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把那兩人給殺了,相信還沒有人發現我們,而且我悄悄的去了一趟敵營,發現那些人不少都受了傷,其人數連一百人都不到,我回來就是來向各位說一下,是否商量能將那部分人給滅掉。」二十三號道。

「二十三號,你乾的好。」一號讚賞的看了二十三號一眼,爾後朗朗對眾人道:「我們此行是奉了城主公子的命令來完成任務的,現在任務已經完成,既然大部分軍士已經被小公子引走,留下的不過是烏合之眾,我提議大家來個出其不意,將那部分軍士扼殺在此地,各位以為如何。」

「兩國軍士一直對蠻荒城苦苦相逼,正好殺他們幾個人警告一下。」這時候以為同樣穿著夜行衣的高個子站出來道,這人胸口綉著的是九號。

「對,讓他們明白咱們也不是好欺負的。」這次說話的是三十六號。

百來人對視一眼,儘管他們還看不清每個人的模樣,但這並不影響他們的共同想法。

「很好,那咱們走……」一號身子一轉第一個俯衝而去。

一時間所有人身形皆是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

蠻荒城城主府,豪斯已經把貝克留下的信他看完了,他此刻正對著自己屋子中的窗口看向外面,龍泰站在豪斯一聲不吭。


龍泰並不知道貝克信里給豪斯留了些什麼,只是他將信交給豪斯看了之後,豪斯便沉凝的望著窗口外面,已經差不多半個小時了。

「龍泰……」終於豪斯身子動了動轉頭對龍泰道。


龍泰一凝,忙躬身道:「大人,有什麼吩咐?」

「你現在去把四營營長都叫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們商量……」豪斯鄭重道。

龍泰微微扼守,爾後道:「是,大人,我立即就去。」

龍泰身子退出了屋子,龍泰走後,豪斯捏了捏手中的信長嘆一聲,苦笑道:「這孩子,居然懂得先斬後奏了,儘管還並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豪斯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

而此刻在蠻荒城外,豪斯還不知道已經有幾方人殺開了,而首先動手的人便是被貝克帶出來的那一百二十個蠻荒城的將士,這些傢伙找准了敵人,直接一涌而上在別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不過一分鐘不到全部殺死,算的上是給了蠻荒城出了一口惡氣,這口惡氣可是憋了好多天了。

這些傢伙殺的倒是還很痛快,殺完之後一個個哈哈大笑,屍體處理之後,他們就離開了,現在任務已經完成,他們卻不準備再呆在城外。

一行人立即就從原路返回,可是在路過一處坡林的時候碰到了千鳳公主幾個護衛,幾個護衛見著半天沒有見千鳳公主回來,一個個著急啊,這會兒見著這些人立即上去詢問,結果問出來的結果就是,他們不知道……

汗,幾個傢伙聽到這個差點兒沒有急得跳崖,連忙與那些人分開,然後去尋找千鳳公主去了。

而他們卻不知道,這會兒在一線天峽谷的另一個谷口,貝克與千鳳公主已經被前衛軍給圍住了。

魁拔撐著碩壯的身體走過來,手中的斧頭一時揮舞,劃過一道空氣流,面朝貝克冷冷道:「你們還跑得了么?」

貝克注視著他,這一刻他卻沒有再逃了,目光凝視著魁拔心裡卻在算著時間,喃喃道:「想來他們就算是再慢也應該將我吩咐的事情給辦妥了,既然如此,我已經不用在隱藏實力了。」

千鳳公主可沒有貝克的鎮定,她的黑巾在剛才奔逃的時候弄掉了,她的模樣徹底暴露在那些人的眸子下。

「魁拔大人,就是那女子,他自稱公主,我懷疑他是皇族。」索西格盯著千鳳公主對魁拔告誡道。

魁拔眼睛如針,狠狠的注視千鳳公主似乎要將她看穿,千鳳公主被魁拔凶神惡煞的眼神給嚇到了,連忙躲在貝克的身後。

貝克冷哼一聲,上前兩步將千鳳公主護在身後對魁拔一行人道:「她是什麼人已經不重要了,因為你們的算盤是不可能實現的。」

「哼,小子,別說大話,聽說你是豪斯的兒子,這下更好,提著你小子的頭掛到城頭讓豪斯看看他兒子死的有多凄慘。」索西格陰笑道。

「是嗎?」貝克笑著道。

千鳳公主都快哭了,不明白貝克這會兒怎麼還能夠笑的出來,只見她急聲道:「貝克,本公主命令你,想盡一切辦法掩護我離開。」

貝克一怔,到了現在這千鳳公主還用這種命令的語氣說話,他有些好笑的回頭對千鳳公主道:「你不是要跟著我來么,現在又想走了。」

千鳳公主一陣頭大,沒好氣道:「廢話,不走,難道死在這裡啊!」

「呸,瑪的,說夠了沒有,你們倆一個都別想離開。」索西格惡狠狠的道,當即就要上前去將兩人捉來,不過卻被魁拔攔下。

「這小子有兩下子,我親自會會他……」

魁拔的話還沒有說完,貝克另一邊的貝克直接打斷道:「我看還是你們一起上吧,這樣留下我的機會要大一些。」

「恩?」魁拔眉頭一皺,爾後臉色有些難看道:「小子,年少可別狂啊……」

「少年狂也未必會是一件壞事,開始吧!我也不想浪費時間。」貝克說罷周身立即散發出一股懾人之勢,強大的氣勢是先前放開的十幾倍,魁拔雙眼瞬間瞪大。

「這……這怎麼可能……」

「快,一起上,眾將士聽令,殺……」這一下魁拔連抓活的都不想了,在這一刻他清晰的感知到了貝克的氣勢,這是一股什麼氣勢啊,這股氣勢下他臉色變了,變得慌張了起來。

一時間,近三千人一涌而上,那密密麻麻的人影眼看就要將貝克淹沒,貝克狂笑兩聲,只見他身子一轉一手將千鳳公主拉入懷中,他似乎無所畏懼,身周的星力瞬間席捲而開,龐大的聲威立即碾壓那近三千人所散發的氣勢,儘管那近三千股氣勢鋪天蓋地,但貝克卻勝在質量極高。

轟隆一聲巨響,一股罡風呼嘯,俯衝上來的數十位人影瞬間在他這股星力下被震飛,同時只見他身子一閃,當即朝著離他幾近好似嚇傻了一樣的魁拔與索西格拍下兩掌。

兩人當場一驚,只見一道凝如實質的掌影夾雜著莫測之威直臨身前。

魁拔連忙身形朝後退去,索西格反應稍慢在那道掌影下身體寸寸裂開,化為一道血霧,而魁拔反應很及時,感受到那道掌影無匹的勁力,他慌忙間抓住身側的一位手下,朝著掌影扔了過去。



那兵士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被掌影轟成血水,魁拔因此幸免於難,不過他臉上卻一片剎白,如果這掌影擊在了他的身上至少也是重傷。

而貝克卻在敵人短暫的愣神中,背後升起一道雷翼抱著千鳳公主衝天而起,轉瞬間便消失了蹤影。

「飛行星技,這……這小子到底是誰?」魁拔駭然的看著半空那已經消失的身影離去的方向喃喃道,隨即他轉頭看向躺在地上的兩攤碎肉,嘆息一聲,士兵也就算了,但是那索西格卻是他手下為數不多的千夫長,不過一個小時不到他就少了好幾個千夫長。

思緒間忽然他再次想到了什麼,大叫一聲「不好!這是調虎離山……」

魁拔猛喝一聲,連忙帶人又朝著原路返回,可是剛走了數步他又頓了下來,他手中拳頭一緊,一股拳風狠狠的轟擊在了不遠處的近千斤的大石上,大石轟然而碎。

「現在回去恐怕已經晚了。」魁拔眼睛陰沉不定。

「所有將士聽令,往落英提的方向前行,這件事情一定要報告給主將大人才行,蠻荒城恐怕會有大動作。」

「索西格……」魁拔大聲道,可惜卻無人應,直到一位百夫長走出來道:「大人,索西格大人已經死了。」

聽著那位百夫長的話,魁拔大怒。

「我旗下四位千夫長,現在只剩下一個了,真是豈有此理,赫茲也受了那少年一擊,不知道跑到哪裡療傷去了,希望他還活著。」

「你,現在我破格提升你為千夫長,立即清點人數,全體整裝回落英提方向。」魁拔指著那位百夫長道。

那位百夫長立即大喜,恭敬道:「多謝大人,屬下這就去做。」

……

「赫茲大人,不好了,赫茲大人……」

寬臉個高的赫茲,正是魁拔旗下千夫長之一,他在圍剿貝克的時候一掌被貝克轟到了十幾米開外,差點兒被殺死,他見自己傷勢過重便就近找了一個隱蔽之地恢復起來,這也是為什麼在後面圍剿貝克的人中並沒有赫茲。

為赫茲護航的是他旗下二十幾位親兵。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誰知,高飛凱的武功遠遠超乎我的想象,他反手一掌,將我擊出了數米之外。

“擋我者死……”高飛凱狂傲的大笑起來。我掙扎着走了過來。

“高飛凱,你難道忘了高爺爺對你的叮囑嗎?”我心痛的說道。

“他一輩子也只是一個奴才的命,做不了什麼大事。做大事者,當不拘小節。”高飛凱在說話的同時,周璐突然出手。她手裏拿着一把匕首,對着高飛凱猛刺。

只是,她更加不是高飛凱的對手。高飛凱只一腳,便將周璐踢出很遠。

“周然,今天你們誰也別想活着走出古墓。在古墓的另一端還有一個出口,直接通往江心,只是你們現在已經知道得太遲了。哈哈……”

也只有到了現在,衆人才知道了高飛凱的狼子野心。只是在場的人誰也不是她的對手。我和周璐明顯 都受了傷,倚靠在一起。

突然,一個身影在我的眼前晃過,居然是張曉楠。高飛凱以爲張曉楠就是受傷的周璐,根本沒有將她放在眼裏。


張曉楠便是利用這個機會,狠狠的刺了高飛凱一匕首。高飛凱吃痛,一掌將張曉楠擊出了數米之遠。一口鮮血從張曉楠從嘴裏噴出,周璐飛奔過去將張曉楠抱住。


“姐, 愛你中了毒 。師傅老人家再三叮囑我們,要阻止這場浩劫。”

張曉楠微弱的聲音讓我熱血翻騰,我忘記了身上的傷痛。一躍而起,便和高飛凱戰到了一處。朱煥天和趙東閣此刻也識破了高飛凱的陰謀,所以想出手幫忙。只是他們已然中毒,自保都很困難。

周璐掙扎着起來,跟我一起和高飛凱戰到了一處。

高飛凱對付我和周璐二人,居然是氣定神閒,一點也不吃力。我被高飛凱強大的功力逼得節節敗退,周璐奮不顧身的撲到了我的前面。

又是一掌,周璐如同一片樹葉飄了出去。我如同一頭髮怒的獅子,揮動着雙臂向高飛凱猛攻。高飛凱的手裏什麼時候多了一柄長劍,而我已然不顧自己的生死了。只有高飛凱死了,才能阻止這場浩劫。

高飛凱的長劍向我刺來,我從身上掏出了手槍。此刻只有手槍能夠對付他了,無奈他的長劍比我開槍的速度還快。

來不及扣動扳機,手槍已經落地。而長劍已經到了胸前,便在我無法閃避的時候,周璐突然一把將我拉開,長劍直接刺入了周璐的胸膛。

我在地上打了一個滾,手槍到手,對準高飛凱就是一槍。高飛凱應聲倒下,而周璐已經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周璐……”我大喊着撲了過去。高飛凱卻在臨死之時,觸動了案上的夜明珠。一陣轟隆隆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頃刻間,石頭從頭頂雨點般的落了下來。

“快跟我來……”我身後傳來了陳龍的聲音。陳龍帶着衆人躲進了一個洞穴之中,直到那些奇珍異寶被完全埋沒之後,轟隆隆的聲音才消停了起來。

周璐已然奄奄一息了,慌亂中張曉楠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裏。

“周璐,你堅持住,我一定把你帶出去……”我安慰着周璐。周璐反而笑了。

“周然,這樣不更好嗎?你一直心裏糾結着,我也不是不知道。現在你可以跟艾麗正大光明的處下去了。我和妹妹曉楠心靈感應極深,根本就無治。現在我妹妹已經死了,我就在這裏陪她了。”

周璐說完了最後一句話,終於閉上了眼睛。我擡眼看身邊的人只剩下孫少,朱煥天以及安軒等人了,其他的人現在根本不知道去了哪裏。

我拿出了那兩個半張地圖,合在了一處。上面隱隱現出兩個字。一個生字,一個死字。分別有兩個箭頭,繼續往裏便是死,而往外則是生。

我揹着周璐,按照地圖箭頭所指,往前而行。終於,在一個極爲隱蔽的地方找到了出口,天空,烏雲已經將一輪圓月完全遮住。

緊接着又是一陣陣轟隆隆的聲音,西山幾乎一半塌陷了下去。那些來不及逃離的人全部被埋在了裏面。

回去之後的我,終於大病了一場。艾麗一直細心的照料着我,包括我的衆誠集團也是艾麗一手在料理。警察署對着張蕊最終將朱煥天等一些在蓉城的惡勢力一網打盡,衆誠集團的所以工程項目在和平祥和的環境中,更加顯得欣欣向榮。

朱七七繼承了她父親的遺產,和衆誠集團親密合作着。我的夢中情人,後來嫁給了陳龍,至於幸福嗎?我不知道。謝染回頭嫁給了安軒,安軒從此不再張揚跋扈,做了一個低調的商人。

試婚一百天:老公送上門 ,判了重刑。他們之前販賣毒品,終於全部曝光。艾麗的影視城也開工建設了,我媽有開始將我的婚事提上了日程。

其實我一直擔心着劉琪,高飛凱命喪古墓,劉琪將倚靠何人?劉琪最終去了哪裏,我不得而知。但是高爺爺卻一直跟我外公住在一起。

婚禮終於可以舉行了,蓉城,甚至A省最大的集團公司的老總舉行婚禮,自然是驚動了許許多多的人。他們送來了極具真誠的賀禮,當然他們能夠和衆誠集團一起精誠團結,搞好蓉城的建設,纔是我最想看到了。

艾麗穿着潔白的婚紗,與我一起走在紅地毯上。司儀宣讀着雙方的誓言,我剛剛想說出我願意三個字時,婚禮現場卻響起了另外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周然,你之前說的話作數嗎?”是張小雨,她手裏舉着一張清華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表哥,你說過的,等我考上了清華或者北大,你就會娶我。你難道一直在哄我嗎?”張小雨淚水盈盈,我幾乎不知道如何回答。

婚禮現場,一度變得尷尬,卻不知道,艾麗如何來,化解這場突如其來的變故了,而我,倒底有沒有和艾麗走入婚姻的殿堂,則有待考究了…… 第210章膽大包天,暗闖敵軍

「慌什麼。」赫茲此刻傷勢恢復了幾分立即朝著那親兵喝道。

那親兵當即一哆嗦,老實道:「大人,我看見咱們駐紮的地方被一群黑衣人給……大人你去看看吧!」

「黑衣人?難道……」

赫茲似乎想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立即站起來,帶著他身邊二十幾位護航的親兵朝著駐紮之地而去,可惜當他過去之後見到了卻是一片狼藉。

近百在這裡休整的兵士無一生還,赫茲大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