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巨劍是因為凌寒楓罷了。

「大哥,我想要親自了解他,還請給我這個機會!」這是凌寒楓在葉天舉劍之時說的話。

面對這種要求,葉天的心中滿是欣慰,這小子終於開竅了,他可不想有一個心慈手軟的兄弟。

凌飛鴻見到自己的弟弟從葉天身邊走了出來,頓時心中一喜,忙哭喪的道:「寒楓,他是你的大哥,你快幫我說說情啊,你我身上同樣留著凌家的血液啊!」

凌寒楓嗤笑了一下,諷刺道:「堂哥,你還想蠱惑我?在你派人殺我之時可曾想到過這個時候?」

聽了這話,感受到其中的冷意,凌飛鴻一顆心頓時跌落到了谷底,面前這個青年早已不是當初那個隨自己欺負的弟弟了。

「寒楓,你要想清楚,如果我死了,爺爺定然不會放過你的!」

凌飛鴻沒有辦法,只得搬出凌老家主來壓場。

聽到這話凌寒楓臉上的不屑之意更甚,冷冷道:「爺爺此人只看重利益,現在的我並不你差,你死不足惜!」

「你…..」凌飛鴻頓時語塞,這些其實都是事實。

「堂哥,你不用多想了,我送你上路吧!」

凌寒楓臉色平靜的說道,眼中卻滿是殺意。

感受到這股殺意,凌飛鴻徹底緊張了,看這幅模樣竟然是凌寒楓要親自動手。

「不,不,寒楓,你不要殺我!」

凌飛鴻臉上滿是慌張之色,苦苦哀求道。

可惜此刻的凌寒楓卻沒有繼續交談的意思,凌龍劍揮出,一道銀光閃過,凌飛鴻的身軀就分成了兩半。

看著這一幕,眾人都傻眼了,堂弟殺了堂兄,凌寒楓的這份魄力簡直無與倫比。

「寒楓,你做的很好,我葉天的兄弟就該如此!」

看到這一幕,葉天在一旁欣慰的笑道。

凌寒楓笑著點了點頭,葉天改變了他的人生,一直以來葉天的話被他奉為聖旨,此刻受到誇獎,心中極為高興。

說完這話,葉天就看向了眾人,眼光從那些青年才俊的身上掃過,把他們嚇得直哆嗦。


「大哥,要不要全部殺了!」

心境徹底大變的凌寒楓問道。

葉天卻搖了搖頭,道:「打殘即可,這些都是大家族的人,殺了他們會徒生麻煩。」

如果孤身一人,葉天會毫不猶豫的這麼做,但是此刻背後代表了整個葉家,做事考慮的就要全面了。

「恩,大哥說的有道理!」凌寒楓一向也是這樣,凌飛鴻死了也是自家人,但是這些青年才俊死了可就麻煩了。

說罷,凌寒楓就欲動手,卻被葉天阻止了,只聽他淡淡的說道:「寒楓,不用這麼麻煩了!」

話音一落,一隻巨大的手印就被他轟出,鋪天蓋地的朝著地上那群青年才俊飛去。

此刻的青年才俊個個都像嚇的蜷縮在那裡,沒有一個敢起反抗之心,之前凌飛鴻那凄慘樣他們可是看在眼中。

「轟!」

掌印直接砸在了他們的頭頂,許多人直接暈死過去,少有的幾個高手也是重傷!

只有兩個人幸免於難,那便是陳家姐弟,此刻他們兩人滿臉複雜的看著葉天。

那些散修皆是一臉震驚的看著這一幕,心中恐懼的想到葉天會不會也給他們來這一下。

幸運的是,葉天也不是濫殺無辜的人,對於這些散修,他沒有任何的想法。

下一刻,靈珠被掏了出來,一道光芒閃過,山頂上方出現了一個漩渦狀的東西,葉天冷冷的聲音傳來。

「此乃是出口,只能維持一個時辰,你們好自為之!」說罷他就率先進入其中。

眾人一聽,忙跟了進去,這一個時辰足夠他們全都離去了。

那些昏迷的青年才俊此刻都被散修抱著前往外界,這些人的生命對於散修而言可是一筆不菲的財富。

沒一會,眾人就再一次出現在了當初的湖中。

陳家姐弟一上岸,就發現兩個人影朝著他們走來,不是葉天又是何人。

凌寒楓略顯感激的看著陳友宜,道:「之前的事情很感激你,這位就是我的大哥葉天!」

陳友宜的臉色很複雜,之前他們可是仇人。


「你不用多想,凡是幫助過我的人,我都會記住的,以後你們兩個有麻煩,可以來找我和寒楓!」

葉天彷彿看穿了他的想法,直接說道。

聽了這話,陳友宜默默點了下頭,沒有說話。

陳倩就沒有他這麼多顧忌了,直接問道:「葉天,你之前到底去了哪裡?凌寒楓這流氓竟然來冤枉本美女,差點就被他那,那個了!」

「咳咳!」聽了自己小妹這露骨的話語,陳友宜不由的咳嗽了下,凌寒楓也是一臉的尷尬。

「呵呵,待會定讓寒楓向你道歉,至於我則是遇到了特殊情況,不說也罷!」葉天笑著說道。

「那好吧!」陳倩一臉失望,但是葉天不願意說也沒辦法,不過道歉的事還是讓她有些高興,於是撅著小嘴朝著凌寒楓說道:「喂,流氓,你大哥讓你道歉來著,快道歉,磕三個響頭本姑娘就原諒你!」

「額!」凌寒楓一愣,摸了摸頭皮不知如何是好,葉天的意思他不想違抗,但是和這小妞道歉也太沒面了吧,況且現在旁邊這麼多人。

正當他進退兩難的時刻,陳友宜卻奇異的出來幫他打圓場。 陳友宜一改之前的火爆脾氣,對著自己的妹妹柔聲道:「倩兒,算了吧,你和凌寒楓的恩怨該消了。

「哥!」陳倩嬌喝道,卻沒有多說什麼,想來還是比較聽陳友宜的話的。


看到這個小姑奶奶終於安靜了下來,凌寒楓抹了抹頭上的冷汗,悻悻的道:「友宜兄,多謝啦!」

陳友宜搖了搖頭,不語。

葉天看到這兩人有些好笑,心中對於凌寒楓的這種行為很是感激。

環視了一下周圍,他突然道:「寒楓你跟我來一下!」

凌寒楓一愣,徑直跟在了葉天的身後。

兩人走了一會,來到了一處寂靜的小樹林中,葉天終於停了下來,說道:「寒楓,之前的事情我與你說說,既然是我兄弟,我也不會瞞你什麼。」

凌寒楓點了點頭,心中早就猜到七七八八了,大哥是個謹慎的人,斷然不會陳家兄妹面前說這些事情。

於是葉天就展開了訴說,從他在山洞修鍊的那一刻說起,道:「那時候有一股神秘力量將即將突破的我拉入了那座山的中心,那而有一片真空的空間,除了天地靈氣外一無所有,我觀察了許久,沒有絲毫的發現,於是便開始修鍊起來,隨著時間的過去,我感覺那處空間的靈氣越來越醇厚,好似是被那處空間源源不斷的吸食進去的!靈氣的增多使得我來到了突破的邊緣,也在這時異變才真正發生!」

「異變發生?不會是和我們外界那顆天地靈珠有關吧?」凌寒楓猜測道,這件事情實在有些匪夷所思。

「應該是這樣!」葉天點了點頭繼續道:「在天地靈珠化為巨龍后,我便能感受到你們山頂發生的所有事情,更為奇特的是,當那條巨龍被滅除的時候,那片空間突然消失了,我發現自己來到了一處洞口,周圍全是山中的岩石,那處地方才是真正的山中央。」

「洞口?裡面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凌寒楓當即問道,一般這種情況下定然會有異寶。

「沒錯,裡面確實有東西,但是一張神秘的殘圖,上頭流轉著奇異的力量,我沒有看出什麼究竟,於是就將之帶了出來,恰在這時,我發現你遇險,於是就率先招呼出天降神兵之術幫你抵擋,之後的事你也就知道了。」

葉天解釋到這兒就停了下來,空間戒指閃過一絲光芒,一張不知什麼材質製成的破圖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上面有著奇怪的紋路,那些紋路內好似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在流轉著。

凌寒楓好奇的湊上去看了一眼,只覺體內的真氣呼之欲出,好似要被殘圖吸收一般,當即大驚,遠離了葉天幾步,道:「大哥,這東西好生詭異,好像不是藏寶圖,上頭沒有任何的山脈地址。」

葉天聽了也是點了點頭,他也發現了這一點,只是有很重大的一點他沒有說,那就是此圖居然和他的《無所不為》功法有著細微的共鳴。

其實,在突破的那一刻,葉天就完全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可謂極為巧合。

這張殘圖與《無所不為》功法有共鳴,在葉天即將突破的那一刻使用神秘的力量將之帶到了山中央,而那山恰恰是天地靈珠的本命之地,也是它控制整個空間的要地,當然不能允許一個修鍊者來到這邊,於是就花了大力氣再次開闢出了一個小世界,禁錮了葉天。

小世界所消耗的靈氣實在是太大,於是靈珠沒辦法,只好露面來吸收整個空間的靈氣,在這個時刻,它很不幸,吸引來了凌飛鴻這群貪婪之輩,奈何虛弱不堪,被其制服,而葉天禁錮葉天的空間也因此消失。

這件事情一環扣一環,十分的複雜,假如巨龍沒有被消滅,葉天也許會被永遠的困在那裡,而凌寒楓等人也許早已死在了龍息之下。

當時的靈珠實力處在最低谷,但饒是如此還是需要結合七位七階高手之力才毀滅它,假如真的被它恢復到了巔峰,那將無人會是它的對手,哪怕是九階強者親來也沒用,因為九階強者還無法塑造空間,定然沒用靈珠的逆天之力。

一切都是那般的巧合,天地眷顧的人不是凌飛鴻,而是葉天。

當然,這些事葉天不會和凌寒楓細說,畢竟事關他太多的秘密。

秘境之行終於告一段落,此刻的葉天只想快些返回葉家,喚醒靈兒,這樣他才能安心。


於是,他道:「寒楓,現在事情已了,我當初為了天地靈珠而來,現在得到了,就得向你告別了!」

聽了這話,凌寒楓臉色一緊急促的說道:「大哥,你這就要走了?不留在慕峰城玩玩嗎?這兒比巴魯城可要繁華多了。」

葉天卻是搖了搖頭,拒絕道:「下次吧,我得用天地靈珠去救你的大嫂,下次有機會我會帶著她一起來的。」

「大嫂?」凌寒楓一驚,臉上頃刻間就露出了笑容,道:「沒想到大哥下手這麼快,我都有大嫂了,那好吧,我隨你一同前去,在這慕峰城我也沒什麼好留戀的了!」

葉天聽了面色一正,又拒絕道:「不行,你要留在凌家,現在你們家族只剩下了你這個小輩,你爺爺定然會精心培育你,別到時候你和我差開太遠,那我便棄了你這個小弟!」

凌寒楓一聽頓時有些緊張,片刻后苦笑道:「大哥,你這實力我拍馬也追不上啊,不過你說的有道理,我得留在凌家,不辜負你的期望!」

其實仔細想想,凌老家主只不過是重利益,對於兩個孫子是同等對待的,誰厲害他就疼誰,現在只留下了凌寒楓一人,到時候不但不會懲罰他,還會百般呵護他。因此凌寒楓也樂意留下來,更重要的一點是他迫切需要實力,不想被葉天拉開太遠。

「你可以找時間來葉家看我,不過我希望那時候你已經是凌家的少家主,並且比此刻厲害上一倍。」

葉天淡然道,他在給予凌寒楓鼓勵,自己的兄弟不只要狠辣,還得威猛。

凌寒楓聽了眼中充滿堅定的說道:「大哥,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很快就來找你的,到那時我們兩兄弟再去馳騁,哈哈!」

「呵呵,我等著你!」

葉天欣慰的笑笑,在這一刻凌寒楓的人生徹底的改變了,而他也終於有了第一個兄弟。

說罷,他就徑自一個人走了,朝著外頭飛躍而去,此番回去,他不打算再叫馬車,自己七階實力,全力奔跑之下不知比馬快了多少倍。

他在奔跑的那一刻心中滿是靈兒那嬌美的影子,只想快些回到葉家,救醒那為自己付出所有的女子。

凌寒楓垂著頭回到了湖邊,此刻陳家兄妹還站在那裡等他們。

見葉天沒有出來,陳倩直接問道:「葉天大哥呢?他去哪裡了?」

凌寒楓朝她猥瑣一笑,道:「大哥回去了,你這小妞之前居然告狀?」

「哼,告狀怎麼了,本美女可不是好惹的,在我面前你最好老實些!」陳倩怡然不懼的道,陳友宜正站在邊上呢,她根本就不怕凌寒楓。

「好了,你們兩個別鬧了,葉天怎麼突然回去了?」

陳友宜忙大聲道,這兩人一鬧起來就讓他頭疼,一個現在是自己的親妹妹,其他一個是自己剛剛承認的朋友,更是他的半個救命恩人,沒有凌寒楓,此刻也許早就亡命凌飛鴻的劍下了。

聽到談到葉天,凌寒楓才回到了正題,說道:「大哥他有事先回去了,以後你們有什麼事情可以找我或者去巴魯城葉家找他,他不會袖手旁觀的!」

「多謝了,那我和小妹先告辭了!」

陳友宜故意壓低了聲音說道,好使自己的語氣聽起來柔和一些,畢竟這是感恩的話,不然他那大嗓子說出來就會變味。

「恩,慢走!」凌寒楓朝他拱了拱手說道。

陳倩在臨走的時候瞪了他一眼,狠狠的說道:「凌寒楓,本美女會記住你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