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聽不聽得懂人話?趕緊去把你妹妹帶下來!否則的話我現在就打斷你的兩條狗腿!」

蘇七鋒活動了一下頸椎,表情變得冰冷了起來。

看着劉鷹以及他身後的七八號混混,冷冷的說:

「好,既然你們要這麼說,那你們這些人全都一起上,不要再耽誤時間!」

「小子,你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阿強給我把這小子弄躺下!」

劉鷹一招手,身後站出來一名身材魁梧的打手。

這打手也不多說,一拳頭就直接朝着蘇七鋒的臉上揮去。

趙俊傑劉鷹兩人臉上都帶着笑容。

這叫阿強的打手,實力可不俗,保證一拳能把這小子給撂倒。

可是下一秒鐘,他們的表情卻是凝固了。

只見蘇七鋒的手掌,輕鬆的就抓住了阿強的拳頭。

阿強也傻眼了!

使勁一扯想要把手扯出來。

可是蘇七鋒的手掌就猶如一雙鐵鉗一般牢固,根本扯都扯不動拳頭。

這什麼情況?

「啊!!啊!!!」

不等阿強反應過來,蘇七鋒手上一發力,往上面一翻。

只聽一聲脆響,阿強的手腕應聲而斷,他整個人也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聲。

「我操,敢對我兄弟動手,我操!兄弟們動手廢了他!」

劉鷹頓時勃然大怒,從腰間抽出一根甩棍。

就帶頭朝着蘇七鋒臉上砸去。

其他的混混們也各自抄起武器對蘇七鋒出手,趙俊傑則是後退一步,淡淡的吩咐道:

「悠着點兒,不要把這傢伙弄死了,那就麻煩了。」

可是接着,趙俊傑的表情就變得僵硬,甚至變得恐懼。

只見蘇七鋒一拳一腳隨意出手,就能打倒一名打手。

領頭的劉鷹更是被蘇七鋒一拳直接打,暈倒在地上。

生死不知!

只是20秒的時間,蘇七鋒就把這七八號混混全部打倒在了地上。

一個個倒在地上慘叫連連,根本就沒有站起來的能力。

趙俊傑整個人都傻眼了。

從來沒有見過如此能打的男人,這也太彪悍了!

此時蘇七鋒拍了拍手轉頭,目光看着趙俊傑邁步而去。

「你,你不要亂來,我告訴你我可是趙家的人,你知道趙家嗎?趙家收拾你們家輕而易舉,你就算能打你也要想想你父母他們!」

趙俊傑連連威脅。

蘇七鋒邁步走到趙俊傑面前,左手伸出抓住了趙俊傑的頭髮,右手連連就是兩耳光抽在趙俊傑臉上。

將其有些白嫩的臉龐抽的通紅。

接着一腳把趙俊傑踹倒在地。

蘇七鋒淡淡的說道:

「現在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帶上這些混蛋給我滾遠點兒!」

對於這種敗類,蘇七鋒若是在以前早就隨手殺了。

不過此一時彼一時。

現在畢竟是在都市,要受相關的約束,沒有那麼的痛快。

趙俊傑慘叫了幾聲之後,捂著通紅的臉,充滿憤怒的瞪着蘇七鋒,整個人都要氣炸了。

他作為養尊處優的公子哥,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虧?

什麼時候被人如此狠狠的抽巴掌?!

此時的他恨不得暴打蘇七鋒一頓。

然後把蘇七鋒弄去沉講!

可惜他沒有那個本事,但即便如此放狠話還是少不了的。

「你給我等著,今天這個事兒沒完!」 對戰室則是突破自身的不二之選,它會根據進入者的實力模擬出同等的戰力,適合查缺補漏。

弟子每次都只有一次進入試煉塔的機會,可提前離開。

楚冰落選了一個劍修參悟室走了進去。一進門就感受到高於外界一倍的靈壓,迎面飛來一把小劍,她召出寒羽,運轉冰星訣,開始感悟。

小成的劍勢揮出,與小劍碰撞在一起,劍勢瞬間被衝散,小劍依舊向她飛來。

冰落一躍而起,欲用寒羽抗住,那把劍卻轉了一個方向,她隨即挽了個劍花,跟著換方向揮出。不知過了多久,幾經無數次變換,終於兩劍相交。

轟!

她感受到那把劍傳來龐大的劍勢,閉眼用抵劍的姿勢感悟起來,之前的動作一幕幕在識海回放,漸漸串聯起來,劍勢,出劍即成勢!

身體不自覺的再次舉起寒羽,那把小劍不知何時已經消失,寒羽劍寒芒畢現,凜冽氣勢暴發,冰星訣第二式――分轉星移!整個參悟室的氣流被分成兩撥,中間夾雜著劍勢的寒羽從上而下劈過。

嗡,小劍再次出現,環繞在冰落身邊,伸手摸了摸它,涼涼的。

盤腿而坐,神識幻化成的冰落不停的在識海重複剛才的動作,感悟層層加深,不知過了多久,修為突破到築基初期巔峰,劍勢大成。

離開時看了一眼門口的沙漏,原來已經過去了半月。

對戰室。

冰落看著對面長的一模一樣的自己,滿頭黑線。自己劈自己可還行?

卻也沒有猶豫,隨手掐了一個寒冰訣,企圖定住對方,然,對面拋了一個火球過來,小幽!話落掌心一抹火焰出現,與對面火球抵抗,竟是勢均力敵。

再次手握寒羽,分轉星移!對面楚冰落也揮劍劈了過來,抵抗間,她感受到,這就是自己的力量嗎?不夠,一來一回數百回合,她感受到的力量在不斷加強。

銀月星回!第一式發出,能夠發揮出來的威力達到十成。

接下來的時間,她借模擬落落不斷摸索火焰的掌控,結合冰星訣,第一式――銀花火落!無數小火焰飛出,對面的人瞬間消散。

嗯?就叫幽火訣吧,以後再感悟完善。嘴角微勾,離開了對戰室。

轉頭一看,原來又過去了八天。

修鍊室內,冰落將靈壓提升到了自己能承受的極限,體內靈力運轉雖然變得吃力,但對經脈的沖刷能力加強。

直到漸漸順暢恢復平常速度,繼續加強靈壓。

五天過去,睜開眼睛,築基中期。加上大成的劍勢,面對築基後期應該可以無懼,大圓滿可能要藉助些外力。

見離一個月還有兩天,她來到了法修參悟室,她可沒忘記自己是冰靈根。

兩天後,試煉塔關閉。

所有還在塔內的弟子被傳送出來,冰落沒再停留,回到了水寒峰。

一進院子,見雲止寒站在櫻花樹下。身姿修長,紫衣高貴,仿若上天雕刻的五官透露出絲絲冷冽,薄唇微抿,狐狸眼中不含一絲溫度。

這才是雲止寒。

八年過去,她早已忘記初見時的水寒尊者,雲止寒於她是師父,是親人。

「師父!」

雲止寒轉頭看向那抹藍色的身影,神色添上一抹溫度,眼神不再冰冷。

「回來了。」

話間寒冰劍祭了出來,修為瞬間壓至築基大圓滿。楚冰落察覺到師父的攻勢,立馬反應過來,手執寒羽朝對方而去。

砰!冰落後退十米,雲止寒的劍繼續襲來,銀月星回!兩相抵抗,再次後退五米。楚冰落爆發出強烈的戰意,飛身而躍,一道道劍勢發出,雲止寒輕鬆的接下。

藍衣紫衣相互交纏,移動變換間帶起地上的櫻花瓣,冷香和櫻花香相互交替,周圍的氣流卻劍拔弩張。。。 宋顯緊緊地握著喬天羽的手,靜默地看著肖北。

他能夠感受到,肖北此刻壓抑的幾乎要爆發的情緒。有著刻骨銘心的愛,此刻才會有這樣痛徹心扉的苦!

在平安無事時,人們在選擇的時候,總是會瞻前顧後,權衡利弊,唯唯諾諾,而不敢依著本心做事。

只有到失去的時候,才知道,什麼是最珍貴的,而追悔莫及。

就算是肖北,在七八年前,他事業最頂峰的時候,他不敢和呂梅關係太近,不敢表露自己的感情。

因為,稍不留神,就會萬劫不復,一無所有。

終究是所有無名的一切,勝過了愛情,和心口的那一份狂熱。

而現在,才發現,一切都抵不過,那個人活著!

宋顯不知道肖北究竟經歷了什麼,他只知道,此刻,他全身心地愛身邊的這個姑娘。

他不想和她有任何的遺憾,所以,再多的艱難險阻,他也要闖過去,最終要抱得美人歸!

康小帥抹抹眼淚,對肖北說:「肖先生,這是呂姐的意思。現在既然呂姐活下來了,那份委託書,也就沒有效力了。

我會轉告呂姐,你來過。

所以,趁記者還沒有發現,肖先生還是先離開這裡吧!」

肖北通紅著眼眸,盯著康小帥:「我不會走!告訴我,庄嵐在哪裡?」

康小帥一愣:「你找庄嵐做什麼?」

肖北沉聲說:「呂梅那段破爛不堪的婚姻,該結束了!她的餘生,我來負責!」

康小帥:……

宋顯:……

喬天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