葉凡口中一喊,盯著前方的目光猛的凝聚,然後便見到那靈魂煉鼎從半空嗖的飛回識海之中。興許是感受到了煉鼎的回歸,識海內那枚青銅殘片竟一陣顫抖,一副很興奮的姿態。

「鍊字訣中說過,煉化能力的大小是由靈魂之火的品級與煉鼎的凝聚程度決定的,如今我的靈魂之火還只是最普通的紅色魂火,靈魂煉鼎也很不完備,但如果將這狼狐暗妖的妖珠本體魂魄煉化了,想來應該會有不小的增長。」盯著靈魂煉鼎內那團不斷掙扎的黑色魂魄,葉凡心頭禁不住暗暗想道。

靈魂之火的品階是由顏色判別的,紅色魂火品階最低,再往上分別是黃綠青藍紫色的魂火,而之前葉凡能夠施展出黃色魂火,是由於煉鼎加成以及龍涎果生靈力的幫助,實際上他自身具備的靈魂之火,是紅色魂火,而且還是顏色最暗淡的紅色魂火。

至於煉鼎,葉凡根本就沒有加以凝聚,鼎形一出來,便被葉凡投入到戰場中去,如今束縛著拚命掙扎的狼狐暗妖魂魄,也有些力不從心,所以葉凡只能拼盡全力煉化,從那魂魄中吸取靈魂能量來供煉鼎凝聚。

而值得一提的就是他識海內的這尊煉鼎,似乎能夠摒除掉魂魄中的負面因子,將其煉化為精純的靈魂能量。

沒有了外界的壓力,葉凡終於靜下心來,盤膝坐在六階血靈台,按照鍊字訣的修鍊方法,耐心煉化起來,而就在他靜心煉化魂魄的時候,血靈台外的修鍊場上,卻傳來一陣劇烈的騷動。

「是老家主來了,看樣子葉凡是闖禍了啊。」一名在修鍊場邊圍觀弟子,望見後方奔來的那道氣勢老者,不由驚訝開口。

「你沒見葉落天也跟來了嗎?如今他在葉家很有地位,就算葉凡闖禍,他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有人目光凝聚向了葉戰身旁的葉落天,於是開口道。

「這次不一樣,血靈台可是葉家的祭祀之地,如今葉凡將它破壞成這幅模樣,老家主能不發火嗎?」

「看來葉輕靈很有心機啊,將長輩叫來,那葉凡就徹底完蛋了啊。」一葉家子弟看見跟隨在葉戰與葉落天身後的倩影,開口笑道。

「滾,不許侮辱我的女神!」

「噓,他們來了!」

當遠處三道人影奔行到修鍊場邊時,此處的葉家子弟便迅速停止了激烈的討論,眼神敬畏的望著那道身著灰袍的老者,齊聲道:「老家主。」

眾人恭敬聲傳出,葉戰卻沒有理會,此時他站在修鍊場邊,染霜的眉毛緊皺,老眸子望著那到處肆虐的血霧,神情流露出掩飾不住的震驚,之前剛聽說葉凡進了血靈台深處,他心裡還有些不相信,畢竟血靈台這種地方,就算他也得小心應付,一個淬體境的武者,踏上血靈台都很困難,更不用說進到血靈台深處了,可是如今見到修鍊場上這些瘋狂肆虐的血霧,他也不得不去相信了,能夠折騰成這幅模樣,的確不是一般人能幹出來的。

「趕緊救小凡!」與葉戰一起趕來的葉落天,望見那血霧肆虐的血靈台,向來和善的臉龐上神情猛的一沉,身形毫無停滯,嗖的就向前方躥去。

怕什麼來什麼,前些時日葉凡寫出了那個神秘文字,他就懷疑葉凡可能接觸到了那塊青銅殘片,所以親自來祭台檢查過,當時是沒問題的,可沒想到如今葉凡竟然闖進去了,而且看眼下這幅模樣,顯然是葉凡碰觸到了那塊青銅殘片。

一想到葉凡有可能遇上那隻狼狐暗妖,葉落天心中就一陣焦急,當下沒有等待葉戰說話,自己就率先沖了進去。

「落天,小心周圍煞氣!」見葉落天沖了出去,葉戰也不再猶豫,大臂一揮,長袖中射出一條靈力匹練,將前方的煞氣紛紛隔離到兩側,自己跨步躥了進去。

三人中,被留在修鍊場邊的葉輕靈,此時一臉的焦急,很想跟隨著衝上去,但她知道自己進去只會增加負擔,於是站在這裡等待起來。


嗖!嗖!

到處肆虐的血霧中,突然閃過了兩道人影,實力強橫的葉戰排開四周的血霧,帶著葉落天一起衝上了血靈台,而隨著兩人腳步逐漸深入,他們的眉頭皺得越來越深,等到二人踏上五階血靈台的時候,他們臉上的沉重之色,就更加的濃郁了。

踏上五階血靈台的葉戰,感受到前方強烈的阻滯力量,臉色不由的一暗,悲痛道:「血煞界膜被激活,小凡恐怕……」

「不可能!小凡不可能有事的!」同樣察覺到這種狀況的葉落天,卻不願意相信,他臉色難看大吼一聲,不顧及周圍煞氣的刺骨,身形猛向五階血靈台深處躥了過去。

見到葉落天這要發瘋的模樣,身後的葉戰不由深深的嘆息一聲,當年他們家族出了一個在靈符上有超高天賦的人,結果導致家族衰敗,如今族內出現了一個武學奇才,讓他看到了重新振興葉家的希望,但奈何天妒英才,他這個孫子竟然碰上了那東西。

葉戰目光落向前方,手臂一揮,頓時一道靈力匹練就追上了葉落天,將其周圍的血煞霧氣全部抵禦了下來。

葉落天瘋了一般的躥進了血霧深處,他無法想象如果葉凡出了事,他要怎麼面對自己,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卻為何要讓葉凡遭受這種災難,此刻的葉落天心頭充斥著種種情緒,悲憤、自責、悔恨……但是,當他瘋狂躥到那道血煞界膜前的時候,這些情緒全都被錯愕給取代了。

此刻,葉落天身體貼在那層血煞界膜上,目光卻獃滯的望著盤坐在祭台上的那道身影,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錯愕,讓他無比擔心的兒子,居然安然無恙。

「小凡!」葉落天盯著血煞界膜中的人影,不由自主的狂喜道。而在他狂喜之際,後方的葉戰也趕了上來,當葉戰望見六階血靈台內的身影時,老臉上升騰起一股強烈的激動,顯然沒想到葉凡竟還活著。

「落天,這是怎麼回事兒?」 我的白富美大小姐 ,率先發現了不對勁兒,於是皺眉問道。

葉戰的話,讓處在喜悅中的葉落天逐漸冷靜下來,他目光從葉凡身上轉移向那座破敗的祭台,神情猛的一變,駭然道:「那狼狐暗妖逃脫了!」

在葉落天說出這話后,他的目光就快速在六階血靈台內掃蕩起來,他當初之所以會將這狼狐暗妖封印在此處,就是因為自己無法徹底消滅它,如今對方逃脫,還與葉凡待在同一片區域,這簡直就是最大的威脅!

砰!砰!……

掃視了一圈卻沒發現狼狐暗妖的任何蹤跡,心中焦急的葉落天不由揮手狠砸起這層血煞界膜,但任憑他怎麼砸,那層血煞界膜都是韌性十足,根本無法攻破。

「落天,這血煞界膜當初是你布置的,那防禦就連我都沒法輕易擊破,更何況是你。」葉戰立在一邊,皺眉盯著理智丟失的葉落天,訓誡道:「你冷靜一下,如果狼狐暗妖想要動手,那小凡還能活到現在嗎?既然對方不動手,那就說明還是有什麼東西能限制他啊。」

聞言,不斷拳轟血煞界膜的葉落天,眼中光芒一閃,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他猛的睜大了眼睛,望著六階血靈台內的葉凡,喃喃道:「難道是……青鼎殘片……」

「那是……」就在葉落天目光盯向葉凡的時候,他這才發現被葉凡身軀擋住的位置,有一塊凍結著黑色殘軀的玄冰,當下神情突然間無比愕然,難以相信的道:「那是狼狐暗妖的屍體!難道小凡把它殺了?!怎麼可能!!!」

望著那狼狐暗妖的屍體,葉落天心中詫異到了極點,狼狐暗妖的實力如何,他是在清楚不過的,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不是對手,可眼前的情況卻在告訴他,這狼狐暗妖被他的兒子給殺了,淬體境武者殺一隻堪比靈輪境的妖靈,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啊!

一旁的葉戰,他老眸子死死的盯著那塊玄冰內的屍體,歷經滄桑的臉上寫滿了錯愕與震驚,他失神喃語道:「落天,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狼狐暗妖死了,作為唯一能與它有接觸的人,葉凡是最有可能殺死狼狐暗妖的人,但葉凡只不過是淬體境武者,他是如何殺死那狼狐暗妖的呢?

「難道之前已經有人來這裡放出了狼狐暗妖,然後用玄冰將它冰封殺死了。」葉落天盯著玄冰中枯萎的狼狐暗妖屍身,兀自猜測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