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洛還沒靠近趙炎,看見趙炎望向自己后,抬起頭,滿不在乎的說道:「真是無聊,第二場比賽連第一場都不如呢,對手居然是個小地方來的。」

趙炎覺得「小地方」這幾個字從梅洛嘴裡說出來特噁心,總之不是那個味。

趙炎冷笑道:「你是來示威的嗎?」

「哼!」梅洛用輕蔑的眼光在趙炎身上上下掃動,道:「和你這樣的對手交手,我還需要用上示威這招嗎?我過來只是想告訴你你現在放棄比賽還來得及,因為接下來的比賽,我出手可就不留情了。」

「你什麼意思?難道比賽的時候你要下殺手嗎?」

梅洛的臉上閃過一絲yīn森,道:「比賽已經越來越重要了,接下來的比賽對我來說,招招都是殺招!一個不小心,你的小命就會不保的。」

趙炎輕輕搖頭,然後微微低下,臉上浮現出一絲冷峻,「照你這麼說,你現在過來是為我好,怕我丟掉xìng命咯?」

梅洛道:「那是當然,你們小地方的人也不容易,能辛辛苦苦打入決賽說明你們也是個好苗子,就這麼白白的死掉未免太可惜了,我這是為你好啊!我這個人沒什麼別的優點,就是對一些還算可以的弱者比較愛惜。。而且……我不想和你這樣的對手浪費時間,你根本就沒有和我比賽的資格啊!」

趙炎覺得梅洛說的每一句話傳到耳里都是異常的刺耳,特別是他那種誰也不放在眼裡的眼神,彷彿這場比賽的冠軍就一定是他了似的。趙炎不否定他的實力,但也不會贊同他就一定比自己要強。

趙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是嗎?說實話,我也不是很想和你這樣浮躁的人交手,但沒辦法,結果就是這樣。我也只有勉為其難的和你戰一場,只是希望你能認真點,別浪費我的時間。」

梅洛萬萬沒有想到趙炎會如此的回答他,頓時愣了幾秒啞口說不出話來,過了一會,才哼著聲音笑道:「孫子,你就囂張吧!到時候我讓你求饒的聲音都叫不出來!」

趙炎冷冷一笑,道:「孫子,你也給我聽好了,我去你媽的什麼戰爭之國的,在我面前你就是一坨屎!」

「一坨屎?」梅洛疑惑道,他當然不明白趙炎盜用的星爺的語言。

趙炎道:「怎麼?不明白意思?看來戰爭之國的人只是莽夫而已啊。」

「孫子!我現在不和你鬥嘴,你等著吧,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梅洛向趙炎擠了下眼睛,滿臉凶氣轉過身去就走。。

哼!


趙炎朝梅洛的背影瞅了一眼,暗罵到還真是個討厭的傢伙。

眾人互相在中間接耳,而站在隊伍兩頭的倆人只是遙遙的望著對方,對視了許久,誰也沒有向前邁出一步。

他們之間,似乎不用說什麼,只是遙遙的望著就夠了。

趙炎現了雙手抱胸的奧瑪科那紋絲不動的樣子,順著他的目光看見了遠處的暗奇爾,手放在奧瑪科肩上微微一拍,淡道:「加油啊!」

奧瑪科點點頭,臉上浮現出一絲令趙炎麻的邪笑。

趙炎一驚,腦海里頓時閃過一道念頭。奧瑪科這小子,演鬼片不需要化妝。

過了許久,隆克才用聲音止住了眾人的議論,用魔力音道:「我現在宣布,艾雅aaa生爭奪大賽古聖羅華總決賽第一輪結束!」

頓了一下,隆克的聲音降低許多,湊近選手們道:「第二輪比賽將在三天後進行,你們回去做好準備,不要過度的cao勞。三天後遲到的論棄權處理,希望你們不要出現什麼狀況。」

「如果沒有什麼問題了,就可以離開了。」

眾選手遲疑了一陣,實在沒有什麼問題了,這才和隆克打了個招呼一一下場了。

隨著選手們的下場,觀眾席上的選手也紛紛的站起身,準備離場。

主席台上,愛櫻騰和梅大rì雙手緊握,倆天笑談著今天的比賽,互相恭維不已。。

選手們離開古聖羅華,也都回到各自休息的地方了,經過了一天的大戰,在賽場上那緊張的氣氛下,每個人都還撐得住。但一旦離開了賽場,氣氛緩和下來,似戲每個人都感到了疲憊,現在的他們,只想著睡上一個好覺。

最起碼帝世曼紋代表隊的人是這樣。

在趙炎等人回來之前,娜曼姿就事先和愛櫻酒館的人打了招呼,早準備好了慶功宴,等他們回來了好好的吃一頓,喝上幾杯。但趙炎可倒好,彷彿腦海里什麼雜念都沒有,倒在床上就睡了。倒是一直沉默寡言的奧瑪科,反而端起酒杯自顧自的喝了起來。

第二天清晨,愛櫻酒館的服務生收拾餐桌的時候愕然的現,餐桌上有好幾個酒杯被捏的粉碎。

……

一片漆黑,只有一團裊裊的火焰shè火紅的光芒,但這縷光芒在黑暗之中似乎未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黑暗之中,一陣厚重顫抖的聲音響起。


「怎麼樣了?」

「神皇,鐵魔大人已經出了,兩天之後就能到達愛櫻城了。」

「一切都準備好了嗎?」

「全部準備妥當,有神皇的暗中相助,梅國的軍隊已經得到了鐵魔大人的控制。」

「恩…… 絕對傳說 ?」

「比賽的情況很好,暗奇爾大人並沒有遇見能與自己抗衡的對手。。」

「好!很好!你去愛櫻城之前成立情報小組,我雖然沒有時間去管這件事,但我必須要時刻掌握你們的情報。」

「放心神皇,我一定時刻向你稟報鐵魔大人的情況。」

「恩……還有,波克怎麼樣了?」

「波克大人好多了。神皇,你的意思是叫波克大人也出戰嗎?」

黑暗之中,黑sè身影微微挪動,頓了許久,方才說道:「暫且不,叫波克直接來找我。」

「是!神皇!」

「恩,你先下去吧!」

……

翌rì,當趙炎等人再次相聚的時候已經是午餐時間了。眾人圍在餐桌上,剛準備舉杯,趙炎便扒著飯開始吃了起來。這哥么,從比賽結束睡到現在,一直還沒進過糧食呢。

修哲道:「炎,好歹你現在也算是一小名人吧,怎麼餓得跟那些沒飯吃的奴隸似的。」

趙炎只顧著吃飯,看都懶得看修哲一眼,嘴裡邊咀嚼著邊說道:「修哲,我可不能和你比,你是貴族,公子哥……不瞞你說,我沒飯吃的時候多了去了,這苦rì子你是不會明白的。」

狂龍以為趙炎說的是在火牢那段時間的事情,急忙道:「對,那rì子苦呢!」

修哲白了狂龍和趙炎一眼,道:「說的你們倆還真是奴隸似的。」

趙炎道:「說對了,哥么我還真當過奴隸。。」

夢啦夢道:「炎,你是在說笑話吧?」

趙炎朝夢啦夢瞅了一眼,道:「愛信不信吧你。」

查克斯放下酒杯,也往嘴裡送了幾口飯,臉上閃過一絲憂慮,道:「炎,還是說點正事吧!你的對手不簡單,你有想過對策嗎?」


趙炎頓了一會,微微一笑,道:「管他的,到時候再說吧,三天的休息時間很短,我只想讓腦袋輕鬆輕鬆。來來……來來來,不是要喝酒嗎?來,為了我們第一輪的勝利,乾杯!」

眾人無賴的搖搖頭,舉起酒杯,滿滿的將一杯飲了下去。

娜曼姿朝查克斯望去,道:「查克斯,你還是想想你自己吧!炎這個人jīng明的狠,他表面上說他想要輕鬆,其實整天滿腦子裡就想著對策呢!他不用擔心,倒是你,那英格瑞爾可不是小角啊!我估計,就算是梅洛也不見得是他的對手。」

查克斯微微一笑,空酒杯握在手裡懸了懸,過了許久才緩緩的放在餐桌上,淡道:「說實話,英格瑞爾的第一場比賽天衣無縫,老狂也輸的心服口服,我可是一點破綻都沒有看出來。」

夢啦夢點了點頭,很認同查克斯的意思,道:「英格瑞爾的戰鬥方式看上去挺光明正大的,其實非常的詭異。」

艾瑪婭道:「其實也沒什麼,到時候我們全力以赴就行了!現在想這麼多又有什麼用呢?大家有信心一點,十名進入第二輪的選手,我們佔了四個,這不剛好說明我們這支隊伍才是最強的嗎?」

趙炎將桌子輕輕一拍,朝艾瑪婭微微一笑,道:「這丫頭終於說了句人話了,對,說的好!船到橋頭自然直,說不定現在我們的對手正在焦頭爛額的想著對付我們的戰術呢!他們恐怕比我們還要緊張呢!」

「船到橋頭自然直……說的好!說的好!」修哲贊道。

艾瑪婭點了點頭,也覺得趙炎說的不錯,只是同時偏過頭皺著眉頭朝趙炎望去,淡道:「這句話是說的沒錯,但什麼叫我終於說了句人話了?」

「難道……」艾瑪婭傻乎乎的說道:「難道我以前說的就不是人話了?」

趙炎道:「別,我可沒說這話噢。」

艾瑪婭皺著眉頭的同時,娜曼姿和夢啦夢「噗嗤」的笑了。

艾瑪婭朝倆人看去,頓時明白過去,朝趙炎惡狠狠的一瞪,大喝道:「炎,你罵我不是人!」

趙炎裝出一副挺委屈的表情,同時半站起身子做好了逃跑的準備,大喊冤枉,「我真的沒那意思!哎呀……不好,八婆又飆了!老狂,快給我攔著。」

狂龍的表情比趙炎還委屈,道:「老大,上刀山下油鍋我都替你扛了,但這事……還是算了吧……」

「你小子……」

哈哈哈哈哈……

望著艾瑪婭追著趙炎的身影在餐桌周圍來回打轉,眾人都哈哈大笑起來。趙炎這無意的一鬧,還真把眾人這緊張的氣氛給放鬆了。

……

古聖羅華旁邊一閣樓下,三人迎著輕輕飄落的小雪在街道上緩緩的走著。

「隆拉思,你沒什麼問題吧?」灰濛思佳在前,隆拉思和辛格力跟在身後。

隆拉思向前湊近一步,受傷的地方不免還有一絲疼痛,淡道:「少城主你放心,我沒有大問題,還能替少城主辦事。」

灰濛思佳點點頭,道:「實在不行了就別勉強。」

隆拉思臉sè微微一變,朝旁邊的辛格力撇了一眼,輕輕的哼了一聲,道:「我就是戰死也不會給少城主丟臉,不比某些人。」

辛格力沒出聲,臉上面無表情。

見灰濛思佳沒有說什麼,隆拉思又在辛格力臉上橫了一眼,道:「少城主,你交代給我的事我現在就去辦,一定會以最快的度完成。」

隆拉思與辛格力倆人之間的那點疙瘩,灰濛思佳心裡還是十分清楚,但這倆人斗歸斗,也從來不會誤自己的事。相反,他們倆人之間競爭,辦事的效率還能更快點。

灰濛思佳微微一笑,舉起手做了個離開的手勢,道:「那好,你先去吧。」

隆拉思向灰濛思佳微微恭身,朝辛格力瞟了一眼,轉過身迅的離去。

隆拉思沒走出多遠,灰濛思佳和辛格力便徑直的離開了。

閣樓下,空蕩蕩的一片,半空中的月兒甚是孤獨。

奔跑中的隆拉思停下了腳步,側耳向閣樓的方向貼近,眼珠微微一轉。頓了一會,隆拉思向閣樓上望了幾眼,甚是覺得有人閣樓上有些異樣,便小心翼翼的鑽了進去。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借著微弱的月光,隆拉思輕輕的向閣樓上走去,漸漸的,說話的聲音越加清楚的傳進他的耳里。隆拉思已經確定,閣樓上有人在交談了,並且這個人深深的吸引了他。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把隆拉思打傷的對手暗奇爾。

隆拉思半探出頭,向他看了一眼,暗奇爾依然是一身顯得極其神秘的土黃sè斗篷裝束。這套行頭,在閣樓邊緣,月光下顯得十分孤寂。

暗奇爾的前面,是一個比他高出一個頭的男人,由於背光,隆拉思看不清這男人的外型,只看清他帶著一個將臉全部遮擋住的全覆面式頭盔。

這些人都是高手,隆拉思將頭縮了回來,背後緊貼在牆壁上,偷聽倆人的談話。

暗奇爾的聲音有些沙啞,這個冷漠的男人平時不愛說話,在其他選手的眼中也是個十分孤傲的傢伙,但此刻他對面前的男人卻十分恭敬,說話時微微低頭,像是眼前的人是他的長輩一樣。

「這邊的形式已經掌握了,梅洛和瑞科多很聽話。」

頭盔男頭微微抬起,道:「梅洛很聽話?我聽說這小子很狂妄,他能服你?」

暗奇爾道:「他不是服我,他只是服從梅大rì的命令而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