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是,我…我剛剛是在自娛自樂呢。”

“自娛自樂是吧,吃人是吧,妖精是吧?”

見到源塵緩緩靠近,紅衣少年口中蓄勢已久的三昧真火噴出,然後轉身就要逃跑。

可是下一刻, 他便發現自己手腕腳環上的銀環瞬間縮小,將他定在了原地。

源塵張開口將三昧真火吞掉,一臉享受,他沒想到吞噬三昧真火也能提升無命決的完成進度。

無命決完成進度:30%

吞噬三昧真火後進度提升:1%

“繞過我吧,求求你了,我原本只是一隻小妖,因爲貪吃唐僧肉,才被菩薩點化成爲善財童子,我常年伴菩薩身側,早已磨去魔性,如今也算是放下屠刀成了佛,求您高擡貴手,放我一條生路吧,只要你放過我,我爹一定會感謝你的,要不,你可以去我家做客,我娘也會親手用芭蕉扇替你去涼。”

源塵咂了咂舌,紅衣少年說的確實很陳懇,但是源塵總覺得哪裏不對。

不過,現在已經不是源塵放不放過善財,而是他必須依靠善財童子的三昧真火完成無命決的進度。 鳳驚九霄:盛寵重生妃 好,就去你家。”

雖然覺得紅衣少年有些太過熱情,但是入鄉隨俗嘛,他還是不要表現得太過突出。

見源塵答應,紅衣少年嘴角忍不住裂開笑了出來。

“你笑啥?”

源塵原先還以爲其中可能有詐,但是現在他已經完全可以肯定這其中有詐。

不過誰能沒有點祕密呢。

善財臉色剎那蒼白,他有些不敢看源塵,沒想到這纔多少年沒有騙人,他的騙人技術就下降了這麼多,面部表情都控制不住了。

“善財,你父母都住在何處?”源塵沒有要追問下去的打算,而是像個大哥哥一樣,拍着紅衣少年的腦袋耐心詢問。

紅衣少年壓住變出火焰槍的衝動,嘴角擠出一絲微笑道:“我爹爹和我娘住在一塊,都居住在一座小山上。”

“原來也是山大王嗎?”

源塵思忖,他現在需要善財朝他噴火,但也不能讓他發現,否則可能會被反制。

可是看樣子善財童子的父母也很是非凡,他真的需要讓他們親子團聚嗎?

忽然,源塵笑了, 帝妃毒嫁有鳳還朝

紅衣少年看到這個笑容,下意識後退,八丈紅纓槍冒起火焰,擋住了源塵前進的腳步。

甚至他口中的三昧真火都蓄勢待發。

“太慢。”


源塵腳踩太蒼步出現在善財面前,一指點在了他的眉心。

※※※

“大王,大王,唐僧一行人已經進了我們的領地,我們是現在動手嗎?”

十幾個小童子看着爲首的紅肚兜嬰兒,似乎在等待命令。

紅肚兜嬰兒睜開雙眼,沒有嚮往常那樣雙眼射出驚芒,更沒有從前那樣的魔氣狂涌,反而有些呆萌的可愛。

“大王,你怎麼了?”

衆童子都是嘰嘰喳喳,嚇得不輕,生怕大王出了毛病。

想要佔個山頭爲王,沒有一點本事是絕對不行的。

每十年,萬里之內的佔山大王都要聚集在一起,進行吹捧攀比,甚至有些還會戰鬥選出萬里妖王。


再過不久就是萬里妖王競逐賽,倘若大王出了什麼問題,那這個山頭就保不住了,而他們這些小妖也將跟隨大王背井離鄉,這是他們這些小妖萬萬承受不起的。

相比之下,唐僧肉似乎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這裏是……我回來了?不對勁,我明明記得……咦?我記得什麼來着?”紅肚兜嬰兒搖了搖頭,越是去想便越是想不起來自己記得什麼,索性不去想了。

“唐僧肉既然都送上門來了,哪有不吃的道理啊!小的們,你們且看我如何將唐僧弄到手。”紅肚兜嬰兒搖身一變,周身妖魔之全數消失,他變成了一個人類小童。

自己把自己掛在了樹上。

“救命啊,有人嗎?”

“有人嗎?救救我。”

“救我……”

人類小童有氣無力的呼喚,突然,他耳朵動了動,聽到了有聲音傳來。

“悟空,方纔是不是有小童啼哭呼救聲?”

“師父,你一定是舟車勞頓幻聽了,俺老孫雖沒有順風耳的耳力,但也能耳聽八方,即便如此,也未曾聽到一絲一毫的小孩呼救。”

“師父,哼哼~我也聽到有小孩的在呼救,大師兄一定是怕麻煩才裝作沒聽見。”

“悟淨,你呢?你聽到了沒有?”

“師父,我剛剛走神了。”

人類小童在見到迫不及待送上門來的唐僧時,忍不住的笑了。

這一笑,便被擁有火眼金睛的孫悟空發現了。

“師父,還是由我去救這人類小童吧。”孫悟空朝紅孩兒呲牙笑了。

紅孩兒順勢便哭了出來,大喊道:“妖怪啊,你不要過來,不要吃我,嗚嗚嗚~”

“悟空,還是我來吧。”

唐僧眉清目秀,一眼看去便是得道高僧的模樣。

被救了下來,人類小童一把抓住唐僧的手,然後隨手變出一座大山將孫悟空壓在了下面,紅色妖風吹起將唐僧給捲走了。

……

“速去請父王來吃唐僧肉。”

紅孩兒還有一句話沒有說,他想要讓父王和他一般與天同壽。

……

“孫悟空,你的諸多變化在我面前都是枉然!”

紅孩兒面露諷刺,他毫不猶豫的噴出三昧真火,將孫悟空困在火焰中。

“這是什麼火,好燙,燙死俺老孫了。”

“這三昧真火是我從老君丹爐中的火焰中悟出來的,是一種集人、仙、魔的真火,它已經超脫出神火的範疇,你就乖乖受死吧。”

“是嗎?”火焰中,孫悟空緩緩站起,在他周身的火焰都在消失,似乎被吞噬掉了。

“這怎麼可能。”紅孩兒滿臉不可思議,他又一次噴出三昧真火,讓他鬆一口氣的是,這猴子又被燒得渾身顫抖,結果紅孩兒停下沒幾分鐘,這猴子又晃晃悠悠的起來了,又開始嘲諷他。

然後他又是噴火,猴子躺下翻滾……他再次噴火,猴子翻滾……他噴火,猴子滾……

吞噬三昧真火後進度提升:1%。

吞噬三昧真火後進度提升:1%。

+1+1……

無命決完成進度:40%。

無命決完成進度: 60%。

無命決完成進度:60%。

“咦?進度條不動了?”

源塵有些納悶的看着記憶空間裏的一本銀紙金字的懸浮書籍。

此時這本書上的進度條停止在了60%,不再寸進。

看來三昧真火只能提升百分之二十,剩下的百分之四十又要如何是好呢?

源塵還以爲可以一鼓作氣解鎖無命決,卻沒想到事情根本不是這樣的。

孫悟空站在那裏不動了,紅孩兒的臉色也開始變得難看起來,他想起來了,全部都想起來。

他此時看着火焰中的孫悟空,面色上有些惱怒道:“鬥戰勝佛,原來是你,菩薩因你仙逝,而你卻在這裏跟我玩什麼回憶殺,這有意思嗎?”

忽然,紅孩兒的臉色變得潮紅起來,指着孫悟空怒喝道:“你竟然覬覦我的三昧真火,你到底想要做什麼?難道……”

源塵一指將紅孩兒點醒,他實在不忍心看着對方再腦補下去了。

“我不是鬥戰勝佛,也不是孫悟空,本來呢,我只是一個過客,但現在,我是你的第二任師父。”

不等紅孩兒反駁,源塵直接笑道:“徒弟送我的禮物師父我可都收下了。”

源塵舔了舔嘴角,感覺很滿足,這可是百分之二十的進度條,對於他解鎖無命決實在是太重要了。

若不是紅孩兒,源塵恐怕還不知道無命決的解鎖還有進度條,更不會知道,在這裏或許有解鎖剩下進度條的辦法。

“你混蛋!”紅孩兒從未有過的暴怒,他應經感受到了,自己的本源被奪走了百分之二十,這讓他的壽命有了極限,或許會在未來的某一天老死,這讓他徹底暴走。

“對師傅不敬,可是會受到懲罰的!”

源塵很是嚴肅,但是紅孩兒卻已經瘋了。

火焰長槍原本只有八丈,此刻卻是又多了兩丈,長槍刺穿虛空,直接朝源塵這裏刺來。

擁有的東西並不一定在意,但是一旦失去,那將是未曾擁有的十倍百倍痛苦。


“一個個徒弟都不讓我省心呢。”

源塵三下五除二將紅孩兒制服,然後又如法炮製……一個小時後,紅孩兒捂着屁股淚流滿面道:“我服了,師父放過徒兒吧。”

“不是師父不放過你,是你不放過師父啊。”

源塵感覺自己沒說錯,他一個小時之內,紅孩兒已經佯裝服了好幾次,但是每一次都是好了傷疤忘了疼,這一次源塵不打算輕易放過他了。

“師父,你真的不是那隻猴子嗎?”

啪!

“我不是猴子。”

源塵很堅定,他是人類,不是猴子。

“嘶嘶嘶~不是就不是,幹嘛打我啊。”

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