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整個身子像只滑泥鰍一樣,緩慢又緩慢的滑出來……

「哇——」隨著一聲嘹亮的呼喊聲,歐陽紫玥的心終於落定,而花非語的臉已經完全慘白的不像話!

烈焰激動不已用襁褓給他抱住,托起,放到花非語臉邊蹭了蹭,「花花,你看看這是我們的孩子。」

歐陽紫玥的眼眶也微濕,這一路走來,他們走得多不容易啊,終於修成正果了!

「對了,帶不帶把?」

烈焰高舉起小娃娃,「她是我和花花的小甜心,我們的貼心小棉襖。」

歐陽紫玥自動腦補了畫面,一個粉嫩粉嫩的女娃娃和兩個帥爸爸的故事,這不是一般的妙趣橫生啊……

花非語一向都沒有什麼人類的感情的,可是在看到那女娃娃的時候,卻是忍不住失聲痛哭!

等到她意識到自己在幹什麼,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可烈焰卻是揮舞著女娃娃的小手,將她臉上的淚水全都給擦乾了,「花花,從此以後,我和小甜心會一起陪著你,到地老天荒。」

此生不換的地老天荒……

歐陽紫玥默默的退出去……現在的時間無比溫馨,應該留給烈焰和花非語兩個,她背靠著門,心中有一抹蒼涼,可是她的地老天荒又在哪裡?

君無邪,你到底在哪裡?

——————————————————————————————————————————

一晃兩年過去了,歐陽紫玥在君無邪輪迴的那一年,就在後院種了一棵樹,而今這棵樹長高了不少,也長了不少嫩綠的小芽。

這棵樹的成長就可以提醒她時光荏苒,白駒過隙……

這兩年裡,她充分體會到了君無邪等她的那十年,究竟是如何的艱難,懷著怎樣的情緒……

多少個不眠之夜,輾轉反側,卻只是在孤獨的相思之中度過……


淚水沾濕了枕頭,也沾濕了她的心!

「甜心,你等等我……等等我……」一個稚嫩的小聲音突然冒了出來!

然後橫衝直撞的,撞到了歐陽紫玥的腿上,歐陽紫玥低頭一看,是君非雅,君無殤和菁兒的小寶寶!

出落得跟君無殤愈發想象了,有種君無殤穿女裝玩cosplay的感覺!

至於正不安分的將小手放在她屁股上的那位呢……

就是烈焰和花非語的貼心小棉襖……花烈甜心。

甜心古靈精怪,而君非雅呢,則是要嫻靜一些,兩小姐妹經常玩在一起,不過君非雅雖然作為姐姐,受欺負的時候要比較多!

「玥玥姨……你的屁股好肉肉哦,我爹爹說了只有這樣又大又圓的屁股才能生兒子,難怪你生了無夜哥哥。」小甜心愛不釋手的在她的屁股上摸了個遍,整個一女漢子! 歐陽紫玥:「……」

不用猜,也能知道,這種屁話一定是烈焰教的,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甜心……」歐陽紫玥抱起她,「你不要跟你烈焰爹爹學,你要跟你花花爹爹學……」

話還沒說完,突然想起自己備受花非語荼毒的事,她頓時扭轉了,「你最好兩個都不要學……」

「那我應該跟誰學呢?」小甜心吮著手指,眼眶裡濕潤潤的,很是萌噠噠,突然笑得像朵花兒,「對了,我跟無夜哥哥學!」

歐陽紫玥想起君無夜對她那各種嫌棄,默默吞吞口水,「甜心,你還是做自己最好!」

甜心想了想,突然又冒出一個小問題來,「對了,玥玥姨,別人都說你見多識廣,什麼都懂!」

「那是,你真是有眼光!」一聽到小甜心給她戴高帽子,歐陽紫玥就不自覺的傲嬌起來,鼻子都要翹到天上去了!

「玥玥姨,那我想問你一下,為什麼雅兒有爹爹,有娘親,而我只有兩個爹爹呢,我的娘親去哪兒了?」

這一句話頓時把歐陽紫玥給蒙住了,她剛才只顧著那頂高帽子,卻忘了小甜心這傢伙可滑溜得很呢!

「對啊,小甜心的娘親呢,怎麼從來沒有見過?」君非雅也懵懵懂懂的看著歐陽紫玥。

兩個人的目光簡直就像是四面不透風的牆,把歐陽紫玥的所有路都堵得死死的!

她看著小甜心,陡然一轉,「對了,甜心這種事,你得去問你爹爹去!」

把皮球給踢回去,這是她最擅長的事了!

甜心從歐陽紫玥的身上跳下來,調皮的吐了吐舌頭,「拜拜,玥玥姨,我去找兩個爹爹問清楚!」

甜心走了,可是雅兒還沒有走,她直勾勾的盯著歐陽紫玥身後,突然出聲,「玥玥姨,你背後有人!」『』

如果甜心說這話,歐陽紫玥多半不會相信,因為甜心老是欺騙她,可是雅兒說這話,那就證明是真的了!

她可誠實得很,不會調皮搗蛋的!

歐陽紫玥回頭,結果身後空蕩蕩的,居然什麼都沒有……

她又轉過身來,盯著雅兒,捏了捏她的鼻子,「雅兒,跟甜心在一起久了,也學著使壞了啊!」

雅兒嘟著唇,小臉寫滿委屈,「玥玥姨,雅兒沒有說謊啊……你背後真的有人!」

歐陽紫玥頓覺得汗毛倒豎,雞皮疙瘩掉了一地的……

她突然聯想到了一個古代現代都有的傳說,據說三歲以內的孩子可是有天眼的,可以看到一些他們大人看不到的東西……

這樣子的話,莫不是……


她再緩緩回頭,果真什麼都沒有,她嚇得臉都有些白……

結果,忽而聽到身下一個熟悉的聲音,「玥兒……」

一個只比她膝蓋高那麼一丁點的小男孩就那麼淺笑盈盈的看著她,逆光之下,她尚還沒有看清他的臉,首先記住了他的笑容,很溫暖,很窩心的笑容,很多年前,也有一個人這麼對她笑著說道,「有你一生足矣……」 一個只比她膝蓋高那麼一丁點的小男孩就那麼淺笑盈盈的看著她,逆光之下,她尚還沒有看清他的臉,首先記住了他的笑容,很溫暖,很窩心的笑容,很多年前,也有一個人這麼對她笑著說道,「有你一生足矣……」

三個字情不自禁的脫口而出,「君無邪……」

話剛說出口,頓覺得自己的聲音有些嘶啞,又帶著一陣悸動的輕顫!

可她顧不得那麼多,欣喜完全掩蓋不下來,她蹲下身子,這麼近距離的看著男童的臉蛋,「是……是你嗎?」

這張臉的確和君無邪有太多太多的相似,跟無夜也很相似,幾乎都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了!

那紫色深瞳,那挺秀的鼻子,菲薄的紅唇,就算年紀尚小,也是個驚為天人的妖孽了!

他只是用那熟悉的眼神執著的盯著她,微笑著並不說話。

思念成疾,如果孤獨是一種病,她早已病入膏肓……

她情不自禁的擁住了他,把他抱的緊緊的,小小的身體尚還帶著奶香,她沉溺在那份溫暖里,只願在這溫暖中溺死過去!

她就像一個將死之人,抓住了最後一塊浮木,再也不願捨棄!

她感覺到他在動,鬆開了他,就在這時,小甜心突然又跑回來了,顯得有些氣呼呼的,「哇,玥玥姨,原來你不愛大叔,愛幼齒!」

殺千刀的烈焰,他怎麼盡給孩子教些有的,沒的……

歐陽紫玥搖頭,拉著一旁的男童,「他有可能是我的夫君,君無邪。」

「胡說什麼啊!怎麼可能是你的夫君?」甜心的小臉蛋紅撲撲的,像兩隻蘋果,「他是我們書院的學生,是我喜歡的那一款……」

歐陽紫玥:「……」


「玥玥姨,我再也不愛你了,因為你是我的情敵了!」小甜心拉著男童的手就跑開了!

歐陽紫玥都沒來得及問清所有的事! 誰的青春不流血

「雅兒,你快告訴我,他叫什麼名字?」

「他呀……」君非雅也紅著小臉,「他是我們書院的大眾情人,叫南宮凌宇,是我們書院里唯一一個來自魔族,沒有人知道他從哪兒來,只不過他見過院長一次之後,就成功進了我們皇家書院!」

魔族?得到的信息量很大……歐陽紫玥需要慢慢消化一下。

突然想到原來君無邪曾經說過,她因為是花翎意念構成,所以可以永遠保持年輕的模樣,而他不一樣,會老去,會死去,莫不是因為這個擔憂,所以讓他重生成了魔族?

———————————————————————————————————————————

「你說什麼?你說我們家甜心的心上人是你們家君無邪?」烈焰捂住狂躁的胸口,「慢著……慢著,我腦袋有點亂!容我靜一靜!」

如果甜心的心上人是君無邪,那麼這世界不是亂了套么?輩分全亂了!

「他還記得你么?」花非語挑眉,問了最關鍵的一句。 「他還記得你么?」花非語挑眉,問了最關鍵的一句。

花非語問的也是歐陽紫玥最關心,最在意的問題,不過眼下,她都不能確定那個男童究竟是不是君無邪的轉世。

只是一種感覺,只是一個眼神,可是萬一搞錯了……

她不敢想下去……

————————————————————————————————————————————

第二天,歐陽紫玥去了堪稱冥月王朝最豪華的皇家書院,在外面,悄悄的躲著觀察那個叫南宮凌宇的男童,她還叫上了君無夜!

君無夜已經有十二歲了,從小就在政治上摸爬滾打造成了他強大的氣場,可是他的肩上卻停留著一隻雪白的萌萌噠的狐狸,和他的氣場完全不符,那小狐狸正是——小離。

「無夜,依你看呢,你覺得他像是你父王轉世的嗎?」

君無夜深深的凝視著他的側臉,「坦白說,長相確實很相似,可是……」

話還沒說完,突然他感覺到了一記冷眼,接著就看到一個座位上的小人兒「嗖——」的一下站起來,沖台上的夫子打小報告!

「夫子,有人偷窺!」說話的正是甜心,她小腮幫子鼓鼓得,很明顯是把歐陽紫玥當成了情敵!

歐陽紫玥真是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夫子也順著她手指的方向,一眼就看到了君無夜,皇上駕臨,他連忙出來迎接,「皇上,這是……」

君無夜指了指,「把那個叫南宮凌宇的男童給朕叫出來!」

看著才到他膝蓋的小人兒,君無夜突然有些後悔自己的決定!

若他真是自己親爹——君無邪的轉世,難不成他還要叫這麼一個小男童爹?

而歐陽紫玥呢,則是一直目不轉睛的看著,小甜心又偷溜出來,手緊緊的纏著南宮凌宇,一副他是我的的姿態!

「你那天為什麼會突然叫我玥兒?」歐陽紫玥眼神攫取著他的視線,一顆心幾乎要魚躍而出!

男童指著她,笑得很純真,「因為姨姨你很漂亮,笑起來很像月兒啊。」

原來竟是虛驚一場,歐陽紫玥為這場鬧劇哭笑不得,上前捏了捏甜心的臉,「小甜心,是玥玥姨弄錯了,你放心吧!」

就連00后都在談戀愛了……她居然還沒有找到君無邪!

這麼慌亂的認錯,估計是因為自己孤獨了太久,迷失了太久了吧?

胸口就像有一處空洞,一旦有風吹過,涼颼颼的。

她真的好想念君無邪,想念他的臂彎,想念他熟悉的味道,想念他獨一無二的吻。

突然,她身子一輕,墜了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