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事到現在也只能斷掉,雖然不甘,但是畢竟從那張隊長口中已經得到了不少。

而就在江北正思考着的時候,只覺得身邊好像有點異樣。

“弟弟,我有點熱。”江南一臉沉重的說道,那兩個鼻子,已經開始流鼻血了。

這真的不怪江南,畢竟他作爲一個童子雞,雖然平時和王昱涵總在一塊住,但也就是一起睡覺罷了。

狗屁都不知道。

看看這世道,缺少了一些教育,就是不行,以後有機會……算了,沒啥機會。

這玩意還得靠着老哥自己去悟。

未等江北反應過來,只見江南猛地站了起來。

瞬間,江北覺得他的頭就大了。 江北徹底傻了。

剛剛不是說算了嗎?怎麼這說站起來就站起來了?

“弟弟,你別慌,我是不會過去的,我這流血了,我就擦一擦。”江南一臉難受的說道。

江北徹底傻了,你說不過去……確實是沒過去,但是你擦鼻血,就不能老老實實的躺在地上擦嗎?

傲慢總裁抓小偷 ,真當那幫人是瞎子?

“什麼人!膽敢偷窺我等修煉!”那楊師姐身形一閃,一件白色的長裙已經出現在了她的身上。

其他的女弟子反應可沒這麼快,一個個滿臉驚慌的看着遠處那個大和尚……

流着鼻血的大和尚。

“弟弟,不好意思,這實在是有點上頭。”江南摸着大光頭,一臉的愧疚。

“張隊長,你先撤吧。”江北一拍腦門,實在是沒辦法了,但是畢竟這情況是老哥給弄出來的,不能連累了人家張隊長。

好不容易混個管理層,不能這就直接給人家拉下馬吧……人家咋說還對自己有點用呢。

而那張隊長也是在考慮着,這該怎麼辦,雖然這些女弟子實力一般,別說是這兩個前輩了,就是他都絲毫不懼,就是那內門大師姐楊薇有些麻煩罷了。

“張隊長,你先撤,她們還奈何我們不得。”江北再說了一遍,看着那已經要飛過來的楊師姐,也是有些慌。

畢竟這乾的不是人事……


而那張隊長也是這段時間搞的有點懵,現在到底該怎麼辦?是不是又得站隊了?

不過看到這法海大師那一臉無所謂的表情,張隊長也是明白了,是他自己想多了。

“法海大師,此人乃是外門大師姐楊薇,小人如果被發現會有點麻煩,就先行告退了。”那張隊長說着,直接悄聲離開,整個人瞬間與這林地融爲一團。

畢竟幹他們這行的,當久了暗哨守山門,別的且不說,隱藏的功夫絕對是一絕。

加上這合谷三階的強大實力,那楊薇根本就發現不了。

而江北,也沒有怪他的意思,畢竟心裏跟明鏡一樣。

再看看老哥那尷尬的樣子,江北心裏也真是無奈,也慢慢站了起來。

狂逆魔神 ,朝着江北歉意一笑,“不好意思啊弟弟。”

“哥……你是故意的吧?”江北撇了撇嘴,他哥雖然腦袋不太靈光,但是也不至於犯這種錯誤吧!

“弟弟!怎麼可能!雖然我也想下去洗一洗,但是我怎麼可能想着坑你呢!”江南一臉正義的教育道。

而江北?信他?

“算了,那什麼楊師姐來了,你自行跟她們去洗吧。”江北朝着那已經快到近前的楊薇努了努嘴。

“來者何人!”那楊薇落地,面色極爲冷酷。

“這話不得我問你?”江南故作無奈狀,像是看傻子一樣看着這楊薇。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而那些剛剛還在池內驚慌的女弟子們也瞬間反應了過來,直接朝着那池邊跑去,口中也盡皆驚叫了出來。

這種事兒,放在哪個女孩子身上,都受不了吧!要不是還穿着肚兜,那直接就是被看光光了!

就算是穿着肚兜,也受不了啊!

“找死!”那楊薇冷喝一聲,不知道從哪就變出來一把長劍,周身瞬間黑霧繚繞,與之前那冷傲如雪的樣子瞬間產生了極大的視覺衝擊力。

江南也是傻愣愣的看着她,好像想起了什麼,這裏是萬魔宗哈……

“哎,你別,你別亂來,我跟你說,貧僧不能亂殺生,你別逼我。”江南也是瞬間迎了上去。

但是畢竟是做了虧心事,只能退避。

約莫兩秒鐘後,江南爆發了,太欺負人了,哪有這麼欺負人的!拿個破劍砍來砍去的!

“小妮子,你砍我來!砍死我了算你贏!”江南氣急敗壞的說道,直接周身涌出了黑色的魔火,明顯給那楊薇嚇了一跳。

但是!如果單純被嚇住了,那她也無法擔任外門大弟子一職了!

再次擡手,一劍砍過去!

但是江南,就看都不看,面色極具挑釁之情。

金屬的碰撞聲,直接從江南的胸口發出。

“行了!我不小心看到你們洗澡,你也砍了我一刀,公平了啊,你別再亂來了,你再亂來,別逼我弄你了!”江南趕緊擺手道。

已經被憤怒衝昏了頭腦的楊薇怎麼可能就這麼善罷甘休!

那劍,耍的就跟用大砍刀一樣,一下一下的照着江南身上劈!

江南也不躲,你劈我,我身上有極品靈寶護體,內有無盡逼氣縱橫,不早說了嗎,能砍死我算我輸。

“啊!我殺了你!”那楊薇大吼一聲,直接一劍朝着江南的脖子橫掃來!

江南忍不住了,這護甲也不是什麼高領毛衣,擋不住脖子啊……

終於,在江北無語的目光之中,江南動手了。

伸出兩指,直接夾住了那楊薇的劍身,距離他的脖子,也不過十餘公分。

楊薇氣的連連大喘氣,就那麼雙目如噴火一般看着江南。

而江南,則是手指一敲,配合上那魔火,瞬間籠罩住了楊薇的劍身,隨後竟隱隱有向她手上漫延的趨勢!

這初級靈寶的武器,便在這瞬間崩碎!根本無法江南已經融合到體內的先天魔火!

楊薇自然不會允許這種恐怖的火焰漫延到自己的身上,瞬間便放棄了這僅剩了劍柄的……

她有些懵,這兩個,到底是什麼人,爲何有如此恐怖的實力。

卻做如此下作的事!

而另一旁的江南,卻是不管不顧,一步步的朝着那楊薇走去,很慢,但是每一步,都像是踏在了楊薇的心間。

吾命休矣!

這邊是楊薇此時的感覺,魔門之內,從沒有什麼禁制內鬥一說。

但是那也限制於同等級,比如內門弟子和外門弟子就是不行的,但是可以上生死臺。

可這規矩也是給那些實力低位的人準備的,如果說哪個長老看不慣一個區區外門弟子了,殺了,便是殺了。

就如同眼前的江南,他想在魔門殺一個弟子,很誇張嗎?

楊薇喉嚨滾動,卻是動也不敢動,知道今天撞上大人物了。

不自覺的掃了一眼身後的那些女弟子,只希望她們今天沒什麼事就好。

“我早就說了,差不多了,差不多了的,我就看你們一會兒,你砍我一下就完事了唄?”江南一臉不悅的說道。 聽聞這話,老老實實的做一個旁觀者的江北都忍不住嘴角狠狠地抽了兩下。

看一會兒……哥,你是真敢說啊,你就這麼堂而皇之的說看人家女孩子洗澡?

果然,那楊薇臉色瞬間漲紅了起來,那雙眼也是泛起了紅光,可是瞬間便消散一空。

而江南那張破嘴還在那喋喋不休着,要說他那張嘴,沒法跟江北比,他認,但是碰到如此好機會,怎麼着也得好好鍛鍊鍛鍊嘴皮子啊!

以後出去忽悠人,他也想……親自上嘴。

江南的腳步未停,還是那麼緩慢,一步一步的朝着那楊薇走去,只是多了個動作,點上了根菸。

嘴巴鼻子往外冒着煙霧。

一邊還在那叨叨個沒完沒了。

“我給你講,我兄弟倆也不容易,天天清規戒律的得遵守,出家人也不能打誑語,你懂吧?”江南挑了挑眉。

那楊薇忍不住又往後退了一步,這是啥意思?

“就你剛剛那麼說話,什麼動不動就要殺了我的,我要是也這麼一說,你知道後果是什麼嗎?”江南又問。

那楊薇被問懵了,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出家人不能打誑語,我要說殺你,你現在已經倒下了,你懂吧?”江南皺着眉,看起來沒什麼耐性的解釋了一下。

楊薇趕緊點了點頭,出家人,行吧,出家人就出家人,但是!出家人不打誑語,這句話是在這場合下用的?是這麼用的?

未等楊薇想明白,另一旁的江南又繼續了。

“行了,你也別多合計,我們出家人在外,慈悲爲懷,在我看來,修煉什麼功法都是一樣,我也沒看不起你魔門中人。”

“咱們也得算算賬了,你剛纔一共砍了我十八下,不過奈何本座實在是太猛,還好沒受什麼傷。”江南像是在思考着。


但是楊薇已經覺得她的世界觀崩塌了。

“除去我同意你砍我的那一下,現在還剩下十七刀,你說說吧,這賬應該怎麼算?”江南再次問道。

楊薇徹底傻了,您老這不是沒什麼事嗎?要不就這麼算了吧,這件事是她過分了。

“這樣吧,我覺得你這小身板應該受不了我弟弟的騷東西,那我來吧,我的武器沒什麼殺傷力。”江南說着, 混沌幽蓮空間

楊薇:???

楊薇還沒來得及考慮他弟弟那什麼騷東西到底是什麼玩意,但是,他說他的這個武器,沒什麼殺傷力?這人是認真的嗎?他到底是什麼人?

“你看,我覺得我這兩個球,你應該受得住。”江南一臉深意的走了過去。

那兩個大鐵球,在陽光下顯得是那麼耀眼,配合上他那還反光的大光頭,三球合一!如入無人之境!

“那個……大師。”楊薇哽咽了一下,愣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哥……要不就算了吧?你不是說你好幾天沒洗澡了嗎,讓她們把池子借你用用就算了吧。”江北也是不由得勸道。

江南明顯的愣了一下,回過頭來,一臉凝重的看着江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