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問你,仙玄閣的負面新聞是你搞出了的?”姜衍對着眼鏡少年問道。

“是,但……”

沒等眼鏡少年說完,姜衍手指輕輕一彈,眼鏡少年瞬間倒地。

“你只要回答,是還不是,多餘的話,我不想。”姜衍說道。

眼鏡少年倒在地面,不停的點頭,他現在的內心已經恐懼了。

姜衍轉過頭微笑的看向王碩,從酒架上拿過一個紅酒杯,放在王碩的面前。

“給你一次機會,問你什麼,你就回答什麼!”姜衍說道。

“是。”王碩點頭說道。

“身份,來歷,包括你背後之人!”姜衍問道。

“我叫王碩,海都大古背後的老闆,我來自護龍一族,我背後就是我父親,這些事情都是他讓我做的,我也是沒辦法,所以……”

王碩還想說的時候,姜衍立即擺手,因爲他就沒聽過護龍一族。

黑帝總裁的純情老婆 ,還是挺高大上的,估計應該有什麼背景。

“護龍一族是做什麼的?”姜衍問道。

“我們護龍一族公分兩派,一種是像我們這樣的保護龍脈的,另一種他們是保護人的。”王碩解釋。

wωω¤ тt kān¤ C〇

姜衍聽後也是無語,什麼護龍一族,就是一羣盜匪,所謂的龍脈就是靈脈而已,估計地球靈氣枯竭,就是這羣人做的。

“我問你,你知道神門的位置嗎?”姜衍問道。

“不知道,四大神門過於神祕,我也是聽父親說起過。”王碩說道。

姜衍點了點頭說道:“那行,你的命,我暫時留下,等見到你父親再說吧。”

王碩聽後也是鬆了一口,他現在可怕的要死,因爲對方那神乎其技的手段太強大了。

“戴眼鏡的,你知不知道你很該死呀!”姜衍轉頭問道。

“大哥,都是他們讓我做的,是他們說有錢賺,而且還有很多漂亮的女人。”眼鏡少年說道。

姜衍輕鬆一招,王碩面前的酒杯,直接來到眼鏡少年的面前。

“他們讓你做的?我看你是自己也想這麼做吧!一個內心邪惡且歹毒的人,他的血應該有多少呢?”姜衍玩味的說道。

眼鏡少年也是一僵,對方怎麼知道他內心的祕密,不,對方一定是瞎猜的,這個時候只要活下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大哥,我求求您,您放過我吧,我真的是被金錢衝昏了頭腦的。”眼鏡少年說道。

“好啊,既然這樣,你把紅酒杯裏灌滿自己的血,如果灌滿了,我就放過你。”姜衍不屑的說道。

那眼鏡少年看着眼前的紅酒杯,才150ML到160ML之間,心裏還有一些竊喜。

爲了活命,這點血算什麼,拿起背後桌子上的剪刀,然後挽起自己的衣袖。

他咬了咬牙,一剪刀直接劃開手臂,鮮紅的鮮血慢慢開始滴落。

少年拿着紅酒杯,面露猙獰的笑容,將自己的血滴落進去。 姜衍微笑的搖了搖頭,他只是覺得這樣的少年真是無知。


姜衍走到油膩胖子面前,輕輕的踹了踹。

“嗯?我在哪?”劉耀祖迷糊的問道。

“你到家了!”姜衍微笑說道。

劉耀祖聽到陌生的聲音立即擡頭看去,此時他還是有些懵圈,因爲他不認識面前的年輕人。

就在他打算說話時,劉耀祖看到跪在地上的王碩,也是一驚,又轉頭看向後面的小四眼,正在滴血,這……什麼情況?

“哎呀,你這胖子很不老實啊,還想獨吞一份,怎麼難道你不怕你們的王總?”姜衍微笑問道。

“你是什麼人,我的事……”

“啪啪啪……”

十幾個巴掌,猶如狂風驟雨一般,狠狠打在胖子臉上。

劉耀祖都被打傻了,暈暈乎乎嘴還不利索的問道:“米噶出嘶栽搭無?(你剛纔再打我嗎?)”

王碩眼角抽搐,這手段太殘認了,都給活活打傻了。

“來傻子,這個給你玩,記得要好好保管它。”姜衍微笑的拿出一顆C4。

劉耀祖斜着腦袋看過去,一把接過C4,而且還舔了舔。

這讓王碩和小四眼都嚇了一跳,這C4明顯是高強做的。

怎麼會在這個人手中,難道高強也被?

“哦,對了,忘了告訴你們,還有兩個看守趙執事妻女的,估計這時候已經落地成盒了。”姜衍微笑的說道。

“咕咚”王碩和小四眼同時吞嚥了一下口水,他們驚懼的看向姜衍,他們想知道對方到底是誰,怎麼能有這樣的手段。

姜衍微笑的看向小四眼說道:“你的血好像不夠呀,是不是流的太慢了?”

小四眼這時候才驚懼發現,自己流了起碼有200ML。怎麼杯子裏還不到一半呀!

“哎呀,你這放血速度不行呀,我來幫幫你!”姜衍說着,手指輕輕一劃。

小四眼原本的傷口瞬間擴大,鮮血就好像流水一樣。

“啊,大哥你放過我吧,這樣留下去,我會死的。”小四眼哀求道。

“放心吧,咱們說好的,杯子滿,你就能活。在說了,800ML你纔有明顯的特徵,你看你面色多正常啊。”姜衍微笑說道。

小四畏懼的看向姜衍,他現在終於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惡魔!

“我是不是惡魔,不是你說的算,你小小年紀,手裏沾多少鮮血難道你不清楚嗎?”姜衍微笑問道。

“不,那和我無關,都是他們逼我這麼做的,是他們罪有應得!”小四眼驚恐的說道。

“罪有應得?好一個罪有應得呀!”姜衍笑着搖了搖頭。

此時的小四眼已經出現面色、口脣蒼白等症狀。但酒杯依然還是半杯!


他算明白了,自己這是被人當猴子耍,他連忙用衣服止住手臂上的血口。

他憤怒的看向姜衍,他的內心開始變的扭曲起來,他又看向劉耀祖抱着的C4。

就在他打算跑向劉耀祖的那一刻,他的腳居然站不起來了。

“哎呀,我忘了告訴你,當血量流出1000ML左右,大腦供血不足,會造成四肢癱軟的,放心,你現在的血已經止住了,不會昏迷的。”姜衍玩味的說道。

“你這個惡魔,你這魔鬼!我要殺了你……”小四眼癱倒在地,不停的咒罵這姜衍。

“你這種人,活該被耍,你拿別人的性命當螻蟻,而我拿你的性命當螻蟻,你感覺滋味怎麼樣?不過你放心,這遊戲還遠遠沒結束,一會,我讓你享受昇天的快樂。”姜衍冰冷的說道。

王碩看到姜衍的舉動,背後的冷汗已經打溼了西裝。他不想被這樣折磨致死,如果死,他會選擇痛快的死法。

“好了,咱們換個地方玩遊戲,王碩啊,你父親現在在哪呢?”姜衍問道。

“那個……棲霞山,畢方道觀。”王碩連忙說道。

姜衍點了點頭,神識朝着棲霞山而去,他現在也想知道,這個護龍一族是怎麼尋找靈脈的。

當姜衍的神識來到棲霞山時,一個超現代版的道觀出現在他的眼前。

沒想到,這護龍一族還挺會享受。

姜衍看了一下人數後,也是面露譏笑的收回神識。

“好了,帶你們去享受一下地獄的風景!”姜衍說完,右手一揮,三人瞬間消失。

姜衍看了一下電腦設備,直接在上面敲擊了幾個代碼,然後就微笑的消失在房間中。

當姜衍站在棲霞山高空時,直接把劉耀祖抓了出來。

“嘿,傻子喜歡當小鳥嗎?”姜衍問道。

“夏料?顆寬,顆寬。(小鳥?喜歡,喜歡。)”劉耀祖拍着巴掌說道。

姜衍又拿出兩個C4綁在劉耀祖的身上,輕輕一丟,劉耀祖朝着畢方道觀而去。


“轟~!”

畢方道觀前門瞬間被炸燬,濃煙滾滾的殘留味道特別刺鼻。

“什麼情況?”一羣保鏢看向前門,畢竟這聲音太大了。

道觀內的王振國也是一愣,他本來再和幾個外國商人,討論丹藥的利潤分配。

沒成想,自己道觀發生爆炸。

“對不起各位,我需要處理一點事情,等丹藥拿回來,我會與諸位繼續商議。”王振國關閉視頻通話,徑直的向外面走去。

“快救火!”一名保鏢指揮着現場說道。


幾名保鏢也拿着滅火器,毛毯等物,對着前面一頓撲救。

“出了什麼事情?”王振國沉聲問道。

“老闆,前門不知道怎麼發生爆炸了,從煙霧殘留的味道,應該屬於劣質的C4。”一名保鏢說道。

“C4?有人受傷沒?”王振國繼續問道。

“我們的人沒有受傷,但發現了血跡,而且還有一些血肉,恐怕是有人抱着C4,想炸燬我們道觀,結果被自己造出的劣質品炸死。”保鏢猜測的說道。

聽到保鏢這樣說,王振國也是一怔,他猜不到是誰。

如果說商業的事情,基本都是他兒子出面,自己只是在背後操作。

要是山門之人,那更不可能,他們護龍一族早就脫離了江湖。

邪肆老公纏上門 ,上門尋仇了?

就在王振國想着事情時,一個年輕人從前門走了進來,此人正是姜衍! 當衆人看到姜衍正慢慢走進來時,全部掏出手槍,因爲剛纔救火時並未發現這個年輕人。

“你是什麼人?來這裏做什麼?”一名保鏢問道。

姜衍看都沒看那保鏢一眼,徑直的走向王振國。

“開槍!”那名保鏢直接喊道!

“砰砰砰~!”

一聲聲槍響,瞬間在畢方道觀響起,就在一衆保鏢沒開出幾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