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於知足還是不回去,可是錢財是越來越多,有的時候一天就能進賬十萬元左右,甚至出去給人治治病,算算掛,看看風水,就能帶回百八十萬的現金。於知足迷茫了,但是他也知道,這時候如果走了,那後半輩子也真的衣食無憂,可是那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嗎?不,絕對不是,他就想知道這個世界裏,真正的氣功大師到底能修成什麼樣?

隨後的一年裏,他用掙來的錢財開始維修道觀,從裏到外的改善道觀的形象。道觀裏的客人是越來越多,他成了當地的活神仙,也就在這時,他去找青雲真人,如果自己無緣修習氣功,那可就真想回家過日子了。

青雲真人當然明白他的意思,開始慢慢的教授他一些氣功的基礎知識。可是於知足才發現,那些氣功的基礎知識,原來自己都學過,而且又從新去領悟一番才知道,氣功的奧妙原來在這裏。那就是自己一直都在修行的氣功,從來沒有像內運用過。

以前都只是用在太極拳的招式上,但是經過打坐精修後他才發現,自身的氣功已經有了一個雛形,丹田的運用也開始逐步隨心所欲,他終於知道師父的真實意義,那就是想修行成仙的氣功大師,都需要向裏尋求內在的能力,而不是迷戀外在的招式上。

於知足這以後的修煉,就不在去給人算卦,也很少管理道觀的雜事。他將這些事情交給了另一位師弟,自己潛心在後山的山洞裏,領悟內在的感受。也就是在那時,青雲真人在山洞裏給他傳入真氣,幫他打開了穴位上的屏障。於知足僅用了半年的時間,就已經達到了內氣成形,此時如果不在修行,可以延年益壽百歲平安。可是他又用了一年的時間,修行到了內氣外放的境界。此時內氣如手中刀劍,但不能運用自如,必須配合外在的功法,但這種境界就已經是世間的高人了。

就在於知足回來的前半年裏,他終於達到了內氣化形的層次。這時內氣就可以運用自如,如無形利刃,可以斬妖除魔,只是此時的丹田內氣還不圓滿,也只能說是中等水平而已。但這種層次在世間裏,就已經是一等一的高手了。

於知足的成就可以說一半是自己的苦心磨練,一半是師傅的內氣傳承。他這三年裏的修行,每日都是青雲真人給補氣護身,防止他走火入魔,要不是師傅的精心護理和栽培。於知足想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達到現在的成就,最少還得需要五年的時間,甚至更長。但這也和個人的天賦有很大的關係,即使在好的老師,所教的學生也不都是高材生。

於知足從內在的修行和外在的領悟,讓他對氣功的修行方法有了新的認識,讓他在修仙界的道路上,也走的更有信心,所以他預知家裏會發生一些瑣事,纔跟師傅告別想回到紅塵之中磨練一番。

此時的烈成就比於知足幸福多了,雖然沒練過太極拳,也沒學過什麼道術和氣功上的文理知識,但是如此巧合的被好兄弟傳入真氣,那種如仙如幻的感覺,就已經賽過苦修好幾年才知道有內氣的於知足。不過烈成可不是什麼天仙下凡,也不是什麼在世的天才。即使是天才也需要經歷風雨的洗禮。

於知足對他的這一點撥,雖然不知道能修成什麼樣?但起碼能延年益壽,也算是給他身體增加了點本錢。內氣在烈成的體內左衝右撞一番後,慢慢的消失無形,他也感覺那種清涼感少了很多,雖然身體還隱約有觸電的感覺,就不在像一開始那樣的逍遙快活了。

他很是不懂的看向於知足,問道:“兄弟,怎麼沒了?在給我來一次,真好玩。”

於知足白了他一眼,笑道:“我雖然能達到內氣外放,但丹田裏的內氣也不是很多,每日也需要不停的補充,纔會慢慢的有所增加,你以爲人的內氣是無窮無盡的?肚子裏沒有氣的時候,你能放出屁嗎?”

“啊!!!也對,你這工夫真不錯!這要是和那個妹子玩激情的時候,你說得多爽?估計一宿都沒問題,哎,你這種能力,算不算是超能力?”烈成現在對氣功有了新的看法,對一些不爲人知的超能力,也有了很濃厚的興趣。但是他對這裏的知識懂的還很少,所以想在這方面多請教請教這位活神仙。

於知足一笑,將所知道的一些神祕的法門,簡單的告訴了他幾句。

於知足屬於以氣修仙,但是修仙不是隻有這一個法門。也有外功修仙的法門和其它的以氣修仙的法門。修煉的法門不同,所修成的速度和方法當然不同,所施展出來的外在能力也不會相同。以毒修仙成功的,被稱作爲毒王,走的是魔仙。以外功修煉成仙的,被稱作是武神。以陣法修仙成功的,被稱作靈神。已有以咒術修行成仙的,也有其它的多種法門,但都是爲了成仙。

汽車的型號和外形不相同,但都是爲了交通更方便。飛機的種類和作用也不同,但都爲了在天上飛。

⊕ TTκan⊕ C○

修仙的方法不相同,所想要的結果是一樣的。氣功修仙的修行方法,算是最普通的,最快速的,但不一定是最強的。只是他還沒遇到真正的高手而已。

烈成算是明白了一些這方面的知識,但是也有點不明白自己,有沒有修仙的潛能?於知足告訴他,這就需要緣分,有的人在練外功心法的時候,走進了修仙的道路。這樣的仙人在天上被叫做武神,在世間也有這種無數高人,比如三國時期的關羽,在仙界被稱作是武神,他是修氣功法門嗎?可是他爲什麼會成仙?心法的外在修行不一樣,不代表不能修仙得道。

烈成點了一下頭,心中對修仙有了無比強烈的興趣,他也很想有個機緣巧合的奇遇,也走上修仙的道路。 於知足一看自己這好兄弟對修行開始感興趣了,就感覺以後在有什麼話,會好說很多,要不然自己這麼有錢,做的事又這麼另類,到是讓別人一看好像自己是神經病似的,那多不好!

烈成還在沉迷在仙術之中的幻想時,於知足就打斷了他的想法,詢問了一些同學們現在的進展,順便問了一下那三位女子。

烈成就有點不懂了,難道是他看上她們了?可是這三位女同學平時和自己很少聯繫,她們的事自己怎麼會知道?於知足沒多說,也是自己無意間問了那麼一嘴,估計好兄弟還以爲自己看上了她們呢!二人正在說話時,烈成的手機響了,他一看來電顯示的號碼是馬殳蘭,就急忙接聽後詢問什麼事。

電話那頭的馬殳蘭看來很着急的樣子,只說自己現在很着急,希望烈成馬上來幫忙。

兄弟二人對視了一眼,彼此心裏都感覺不對,難道馬殳蘭被人綁架了?那也不可能啊!難道被欺負了?那爲什麼不報警?二人在去的路上,想出了萬種可能,可是到了馬殳蘭說的地方一看,二人都感覺這地方能有什麼事?

馬殳蘭所說的地方,原來是一家幼兒園。二人站在門口正在猶豫的時候,就看馬殳蘭剛從樓裏走出來,上氣不接下氣的大罵着。二人急忙迎上前,詢問她這是怎麼了?

馬殳蘭氣的指着後面的教師樓,罵道:“這破地方,院長說我沒文化,我給他罵了,他說找人收拾我,找人誰不會啊!我也會,就你們這破地方,能教出好學生?”

烈成和於知足的到來,讓馬殳蘭更加的有底氣,她是站在院裏破口大罵院長不是人,二人一聽完心裏都感覺院長說的很對,有文化的人能這麼罵街?這要是發生什麼事端,二人可就有事幹了。屋裏的院長此時也在撥打電話。馬殳蘭一看罵的差不多了就跟二人往出走,邊走邊罵,就感覺她有很多委屈似的。


三人出幼兒園的大門,打出租離開了這裏。在車上烈成問馬殳蘭,到底是怎麼回事?

馬殳蘭這才告訴二人,自己幹活的飯店黃了。這幾天在家呆着沒意思就出來找工作,這院長就是問了一些學歷,自己說是初中文化,院長還要考幾個問題,結果是一個沒答上來,自己就說了幾句髒話。院長就說沒文化,結果就是現在這樣了。

出租車司機和兄弟二人都看了她一眼,誰都沒說話。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這馬殳蘭的破嘴,要說是博士生打死誰都不可能相信。

烈成和於知足對視了一眼,心中都知道幸好沒發生什麼事,要不然可就糟透了。

馬殳蘭告訴司機師傅直接去一家酒吧,她現在很想喝酒解悶。司機師傅點了一下頭,就看了她那麼一眼,隨後的事情就是馬殳蘭又發飆了,說司機師傅不正經,要是不帶兩個保鏢來,估計都有可能被他拉山裏面給XX了。

司機師傅一聽這話,急忙認真開車再也不敢看她了。

汽車到了地方後,馬殳蘭下車後狠狠的摔了一下車門,烈成急忙給司機師傅道歉,又多給十元錢。司機師傅一看這小夥不錯,就告訴烈成,千萬別跟這娘們結婚,不是省油的燈。烈成點了一下頭,心裏想這要是到我手裏,兩天就給她揍消停了。

三人進酒吧後也沒多少人,就找了一個比較安靜的小單間。馬殳蘭告訴服務員上最好的酒,反正今天有一個地主在身邊,喝什麼名酒都不怕。

烈成看了一眼兄弟,眼神裏的意思是帶錢了嗎?

於知足點了一下頭,小聲說沒事。

服務員還真聽話,把酒吧裏最好的紅酒給三人送來,還特意告訴幾人一聲,這酒一千元一瓶。她不說這話還好,馬殳蘭用兇狠的眼神看着她,氣道:“在來兩瓶,是我自己喝嗎?在給我來點好吃的,要最好的。”這位服務員一聽,急忙去按她的要求準備。烈成心裏感覺她好像是在吃冤家。

馬殳蘭起開紅酒後,那是一杯一杯的幹,彷彿喝的是白開水。她心裏還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享受感。烈成和於知足就在一旁看着,都不知道是陪她喝,還是勸說她幾句。酒喝的多了,馬殳蘭將實話也開始往出說了。


原來是飯店的老闆在外面有情人,被老闆娘發現了,飯店關門以後就在家呆了休息了兩天,結果是去哥哥家溜達的時候,有幾個長輩說自己沒正事,挺大個姑娘不嫁人,就在家呆着吃乾飯。馬殳蘭自己住一個八十多平的樓房,可是有的親屬裏就認爲她不學好,要不怎麼就嫁不出去?馬殳蘭一生氣就回家生悶氣,然後出來找工作,這一找結果就變成這樣了

兄弟二人一聽就明白了,估計不是人家教育的不對,有可能你這破嘴也沒說人家好話,一個巴掌還拍不響呢!親屬在不好也不可能沒事教育你啊?

其實二人還真就猜對了,最先說人家不是的就是馬殳蘭她自己。她去哥哥就溜達,有幾個姑姑來看父親,她說有的同學裏,這個好那個壞的。這幾個姑姑一聽就很生氣,說了她兩句,你一個大姑娘在背後議論人家幹什麼?馬殳蘭當然反駁了,有的人做的事不多還不讓說了?天底下就不行說正事了?那還不如都把嘴封上誰也不說話了。她這花把姑姑們給得罪了,最後這幫姑姑們一同把她教育了一番。但這種事馬殳蘭是不會往出說的,別人的不好她可以說,自己的不好她是絕對不會說的。

馬殳蘭這一喝,可就快到下午五點多的時候了。三瓶紅酒下肚後,她感覺迷迷糊糊的想要吐,烈成一看不好急忙扶她去衛生間。於知足也正好去前臺結賬。

等馬殳蘭吐完後,二人扶着她走出酒吧,這一見風可不要緊,馬殳蘭又吐了一地,而且是越吐越多。二人一看不好,擡着她走到了一個牆角處,於知足去買礦泉水,烈成幫她拍後背,馬殳蘭這一吐,估計把三瓶紅酒都吐了出來,此時她只感覺胃裏面如翻江倒海般的難受,大腦裏也感覺迷迷糊糊。

於知足用礦泉水給她擦了擦臉,拍打她的後背時給傳入了一點內氣。馬殳蘭頓感自己的頭不痛了,又精神了很多,她直起身擦了擦嘴,很是驚訝的說道:“哎呀?怎麼好了?”

烈成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可沒說於知足用氣功給你治療,只是誇讚他現在是真有酒量。要是在喝點估計也沒事。他這麼一說不要緊,馬殳蘭還真就想回去在喝點,二人急忙拉着她往出走,邊走邊揮手打出租。

三人還沒走多遠,就被一個老同學看見了,這人走到幾人面前,上看下看了馬殳蘭幾眼後,笑道:“我去,你們這是玩的那一出?剛纔喝酒去了?你穿的挺好看,喝這麼多酒是想出去玩刺激?”

“滾,有多遠給我滾多遠,跟你有一毛錢關係?是不是想捱揍?”馬殳蘭很是生氣的罵了他幾句。

烈成也很不高興的看着這人,說道:“該幹什麼幹什麼去,和你有關係?現在混的不錯了?是不是都能搖旗當大哥了?”

來的這人也是他們的老同學,名叫印曉山。他只是微微的一笑,突然眼光看向於知足,上下打量了幾眼後,問道:“你好像…,怎麼看你這麼眼熟?你姓於吧?”

於知足點了一下頭,笑道:“你是印曉山吧?好久不見,你比以前帥氣了很多。”


印曉山一聽,心中很是高興的說道:“那是,我以前還真沒發現我怎麼這麼帥,對了,您現在忙什麼呢?”

“他幹什麼都比你有出息,你趕緊給我滾。”馬殳蘭說完後,就想上前扇他兩個耳光。烈成急忙拉住她,也讓印曉山趕緊離開。於知足心裏明白點了,這位老同學的人緣不好。

印曉山很是鄙視的一笑,邊往一旁走邊笑道:“馬殳蘭你就裝,當初要不是我幫你,你早就進監獄了,艹。”

馬殳蘭聽完後,氣得就要去追他,烈成和於知足強把她拉住纔沒把事鬧大。馬殳蘭氣的指着跑遠了的印曉山,罵道:“草泥馬,要是在讓我見到你,我整死你,你回來。”

於知足不明白二人到底有什麼糾紛,但是還他心裏也有一種感覺,裏面的事是肯定不乾淨,這可真是世事難平,人心不公啊! 大街上可不是打鬧的地方,烈成打出租將馬殳蘭帶回家,這一到家可好,馬殳蘭是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哭個沒完,這纔將心裏的不平跟二人都說了出來。


印曉山一直都在楊舶灣的KTV裏上班,二人從下校門就一直沒分開過。說的在白點就是印曉山一直在跟老班長混社會。馬殳蘭那時候也剛下校門,正沒工作的時候葛小唐聯繫到她。隨後馬殳蘭去了KTV當服務員,可是到了那裏才知道,工作根本不是想象的那樣。

馬殳蘭在那裏幹了不到半個月,就有顧客點名想和她單獨在一個房間裏玩耍。印曉山和楊舶灣到是感覺她有點潛力,於是二人準備了一桌酒宴,想在酒桌上把她灌醉,然後就順理成章的去做那件事。可是飯桌上的馬殳蘭那時根本就不喝酒,無論二人怎麼說她就是不喝,最後楊舶灣一生氣打了馬殳蘭兩個耳光,也把實話說了出來。

馬殳蘭一聽就哭的要死要活的,最後她一時激動就拿起一個啤酒瓶,把楊舶灣的腦袋給打出血了。印曉山一看,嚇的差點尿褲子。他急忙打電話求救,等急救車趕來的時候,楊舶灣纔算撿回一條命。楊家還真就沒報警,但是馬殳蘭必須賠償一筆不小的損失。

馬殳蘭的家人知道後,她的哥哥就找楊家人說理,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後,楊舶灣的父親一看兒子沒事,就勉強的說不要錢了,但是馬殳蘭的工資沒了。

工資沒了當然是小事了,起碼馬殳蘭沒進監獄。印曉山剛纔說的話,那意思是當初他給找的工作,打人的事要不是他沒報警,馬殳蘭就肯定進監獄了。所以馬殳蘭一聽這話,就氣的想揍他。

於知足和烈成聽完後,心裏都迷糊了。二人誰都沒遇見過這種事,連聽說都沒聽說過。

此時的馬殳蘭好像想起了過去受的委屈,尤其是今天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有用不完的力氣,她很想找人報復一下,最好那個人就是楊舶灣。她把自己的想法一說,於知足和烈成都愣住了。這酒勁雖然醒了,怎麼感覺她又回到了從前,還不如喝酒喝多的時候可愛呢!起碼安靜點。

馬殳蘭看着二人,意思是帶不帶她去?不帶,自己一會出門也會去,反正就想找個地方出氣,行也得行,不行你們兩個大老爺們,還算是個男人?

於知足和烈成急忙點頭,求這位大奶奶可別說話了。要是在說下去,二人都有想殺她的衝動。

三人出家門後沒先去找楊舶灣出氣,而是去了服裝城先給馬殳蘭換身衣服。由於她剛纔穿的衣服被吐的奇臭無比,現在穿的還是烈成的半截袖,所以很有必要先裝扮一下外表,而服裝上的花銷,當然是於知足出手了。

三人來到市裏最豪華的一家購物中心,坐電梯直奔服裝區,馬殳蘭就開始了細微的挑選,最主要的是想找最貴的買。於知足和烈成就只好站在收銀臺旁,耐心的等候馬殳蘭了。於知足也在這個時候,將自己所學的法門,簡單的教了烈成一遍。

氣修成仙的法門,在世間最簡單也最快的就是氣功。但是氣功不代表是唯一的氣修成仙的法門。

於知足所修煉的法門,只有六層心法。第一層是內氣成形,第二層是內氣外放,第三層是化氣成形,第四層是化氣五行,第五層是氣神合一,第六層是屠魔御神。

每一層的修煉都需要高人的指點,要不然很難突破到第三層。當達到第三層的時候,就已經是一個屏障,因爲第四層的功法,現在知道的高手裏,只有青雲真人一人修成,更不用說第五層和第六層了。整個法門都注重內修元氣,至於內氣外放的武術招式,那就需要自己琢磨和修煉適應自己的法門了。


烈成聽完後,對這種修仙的道路,又有了一步新的瞭解。但是他感覺,自己也會有一天,有一個機緣巧合的奇遇,然後也能修成一套超凡脫俗的絕世法門,最後還變成震驚武林的絕世高人,統治了整個武林和挽救了全世界的人類。

於知足聽完他的話後,感覺這話怎麼比吹牛逼還難聽呢!

二人一看馬殳蘭還在左挑右挑,就知道她已經沒有去找人撒氣的想法了,她現在是沉迷在購物之中。不過這就讓於知足有點破費了,誰讓他比較有錢呢!

二人把話題聊到過去的回憶當中,於知足突然感覺鼻子裏面有一種難聞的氣味。他左看幾眼右看幾眼,小聲跟烈成說,怎麼會有妖精在這裏?

烈成一聽也學他的樣子,左聞了幾下,右聞了幾下,可是他什麼都沒聞到,還埋怨於知足就說一些神神祕祕的事情,整的好像這個世界都是妖魔鬼怪似的。

於知足一笑,小聲的在烈成身邊,說道:“不用你不信,我這鼻子比狗還靈敏,狗能聞到的氣味,人能聞到嗎?那你說狗聞到的氣味,是假的嗎?”

“啊!我明白了,你這鼻子換了?我怎麼沒看出來呢?跟狗換的?”烈成說完後,還要上前摸摸他的鼻子。

於知足氣的差點就想揍他,推了他一下後說道:“你這智商是真沒誰能比了,就這樣的智商還想學成仙呢?都能把我活活氣死,不跟你說了,我找找氣味的來源,你站這別動,對了,把你手機給我,一會有事給我打電話。”

烈成掏出手機遞給他,還很是不懂的問道:“我學會仙術都能氣死你?那我不學的時候你也快被我氣死了。”

於知足白了他一眼,開始在空氣中尋找那股難聞的氣味,是從何處飄過來的。

服裝區在整棟購物中心的五樓。於知足感覺味道的來源好像是在樓下,他到四樓找了一圈,感覺味道雖然沒有消失,但好像也不在這。他就順着樓梯往下走,等走到二樓的時候他感覺有點不對了。空氣中的味道發生了一點變化,剛纔有點發臭的味道,開始變的少了很多,但還是存在,尤其是二樓的北側,這個味道開始有點消失,但來源卻感覺是在那裏飄出來的。

於知足往北側的方向一走,才發現這裏是賣鮮豬肉的。他心裏一下子就明白了,原來難聞的氣味在這啊!

北側的一個鮮肉櫃檯前,正站着一個妙齡少女。她看着桌面上擺放的鮮豬肉,臉色中流露出一絲傷感,還有那麼一點點的無奈。

於知足走到她身旁,看着桌上的鮮豬肉一笑說道:“妻想夫時夫不在,夫身要成一道菜。你修煉多長時間了?既然能變成人身?”

於知足的話音很小,但這位妙齡少女聽的卻是一清二楚。她當然明白身旁站着一位高人,但她都沒去看於知足一眼,而是很傷心的說道:“沒想到我這一走不要緊,他竟然變成了這樣,世事不平做妖真難,做個好妖精更難。”

於知足無語,這話怎麼說的好像你們妖精纔是這個世界的主人,而我們人類變成了這個世界的禍害呢?難道你們妖精就不想想,來這裏挑起人妖之間的爭鬥,難道也是人的錯?這話要是這麼說也對,也不對。一個巴掌還拍不響呢!更何況一張嘴還能和誰吵起來嗎?

於知足一看這位妙齡少女的打扮到很正常,穿着普通相貌平平,身高一米六左右,體型微胖。但是你是一個妖精,來人間多少有點不便。要是真遇到抓妖修煉的高手,你這身氣味就很容易的被發現,即使在好的僞裝也是白費。他到是說了很多的良言蜜語,大體意思當然是讓她早點回去。人間是很危險的,要是真有人抓你,死的比桌上的還慘呢!

妙齡少女看了一眼於知足,才發現他天門雖開,但無仙氣外露,這就證明他也只是一個修行人,還算不上一個神仙,就連散仙的標準都沒達到。但是他這種程度的修行人,雖然不能把自己怎樣,可是人家說的是好話。少女很是傷心的看着桌上的這塊豬肉,有點戀戀不捨的要走,嘴裏還說了一句:我要有錢該多好,起碼能把他埋了。

於知足一聽這話,就急忙告訴少女別走了,你的心願我幫你了了。 少女一聽很是感謝,但是對恩人說出自己的想法,平白無故的收你賄賂,是不是有點不好?

於知足有點無語了,心想這都跟誰學的呢?你一沒官位,二也不是人,要是長的好看點也算我色一回,這都什麼和什麼啊?但是這話不能跟她說,急忙問店主這桌上的豬肉全要了,多少錢趕緊算。

術奉天下 ,急忙給稱重算價錢,最後的價格是三百多元,於知足急忙到收銀臺付款結賬。少女接過豬肉後那是千恩萬謝,但是她又告訴恩人一件事,那就是那一堆豬骨頭,也是夫君的。

於知足無語,照樣全買。

一切結束後,少女拎着夫君的肉身,感謝恩人的大慈大悲,就快步的離開了。

賣肉的老闆還很不懂的問於知足,這女孩在這看半天,原來是沒錢買?那你和她一定有關係了?於知足一笑,告訴老闆自己和她最大的關係,就是“她”養了我半輩子。老闆沒聽明白他話裏的含義,就問於知足她怎麼養你半輩子呢?

於知足一笑的告訴這位老闆,自己也吃豬肉,那就是豬給養大的了!

這位老闆白了他一眼就不在說話了,於知足搖了搖頭,這才坐電梯要上樓,可是他剛走到樓上沒多久,又一股氣味被他聞到,這回可好,這味道就在他的身邊徘徊。

烈成看好兄弟回來,就很是無奈的說道:“馬殳蘭等你付賬呢!東西都買好了,看你沒回來又去挑了,我看你得破費了。”

於知足只是點了一下頭,左右看了幾眼都找不到附近有人,他就有點不懂這是什麼意思?

他正在犯迷糊的時候,一個妙齡少女走到他的身後,很是高興的拍了於知足的肩膀一下笑道:“你好。”

於知足回頭一看,心裏知道了,原來她也是妖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