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我和布魯與這個空間移民蘇幕煙胡亂嘮叨,還好勞資沒白練這三寸不爛之舌,和這蘇幕煙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一起。

現在我和布魯在她眼裏就是和她一樣的人,都是來自同一個空間。

而且,還有關於僧侶的這一說,後來我才聽蘇幕煙說,原來當年有兩支隊伍乘着空間亂流在這深淵之處降落,有一支隊伍就是蘇幕煙所說的‘僧侶’~

僧侶在意識空間被衆生稱爲擁有至高無上的榮譽,也是德高望重之人,其實力也是受到過古月界主親點的,而且在同等級高手排行榜中都是名列前茅的。

但是這支隊伍卻不顧另一支隊伍的挽留,選擇了離開當時頗有神祕感的深淵,決定出去闖蕩。

但是卻遭受到了外界對異族的封殺,導致最後只逃回了一個身受重傷的人,在不久之後也坐化輪迴了。

至於外界還有沒有活的僧侶,他們這些意識人也無能爲力!~~~

畢竟,擁有無上稱號的僧侶都被深淵外界之人打的身受重傷,更何況他們這些在當時還很弱小的普通意識人,如果他們這些普通的意識人出去的話,那豈不是找死。

‘‘轟隆隆!!’’~

正在我們和蘇幕煙說話的時候,魔蒼生和蘇幕軒哪裏則發生了一聲巨大的聲響,隨後兩道不同顏色的光球自空中掉到這深淵之中,巨大的衝擊使整個深淵之中充滿了濃烈的煙霧。

‘‘臥槽,什麼情況,外星人入侵地球嗎?’’~

我在說完這句一般人聽不懂的話之後,立刻就聽到了來自魔蒼生那邊傳來喊聲,聽起來像是魔宗的三長老喊的。

‘‘大哥,宗主說了,讓你快速趕回魔宗,不要在此戀戰,快隨我們趕回魔宗!’’~

三長老在這濃霧的灰塵中說完之後,立馬叫上其他內門弟子先行一步。~

我只在這灰塵遮天中見到十幾道暗黑色的光芒快速飛出了深淵,隨後是魔衆生的一聲怒吼也跟了上去,臨走之前還留下了一句狠話。

‘‘你們這些該死的意識人,假以時日,我魔衆生必定會滅了你們!!’’~

就這樣,魔宗的所有成員就在一瞬間之後消失不見,只留下濃霧的灰塵中還有一道亮光在一動不動的站着,不用說也知道他是誰,他肯定是蘇幕煙的哥哥蘇幕軒。

待到煙霧漸漸散去,蘇幕軒的樣子也越來越清晰了,他確實很有範,靜靜的站立在半米高的虛空中,將雙手揹負在背後,一雙眼看着深淵的上空。

還有,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居然可以保持如此鎮定自若的形象,真是太迷人了,如果這要是在凡間的,絕對比那些偶像派的明星更耀眼。

‘‘哥哥,你沒事吧!!’’~

蘇幕煙見到哥哥安靜的站在那裏一動不動,於是快速的飄了過去詢問情況,看到如此照顧哥哥的蘇幕煙,我都羨慕嫉妒恨了,你說要是我有這麼一個好妹妹,那該是多好啊!

‘‘妹妹,我沒事,那兩個是什麼人,不是給你說過嗎,外界的人,沒有一個是好人?’’~

蘇幕軒說完後,眼神由空中轉向了我和布魯二人,而且滿臉都是敵意,大有想滅了我和布魯的徵兆。

‘‘哥哥,他們是僧侶,你不能這樣對他們的,他們是意識人的至高榮耀,我們是要尊重他們的!’’蘇幕煙說完後,領着蘇幕軒來到了我和布魯面前。

此時,蘇幕軒的神色中確實已經由敵意化爲了激動,一把握住我和布魯的手,久久說不出話,看的出,他是因爲激動而說不出話。

如果此時我和布魯穿幫的話,真不知道結果會讓蘇幕軒怎麼樣,抓狂是肯定的,估計我和布魯也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爲了能不穿幫,我只能先下手爲強,於是反握住蘇幕軒的手哭着對他說。

‘‘大兄弟啊,我們倆這些年在外面過得真的很不好啊,整日的在外界宣揚以德服人,卻還被各大門派追殺,那些兄弟是死的死,被抓的被抓,只剩下了我倆活着回來了!’’~

說着說着,我還學着在凡間看的電視劇中那樣抱了上去,此時我整個人充滿了感情,都已經超乎了布魯的想象。

說實話,凡間的那些肥皂劇演技在什麼時候都有用,尤其是騙這些傻帽級的修者。

‘‘兄弟,我知道你們苦,現在回來就好了!’’~

我的演技讓蘇幕軒也陷入了感情的漩渦,當然我們倆大男人之間可不是那種愛情!

而是一種久別重逢的親情,使蘇幕軒也不由自主的排着我的肩膀,安慰起了我,讓我覺得此時真的好溫暖。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就這樣,我和布魯成了他們之中的一員,跟着他們來到了他們所說的住所,那是一面巨大的懸崖峭壁,上面沒有任何的門容得人進去!

‘‘哎呦我去,我說大兄弟啊,這咋是你們住的地方呢,壓根就沒有門啊!’’~

看到眼前這情況,這tm不是鬧着玩嗎,哪裏有人會住在這懸崖峭壁上,萬一睡着了再掉下來豈不自找苦吃。

‘‘曉東兄,這裏另有洞天,你不妨用手撫摸一下這石壁。’’~

蘇幕軒看我滿臉疑惑,也知道我不懂這石壁之後另有玄機,於是讓我往前走走試試。

既然人家讓咱試試,那咱就試試,別辜負了人家的一番美意,再搞個穿幫就完蛋了。

我走到石壁邊上,伸出右手摸向石壁,石壁的感覺很滑,質地很好。

而且還是整個深淵的一塊懸崖峭壁,這感覺趕上了凡間上好的和田玉,讓我有種把它給收回乾坤戒的衝動!

‘‘啵~’’~

突然,一種似水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朵,然而此時,我還沉浸在石壁的陶醉之中,隨後就感覺我整個人好像融進了溫水中,那感覺只能用一個形容‘爽!’~

當我睜開眼的時候,卻發現布魯他們都站在外面對我喊着什麼,但是在這裏我聽不見,只能任他們喊破喉嚨無人回答。

話說我也不知道他們喊的什麼,然而就因爲不知道他們喊的什麼,才釀成了以下的慘劇!

只見我逐漸被分離出石壁,來到了石壁內部,但是由於落腳點是空的,勞資就象徵着倒黴和悲催掉了下去。

說實話,那滋味真太不好受了,摔得老痛了,還有那個洞十分狹小,我壓根就無法施展飛行,最後還是被人給拉了出來。


哎呀,不得不說啊,這內部果然氣派,整個就是一地下國家,即有街道,馬匹,行人還有暗河和船隻,又有光明,房屋和食物。

最主要的是,這裏居然還布有一座大型聚靈陣,它所生產的靈氣足足可以提供給這裏的所有居民使用,而且還綽綽有餘!

說起這聚靈陣,咱又能好好的聊聊了,這聚靈陣乃是上古十大陣法其一。

修者萬萬不可缺少的一門陣,因爲在沒有靈氣供應修者的地帶,這個陣法則可以在任何地帶將不可用的氣轉化爲供應修者所需的靈氣。

但是此陣一般只存在於少數的門派和個別高手手中,所以想要修得此陣可謂是難之又難。

而且,修煉此陣還是要講究天賦的,此陣共分四級,一級爲小型聚靈陣,二級爲中型聚靈陣,三級則爲大型聚靈陣,然而四級就是傳說中的級別了巨型聚靈陣!

但是,自界父開天闢地以來,四級巨型聚靈陣除了界父盤古曾經在各界中佈下過之外,就再也沒有聽人說過,普天之下還有哪位能人能夠佈下此陣。

就連大型聚靈陣也只有寥寥數人可以布得下,矮人族俗稱陣法研究專家,即便他們如此惹愛陣陣法,族中最強者的充其量也就會佈下中型聚靈陣。

至於布魯,那就更不用說了,都被種族給流放到了開荒城那種廢材集中基地,你想他的能力還能會怎麼樣。

面對這樣的自給自足整個能量人居住地,讓我都有種不想走的感覺。

如果再仔細瞧瞧身邊街道的話,你就會發現,這裏纔是馬可波羅口中所說的那個遍地都是黃金的國度。

每間房屋都是用數以萬記的金磚蓋成的,就連玻璃都是水晶,而且各種瑪瑙和寶石都鑲嵌在中心地帶的一座城堡之上,相必那裏就是蘇幕軒兄妹的宮殿!

雖然這裏沒有紫禁城那麼高大,但是卻比紫禁城要高貴的多,隨便從這座城堡上弄下來幾個寶石,我估計就足以買下整個紫禁城。

還有那地板,也都是純金打造,就連最常見的馬路都是百分之二百純度的白銀打造,到處都是奢華的景象。

‘‘曉東兄,走吧,去我那裏聚一聚,我請客!’’~

蘇幕軒說完,拍了拍我看呆了的眼神,又接着說了一句:‘‘曉東兄,這裏不是物質的世界,所以這些看起來不錯的材料在這裏一文不值!’’~

臥槽,黃金在這裏居然不值錢,還有天價的寶石和瑪瑙,還有各種在凡間都是極品的東西在這裏居然一毛錢都不值。

這是什麼狗屁天理,另一個空間的珍寶在這裏都是垃圾,這可能就大概應了一句話!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葉一如來,一砂一極樂,一方一淨土,一笑一塵緣,一念一清靜,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唉~,反正都不是我的,我又何必在意這些呢,於是跟着蘇幕軒二人前去宮殿中用餐!

說起用餐,這個制度在每一個空間都是一個統一的法則,這個是永遠不會改變的。

進了宮殿之中,高大的寶石大門十分吸引了勞資的眼球,讓我恨不得給他扣下來。

仔細瞧了瞧這裏的建築風格我才發現,這完全是哥特式的風格,看起來即有神祕元素而且又氣派。

說起哥特式建築,我也在大學時代曾經跟着一位建築大師學過一點專業知識。

話說哥特式建築是以卓越的建築技藝表現了神祕、哀婉、崇高的強烈情感。

對後世其他藝術有重大影響,其魅力來自於比例、光與色彩的美學體驗。

即通過對光的形而上的沉思,通過對數與色的象徵性理解,使靈魂擺脫俗世物質的羈絆,迎著神恩之光向着天國飛昇。

可是,這種建築雖曾於歐洲全境流行,不過在歐洲文藝復興時期,一度頗爲被藐視。

一直到十八世紀,英格蘭開始了一連串的哥特復興,蔓延至十九世紀的歐洲,並持續至二十世紀。

主要影響教會與大學建築,哥特式大教堂等無價建築藝術已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遺產,其也成了一門關於主教座堂和教堂的研究。

而在中國境內知名的哥特式建築包括北京的西什庫教堂、青島天主教堂、永寧天主教堂等等,這些都是無價的珍貴藝術寶藏。

但是他們完全無法與這裏的這座城堡想比,無論是藝術的構造,還是牆壁上紋理的清晰度,都一味的吸引觀賞者的眼球。

‘‘曉東兄,這哥特式建築怎麼樣,氣派吧,它是出自一位大師的靈魂手筆,可是那位大師在幾十年前已經去世了!’’~

蘇幕軒說完,一臉憂傷的望向天花板,想必是覺得那樣一位神級的建築藝術家就這樣逝去而傷感。


‘‘是啊,如此具有色彩的建築在世間少有,更何況這是出自神級建築藝術家的靈魂手筆!’’正當我感慨完之後,突然關注到了蘇幕軒話中的關鍵字~

建築藝術家,偶滴神啊,這破地方的人哪裏懂什麼叫藝術,肯定是大陸幾十年前失蹤的一支探險隊曾經來過這裏。


因爲,我聽說過那支探險隊中有一位世界級的建築學家,專門研究這哥特式建築的神級藝術家。

一想到這,我就肯定一種想法,那就是這一支探險隊曾經遭遇了無法抵抗的危險,其中大部分隊員被殺死,其他人則全部跑散,而那位建築學家就是一個逃到了這深淵之中的人。

人自身本來就沒有靈氣波動,身體構造雖然和修者修者一樣,但是人類天生無法像修者那樣運轉靈氣,原因就是已經退化了自身的修者系統。

畢竟凡間早就沒了主靈脈,所以大部分修者不得不放棄了修煉轉業走科技發展道路,並且取得了一些突破性的出路。

當然,除了我這個擁有逆天好運的人可以憑自身修的高境界,其他的修者基本都在祈禱着天神來凡間招收有資質的徒弟。

確實如此,神界雖然有衆多原住居民,但是神與仙神是原住民,而仙則是後來居上的凡人。

由於仙在神界數量稀少,所以只能把目光投向自己的始發地‘凡間’~

但是又由於神魔大戰已將凡間的大地主靈脈給破壞掉,導致修者無法在數量有限的靈氣中快速提升自己的實力。

所以,即便能有些人可以成功突破凡人,但是也會在渡仙劫時由於靈力供應不足而灰飛煙滅。

正是這個原因,導致了神與仙的比例嚴重失調,足以達到了一千比一的比例。

這樣的結果不得不讓仙人把手伸向那些體質好的修者,助其扛過仙界,在仙界修煉。

……

逃進深淵的這個人是幸運的,我估計外界的那些人都已經死於非命了,因爲這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所以弱者就要面臨着被強者所毀滅。

就因爲此人沒有靈氣波動,才被蘇幕軒兄妹二人救回了結界之中。

獲救之後,此人便將此偉大的藝術藍圖贈與了蘇幕軒兄妹二人。~~

就在剛剛建好這偉大的哥特式城堡之後,這位偉大的建築學家也無故去世了,據說是因爲心痛而亡的!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心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