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勝德鄙夷道:“蘇志鵬,如果你們對我有意見,大可以離開。別佔着我的場子,還要指責我的不是,我楊勝德,不伺候你們這些人!”

“你的場子?”蕭卓笑了:“楊大叔,你可真能往自己臉上貼金,帝皇老闆同意了這是你的場子麼?”


楊勝德:“年輕人,別不服我。論社會地位,你和我相差十萬八千里,你這種手心朝上,伸手問老婆要錢的男人,還是老老實實在家裏待着,別出來丟人現眼。”

蘇晴皺眉道:“楊先生,勞駕注意你的措辭!我們家是來參加聚會的,不是來這裏讓你惡意辱罵的!”

楊勝德攤了攤手,表示很無辜:“冤枉啊,明明是你父母挑事在先,管我什麼事?”

蘇顏氣洶洶地走到了方麗華身邊,挽住了她的手臂,說:“媽,我們走吧,別在這種小人面前受氣。”

方麗華生氣地說:“走?如果我們走了,那豈不是讓楊勝德小人得志了?”

楊勝德讓她走,她還偏不走!

“小人得志”這四個字,是徹徹底底的把楊勝德給激怒了。

“方麗華,沒想到你都一把年紀了,還像以前那樣口出狂言,潑辣無禮。難怪豪門公子都看不上你,你就適合那種一無是處的紈絝子弟。”

楊勝德這一罵,不僅把方麗華貶得一文不值,還把蘇志鵬給罵了一頓。


方麗華氣得胸口劇烈起伏,楊勝德簡直欺人太甚。

蕭卓拍了拍方麗華的肩膀,示意她冷靜一點。

楊勝德伸手往酒店大門一指:“大門就在那裏,這裏不歡迎你們,趕緊走!”

蕭卓笑道:“是不是隻要能包下這個場子,就能讓自己看不爽的人走啊?”

楊勝德脣角一勾:“那當然,這本來就是請客,東道主想請誰就請誰。我不想請你們,麻煩識相點,難道還讓我找保安來趕你們走?”

蕭卓按着方麗華和蘇志鵬的肩膀,讓他們坐回椅子上。

事情鬧到這個地步,蘇志鵬也不想再留在這裏看楊勝德和莫靜的白眼。

他正想開口和方麗華商量,要不要走了算了。但方麗華肯定會拒絕,以她的性格,絕對咽不下這口氣。


蕭卓也招呼蘇晴姐妹倆回到原位。見到他們還是不願意走,莫靜忍不住又說:“你們還是快走吧,別死皮賴臉的留在這裏。”看到方麗華吃癟,她心裏都快樂死了。

蕭卓慢斯條理地說:“我們,是不會走的,要走,也是你們走。”

楊勝德冷笑:“行啊,吃軟飯吃上癮了,連外人的便宜也想佔?方麗華,你這女婿和你有的一拼啊,都一樣的不要臉。”

沒等方麗華罵回去,蕭卓先開口了:“瞧你這嘚瑟樣,待會兒你不滾出去,我們全家是不會原諒你的哦。”

說話間,蕭卓拿起手機,發了一條短信。

楊勝德笑得都快岔氣了:“年輕人,你很狂啊。行,有本事,你做東,只要你付了今晚的費用,我楊勝德,立馬滾出去,哈哈哈……” “哈哈哈……”那些和楊勝德一條船的人也哈哈大笑起來。

他們都知道,蘇氏集團之前差點破產,這會兒不可能拿得出幾千萬來付今晚的聚餐費用。

“好,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希望楊大叔你到時候可別耍賴皮。”蕭卓笑着說。

“哈哈哈……行啊,那我們就等着你們蘇家來做東咯。”楊勝德眼裏一片輕蔑,等着看蘇家的笑話。

蘇志鵬面露爲難,他們蘇家哪裏拿得出這幾千萬來付今晚的聚餐費用啊?

聽到蕭卓在楊勝德面前說大話,方麗華的心情也越來越煩躁,本來場面已經夠亂了,蕭卓還要來添亂,這不是故意想讓他們蘇家出糗嗎?

在場的人,有些等着看蕭卓一家人的笑話,有些倒是同情他們,但沒人敢指責楊勝德的不是。

伍向陽也聽說過蘇氏企業之前的情況,差點都破產了。這會兒好不容易東山再起,一下子花個幾千萬吃一頓這麼貴的,得不償失啊。

伍向陽湊近了蘇晴,小聲道:“你要不要勸勸你爸媽,這一頓,不吃也罷。楊勝德這個人,都被吹捧慣了,不好惹。要是這一次,你們蘇家真的花個幾千萬來請同學們吃一頓,那是血虧啊。下一次去叔家,叔給你們做一頓好吃的。”

伍向陽雖說是在勸他們走,但初心也是爲了他們好。

蘇晴抿脣道:“謝謝伍叔叔關心,我相信我丈夫能解決。”

既然蕭卓能放出這些話,他就肯定找到了解決之策,蘇晴是完全不擔心的。


伍向陽倒是替蘇家捏了一把汗:“嗐,他一個上門女婿,有什麼本事啊?”

楊勝德對蕭卓譏笑道:“年輕人,你這是要把你金主一家給坑到死啊?”

蕭卓嘴角一扯:“我坑誰你管不着,你做好‘滾’的準備就行。”

“大言不慚,我就等着看看,今天到底誰‘滾’出去!”楊勝德氣急敗壞,咬牙切齒。

這時,一輛黑色瑪莎拉蒂停在了帝皇酒店的門口。駕駛座上的人一下車,門前的迎賓小姐全都低頭行禮:“總裁好。”

衆人擡頭往酒店大門望過去,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朝他們走了過來。

楊勝德認識來的人,他是帝皇的總裁,範無救。

範無救資金雄厚,如果能和他攀上關係,百利而無一害。

楊勝德像條哈巴狗似的迎了上去:“範先生,久仰久仰,我是楊氏集團的總裁,楊勝德。”

楊勝德對範無救伸出了手,然而範無救連看都沒看他一眼,直奔向了蕭卓身邊。

“老大。”

這聲“老大”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傻眼了。

天朝首屈一指的富人範無救,居然對蘇家那個一無是處的上門女婿叫“老大”?!

這……這不可能!

楊勝德呆滯地伸着手,愣在了原地。他一直想抱上的大腿,竟然……竟然和蕭卓認識!

方麗華和蘇志鵬面面相覷,他們雖然沒有見過範無救,但也知道帝皇集團的總裁有多麼厲害,堪稱天朝國首富。就連楊勝德在他面前,都只是一粒小小的芝麻。


這麼牛逼轟轟的人,怎麼會認識自家這個廢物女婿?認識也就罷了,範無救竟然還畢恭畢敬地對着蕭卓叫老大!

方麗華和蘇志鵬都懵了,蕭卓和範無救看起來關係非常熟絡。可像範無救這樣高高在上的人,怎麼可能會和一個吃軟飯的做朋友?

“咳咳……”蕭卓搭着範無救的肩膀,小聲問他:“老黑啊,這一頓,算我請客,你付錢,成不?”

範無救毫不猶豫地點點頭,笑道:“當然成,只要老大一句話,就是要天上的星星,我都替你摘下來。”

範無救這話說得十分肉麻,蕭卓瞪了他一眼:“別胡說,我老婆在這兒呢,別讓她誤會了。”

蕭卓和範無救的關係引人遐思,但在場的人都把重點放在了一處,那就是,這一頓,算蕭卓請客!

蕭卓清了清嗓子,和大夥兒說道:“各位叔叔阿姨,這一頓,我請,待會兒我再讓老黑給各位安排一些稀奇菜,各位盡情的吃,盡情的聊。”

事情已經超出了楊勝德的控制範圍,本以爲今晚能在這羣老同學面前撐撐面子,現在全都被蕭卓這個吃軟飯的給破壞了。

楊勝德連忙對範無救說:“範老闆,你這是什麼意思?場地費,我已經支付了。這些菜錢,我也付了押金。”

範無救:“楊先生,你放心,你支付的所有費用,我們帝皇會退給你。”

楊勝德哪裏在乎的是錢,他在乎的是面子啊!

“你們做生意不講信用,明明我纔是買家!”

這還扯上信用了?這年頭,居然有這種搶着買大單的人,真是難得。

蕭卓終於讓方麗華揚眉吐氣了一把,她挑眉道:“楊勝德,別忘了你剛纔說的話,只要這一頓我們家請,你就‘滾’出去。大丈夫一言九鼎,你可別打自己的臉啊。”

方麗華咬重了那個“滾”字,言下之意就是讓楊勝德滾出去。

楊勝德被蕭卓打臉,已經夠丟人了,哪裏還忍受得了方麗華的譏諷。

楊勝德直接破口大罵:“方麗華,你以爲你是個什麼東西?當初你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你就像條舔狗一樣。你不過就是一雙我玩過的破鞋,你在我面前玩什麼威風呢?你配嗎?”

“啪!”下一秒,清脆的巴掌聲驟然響起。

楊勝德腦袋一偏,左臉火辣辣的疼。

一瞬間,楊勝德被打懵了。

衆人都望向了蘇志鵬。他雙目猩紅,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起來,抽了楊勝德一巴掌。

這一巴掌,驚到了在場的所有人。包括方麗華和蘇晴姐妹。

方麗華的眼裏寫滿了難以置信,平日裏一向溫和的蘇志鵬,竟然動手了!

從前,她埋怨蘇志鵬的時候,他都沒有說過一句重話。今天蘇志鵬居然爲了自己連楊勝德都敢打,這確實讓方麗華對他另眼相看。

霎時間,方麗華的心宛若被注入了一道暖流。

果然,她當年沒選錯人啊。

蘇志鵬怒不可遏:“楊勝德,我命令你,給我老婆道歉!”

楊勝德把方麗華都侮辱到這個份上了,倘若自己這做丈夫的還袖手旁觀,那簡直不配當個男人。 蘇志鵬這一巴掌很用力,抽得楊勝德的臉都麻了。

楊勝德狠狠抹了一把被蘇志鵬剛打過的臉頰,怒火中燒:“蘇志鵬,你敢打我?!”

楊勝德瞪着雙眼,面色氣得漲紅。當着這麼多老同學的面,蘇志鵬居然敢打他!

他嗎的,蘇志鵬算個什麼東西?給他提鞋都不配!

這是蘇志鵬人生中第一次打人,很爽,但也有點緊張。因爲他打的,是北陽市首富,楊勝德。這傢伙,無論在白或者黑,都有那麼點手腕。

蘇志鵬也擔心事後楊勝德會報復蘇家,但這一巴掌,他打得並不後悔。

蘇志鵬豁出去了,朝着楊勝德怒道:“你罵我妻子,活該被打!”

楊勝德氣瘋了,他咬牙切齒:“日你嗎個吃白飯的窩囊廢,娶了老子玩膩的二手貨還當個寶貝似的,你他嗎腦袋被驢踢了?既然你們敢動手,那就別怪我不讓你們踏出這扇門!”

氣急敗壞的楊勝德,什麼髒話都講得出口。他掏出手機,似乎想搬救兵,還沒等他把手機摸熱,蕭卓就一巴掌扇了過來。

“啪!”

蕭卓這一巴掌扇得特別有技巧,不僅把楊勝德的右臉給扇腫了,還把他手上的手機給扇掉了。

這一巴掌,比剛纔蘇志鵬那一掌用力得多。

“你!”接連捱了兩個巴掌,楊勝德氣得連肺都快炸了,他活了五十多年,還沒受過這種委屈!

“你你你,你什麼你?”蕭卓張嘴就懟:“打你怎麼了?打的就是你啊!不服?憋着!”

“你以爲就你有錢?你這點破錢我家人看得上?你可拉倒吧!你也不拿面鏡子照照你算個什麼幾把玩意兒,當年欺騙我丈母孃感情,今天又在我老丈人丈母孃面前大言不慚,你活膩了?”

“你面色發青,額間發黑,活脫脫一短命倒黴相,幸好當初我丈母孃懸崖勒馬,沒和你這種短命鬼在一起。一把年紀了還老牛吃嫩草,你不害臊,我都覺得你丟人!”

蕭卓毫不顧形象的當着所有人的面對着楊勝德罵罵咧咧。哦不,本來他在人前就沒什麼好形象可言。

楊勝德的臉忽紅忽白,腦袋被氣得嗡嗡嗡的響,顯然蕭卓還沒有罵盡興,沒等楊勝德破口大罵,蕭卓又繼續了。

“我警告你啊,今天你不當着大夥兒的面給我丈母孃和老丈人磕頭道歉,我就打斷你的腿。”

此話一出,衆人倒吸了一口涼氣。蕭卓簡直太太太囂張了,現在可是法治時代,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叫囂着要打斷楊勝德的腿,這還有沒有王法啊?

“他嗎的!”楊勝德暴怒至極:“我楊勝德活了五十多年,還沒受過這種窩囊氣,你這有眼無珠的狗東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