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聯繫了印國官方,這段時間,軍隊也會派人出來,哪怕是將印國翻個底朝天,這些傢伙,也一定要被找出來!”苦蓮咬着牙,開口道。

他是印國人類的強者,而且本身背後還有一個極大的寺院,有極爲強大的能量。

事實上,現在印國安官方,已經派出了十幾萬的軍隊,在全國範圍內,全力的搜尋起來。

他是下了決心的,一定要將秦陽等人,找出來,腦殼都給煉化掉,掛在牆上。


“可惜了,我等受傷,還只能再次休養,要是我能出去,一日時間,準備找到那傢伙!”賓鷹王閃過一絲遺憾。

似乎不能親手殺掉秦陽十分可疑。

它是認定了,印國官方和那麼多獸王都行動了,秦陽絕對是必死無疑的。 苦蓮露出一絲殘忍,眼中閃過冷光:“我已經讓太苦他們,部下了天羅地網,不管他們跑到哪裏去,絕對都會在最關鍵的時候,遇到他們!”

“快些休整,等傷勢恢復了,就可以着手準備魂珠的復甦,這纔是當務之急。”古象王開口,極爲肯定。

它心中,征戰世界的想法,已經愈發的濃烈起來。

“我還有一種付出大代價的辦法,能夠讓太陽神樹二次結果,而且結果速度很快,會在魂珠復甦前完成。”苦蓮忽然開口,臉上帶着肉疼。

古象王和賓鷹王皆是驚訝的看着他。

“代價極重,但我可以將果實供我們三人分享,不過,我要求金丹大軍,第一個覆滅的,就是秦陽背後的華夏!”古蓮咬着牙道。

古象王和賓鷹王面上都是閃過喜色,太陽神樹果實,對它們有效果,能夠在掙扎前吃到,還是很有幫助的。


古象王大手一揮,直接道:“古蓮老弟放心,先打哪個地方不是打,等魂珠完全復甦,我率先給你將華夏打下來!”

“好,我會付出代價,在魂珠復甦前完成果實生長,助出征的大軍,一臂之力!”苦蓮開口,語氣中極爲森然,似乎恨到了極致。

實際不然,他眼中按奈過一絲陰謀,付出代價是真,但果實爲了出征大軍是假的,計劃失敗了一次,這次絕不會再失敗。

他們三人逐漸開始沉默起來,坐在原地,恢復身上的傷勢。

而同時間,秦陽三人此刻也在野外前行。

時間漸漸到了夜晚,天色黑暗了下來,無數的星光照耀,地面都是璀璨的白光。

三人的都穿着黑衣,在夜色下極爲不顯眼,野外本就光線少,三人的行動,自然也是更加隱蔽。

今天從黃昏到現在,他們已經遭遇到了兩次金丹的野獸空中搜查,數次軍隊在野外的行軍。

如今,在野外,許多地方都是軍隊的駐紮,一座座軍用帳篷,立在野外的森林,草地上。

“這野外太多的軍隊了,看起來,印國官方,也是動真格了!”大黑鹿開口,一副很驚訝的表情。

“不過如今靈氣復甦,野外變得極爲廣闊,就算是印國派出來的軍隊,也絕對短時間內無法搜尋完。”秦陽開口道。

“但情況並不理想。”小鹿在一邊,皺着眉開口。

如今三人實力大爲下降,而印國又派出這麼多人搜尋,一旦發現三人蹤跡,這些軍隊,恐怕會立刻吸引來金丹後期的獸王。

兩頭鹿這個時候還時不時會宕機,秦陽和大黑鹿的覺醒能力也無法動用,可以說,實力弱的很。

隨便一頭金丹後期的獸王,就能幹廢他們三人。

夜間,三人也不餓,因爲腹中的果實,還在源源不斷的給他們提供能量,除了會干擾精神,肉身上,恢復是很強大的。

半個夜晚,他們都在前進,兩頭鹿還是一愣一愣的,秦陽好多了,但識海中,火焰和果實印記還在大戰,他精神還是有些沉悶的。

這一路上,遇到過一次軍營,不過夜間軍隊生了火光,秦陽三人,早早的就避開了。

不過,他們繼續前進了一段距離的時候,卻是遇到了些許麻煩。

那是一個漆黑的山谷,似乎沒有軍隊駐紮,度過這山谷,秦陽三人自然的就選擇了這裏經過。

不過,想不到的是,這樣一個普通的山谷內,居然藏着一條金丹獸王。

黑漆漆的夜色中,一條恐怖的生物,從地下忽然發動了襲擊。

“什麼東西?”大黑鹿宕機一下,忽然又開始發聲,它欲要尋找浮塵,卻想起來,還在秦陽的儲物戒指內。

那是一頭怪物般的獸王,實力雖然不強,只有金丹初期,但襲擊的角度刁鑽,是從地下而來。

現在秦陽三人的感知都弱了不止一籌,甚至失去了小鹿的提前感知,一時間,險些沒有發現。

刷!

秦陽反應還是很快,振作起精神來,兩隻手帶着小鹿和大黑鹿,直接閃到了一邊。

“汰!小小金丹初期!”大黑鹿怪叫一聲,也沒去接秦陽遞來的浮塵,直接就用拳頭衝上去了。

砰砰!


怪物被打,大黑鹿很暴力,雖然戰鬥的時候,也一直宕機,但一頭金丹初期的獸王,還不是它的對手。

這一戰,沒有造成多的動靜,聲音只在這個山谷內迴盪一下,便是消散了。

“我只是一隻會遁地的大蟲子!”這頭怪物被壓制了,只能委屈巴巴的開口說話。

“外面都是軍隊,還有恐怖的獸王,我也只能跑到沒人地方,找些吃的了。”這條蟲子,在訴說着它的心酸淚水。

“哼,賣什麼慘,剛纔可就是你想要吃了我們的。”小鹿在一邊氣鼓鼓。

這蟲子是個賣慘的好手,但剛纔的行動,卻沒有它說的這麼可憐,那氣勢洶洶的樣子,若非三人實力強,恐怕現在都在這蟲子肚子裏了。

“汰,你這蟲子不老實,乾脆殺掉算了!”大黑鹿不樂意了,提着秦陽遞過來的浮塵,就要開殺戒。

蟲子嚇壞,小眼珠子都快要嚇的裂開了,一堆小爪子抱着腦袋,慌忙求饒。

“三位好漢饒命,小蟲只是茫茫衆生中不起眼的一生物,如何能讓您動手殺我,好漢繞我!”

“汰,沒骨氣!”大黑鹿哼哼唧唧,卻是沒有動手,因爲秦陽早早就拉住它了。

“好漢放我一馬,我願意鞍前馬後,照顧幾位好漢!”這大蟲子開口,語氣極爲謙卑。

秦陽眼珠子一轉,看着這蟲子身上,有一層密佈的甲片,尤其在它腦門的甲片下,倒是有快挺大的藏身空間。

這蟲子有幾百米的身軀,甲片也是很大,一個縫隙,足以躺下一個人,何況它腦門上,那片空間挺大的。

“這樣,帶我們向着華夏邊境前進,事成之後,饒過你性命!”秦陽開口道,當然更多的是命令的語氣。

大蟲子沒有拒絕,或者說,早就不敢拒絕了

秦陽三人鑽在大蟲子的腦門甲片下方,藏好的身形,這個位置,只要大蟲子稍有異動,腦袋就得開花。 “用你的遁地本領,將我們帶過去!”秦陽命令道。

轟!

這大蟲子再次鑽入地底,它一身甲片極爲堅硬,而且遁地的本領也很高,能夠在這數百米的地下,如履平地。

秦陽三人在甲片下,雖然沒有光線,但卻能夠感知到周圍一切。

“你們煉化果實,我負責看着它。”秦陽做了手勢,表達了意思。

兩頭鹿沒有客氣,它們現在的狀態,確實太過於差勁,需要很多時間恢復。

不知過了多久,大蟲子再次鑽上地表,此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大蟲子鑽出來透氣。

說起來也奇怪,它明明是鑽地的一隻金丹獸王,卻是每天至少要換一次氣,不然會讓它在地下憋死。

秦陽趁機從甲片內觀察外界情況,這裏已經是距離華夏很近的地方了,甚至於,再有一天時間,就能迴歸華夏了。

總算是能夠感受到,來自家鄉的呼喚。

從未有這麼一次,如此強烈的渴望,回到華夏的土地上。

至於此刻,外界是如何了?秦陽三人還是不知道的,因爲他們全天都在消化果實了,而且地下也沒信號,哪有時間關注手機。

現在,大黑鹿腹中還有二十顆果實,小鹿還有十五六,秦陽也有十顆。

果實消化了一些,但那種印記的精神攻擊,還是不弱,耳邊盡是些嗡嗡的聲音,偶爾一道驚雷爆炸,讓他們陷入失神。

很快的,這條大蟲子繼續鑽入地下,它害怕極了,身上有這麼三個恐怖的傢伙,任由誰,都會感覺到慌亂啊。

不過,這一天時間,它也逐漸確定了三人的身份,秦陽的事情,它還是略有聽說的,現在它,確定了!

那是被懸賞的三人,外界開出了一個懸賞榜,在獸王圈子裏,之前就傳來了。

它是看過的,不過沒有在意,但現在不同了,它身上的就是那三位,可不是得在意。

它現在不是想去領賞,而是想要瞞住這件事,它快要將三人送回華夏了,這事情,絕不能讓人知道,它是從犯!

嗯,絕不能!

必須儘快送走腦袋上的三個大神!

外界,此刻關於太陽神殿祕境的消息,也開始爆發出來了。

有些膽大的記着之前闖入過太陽神殿祕境內,拍下了一下衆獸王齊力破開屏障的視屏。

現在,這些視屏,配合了很多震撼的標題,被髮了出來。

許多人都來吃瓜,看到那上萬名金丹的大戰,皆是震撼的說不出來話來。

“我的天,這是金丹強者?那種一個城市內,處於絕對統治地位的金丹強者?”

“這也太多了,這麼多金丹強者,這到底是什麼機緣,才能讓這麼多金丹強者匯聚!”

“好恐怖,我看到了死神代表邪鴉王,還有許多其他出名的獸王,好恐怖!”

一時間,網絡上關於這些視屏的熱議,都傳瘋了。

不過很快,這些視屏居然被刪掉了,這就引發了廣大的網友的熱議。

“莫慌莫慌,我有保存視屏的習慣,我現在就將視屏重新發出來,給大家鑑賞!”有好事的網友不怕死,繼續發視頻。

甚至還有華夏的網友,也保存了視頻,發在了華夏的網站上。

這下,就算是印國官方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刪掉了,許多印國網友,直接跑過來,在華夏這邊的帖子下留言。

“我看印國官方,這是藏了不止億點點啊,怎麼刪帖子這麼快,肯定有鬼!”

“對對,印國官方,老陰陽怪氣,顛倒黑白了。”


“胡說,我們印國官方從來不說假話!”

“有內鬼,終止交易!”

網絡上還是那麼火爆,有人計算過,這接近一萬五千名的金丹獸王了,這樣的存在,降臨在哪個國家,幾乎都是滅頂之災了。

“這些獸王中,有邪鴉王,還有秦陽等人,世界各國的獸王,都在裏面了。”

“可惜沒有後序消息,一萬名金丹,不知道會不會爆發什麼大戰呢?”有人大膽的猜測。

這時候,一個印國的獸王忽然開口了:“我家老祖金丹中期,這次進入祕境,一定大有收穫,我去打電話問問老祖,這次有什麼收穫!”

同樣的,這類家族子弟,都是紛紛發言,言論要將第一手祕境內部資料爆出來。

“老祖電話打不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