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看見.在許濤和紫黑色劍影之間.突然出現了一片火紅.這片火紅出現的速度很快.比劍影還快.同時把劍影都擋住了.

嘭.嘭.嘭……

一道道紫黑色劍影和許濤面前的火紅色物質碰撞.卻都沒能將其摧毀.

「是『赤面盾』.」青風戰神很輕鬆就看出了許濤召喚出來保護自己的是什麼東西.正是許濤在通天閣空間得到的三等盾牌法器.赤面.

赤面盾牌三尺長.二尺寬.將許濤要害處都護住了.它表面是由熔鑄成燃燒火焰樣的特殊金屬物質構成的.中央還有一顆火紅色的寶珠.旁人看不明白.但許濤卻是心知肚明.那火紅色寶珠里可是封印著一種陽火.

一般情況下.許濤是不會輕易使用赤面的.畢竟其內含陽火.絕對是一燙手山芋.但剛才那種必死之局由不得許濤多想.他第一個念頭就是不能輸.不管用什麼都不能輸.

紫黑色劍影斬擊到赤面上.都不得寸進.頓時化作點點光輝消散.只是劍影斬擊帶來的勁氣勉強把許濤震退開了些.

紫黑色劍影沒有立即殺死許濤.這很讓眾人.包括夜小染感到意外.只是後者意外之餘更多的是興奮.

校花的貼身醫仙 .咻.咻.

夜小染在紫黑色劍影的下一瞬就來到許濤面前.而後她對準許濤面前的赤面盾牌.瘋狂的斬出一道道更加強大的紫黑色劍影.

「劍魔狂舞.」

夜小染這一次的劍影攻擊明顯比之前更瘋狂.更密集.飛浮在赤面盾牌後面的許濤更加躲不開了.許濤仗著赤面盾的防護.在危急之中拿出了一粒呈現為艷黃色的丹藥.想都沒想就吞了下去.

「什麼.這小傢伙竟然把剩下的大還丹也吃了.」條案后的火紅色頭髮老者一看到許濤拿出他才給許濤的大還丹來吃下去就急了.

那可是大還丹啊.為了一場較量就把堪稱修士修仙者第二生命的珍寶給吃了.


許濤瘋了.

在場很多人都是這麼想的.如果是他們絕不會為了一場較量就拿命玩的.只有在生死關頭他們才會吃大還丹.

大還丹入口即化.化作純凈的能量瀰漫向許濤的四肢百骸.並迅速恢復他的元陽之力.同時.大還丹的能量也修復了許濤身上的一處處劍傷.最令人驚訝的是.許濤被夜小染素劍一刺洞穿的腹部血窟窿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起來.

沒一會兒的功夫.許濤身上就只剩下血跡斑斑.所有傷口都癒合了.好像從沒裂開過一樣.傷勢恢復不是許濤最關心的.他最關心的是元陽之力的恢復.

許濤一感覺有元陽之力了.就開始施展法術.

復元丹和大還丹其實都是有限制的.復元丹一天最多服用三粒.大還丹也一樣.如果服用過多.絕對是有害無益.

今天許濤已經是服用第二粒大還丹了.他現在感覺在純凈能量瀰漫向全身四肢百骸的同時.有隱隱的痛感湧現.顯然是他的身體開始承受不了大還丹的能量了.

如果許濤今天之內再吃第三粒大還丹.痛感會更加明顯.如果再吃第四粒.那絕對是痛不欲生.只是許濤沒這樣的機會而已.

而許濤剛才一股腦吃下的復元丹.絕對超過三粒.那一瓶復元丹還是許濤在界外時空修鍊時捨不得吃.留下來以備不時之需的.沒想到一出界外時空就吃光了.不過許濤不可惜.要是輸給夜小染才可惜.遺憾.

這時.許濤體內雖然存在著豐盈的元陽之力.但復元丹的副作用也湧現了.許濤感覺全身像是都有螞蟻在咬一樣難耐.只是這種難耐非但沒有阻礙許濤.反而令他更加瘋狂了.

是的.在吞下第二粒大還丹的時候許濤就已經瘋了.他恐怕也已經下了寧死不敗的決心.

夜小染揮舞素劍.斬出一道道紫黑色劍影.瘋狂的肆虐在赤面盾牌上.

嘡.嘡.嘡……


劍影和盾牌碰撞發出聲響.同時產生的強大勁氣也正把許濤一步步震退.這一次碰撞.顯然是夜小染佔據絕對的上風.

每一道紫黑色劍影的攻擊力絕對不亞於一名玄陽巔峰法師的全力一擊.從赤面盾牌上已經開始出現一道道細長的裂痕就能看出.

三等盾牌法器雖然能抵擋玄陽法師的攻擊.但是不能保證其本身完好無損.不然的話.就該算是四等乃至更高級別的法器了.

夜小染瘋狂的攻擊赤面盾牌.許濤絕對相信任由她這麼摧殘下去.赤面盾牌一定會被毀掉.

「御土.土流柱.」

許濤恢復了元陽之力.立即就施展御土的能力.離火劍法既然對夜小染不起作用.那許濤自然是不會再重蹈覆轍的.

轟隆隆……

戀戀終成歡 .

在三百丈直徑的平台到觀戰席之間.只是普通的地面.轟隆巨響就是從那發出的.這時.那裡的地面都發生了異變.一條條足有一丈粗的土流柱轟然衝出.撞向夜小染.

土流柱衝天而起.再湧入平台內.這場景可是頗為壯觀.

夜小染還在瘋狂的施展紫黑色劍影攻擊護住許濤的赤面盾牌.當鋪天蓋地的土流柱向她撞來時.饒是冷靜如她也不禁吃驚.

夜小染立即停止攻擊.身形閃動間就消失在許濤前面.而在夜小染消失的下一瞬間.一條條極粗的土流柱轟然穿過.

至此.許濤算是暫時解危了.他趕緊收回已經受損頗大的赤面盾牌.開始控制土流柱追蹤夜小染的身影.


轟隆隆……

土流柱就好像一條條靈活的巨蟒穿梭在平台上空.只是它們的根部都始終連著地面.

數百條土流柱升起.幾乎貫穿了整個平台的上空.只有許濤周圍有些空隙.但任許濤再如何密集的追尋.也沒有找到夜小染的身影.

每條土流柱從地面升起.穿梭在半空中.體長都過五百米.其攻擊力不言而喻.但因為速度實在不快.很難對夜小染造成威脅.

觀戰眾人見到這一幕.都很吃驚.「是御土術.許濤竟然達到了成為鍛造師的條件.」

因為劍典比賽平台非一般的岩土.許濤無法控制.所以他一直隱藏著御土的能力.但平台周圍的地面卻是普通的岩土.許濤可以控制.不過劍典比賽時.是禁止使用比賽平台以外的物質參戰的.選手離開比賽平台也算輸.

但現在不同. 天舫 .不必約束那麼多.不過許濤還是隱忍到這時才展現御土能力.讓夜小染措手不及.化解了一次危機.

許濤之前使用過隨身攜帶的岩石抵擋夜小染的攻擊.但那證明不了什麼.只要有空間寶石和神念的玄陽法師都能做到.許濤現在這般手段.才是真正的御土之力.

「嗯.之前大意了.沒有感知出他竟然還有這樣的能力.有趣.有趣.」輝煌房屋中的南靈王見到許濤施展御土能力不禁高興的點點頭.

南靈王的世子也很高興.「沒想到他還有成為鍛造師的潛質.真是個不錯的人才.」

鍛造師.三界最尊崇的職業.但一般鍛造師的戰鬥力都不高.畢竟他們大都一心沉浸在鍛造世界里.所以戰鬥和鍛造都很有天賦的許濤的確算是一難得的人才.

南靈王決定道:「這個許濤.不管他這次較量勝負如何.我都要把他拉攏到我南神域的勢力中.」

同時控制數百條土流柱對元陽之力的消耗也是頗大.許濤很快便停止控制土流柱運動.

數百條土流柱在比賽平台上空凝固.由於密集.這時平台上空中的空隙十分稀少.許濤就佔據一處.

「呵呵.停下來了.他花樣還真多.不過到底還是讓我有些驚喜.能在我手中撐到現在的人也不多……」夜小染的身影悄然浮現在某條凝固的土流柱旁邊.她這個角度許濤是發現不了的.

趙彌虹在觀戰席上仔細尋找夜小染的身影.好像現在在和夜小染較量的是他.而不是許濤一樣.

「許濤又吃了一粒大還丹.這下總該有勝算了吧.」趙彌虹好像鬆了一口氣一般.說道.


聞言.青風戰神還是愁眉莫展.「不.依然沒有勝算.雖然許濤剛才靠御土能力出其不意化解了夜小染的一次攻擊算是不錯.但還遠遠不夠.」

「夜小染剛才施展的攻擊手段.只是她最擅長的神通劍法中的第一式.」

「第一式.僅僅是第一式就那麼強.」趙彌虹屏息.剛才夜小染施展出的那一道道紫黑色劍影他還歷歷在目.那絕對是周子劍等一眾劍典劍王都抵擋不了的強勁攻擊.畢竟那些道紫黑色劍影可是生生將許濤施展出的赤炎龍捲**了的.

青風戰神繼續說道:「據我能查看的資料說明.夜小染從小就修鍊了一門極強的劍法神通.『魔舞劍訣』.這門神通在層次上就遠超許濤的離火劍法.有六式劍招.」

「剛才夜小染施展的『劍魔狂舞』只是第一式.而她其實早就修鍊到該神通劍法的第三式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數百條土流柱在比賽平台上空凝固.就好像是頓時出現了一片歪樹叢生的陰林一般.

在這「陰林」的一處空隙中.夜小染在許濤完全沒發現她的情況下偷瞄著後者.

「不知不覺已經被他把較量拖到現在這種地步了.要是讓師父知道肯定會訓斥我一番.」夜小染表情平淡.在心裡暗想著.「畢竟我是代表宗門來的.還是趁早結果他的好……」

咻.嘭……

突然.躲在一條凝固的土流柱後面的夜小染提劍一掃.劃出一條氣浪.只是眨眼的功夫.氣浪就將丈許粗的土流柱割裂開來.

氣浪從碎裂的土流柱中飛出.直衝向許濤.

這時.許濤也便發現了夜小染的位置.而那條氣勢不弱的氣浪也正向許濤飛衝過來.

轟隆隆……

許濤立即控制他與夜小染之間的十數條凝固的土流柱重新運動起來.抵擋氣浪的攻勢.

嘭.嘭.嘭……

夜小染一劍掃出的氣浪勢如破竹.接連斬裂了數條丈許粗的土流柱.當氣浪在面對第八條土流柱的阻擋時.才不甘被化解.消散.

轟.

氣浪被化解后.許濤真正的危機才降臨.那夜小染突然爆發強大的氣勢.猛然向他衝擊過來.

見狀.許濤大驚.趕緊控制數十條土流柱擋在面前.

嘭.嘭.嘭……

夜小染的攻勢比之她斬出的氣浪要強百倍不止.轉眼間就突破了三十餘條土流柱的阻擋.不斷逼近許濤.

土流柱碎裂.化作大片的碎石飛濺在半空中.而那夜小染也宛若一尊狂魔.在其間飛進.舞動素劍.勢不可擋.

「御土.碎石風暴.」

許濤眼看著夜小染不斷逼近自己.不敢絲毫怠慢.立即再施展手段.抵擋她的攻勢.

咻.咻.咻……

因氣浪和夜小染擊破土流柱而出現的大量飛濺在半空中的碎石片突然都「活」了過來.紛紛像長了眼睛一樣.劃破虛空.向夜小染衝去.

大量碎石片都好像一根根箭矢.快得都出現了殘影.一瞬息就把夜小染的生路都封鎖了.

碎石片鋪天蓋地.好像一場大風暴.而夜小染正處於風暴中心.

這一刻.危急萬分.好像夜小染已經陷入了必死之局.

但許濤高興不起來.神界眾人也高興不起來.那影襲劍宗的代表老者更是一副輕鬆閑逸.心不在焉的樣子.


碎石片鋪天蓋地.形成毫無生路可言的風暴又如何.在夜小染眼裡.它們不過是柔軟的羽毛.沒有絲毫忌憚.

許濤也明白這一點.他這簡單的御土攻擊是不可能對夜小染造成威脅的.所以.在碎石風暴還沒有和夜小染髮生碰撞時.他又另施手段.

只見.在碎石風暴外還凝固著完好的土流柱都一發崩潰開來.化作數量更為龐大的碎石片.

新出現的碎石片在包圍夜小染的碎石風暴外.又形成了無比龐大的風暴龍捲.遮天蔽日.

內部的碎石風暴仍沒有和夜小染髮生碰撞.瞬息間.外部無比龐大的風暴龍捲就紛紛湧向許濤.

許濤沒有控制外部的碎石風暴龍捲攻擊夜小染.而是湧向他自己.再醞釀法術.因為許濤明白.柔軟的羽毛再多.也還是羽毛.如果想僅憑數量打敗夜小染絕對是不現實的.

轟.

夜小染和內部的碎石風暴發生碰撞了.只聽見轟然一聲巨響.那碎石風暴就不堪一擊的潰散開來.夜小染施展了神念之力.只是一次衝擊就化解了大量碎石片形成的碎石風暴.

與此同時.在夜小染不遠處的許濤已經召喚出大量的道明聖火.聖火燃燒.形成一個球形的風暴般把許濤包裹在內.

不一會兒.許濤召喚出的道明聖火體積已經極其龐大.其形成的球形風暴竟是達到了百丈直徑.

那些不斷湧向許濤的碎石片都無謂的融入道明聖火之中.縱使化作通紅的熔岩也在所不惜.

每一片碎石雖然都不算大.但勝在不計其數.很快碎石片化作的通紅熔岩就充斥著道明聖火所化風暴的表面了.

在才三百丈直徑的比賽平台上空.道明聖火形成的球形風暴無疑最為壯觀.堪稱如日中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