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暴的風力完全凝聚在槍尖之上,林風的力量陡然迸發。槍意轟烈,完美的發揮。林風這一槍,比上次更強!

「花火槍決!」林風冷喝。

沸騰而起,戰意凜然,林風刺出如天穹般的一槍。

當日,曾以此一舉擊殺萬枯骨!

轟!!!

瘋狂炸裂。

林風的雙眸閃現出不屈鬥志,燼魔槍的威力發揮到極致。

「當!」清脆的聲音,震人心肺。

噗!!!林風狂吐一口鮮血,強大的反作用力直接讓他撞上邊緣處的水晶壁。整個人天旋地轉,腦袋轟鳴。就好似被重鎚狠狠敲擊一般。虎口崩裂,左手垂拉,已是骨裂。

受傷極重!

但,水晶殿中央,那顆水晶球卻安然無恙。

甚至,連一丁點細微的碎片都沒有。僅僅只留下那微不可及的一點『擦傷』痕迹。

「厲害!」

「果然厲害。」

好半晌,林風才是恢復。

儘管沒有塔鍾光罩的治癒,但自己的鳳凰之血卻也足夠。

伸出手,林風輕撫那閃亮的水晶球,感受著密實的架構。心中若有所思。

「差很多。」

「要想擊碎這顆水晶球,我的攻擊力起碼要提升十倍。」

「甚至十倍以上!」

林風眼眸爍爍,心中清楚。

雖然剛才那一擊失敗了,但並非沒有成果。

起碼自己知道和這顆水晶球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一百天時間。」

「要將攻擊力提升十倍以上。」

「似乎,是個極具挑戰性的任務。」

林風無奈一笑,卻是並未感到驚慌。


既然是試煉,既然出現了這個任務,那便意味著自己絕對有能力達到。

只是,眼下自己必須先找到路。


林風目光灼然,霎時間便是投向四面光鏡粼粼的水晶壁。

整片水晶殿,除了正中央的水晶球之外,便是這些充透著神秘和未知的水晶壁。剛才自己如此巨大的力量撞擊,都無法撞碎這片水晶壁一分一毫,足以見得它的奇妙。

「我想我要走的路,應該……」



「就在裡面。」

林風嘴角淡然一劃。

※※※

厲雁門,大殿。

「掌門,我們去殺了岐月宮那些狗娘養的!」龍護法怒吼道。

「我同意,枉我們還當他岐月宮是同盟,幾次援助,雁翎萬族才沒能得逞。」七長老氣的七竅生煙,「沒想到他岐月宮竟在我厲雁門背後捅刀子,孰可忍孰不可忍!」

「是啊,掌門!」「我們也同意!」……

大殿中,主戰的呼聲此起彼伏,眾護法門主無不是群起激昂。

確實,這一次雁翎尊府的事實在鬧的太大!

厲雁門,丟盡臉面!

背負著雙手,紀晉抬頭挺胸,氣宇不凡。

那英氣勃勃的雙眸中閃動著智慧光芒,面對已然沸騰的眾人,紀晉依然保持著一份平常心。回過頭,紀晉望向馬坤,淡然微笑道,「是小徒林風救了你?」

馬坤受寵若驚道,「是,是的,掌門。」

紀晉點點頭,「我知道了。」

環視眾人,紀晉眼眸炯然,「即日起,厲雁門許進不許出,沒我命令,擅自離開厲雁門者,以叛徒論!」

霎那間,原本嘈雜的大殿頓時安靜下來,眾人無不愣住,卻是沒想到紀晉竟會頒下這道口令。

「掌門。」二長老眉頭一皺,上前道。

「不必多說。」紀晉聲音不重,但卻是鏗鏘若定,不容置疑,「今日我紀晉是掌門,厲雁門有我主事,但凡妄議及違令者,同樣以通敵之罪治之,關入大牢!七長老!」

「屬下在。」七長老踏步上前。

「此事交由你全權負責。」紀晉目光炯亮,「可有問題?」

望著紀晉那雙眸,七長老開了口又是閉上,拱手道,「屬下遵命。」

紀晉點點頭,目光掃視大殿上呆若木雞的眾人,旋即不再多言,拂袖離去。

留下眾群起激昂的護法、門主面面相覷。

…(未完待續。。) 水晶壁,這裡有許多。

每一面水晶壁都綻放著淡淡的光澤,但卻光滑如鏡,什麼都沒有。

「一百天時間。」

「總不會讓我在這空無一物之處,獨自修鍊。」

林風淡然一笑,心中很清楚。

那神秘的聲音既然說明是『試煉』,古武者的試煉,又怎會什麼都不安排?

若真那樣,與其說試煉,倒不如說是『求生』更恰當一些。一百天時間,將攻擊力提升十倍以上,談何容易,必然需要外物的幫助。所以這水晶宮殿中,十之**定蘊藏著秘密。

啪!林風右手輕貼在水晶壁上,眼眸爍亮。

觸手柔滑,平整,看上去和普通的水晶沒什麼不同。

但,普通的水晶怎會如此堅韌?

「試一試。」林風眼眸微亮。

右手成拳,氣勁凝集,林風猛然一喝。

帶起濃烈的拳風,轟向那水晶壁,這一次卻是學『乖』了許多。

蓬!身體倒退,右拳一陣發麻。

「果然堅韌。」林風倏然一笑。

這水晶壁的材質和正中央的水晶球略有相似,倘若自己想要毀壞它,無疑是痴人說夢。

「不過,這到底有什麼秘密?」林風心中微忖,眼中閃動著亮澤光芒,身影頓閃,右手再次貼在水晶壁上。紅色光芒閃爍,強烈星力頓時灌輸而出。

但,毫無反應。

「再來。」林風眼眸霎亮。

一絲魂力侵入,但卻受到阻攔,彷彿觸碰到光壁。

同樣,失敗!

「既非星力,亦非魂力。這水晶壁……」林風右手仍貼在水晶壁上,沉眉而思。卻沒發現,水晶壁倏然間閃動起淡淡的光芒,林風感覺到一絲輕疑,尚未反應過來,身體頓時一輕。離地而起。

周圍環境頓變,林風目光爍亮。

「哦?」帶著疑惑的聲音,林風環看四周。

自己此時彷彿進入一個三維空間,腳踏在一片虛構的立方體上。周圍由無數立方體構建而成,形成一片片架構整齊的地域。正欲踏步移動,倏然間,林風面前光芒頓現。

前方三個位置閃爍亮光,三個虛構人影霎時間凝現而出。

一模一樣的體形,三人手中均有一把長槍。揮舞而起,槍身如雷,轟鳴不斷。

林風眼眸瞬時綻亮,站立在原地。

哧!哧!哧!

槍影綻放,破天動地。

每一寸槍影都帶著光耀綻亮,三人槍尖之中蘊藏著深獰光芒,伴隨著長槍的刺動,綻光漫天。迭迭生風。

「這是?!」林風心中大震。

「星力蘊藏入槍尖之中,完全融合。好厲害的槍法!!」

林風眼眸爍亮,只感一分不可思議。

自己的星控力已是到達七檔,星力可以完美融入攻擊之中。但要像這樣完全凝聚星力,猶如凝聚暴風般,卻是境界差距太大!

這般星控力,讓自己望塵莫及。

但……

「我既然能將暴風融入槍式。為何不能將火焰融入槍式?」

「論控制,論威力,我的火焰力量,遠勝暴風力量!」

林風眼眸綻亮,心中念頭頓起。

一直以來。自己控制火焰僅僅只是附加威力,並未考慮過與槍招融合。

但眼下,終是發現其中錯誤!

「附加火焰威力,和槍法固然相輔相成。」

「但威力,如何也不能和兩者完美融合相提並論!」

「光是火焰的集中力量,以槍法所爆破,便是將攻擊威力提升一倍不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