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可不敢,你也在做,我那能競爭過你呢?“楊天翔端詳這那隻螃蟹。

“別搞錯了啊,大路朝天,各走一邊,這麼大的市場,多你一個,我就沒飯吃了?” “槍桿子”一把抓過了螃蟹,替他撕開了。

“老張說的沒錯,不說全國,光就咱們省,大的房地產企業至少幾十家吧,算上小的,怎麼着也得上百家吧,你做了,你們倆還可以聯合起來啊,那規模不就更大了!” 章維軍附和着。


“這主意不錯,章哥,靠老楊的腦袋,我的實力,你的背景,哈哈,咱們還怕誰呢?” “槍桿子”開懷大笑。

儘管楊天翔是個理想主義者,但並不愚腐,爲了自己事業的發展,這有什麼不可以呢!

於是,他當即表示贊同。

“有一個消息,我覺得你可以做。” 章維軍看了看“槍桿子”,對楊天翔說道。

“什麼消息?”楊天翔問他。

“市**的舊城改造項目中,有一快地,就在你們海關對面,那可是塊風水寶地啊。”

楊天翔想起來來了,那是一片上世紀八十年代蓋的五、六層的樓區,正處在現在的市中心。

“我知道,問題是怎麼能拿下來,而且難度相當大。” 楊天翔感到了爲難。

“這沒問題,我可以幫你運作,問題是資金量很大,你能解決嗎?” 章維軍信心滿滿地說道。

“可以和老張一起做啊。” 楊天翔看着“槍桿子”。

“槍桿子”連忙擺手:“別呀,你沒看出來嗎,章哥這是在幫你,我就不插手了,再者說了,我這邊的項目還沒完呢,也抽不出多少資金。”

“那讓我怎麼謝你呢!老哥。” 楊天翔趕忙向章維軍致謝。

章維軍搖了搖頭:“不用,咱們之間還用得着謝,如果說謝的話,我這纔是謝呢。”

“怎麼?”楊天翔糊塗了。

“呵呵,你忘了,當初你把‘陸氏地產’的酒廠低價轉給了我倆,才使的我們成功轉型,纔會有今天的規模,你說,該不該謝?” 章維軍哈哈笑了。

“那我就不言謝了,給你倆留兩套房子。”

“不用,不過市**是有條件的,不能蓋純住宅,得是商場、酒店以及寫子樓。” 章維軍補充道。

“所以,我擔心的是資金問題,不知道,你能不能幹得了?” 章維軍接着說道。

楊天翔的腦海裏涌現出了賽義姆先生颳得發青的臉,臨別的時候,他說過,現在看來,中國是這次金融危機唯一影響不大的國家,楊,請你記住,如果有什麼好的項目,通知我,咱們可以共同在中國發展。

“應該不是問題,就我自己而言,肯定是沒這個能力的,不過,我有一個非常好的阿聯酋朋友,他的背後是一家阿拉伯財團,可以把他們的資金引進來。”

“如果能真做到,市**也會十分的滿意,那這個項目就非你莫屬了。”

說做就做,楊天翔立刻撥通了賽義姆先生的電話,賽義姆先生在電話裏極不情願地說道:“楊,有什麼急事嗎?非得半夜打電話!”

楊天翔忘了,現在的迪拜已經是半夜了,他連忙道歉,接着,把項目的事簡要告訴了他。

“太好了,我的好兄弟,你剛剛回去,就給我帶來了這個好消息,這和我們董事會制定的投資方向是一致的,你抓緊時間,做一份商業計劃書,我報給董事會,如果沒什麼異議的話,就飛到你那裏考察。” 賽義姆先生立刻變得熱情洋溢起來。

楊天翔把賽義姆的意思說給了章維軍和“槍桿子”。

“你可以啊,老楊,都有洋朋友了!” “槍桿子”不知道是嫉妒還是羨慕。

“那好,明天我就去找**那邊,如果沒什麼問題,我就把你介紹給他們,具體的,你們自己談好了。” 章維軍非常痛快。

果然不出所料,市**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市招商局的局長,一位姓王的胖子接待了楊天翔。

“楊先生,章局介紹你的時候,說你剛剛從迪拜回來?”王局長熱情地握着楊天翔的手。

“是啊。”楊天翔答應着,忙從他那汗津津的手裏抽出了自己的手。

“回來好,還是回來好,現在咱們市裏要大發展,機會會很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那倒是看看有什麼樣的機會了。” 楊天翔笑了。

“賺錢的好機會啊,你看好的這個項目,如果做成了,不是坐等着收錢嗎?”

“王局,您真會開玩笑,這世界上哪有什麼坐等收錢的好事。”

王局長漲紅了臉,嘿嘿地乾笑了兩聲:“楊先生,您別誤會,我的意思說,那可是塊好地方,以後升值的潛力很大,也是我們**招商引資的重點項目。”

“我知道啊,所以就來拜會王局來了,想知道**有什麼具體的優惠政策以及對項目開發有哪些具體的要求?”

“當然有了,在土地、稅收等等方面都有啊。”接着,王局長拿來了一些印刷精美、花裏胡哨的宣傳單,詳細做起了介紹。

“怎麼樣?楊先生有興趣嗎?”王局長介紹完之後,追問道。

“是這樣,王局,我今天來,只是先做個瞭解,等我向迪拜的合作伙伴詳細說明之後,再做決定,你看可以嗎?”

“當然,當然可以。”

走出了市**,楊天翔還沒到家,王局長的電話倒是到了:“楊先生,晚上,您有安排嗎?”

“沒有,請問王局,有什麼事嗎?”

“噢,是這樣,晚上,我們招商局想請楊先生吃個便飯,不知道楊先生意下如何?”

“**請我吃飯?” 楊天翔沒弄明白。

“是啊,我們有這個開支,專門用來招待投資商的。”

“那就謝謝了,以後我們打交道的機會會很多,免不了麻煩你們的,以後吧。” 楊天翔壓根就沒想着和他們吃的那門子飯。 “請您務必賞光,我已經向市長彙報了您的投資意向,市長非常重視,晚上,他也來。”王局長有些急了。

“既然市長這麼看得起我,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楊天翔知道,再推辭,就是不知好歹了,再着說了,以後如果能搭上市長這條線,對自己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晚宴設在了僻靜、雅緻,綠樹成蔭的市**招待處的北湖賓館。

當楊天翔趕到的時候,王局長早已在門口等候了,楊天翔連忙表示歉意:“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

“沒關係的,咱們先進去,市長一會就到。”王局長熱情地拉着楊天翔走進了包間,沒有其他人。

“請問,咱們這位市長貴姓?” 楊天翔還真不知道現在的市長姓是名誰。

“郭昆,郭市長,是從沿海空降過來的,思想非常開放,也難怪你不知道,畢竟這幾年你一直在國外。”王局長表示理解。

“以前的關市長呢?”

“上調到省裏了,當政協副主席,聽說最近出事了,已經雙規了。”王局長搖了搖頭。

“怎麼,你認識?”他像想起了什麼,忙問道。

“算是認識吧,以前,我承包過‘陸氏地產’的工程,通過陸總見過。” 楊天翔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啊,陸總我很熟悉,可惜了啊,英年早逝,留下的產業,也讓他老婆變賣了!”王局長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他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都是楊天翔策劃實施的!

“好在‘陸氏地產’沒有跨,不知道楊先生認不認識田大明,他接手‘陸氏地產’後,更名爲‘明煌地產’,經營得非常好,已經是咱們省裏數一數二的房地產企業了,聽說他老婆特別能幹,都是他老婆在做。”王局長接着繼續說道。


“噢,是這樣,沒聽說過他有個能幹的老婆呀。” 楊天翔搜尋着自己的記憶。

“那你就不知道了,老田離婚了,又娶了個大姑娘,厲害的是這個。”王局長看來和田大明很熟悉。

“那怎麼這個項目不給他呢?難道他沒興趣?” 楊天翔疑惑地看着王局長。

“老田當然想了,他還託了省裏的關係給郭市長打招呼呢,不過,市裏已經把他排除在外了。”王局長很清楚這些事。

“爲什麼?”

“那我就告訴你,這個項目是列在今年全市的招商引資工作中的重點項目,要在下個月召開的投資洽談會上籤約的,老田是本市企業,不能算是引資,再有,這麼大的投資,他自己幹難度肯定很大,很有可能會分包出去,這和市裏統一規劃的要求會有差別,所以,郭市長頂住壓力,堅決不給本省本市的企業。”王局長詳細做了說明。

正說着話,郭市長大踏步地走了進來,後面跟着他的祕書。

“不好意思啊,楊先生,讓你久等了,臨出門了,又遇上事了,沒辦法。”郭市長非常客氣地主動向楊天翔伸出了手。

“那裏、那裏,市長日理萬機的,非常辛苦,草民等等是應該的。”

“什麼草民、官民的,說老實話,我是最不願意聽你們這些商人的恭維話了,指不定背後怎麼罵我呢!”郭市長豪爽地笑了起來。

這位郭市長,四十出頭的樣子,中等個頭,戴一副金絲眼鏡,不胖不瘦、顯得非常幹練,性格卻是很豪放。

“我聽王局長介紹,你問的很詳細,看來,對這個項目很感興趣了?所以,我纔會來見你。”郭市長開門見山。

“是啊,我只是做個初步瞭解,接下來,要形成一個商業計劃書,報給阿聯酋的公司,如果他們董事會同意了,才能展開正式的工作。” 楊天翔把實際情況告訴了郭市長。

“那很正常,如果有什麼問題,直接找王局長,當然,找我也可以,你們招商局要全力配合楊先生啊!”郭市長指了指王局長。

“一定、一定。”王局長像雞啄米似的點着腦袋。

“非常感謝**的大力支持!” 楊天翔很是感動。

“還有什麼疑問或者是困難嗎?”郭市長關心地問道。

“別的暫時沒有,我所擔心的是因爲是舊城改造,免不了在拆遷問題是會遇到麻煩。” 楊天翔說出了自己的擔心。

“那不用你們操心,**這邊專門成立了‘拆遷辦’,有專人負責,到時候,交到你們手裏的是平整好了的土地。”郭市長把手一揮,掃去了楊天翔心中的憂慮。

“對不起了,楊先生,我還有其他的事,就不能陪你了,你和我們的王局長好好交流一下,對了,小李,你把我的電話告訴楊先生。”說着,郭市長站了起來,對他的祕書吩咐道。

送走了郭市長,王局長笑吟吟地說道:“楊先生,你的面子好大,在這以前已經來過幾撥談這個項目的了,市長這還是第一個見的你啊。”

“不是我面子大,看來是我的行爲打動了郭市長。”

“也是,前面來的都是扯大旗作虎皮的,沒有真正的實力,市長自然不會見了,不像你,對項目瞭解的很細,這足以說明你們是真心想做的,是有這個能力的。”

在接到楊天翔商業計劃書的郵件後的第四天,賽義姆先生的電話就到了,在電話裏,他特有的大嗓門叫了起來,估計旁邊的人都能聽得到,他喊道:“楊,我的好兄弟,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就在剛剛結束的董事會上,你的商業計劃書全票通過了,我已經安排人去訂機票了,明天我們就會又見面的。”

“太好了,我期待着與你見面,我的賽義姆哥哥,怎麼這回你們的辦事效率這麼高呢?”

賽義姆高興的開懷大笑:“這是國際生意,低效率只能讓生意跑了。”

看來他們還是內外有別的!

一切進展的都非常順利,賽義姆帶着兩位投資專家,看了現場,詳細瞭解了項目的規劃和建設程序以及投資概算……

郭市長也專門抽出時間,宴請了賽義姆。賽義姆開口我的兄弟、閉口我的兄弟,讓**的這幫人對楊天翔刮目相看,弄得楊天翔哭笑不得,不過,轉念想想,這樣對自己以後也有好處,誰讓他們媚外呢! “楊,我的好兄弟,看來在你們國家,你是個大人物了,市長都請我吃飯了。” 賽義姆高興的手舞足蹈。

“不,你纔是大人物,他們請得可是你呀。” 賽義姆不知道,**看好的是他身後的阿拉伯財團。

“是嗎?我並不認識他們呀!” 賽義姆像個孩子似的,一臉的天真。

“因爲你是外商,外商在我們國家,可是有着特殊的地位的。”

“但是,在我們國家,外商不管做什麼,必須得有我們國家的公民出具擔保纔可以的。” 賽義姆仍然不明白。


看來給他是解釋不清了,楊天翔只好說:“那是因爲你能給我所在的城市建一羣帶有地標性的建築,可以提高城市的品位。”

“如果是這樣,那我就欣然接受了。” 賽義姆也不再叫真了。

“楊,我考慮過了,必須找頂級的設計師來設計我們未來的地標建築,名字我都想好了,叫‘阿拉伯半島’怎麼樣?”

楊天翔差一點把剛喝進去的一口水噴出來,他強嚥了下去,賽義姆看着他那怪異的表情,不解地問:“不好嗎?”

“不好,你別忘了,這是在中國,在中國名字是非常有講究,不能隨隨便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