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排好趙雪茹,趙輝又來到酒店,給管兵打了個電話。

“沒睡吧?來三樓咖啡廳聊聊吧。”趙輝掛了電話。

不一會,管兵便下了樓來到咖啡廳,精神萎靡的坐在趙輝面前。

“吵架了?”趙輝問道。

“沒有,有什麼好吵的。”管兵苦笑一下。

“你倆到底怎麼了?”趙輝關心的問道,這件事首先關係到自己妹妹的幸福,其次還關係到自己是否能夠順利得到神祕武功。

管兵現在的角色讓自己很是爲難,一是他和自己妹妹的關係,惹自己妹妹不開心這要是別人趙輝是不能容忍的;二是他和維利亞的關係,趙輝需要他和維利亞的關係來得到神祕武功,所以自己還得好好巴結着管兵。這讓趙輝十分爲難很不舒服,這種事根本就讓信仰簡單直白爽的自己感到憋屈。

所以趙輝想知道事情的經過,如果能調解開他們的矛盾那是最好的。

管兵心裏也憋得難受,狠狠捶了一拳面前的桌子,把實木桌子捶出了一道裂紋,一狠心便把自己和趙雪茹接觸的全過程對趙輝說了一遍。

“這麼說是雪茹甩了你?因爲她嫌你窮是個農民還是個孤兒?而且她還要去找那個花花公子?”趙輝盯着管兵問道。

“恩~給我要瓶酒。”管兵說道。

“唉,你真是個笨蛋。”趙輝揮揮手招來侍者點了瓶酒。

“對不起先生,我們這裏是咖啡廳,不提供酒水的。”侍者禮貌的說道。

“把這茬給忘了。走,我帶你去個地方喝酒。”趙輝站起身向酒店外走去。

在車上,趙輝對管兵說道:“雪茹的脾氣我知道,因爲她是我從小看着長大的,絕對不是那種嫌貧愛富的人,何況你和她已經發生了關係,她是個很傳統的女孩,如果跟你發生了關係,除非是你甩她,不然她會死心塌地的跟着你。”

“那她還給我留了那樣一封信,最後還留了一首詩諷刺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呢。”管兵吸着煙皺着眉頭說道。

“詩?什麼詩?”趙輝問道。

“魚目亦笑我,知有前期在。叢比高低等,過咎全歸你。”管兵背出了趙雪茹信上最後的詩,苦笑着說道:“聽見沒,叢比高低等,過咎全歸你。是我不知高低,攀比趙大小姐,所以過錯全都歸我了。”管兵狠狠的把菸頭談窗外。

趙輝默唸了兩遍,恍然大悟,道:“哎呀你這個笨蛋,你就沒讀懂這首詩麼?”

管兵皺着眉頭說道:“怎麼沒讀懂,我不是都給你解釋過了麼。”

趙輝直搖頭,對管兵說道:“ 你把每句最後一個字連起來讀出來。”

管兵疑惑的掰着指頭慢慢讀了出來:“我……在……等……你……我在等你?”

“對,這是首藏頭詩,雪茹想告訴你她在等你。”趙輝搖着頭,遺憾的嘆着氣。

“可那封信裏的內容……”管兵詫異道,也有了不好的預感。

“唉,你再自己想想那封信的內容,她不過是在提醒你。你是個平民、孤兒,想娶她家裏根本不會同意;又提醒你你的對手是個能扔20億當玩的人;你又一沒關係二沒背景三沒有啓動資金,想要做大做強根本不可能,這是在提醒你要充分利用你身邊的人脈藉助他人的力量,才能更快更好的發展起來;至於最後對你說的恨不過是在提醒你如果你做不到這些不能去迎娶她那她只能真的恨你了……唉……”趙輝嘆着氣看着管兵,這可真應了那句話:旁觀者清。管兵作爲當事人當時只是籠統的看了那份信的表面意思,根本就沒考慮他深層次的含義。

管兵慢慢思索着,越想越覺得趙輝說的有道理,特別是那首藏頭詩,慢慢體會哪裏是在羞辱自己,根本就是在提醒自己她趙雪茹雖然知道前途坎坷,自己的命運在大富大貴的高低等人之間徘徊卻仍然選擇了自己,這其中的過錯全都是自己選擇的……

“草~!我真是個笨蛋。”管兵狠狠捶了車門一下,“哐當”一聲,車門竟然掉下了半邊耷拉在地上擦出一串火星。

趙輝心疼的喊道:“我的車門~”一腳踩死了剎車。

“我帶你去跟雪茹道歉吧,她就在我家裏。”趙輝對管兵說道。

“唉~不必了,我已經傷害了她,而且是真正的傷害。”管兵回想着剛纔在酒店裏的那一幕,自己的作爲肯定讓趙雪茹傷透了心,正應了維利亞的那句話:心碎。

“你看你,大男人主義又犯了吧。你不去說就會永遠誤會下去,你去跟她解釋清楚不行再想別的辦法。”趙輝勸解道。

“好,大男人有什麼事情好怕,去就去。”管兵一咬牙答應了趙輝的建議,一把將拖在地上的車門拽了上來。

“這纔像個爺們。”趙輝開心的笑起來,一打方向盤向自己家駛去。

“吱~嘭~”趙輝剛拐過彎還沒打正方向,一輛拉風的紅色法拉利跑車便撞在了趙輝車的後部。趙輝罵罵咧咧的下了車查看情況,管兵則在懊悔的思考着一會怎麼跟雪茹解釋,自己竟然光着身子抱着一個女人出現在她面前……唉~。

趙輝到車後面一看,自己車的後保險槓已經成了碎片,法拉利的引擎蓋已經變形翹起,但是法拉利車上的人卻依然在車裏沒動,車內傳出震耳欲聾的動感音樂……

趙輝走到駕駛室旁邊敲了敲車窗,裏面沒有反應,趙輝皺了皺眉頭一把拉開了車門。

震耳欲聾的音樂震得趙輝感到崩崩直跳,兩個年紀輕輕的明顯是九零後的男女正摟在一起親成一團,男人的手不老實的在女人身上摸來摸去,兩個人都穿的非常前衛,一股濃烈的酒味撲鼻而來…… “唉~唉~唉~”趙輝用腳踢了踢駕駛位上那年輕男子的屁股,但是男子根本就沒搭理趙輝,正在使勁的把手伸進女子的衣服裏面。這時女子歪了歪頭,睜開眼睛看了眼車外的趙輝。

“小雨?”趙輝伸出手攥住男子的腰帶一把把他從女子身上拉到了車外扔在了地上,怒目圓燈盯着車內的女子。被扔出去的男子晃晃悠悠想爬起來可就是使不上勁爬不起來,看樣子喝了不少。

車內的女子則瞪着眼睛皺了皺眉頭,整理了整理已經被男子推到胯部的超短裙,遮住了黑色蕾絲三角褲,又把自己的吊帶衫整理好端坐在車裏扭過頭點了根菸不理趙輝。

“你給我下來~!”趙輝怒吼道,手指指着車裏的小雨吼道。

“憑什麼?”小雨扭頭怒視這趙輝。

趙輝走到車子另一邊,打開車門一把拉出了女子,而女子則一甩手掙脫了趙輝的手,怒視着趙輝。

趙輝臉上的表情很複雜,但是痛苦的表情居多,對小雨說道:“你看看你現在是什麼樣子,竟然跟這種男人混在一起。”

小雨一聽這話高聲喊道:“哪種男人?哪種男人?我願意。有本事的男人都讓你給害死了,我不找這種男人找哪種。”小雨說完蹬着十多公分高的高跟鞋走到另一邊,拉住被趙輝扔出去的男人的胳膊使勁拽着,嘴裏還一邊罵着:“起來,你給我起來,廢物……”

男人最怕什麼?最怕的就是被女人說成廢物,本來還萎靡不振的男子突然瞪大了眼睛衝小雨喊道:“你他媽說什麼?誰是廢物?誰是廢物?……”竟然晃晃悠悠的站起來了。

“你不是廢物?好。這個男人要搶我,你看着辦吧。”小雨雙手環抱胸前看着趙輝。

男子利馬跟打了雞血一樣衝到趙輝面前吼道:“他媽的,老子的女人也敢搶,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誰?今天不廢了丫的我就不是馬德明。”男子晃悠悠的跑到車旁邊,從車裏拿出了一個甩棍唰的一聲甩了出來攥在手裏威風凜凜的向趙輝走來。

趙輝冷笑着看着自稱馬德明的傢伙十分囂張的向自己走來,無動於衷。

“我艹~”馬德明把手上的甩棍衝趙輝腦袋揮去。

“啪~”馬德明的甩棍並沒有揮下去,因爲另一端被管兵抓在了手裏。

“能不能快點?”管兵皺着眉頭說道:“你還有空爲了女人打架?”管兵在車上等的心煩,既着急去找趙雪茹道歉又擔心酒店裏的維利亞。

“他是副市長馬洪亮的兒子,別打殘了。”趙輝平靜的說道。

管兵會意,一腳踹在馬德明的肚子上。

“嗷~”馬德明倒飛出去十多米遠落在地上捂着肚子開始嚎叫。

管兵一擺頭說道:“趕緊的。”然後向帕薩特走去,順手把手裏的甩棍猛的一下插在了法拉利翹起的引擎蓋上。

被趙輝叫做小雨的女子瞪着眼睛看着突然出現的管兵目不轉睛,絲毫不在乎剛纔還和自己又親又摸的男子正在自己腳邊打滾嚎叫。

“小雨,跟我回去。”趙輝說道,邊說邊準備來拉小雨上車。

可趙輝沒想到小雨竟然主動向帕薩特走去,打開車門坐進了後排。

趙輝愣了一下,皺了皺眉頭走過去,上了車對管兵說道:“這是我老婆的妹妹,薛雨。”發動汽車向家裏駛去。

一路上管兵在抽菸,小雨在後排座盯着管兵,趙輝一邊開車一邊從後視鏡瞄着小雨,眉頭越皺越緊。

到了趙輝家樓下,趙輝在前面帶路,管兵緊隨其後,小雨跟在管兵後面,一直到進了房門三個人都沒有說一句話。

趙輝的老婆薛冰正在沙發上安慰着哭泣的趙雪茹,一看趙輝回來還帶着一個身高體壯眉頭緊皺愁眉苦臉的壯漢就知道肯定就是這個人惹趙雪茹哭泣的。

更讓她吃驚的是自己的妹妹薛雨竟然從那個男人身後閃了出來,自己的妹妹可是已經兩個多月沒主動回過家了,每次自己一沒看好她就跑出去喝酒喝到爛醉,好在老公在京城混的還好,沒人敢趁機佔她便宜,不然自己早就當姨媽了。這一次竟然是自己站着走回來,可以稱爲奇蹟了。

薛雨扭着屁股走進了自己屋裏,關上了門,性感的裝束讓姐姐薛冰皺緊了眉頭卻又不敢說什麼,妹妹能回來就不錯了,哪裏還敢再說什麼。

管兵手足無措的站在那裏不是如何是好,盯着趙雪茹嘴脣抖動着就是說不出話來,讓薛冰看着都爲他着急。趙雪茹一看到管兵進來先是一愣,緊接着又哭開了,而且比剛纔哭的還兇,薛冰只好一個勁的遞紙巾,臉衝着站在門口的傻大個一個勁的使眼色。

“雪茹~我……”管兵不知如何啓齒,尷尬的看着哭泣的趙雪茹。

“大男人婆婆媽媽的像啥樣子,去,過去。”趙輝在後面推了管兵一把,說道:“雪茹,剛纔我跟他談過了,這小子根本就沒看懂你的信,誤會了你。他是特意來跟你道歉的。”然後一個勁的衝管兵使眼色,擠眉弄眼奴嘴脣的比管兵還着急。

“雪茹,對不起,是我錯了,我誤會了你,我跟你道歉。”管兵一鼓勇氣痛快的承認了自己的錯誤,不過臉上卻是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酒店裏的那一幕恐怕雪茹不會輕易原諒自己,甚至根本就不會原諒自己,自己全當是死馬當活馬醫吧。

趙雪茹聽到這話竟然停止了哭泣,站起來仰着頭瞪着比自己高一頭的管兵怒目圓視,眼神中包含着傷心、憤怒、失望還有一股殺氣,讓管兵感到毛骨悚然。

“你這個農民孤兒還有臉跑來找我?你不是有人疼有人愛麼?你不是摟着個大美女很開心麼,還來找我幹什麼?說實話我還真覺得你配不上我。”趙雪茹大聲嚷道。

趙輝和薛冰詫異的看着一向溫柔靦腆清純可人的趙雪茹,沒想到趙雪茹竟然會突然這麼大聲的說出這麼難聽的話。

管兵愣了一下,隨即放下心來。起碼趙雪茹還跟自己說話,這就有挽回的機會。

“雪茹,是我不對,我笨,沒有看懂你的信。你知道我文化程度不高,寫那麼晦澀難懂的內容我怎麼可能看得懂嘛。”管兵伸出手想拉着趙雪茹的手,卻被趙雪茹一把打開了。

“別跟我套近乎,我真沒想到咱們兩個的感情就這麼經不起事,一封信就把你給打倒了。你這一米九的大個子白長了?我實話跟你說,從現在開始咱們兩個一刀兩斷以後誰也不認識誰。”趙雪茹猛的坐回沙發,雙手抱胸不再看管兵。

管兵一臉尷尬的站在那裏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這時,旁邊的房門打開了,剛剛進去的薛冰已經換了一身清純可愛的棉質睡衣走了出來,看上去就像一個可愛的鄰家小妹,走到管兵面前二話不說一把摟住管兵的脖子狠狠的吻了下去,然後在衆人驚呆的眼光中轉頭對趙雪茹挑釁般的說道:

“你不要他,我要!”

衆人驚掉一地眼珠,管兵更是哭笑不得,這趙輝的小姨子也太……

PS:貴賓票爆更一共四更全部爆完,今天還有三章固定更新,希望大家能繼續投票爆更不要讓我閒下來。讓爆更來的更猛烈些吧~ 一時間香柔滿懷,管兵大腦一片空白,直到薛雨鬆開摟着自己的胳膊才反應過來。

自己這正跟雪茹道歉呢,你來瞎摻和啥?而且還在她面前擁吻我,本來跟維利亞的那一幕讓她看到就沒法解釋了,這你又來雪上加霜……

管兵狠狠的瞪了薛雨兩眼,然後手一揮手把她搡倒在沙發上。

薛雨猛地站起,衝着趙輝喊道:“姐夫,他是不是你的人?”

趙輝一愣,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管兵的確是自己的手下。

“那你說的話還算不算數?”薛雨盯着趙輝,臉上的表情非常嚴肅。

趙輝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這怎麼又衝我來了?

趙輝的妻子薛冰卻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扯過趙輝的耳朵輕輕嘀咕了幾句。

шωш ▪ttКan ▪CO

趙輝突然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盯着薛雨緊張的問道:“你……你不會是……”右手食指在薛雨和管兵之間來回掃射。

“對,就是他,我看上他了。”薛雨上前一把抱住了管兵的胳膊,用自己柔軟的胸脯使勁擠着管兵的胳膊。



趙雪茹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沒想到管兵看上去傻乎乎的確這麼收女人歡迎。在東馬村的時候就發現那個李子琪對他有意思,不然也不會寧肯不賺錢也幫他搞開發。剛纔在酒店,那個外國女子赤身裸.體的掛在同樣沒穿衣服的管兵身上一副陶醉的樣子……現在沒想到哥哥的小姨子薛雨竟然也開上了管兵,而且還當着自己的面瘋狂擁吻管兵……而那個可惡的傢伙竟然傻乎乎的也不知道反抗一下,看來他的確不需要自己,自己只不過是一廂情願而已……

趙雪茹緊咬着嘴脣跑到門口摔門而去,使勁按着電梯按鈕,想要趕緊離開這個讓自己心碎的男人。

管兵見狀趕忙追了出去,一邊追一邊喊着雪茹的名字。

趙雪茹聽見管兵追來,也不等電梯了,打開旁邊的逃生通道門向下跑去……

薛雨見管兵跑去追趙雪茹,也拖拉着小拖鞋啪嗒啪嗒~的追了出去,臨出門還狠狠瞪了姐夫趙輝一眼。

三個人一陣風一樣跑了出去,只留下目瞪口呆的趙輝和一臉氣憤的薛冰。

趙輝抱頭坐在沙發上,揪着自己的頭髮說道:“這都他媽的什麼事兒啊。”

妹妹愛上了管兵,管兵也愛雪茹,可是卻因爲一封信鬧了誤會。這剛要勸他們和好,自己的小姨子又摻了了進來,整件事弄得亂糟糟的。

妻子薛冰衝趙輝一瞪眼,說道:“什麼事兒?還不是你惹的亂子。當初你可以親口答應她只要她看上了誰你就幫她追到手,別忘了,你可欠她一個老公。”


“唉~”趙輝嘆了口氣,回想着三年前小姨子和自己一名手下王磊愛的如膠似漆,自己派那小子出去出任務結果卻死在了外面,從此自己就陷入了小姨子的追殺。直到自己的老丈人出馬才勸下了瘋狂的薛雨,自己也答應一定會幫她找一個和王磊一樣即高大威猛又聰明睿智還有着超人的能力的人補償給她才讓薛雨冷靜下來。但是小姨子從此以後卻賴在自己家裏不走了,說是要盯着自己看自己到底有沒有用心在爲自己找對象……

三年來薛雨時常想起自己的愛人王磊,一想就哭,一哭就難過,一難過就跑出去喝酒……因爲這事,老婆薛冰沒少給自己小鞋穿,誰讓自己派誰不好偏派了王磊去出任務,而且偏偏王磊死在了外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