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卻是從白雲飛的口中得知秦銘離開的消息,他剛剛打算起身去追趕秦銘,但是白雲飛說道:「秦銘現在已經走了好幾天了,你再去的話估計也趕不及,反正他從百族戰場回來之後,還會回來的,你還不如在我白家先住下來,等待秦銘的消息。」對於黃閱的資質,白雲飛心中可是很喜歡,那個羅峰的資質和這個黃閱都是上品,那個秦銘真是有網路天下英才的能耐啊。

而就在這個時候秦銘他們在第十二天的時候,就到了捲雲山處,白冰和羅峰都沒有到過,神情有些不對。

白冰早就聽說過捲雲山了,看著遠處巍峨的捲雲山,她暗自點頭,這個地方確實是個險要的地帶,易守難攻。怪不得皇帝阻止了這多圍剿,都是無功而返。

「秦銘啊,我們真的要從這裡走么?」白冰詫異的問道,卷遠山凶名在外,她不想以身犯險。

羅峰則是沒有說什麼話,秦銘倒是沒有奇怪,天下能夠讓羅峰感興趣的恐怕就只有天劍門的弟子了。

「當然了,我如果若是從旁邊繞路的話,會浪費很多時間的。」秦銘笑著說道。


白冰看到秦銘的樣子,輕笑了一聲:「看你現在的樣子,一定是有平安通過的本事了。」她說的卻是不錯,依照她對秦銘的了解,這個小子是絕對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的。

羅峰也是有些奇怪,他實在是搞不懂秦銘究竟有什麼本事,聽說捲雲山可是著名的燕過留毛,他還從來沒有聽說有人能夠安全的從捲雲山過去呢,不過他倒是沒有膽怯,跟著秦銘走了進去。

白冰戒備的看著兩面的高山,那些土匪都是在山林之中生活多年,早就和這片山林融為一體了,所以就算是他們在暗處隱藏,絕頂高手也是發現不了的。

秦銘則是大步走在路上,完全都沒有當作一回事。前方的山坡上面傳來響動,白冰和羅峰全部戒備的看了看,秦銘隨意的瞟了一眼,就看到對面的山坡上面出現了十幾個人。

領頭的是一個臉上長滿鬍鬚的漢子,正反手拿刀揉,搓著眼睛,又仔細的看了秦銘一眼之後,笑呵呵的走了下來,「秦銘少爺,呵呵,你可是想死我了。」

「原來是你啊趙鬍子,一別六個月你小子的鬍子可是見長啊。」秦銘笑著說道,這個人和秦銘也是老相識了。

趙鬍子則是笑著摸了摸自己的鬍子呵呵笑了一下,把秦銘迎到身前,整個捲雲山除了楊老爺子之外,恐怕也就只有秦銘這個小子敢對他這麼說話了。、

羅峰看到趙鬍子的時候,目光閃了閃,他當初在天墉城可是見過趙鬍子的,當初他還以為是秦銘從什麼地方找來的高手,現在看來這個秦銘和捲雲山可是早有勾結啊。怪不得這個小子能夠安全的進入捲雲山。

白冰看秦銘的目光變了變,秦銘還真是一個謎一般的人啊,本事層出不窮啊,和卷遠山的人竟然還有聯繫,而且看上去他在卷遠山的地位還不低。

因為趙鬍子對於秦銘根本就沒有防備,而是帶著秦銘上了山寨,甚至連眼睛都沒有蒙,讓白冰十分奇怪,就連旁邊的羅峰也是一臉驚訝的樣子,這已經不是單純的夥伴了,而且趙鬍子直接把秦銘當作了自己人。

捲雲山的內部向來沒有外人進來過,對於這裡面的一切可都是謎團,白冰也是度過一些關於捲雲山的資料,上面說道的東西很少,只是把捲雲山這些山峰的資料說了一遍,其中有什麼東西,土匪的人數有多少他們是一無所知啊,蕭天對於捲雲山也十分的苦惱,也不止一次的派人潛入過捲雲山,但是可惜的是,那些人卧底沒有多長時間就被發現了,人死了不說,就連什麼有價值的情報都沒有能夠傳遞出來,這個讓他們可是十分生氣,也十分的無奈。

楊老爺子得到消息說是秦銘過來了,立刻親自接見,他早就從陳義和張英的口中得到了秦銘實力大進的事情,他還真是有些不相信,但是現在一看到秦銘,他的眼神就變了,這個小子的實力確實長進了不少,可以說是大進,較之造化之境只有一步之遙,這個小子才多大啊,就有這麼高強的實力,放到以後還得了。

「呵呵,秦銘,我們又見面了。」楊老爺子笑著說道,看向秦銘的眼中充滿了讚賞,這個小子的資質不錯,真的能夠成為捲雲山的當家,那麼對於捲雲山來說真是一大幸事。

「半年不見,老爺子風采依舊啊。」秦銘對於楊老爺子根本就沒有所謂的輩分,兩個人好像是平輩論教的。

楊老爺子捋了捋鬍子,打量了羅峰和白冰一眼,暗暗的點頭,這兩個人的資質較之秦銘雖然不能夠比較,但是也算是上品了。

秦銘和楊老爺子打屁了幾句之後,就帶著羅峰和白冰離開了這裡,陳義張英和趙鬍子三個人晚上就過來找秦銘喝酒了,「陳義,你們這裡的伙食現在可是不錯啊,都快要趕上酒樓的水準了。」秦銘贊道,暗說自己以前吃的東西可是不咸不淡的,讓他十分鬱悶。

「呵呵,這個還要多謝公子,不知道公子還記不記得明月城的那個廚子?」陳義笑著說道,他並沒有把話說的太清楚,這件事情屬於隱秘,他不知道羅峰白冰和秦銘的交情怎麼樣,所以這件事情他就沒有全部說出來。

不過對於秦銘來說,陳義把話說道這個份上,他就已經明白了,那個廚子他當然是記得了,當初若不是因為有那個廚子的話,自己還真是不好行事,當初就是他在顧家的飯菜裡面下了毒,所以自己才能夠讓顧家大傷元氣的,說起來那個廚子可是大功臣了,想當初陳義想要殺了人家滅口,還是秦銘把他扔到捲雲山上來的,沒有想到會成為現在這個情況。

「呵呵,原來是這樣。」秦銘笑著說道。

對於飲食方面,他們是十分注意的,他們當初對付顧家的時候就是從這方面入的手,自然不會讓人拿老招來對付自己了。

白冰和羅峰自然是知道他們之間有什麼秘密,但是看到秦銘他們的樣子,是不會說出口了,白冰暗暗的翻了翻眼睛。

他們酒足飯飽之後,白冰和羅峰就去休息了,秦銘則是被叫到了楊老爺子的跟前。

「秦銘啊,你這次路過捲雲山所為何事啊?」楊老爺子問道,秦銘這個小子目的性很強,絕對不會做沒有用處的事情,他來到這裡一定是為了什麼東西。

「我是去參加百族戰場的。」秦銘笑著說道,對於楊老爺子他倒是沒有隱瞞,說實話這件事情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哦,原來這樣子。」他暗自點頭,百族戰場他可是聽到過不止一次了,不過讓他有些奇怪的是,秦銘這個小子進去是為了什麼?歷練么?應該不像是。 楊老爺子對於這個倒是沒有過問,和秦銘談起了現在的局勢,秦銘從楊老爺子那裡也知道了許多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這個讓秦銘獲益匪淺。

秦銘從楊老爺子那裡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氣來到了房間,在捲雲山待的時間並沒有多久,秦銘第二天清晨就離開這裡了。

看到白冰那東張西望的樣子,秦銘翻了翻眼睛笑著說道:「白小姐,你是不是在記著怎麼進山的道路呢?」

白冰倒是沒有絲毫的掩飾,直接點了點頭,「不錯,這個捲雲山很是神秘,我當然是要記下來了,昨天晚上我本來還打算到外面去看一看呢,但是他們的守衛實在是太森嚴了。」她的嘴角露出微笑,若是能夠把捲雲山弄垮的話,這種事情實在是太刺激了。

秦銘則是翻了翻眼睛說道:「你就算是記下來了,也沒有作用,他們這些人經常變更道路,說實話我來這裡也走了好幾次了,但是可惜的是每次來都是走的不同的道路,還有昨天晚上你幸好沒有出去,不然的話,你恐怕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聽到這話白冰愣了一下,隨即釋然了,說來也是捲雲山也成名那麼長時間,若是這麼容易就被自己搞垮了的話,那麼蕭天就不會那麼多次都無功而返了,「難道他們在山中還有機關?」

「當然有了,而且我也不知道那些機關的具體位置,而且我想就算是一般的人也不清楚,知道真正位置的,恐怕就只有楊老爺子一個人了。」秦銘點頭說道,當初護送蕭銘過山的時候,蕭銘手下的侍衛有些不老實,就被這暗器所傷,而且當初和顧翔那一戰,秦銘可是親眼看到了捲雲山暗器和陷阱的厲害,就算是高手也是躲避不了,因為他們仍舊是血肉之軀。

而且這些陷阱和暗器的可是捲雲山的保障啊,若是被有心人知道的話,那麼對於捲雲山來說可是一個災難啊。道路什麼的容易修改,但是像這麼龐大的機關暗器布陣,就算是真的想要破除和重建的話,也要耗費很大的心力和時間。所以一般這些東西是不動的。也是絕對隱秘的東西。

白冰呼出一口氣,這才知道捲雲山的不同凡響之處,這捲雲山方圓將近一百里,能夠在蕭天多次攻打之下而沒有摧毀,看來真是不簡單,而且昨天晚上看到的那個楊老爺子,武功修為更是深不可測。而且這裡面的高手也不少,智者也是不少,像昨天晚上一起喝酒的陳義和張英,這兩個青年就十分的優秀,雖然他們只是談了一會,但是從他們的言行舉止,就能夠看出來,他們這些人都不錯,而且看樣子對於秦銘都是畢恭畢敬的,那一聲少爺叫的也是十分順口,絲毫看不出對方的虛偽來。

羅峰根本就沒有在乎這些,對於他來說捲雲山不過就是自己昨天晚上的一個住處,日後有沒有聯繫還不知道呢,所以對於捲雲山他也用不到了解。

捲雲山距離明月城很近,白冰都有些搞不明白了,「看那個捲雲山的實力,和那個楊老爺子手下的人馬,我看就算是奪取明月城都不會有什麼事情吧,為什麼會甘心窩在那個荒蕪的捲雲山上面呢。」

秦銘則是笑了一下解釋著這件事情,「他們現在算是土匪,但是若是真的帶人攻打明月城的話,那就相當於是造反。」

「他們現在所行之事和造反也沒有什麼分別啊。」白冰哼了一聲說道,他們捲雲山現在可是佔山為王啊,就連皇家的糧草他們都敢劫,這個不是造反么。

「你說的確實不錯,可是他們現在並沒有造反的名分,若是真的攻打城市的話,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捲雲山這些人的性命呢,還有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們在捲雲山經營了多年,是不會放棄捲雲山而來到明月城的。他們這些人根本就沒有守城的經驗,就算是他們把明月城拿下來了,到時候朝廷大軍殺來,他們根本就守不住。」秦銘笑著說道。

白冰翻了翻眼睛,這有理沒理的話都讓秦銘一人說了,白冰現在也是無話可說。

他們三個人閑聊之中就來到了明月城,中午的明月城正是熱鬧的時候,街道上面人來人往的,秦銘等人的馬匹行走都十分的困難。

這個明月城可是比自己上次來的時候人可是多了不少啊,而且街道上面還有不少身著華服的公子,手下還帶著從人,看這個樣子應該是來參加百族戰場的。

得到進入百族戰場地點是在明月城中之後,這些少年英才可是全部都跑到這裡來了,所以現在明月城的情況極其複雜,大家族的公子哥可是有不少。

而且明月城之中的客棧早在十天之前就已經被全部預定了出去,而且價格還高的嚇人,白冰沿途問了幾家客棧,全部都已經客滿了,這個讓她十分鬱悶,難道剛剛來到明月城,自己就要露宿街頭么?

「唉,要是知道會出現這種情況,我們就早點過來了,現在連個住處也沒有。」白冰抱怨了一聲說道。

羅峰倒是沒有什麼,露宿街頭根本就不算是什麼,他在野外過夜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在街頭起碼還有一個擋風的地方,但是在荒郊野外,根本就沒有任何遮擋,比在街頭可是苦多了。

秦銘輕車熟路的帶著他們這些人向著林家走去,就算是客棧沒有地方,但是在林家也是有大把地方的啊。

看到秦銘那淡然的笑容,白冰白了他一眼,天知道這個秦銘還有什麼事情在瞞著自己呢。

林家門前的守衛可是比平常多了不少,現在城中的情況十分複雜,大有來頭的人可是有不少,林立可是要小心行事。

秦銘來到林家的時候,守門的人立刻說道:「來人止步,你是什麼人?」

秦銘的身份林立並沒有告訴任何人,只是告訴了自己的心腹,所以像他這種守門的下人,他是根本不知道秦銘的身份,而且秦銘上次來到這裡的時候也是五個月之前的事情了,他們怎麼能夠記得清楚,所以現在不認識秦銘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那個守門的人戒備的打量著秦銘三人,自從知道百族戰場的入口是在明月城之後,明月城的治安就不怎麼好了,都是大家族的公子哥,誰怕誰啊,眾人經常因為一點小事大打出手,這個讓項上峰十分頭疼。

不過這麼長時間過去了,還真是沒有人敢在林家的門前鬧事的,讓這個人除了有些詫異之外,還有一點憤怒,語氣自然也不怎麼好。

白冰看到林家的牌匾,拉了拉秦銘的衣袖,明月城的林家她可是聽說過的,就算是他們白家是五大家族之一,不過對於林家也是有些忌憚的,白家的高手是有不少,但是現在她是獨自一人在這裡,而且就算是白家的高手不少,白冰也不會輕易招惹林家的,畢竟強龍不壓地頭蛇么,她還沒有猖狂到這種地步。

秦銘沒有理會白冰的拉扯,從空間戒指裡面拿出了一塊令牌,這塊令牌是林立親手交給秦銘的,對於這些下人的威懾力自然是不小啊。

看到這塊令牌的時候,那個下人呆了呆,這可是林家等級最高的令牌啊,相當於是家主親臨,這種令牌自從林家成立以來,只發出過三個,他以前也見到過。

他的臉色變了變,剛才那不耐的神情一閃而過,立刻笑著說道:「公子裡面請。」他可是不敢再裝大爺了,能夠擁有這種令牌的人,一定是跟家主有非比尋常的關係,他一個小小的守門的怎麼能夠得罪的起。


一進入林家之後,就立刻有人熱情的過來牽馬。秦銘三個人走了進來,白冰呆了呆搞不清楚秦銘和林家究竟有什麼關係。明月城的林家雖然實力不如五大家族,但是在皓風國的中西部,也是大名鼎鼎啊。

他們白家也曾經想要和林家做些生意聯合聯合,但是可惜的是都被林立婉言拒絕了,讓白冰十分頭疼,真是不知道秦銘怎麼會和林家扯上關係的,而且看樣子關係還不錯。

這一路上秦銘給她的驚訝可是太大了,先是捲雲山,之後又是林家。讓她都有些接受不了。

聽到有人走動的聲音,在一邊教導林家小輩的言行回頭看了秦銘一眼,露出驚訝的神情,對著秦銘點了點頭,秦銘也點頭示意。

林明和林陵剛剛出去執行任務回來,正在有說有笑的,向著前面行進,打算見家主把事情稟告一下,看到秦銘那熟悉的身影,眼中露出驚訝的神情,立刻小跑著過來,不可置信的看了秦銘一眼,驚喜的說道:「真的是您啊,少爺。呵呵。」

「呵呵,兩位大哥別來無恙吧。」秦銘笑著說道,他和林陵兩個人的關係可是不淺啊。

羅峰詫異的看了林陵一眼,林陵當初他在天墉城的時候也是遇到過的,沒有想到他竟然會是林家的人,這個秦銘還真是有本事,就連羅峰都感覺到震驚了,秦銘的交際手段確實很有一套。

「我們這些天還可以,我想老爺知道您回來了,一定會非常高興的。」林陵笑著說道,自從自己從天墉城回來,林立可是詳細打聽了秦銘的事情,得知秦銘實力又有了提升的時候,這個讓林立可是十分高興,一直想要把秦銘叫過來看看,但是可惜的是從林陵處得到消息說是這個小子竟然到燕飛揚的學院去了,這個讓他十分鬱悶。

老爺?他們口中的老爺應該就是林家的家主林立了吧?白冰的心中想到,又有些奇怪的看了秦銘一眼,看這個樣子秦銘和林立的交情可是不淺啊,這個小子還真是可以,交好的人都是一把手,比如說那個捲雲山的楊老爺子,還有這個林家的林立,都是響噹噹的人物啊。

但是從這裡白冰也看出了一點,秦銘交友好像沒有什麼避諱,不管是黑道還是白道,只要是道上他都會結交,這樣的敵人可是最難纏的,正大光明的打他不怕你,就算是玩邪魔外道的話,你還不一定比他玩的好。

「老爺夫人這段時間的身體怎麼樣啊?」秦銘問道,想到自己離開林家也是有一段時間了,林立和溫柔的狀況是秦銘現在最關心的事情。 「老爺和夫人的身體很好。」林明說道,幾個人正在說話的時候,就看到林清手中抱著一隻小老虎跑了出來,那個小老虎現在可是林清的私有寵物了。

小老虎看到秦銘之後眼睛一亮,立刻蹦蹦跳跳的竄到秦銘的肩膀上面,在他的臉上輕輕的摩擦著,看來這段時間,小老虎也是十分想念秦銘啊。

女孩子對於這種可愛的東西是最沒有免疫力的了,白冰看到小老虎那可愛的樣子,眼中早就露出小星星,伸出手來打算撫摸一下小老虎的毛髮,口中還說道:「好可愛啊,呵呵,真好。」

但是她的手剛剛碰到它,這個小老虎立刻後頭,露出尖利的牙齒,向著白冰的手指咬去,嚇得她立刻縮了回來,看向小老虎的目光也充滿了戒備。「這個小傢伙還真是兇狠啊,差點咬到我。」她哼了一聲說道。對於小老虎現在窩在秦銘的肩膀上十分的嫉妒。

「呵呵,這小東西可是認人的。」秦銘笑著撫摸著小老虎的毛髮,它則是眯著眼睛一臉受用的樣子。

「這個小畜生可真是喂不熟,哼,你不來的時候,它和我玩的可好了,現在你來到這裡,它就不和我玩了。」林清嘟著嘴說道。

秦銘翻了翻眼睛說道:「丫頭,你不是應該在學院裡面么,怎麼回來了?」自己去騰龍城的時候,林清好像還在學院裡面,他以為現在林清還在那裡玩呢,沒有想到竟然回來了。

「那裡面太無聊了,我當然是想回來了。」林清理直氣壯的說道,她的實力根本就沒有在學院進修的必要了,所以她要回來也沒有人阻止,再者說了秦銘和落月萼現在都不在這裡,林清連個聊天的人都沒有了,還不如回到家族裡面來。

「嗯,回來也好省得家人擔心。」秦銘說道。

「哼,你真和父親娘親說的一樣。」林清哼了一聲說道。看了一眼秦銘身後的羅峰和白冰,羅峰她是認識的,不過這個白冰她可是沒有見過不由得有些奇怪。

羅峰這個時候看到林清,目光之中露出震驚的神情,記得當初在天墉城的時候,林清可是稱呼秦銘為哥哥啊,這個兩人是什麼關係,他可是從來沒有聽說過林立還有兒子啊,難道是林立收的義子?

「好了,不要再說了,我來介紹兩個人給你認識。」秦銘摸了摸鼻子笑著說道。「羅峰我就不用說了,當初在天墉城的時候你們就已經見過了。這位是白冰,白姑娘。」

「白姐姐你好。」林清笑著說道,並沒有因為白冰相貌普通而對白冰有絲毫的蔑視,十分有禮貌的說道。

「你好啊,小妹妹,呵呵,你真漂亮。」白冰對於林清這個小丫頭的印象倒是很好,笑著說道。

「哪有啊。」林清紅著臉說道,不過嘴角卻是露出一絲微笑,天底下的女人不管是大是小,都是喜歡有人誇讚自己漂亮的,林清當然也不例外了。

林明則是趁著這個空檔把秦銘歸來這件事情告訴了林立,在書房和林智研究事情的林立聽到這個消息,哪裡還有和林智探討事情的興緻啊。急匆匆的趕了出去,這個讓林智摸了摸鼻子,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也跟著林立走了出去。

林立走到秦銘的身邊,看到還有外人在場,立刻收斂了激動的神情,笑著說道:「呵呵,秦銘啊,幾個月不見聽說你小子的功力見長啊。呵呵。」對於自己兒子現在的實力,林立還是很滿意的,有了這等人才,何愁大事不成呢。

「呵呵,家主過獎了,幾個月不見,家主別來無恙吧?」秦銘拱手說道。

「老夫身強體壯的能夠有什麼事情,倒是你小子,別以為得到了幾手功夫,就能夠在大陸橫行無忌,須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林立勸告著秦銘說道,雖說秦銘的實力很不錯,但是比那些造化之境的高手還是有很長一段距離的。他這話不過是想讓秦銘不要太過於驕傲自滿,這個兒子十分優秀,他可是不想他成為那些高手追殺的對象,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個道理,他不止一次對秦銘說過了。

「嗯,呵呵,這個我知道。」秦銘笑著說道,林立說的十分正確,但是他也有他的行事準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這幾個字已經能夠很明確的表現秦銘的心聲了。對方就算是紈絝囂張,只要是沒有惹到秦銘,他就算是欺男霸女也和秦銘沒有什麼關係,相反的,就算是對方是個大善人,樂善好施,但是對方只要是惹到了秦銘,那麼他才不管你是誰,都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嗯,你知道就好。」林立點頭說道,自己這個兒子從來沒有讓自己失望過,想來這些道理他應該都明白,他也就沒有必要在接著說了。


「對了,你到明月城來做什麼?」林立問道,他倒是沒有想到自己兒子是來專門看自己的,這個兒子的事情比之自己這個家主還要忙,林清從學院回來說,秦銘是為了秦家去騰龍城了。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林立都沒有敢把這件事情告訴溫柔,秦家的事情林立自然也聽到了一下,秦銘這次去騰龍城可以說是兇險萬分啊,侯家的傷在秦銘手中的可是有不少,騰龍城還是侯家的地盤,他還真是怕自己的兒子吃虧。

所以在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就立刻派了家族的探子到騰龍城密切打探秦銘的情況,得到的消息卻是很好,秦銘聯合了白家和朱家,正在和侯家對抗,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那顆懸著的心才算是放了下來。

自己的兒子還真是有手段,他還真是沒有想到兒子竟然能夠聯合白家和朱家,這兩個家族可都是大家族啊,當初白家來到明月城找他談聯合做事的時候,他可是沒有相信,這種合夥的生意是做不得的,尤其是和這種大家族,早晚有一天會把自己的家底賠光的。

不過前幾天剛從騰龍城傳來消息,說是白雲飛對於秦銘很是看重,一些家族的重要會議都有秦銘的參與,這個讓林立十分奇怪,打算找個時間找自己的兒子好好談談,但是不知道這個小子什麼時候能夠過來,現在他既然來到這裡,看來今晚他們可是要秉燭夜談了。

情報上面說,白家和侯家的關係現在很微妙,隨時都有開戰的可能性,按照常理來說,現在的秦銘應該在騰龍城幫忙對付侯家的,怎麼會跑到這裡來的。這個才是林立奇怪的事情,不過一想到百族戰場的事情,他好像是抓住了什麼,難道這個小子是來參加百族戰場的么?

「我是來參加百族戰場的。」秦銘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