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伴娘禮服?你怎麼不早說?」

知道帥哥還沒有離開,店員的聲音都忍不住提高了一些。

還在婚紗展廳挑選婚紗的白婉婷和艾倫都聽到了這個店員的聲音。

掃了一眼,白婉婷覺得自己回去之後還是要和軒軒好好說的。

剛才自己的提醒軒軒一副沒有放在心上的樣子。

白婉婷覺得自己的表妹還是太單純了。

這不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只是一個萍水相逢的婚紗店店員,不就對蘇穆表現出了不一樣的態度?

白婉婷可不會覺得這是婚紗店招待客人的規矩。

就算要招待,這些店員不也是應該招待自己和艾倫不是?

自己和艾倫才是準新娘和準新郎。

在婚紗店消費的也是自己和艾倫。

可是白婉婷注意過,從頭到尾,人家店員殷勤接待的除了自己這個出錢的人,就只有蘇穆了。

至於艾倫嘛,存在感都有些可有可無了。

白婉婷知道,如果艾倫不是準新郎。

拍婚紗照肯定是準新娘和準新郎為主的話,估計人家店員連起碼的應付都不一定會有。

當然,蘇穆的顏值擺在那裏,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可是現在軒軒是蘇穆的女朋友。

作為軒軒的表姐,白婉婷當然得為自己的表妹考慮。

今天還只是一個婚紗店的店員。

白婉婷就不相信其他認識蘇穆的女孩子會對蘇穆沒有什麼非分之想?

白婉婷覺得自己在離開華東市之前,一定要讓軒軒了解到自己的處境。

白婉婷知道想要軒軒看緊蘇穆是不可能的。

雖然只是短短的接觸,但是白婉婷也看出來了,在軒軒和蘇穆的戀愛中。

佔據主導地位的是蘇穆。

不過白婉婷覺得自己可以提醒軒軒多注意一些。

不看着蘇穆,看着蘇穆身邊的女人總還是可以的吧?

只要不把機會留給別人,多少還是安全一些的。

白婉婷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艾倫,突然覺得原來另一半的顏值不是那麼突出也是有些好處的。

當然,艾倫的顏值其實也是很好的,只是有了蘇穆在旁邊,其他人都淪為陪襯了。

「婷,怎麼了?」

看到白婉婷突然意味不明的看着自己,艾倫有些不解。

「沒什麼,我們去那邊看看吧。」

白婉婷沒有把心裏的話說出來,拉着艾倫走向了婚紗展廳的另一邊。

(本章完) 當即,三人同時化為獸體形態,體內的異能量不斷發生變化。

青龍長嘯,麒麟踏天,鳳凰啼空。

李玄空的幻麟獸縱身一躍,形態驟然改變,一邊的龍戰獸和鳳羽獸同樣如此。龍戰獸組成雙腿,幻麟獸組成腰腹和頭部,鳳羽獸組成背甲,下一瞬,超獸神三合體蔚然成型。

控制室內,李玄空輕輕一揮手,浩然無匹的異能量在體內流轉,一種前所未有的強大感悠然而生。

新合體的超獸神,體型比之間大出不少,跟鯨鯊戰神持平。

組成超獸神三合體,鯨鯊王的黑海深淵就再也無法束縛他們的身形了。

「鯨鯊王,再來!」話音落下,超獸神背後雙翼捲動,猶如利劍般彈射而出。

幾十丈的距離一瞬即逝,猶如瞬移一般,鯨鯊王避之不及,一隻碩大的拳頭轟然砸在他身上。

「轟!」

強悍的異能量直接作用在他身上,使得黑海深淵被迫終止,再也束縛不了眾人。

「這才是你們真正的實力嗎?想要打敗我,還不夠!」鯨鯊王一聲低喝,竟是不閃不避,再度上前,縱身一躍,一記鞭腿。

但李玄空只是微微側身,以差之毫厘的距離躲過,又是一拳砸出。

「嘭!」

強悍的拳頭攜帶着霸道無匹的異能量,直接將鯨鯊王的護體能量擊穿,作用到他本體之上。

倏然間,遭此重創的鯨鯊王再也維持不住身形,直接倒飛出去,撞倒一大片建築。

「哇,合體后的超獸神,好厲害啊。」飛船內,小胖墩看到三人合體后的超獸神如此強大,直接驚叫出聲來。

在一旁旁觀的龍瑩也是驚嘆不已,合體后的超獸神,異能量已經達到另一個級數,已經能打敗鯨鯊王了。

「這就是你們的底牌么?哈哈······」然而,已經受傷的鯨鯊王從地上爬起來,反而大笑不已。

「你笑什麼?」超獸神內部,龍戩反倒有些不解,明明敗亡在即,他怎麼還笑得出來。

「想打敗我,沒那麼容易!」

「黑海深淵!」

「冥王,請賜予我力量吧!」

話音落下,鯨鯊王驟然發動黑海深淵,同時體內異能量轟然爆發,全數用來維持黑海深淵,想要連接冥王的玄冥黑洞,得到他的力量,來對付超獸神。

此刻,遠在冥界的玄冥之棺再度光芒大放,無盡的黑暗氣息沖霄而起,使得冥界籠罩數萬年的迷霧都被驅散。

得到冥王力量的鯨鯊王體內異能量空前絕後的強,而他的黑海深淵卻是比之前更加強大,已經能夠壓制住超獸神的行動。

「哼,這就是你所謂的強者?藉助他人力量的強者?今天,你將死無葬身之地,」話音落下,李玄空調動體內異能量,背後羽翼扇動,浮在半空。

「轟!」

伴隨着他體內異能量調動,方圓百里,雷霆炸響,電蛇狂舞,將漆黑的天空映照的如同白晝。

驚聞雷聲乍起,那些被泰雷保護起來的金象族人紛紛捂住耳朵,眼中流露出敬畏之色。

天威浩蕩,天雷如獄。

「神霄訣!」李玄空體內雖然是火屬性的異能量,但藉助超獸神,他能發揮出的異能量就不僅僅是火屬性的了。

雷火相依相隨,再加上天羽體內恍若黑洞的氣息,雖然弱小,卻是極其精純強大。倏然間,天地間的雷電都被吸納,融入李玄空的印記當中。

下一瞬,羽翼扇動,瞬間出現在鯨鯊王背後,那一道呼吸口就是鯨鯊王的致命要害。

轟隆的雷電恍若開天闢地,攜帶着無盡的雷電氣息和龐大的異能量呼嘯而來,瞬間六穿透了黑海深淵的防護,直接擊在了鯨鯊戰神的呼吸口上。

「啊!」

慘叫聲劃破天際,讓人不寒而慄。

自交手以來,這是鯨鯊王第一次發出慘叫,但也是最後一次,強大的異能量直接作用到鯨鯊王本身,不斷破壞着他的身軀。

「我不甘心,你想要拯救這些奴隸,沒那麼容易!」

就在李玄空神霄訣擊中鯨鯊王之後,他就明白自己已經活不成了,但現在,他強者的尊嚴當然無存,自己之前的作為已經成了笑話。

但是,他還尚有餘力,他雖重創,但手上的黑海深淵卻仍舊發動。

於是,他當機立斷,直接將黑海深淵凝聚成一道強大的異能量打向了金象族人。

泰雷首當其衝,飽含着鯨鯊王的全力一擊不是他能夠承受的,雷象神瞬間解體。

眼見着金象族人剛要從被壓迫的日子中解脫現在卻要面臨鯨鯊王的含恨一擊,這是所有人都沒想到的。

但此時,一道單薄的身影驟然躍上半空,抵擋住了鯨鯊王的一擊。

此人,正是元正。

在這危機的關頭,元正挺身而出,擋住了這一擊,使得在場的金象族人活了下來。但是,元正雖然強大,金象族人的崛起使得他能夠動用體內的異能量,但十萬年前的他可以使用星雲體,但十萬年後的他不僅失去了異能鎖,而且身體受到長時間的折磨已經是虛弱不堪,難以調動體內全部的異能量。

再加上猝不及防的接下鯨鯊王的最強一招,當即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師傅!師傅!」

之前被打得解體的泰雷跑了過來,扶起元正,但此刻的元正已是彌留之際。

「泰雷,你終於做到了。」元正睜開渾濁的老眼,欣慰的說出最後一句話,便撒手人寰,化為一股強大的異能量消失在天地之間。

「師傅!」見此一幕,泰雷哀傷不已,兩行清淚從眼角淌出,沒有師傅,就沒有現在的他。

在超獸戰士來臨之前,是師傅教他功夫,壯大異能量,也是師傅教會他反抗,起義,但是現在,他們金象族站起來了,但他最敬愛的師傅卻走了。

「有元正為我作陪,我鯨鯊王死而無憾,哈哈······」

不遠處,已經解體的鯨鯊王跪倒在地,身影虛虛實實,說完這句話,便消散在天地之間。 「真的呀,只不過你平時不大願意多參與社交,不大願意打理打理自己,才會導致現在這樣的。」欣城突然停下了,思考了片刻,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嘖嘖了兩聲。

「不對勁啊,不對勁。」他這麼說着。

「哪裏不對勁了?」我笑着說。

「你——你是不是在變着法子誆我誇你,我丟,你這人。」他這麼說。

「先前你還老問我們你是不是特別丑,這麼一想,你不會……是自戀狂吧。」

我乾笑了笑,不再發話。

如果一個人能夠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裏,不被世俗的語言所污染,不會去在意他人的看法,這樣的人不是固執,而是自珍自愛的人啊。

但大多數的人卻活在了流言蜚語之中的,對自己沒有足夠的自信和自我認同感,往往得從別人的口中獲得認同感。

這樣的人是極其悲哀的,他們活在了別人的口舌之中,而我只是芸芸眾生中的一個,是屬於後者的。

「我是不是特別丑?」這個問題不是希望得到別人違心稱讚高傲的自嘲,而是從心裏希望得到別人的認同,所以,我是極其悲哀的。

「好吧,可是就算真的如你說的這樣,從時間上來講,這從開學到現在總共連一個月都不到呢,發展的過於快了吧。」我這麼說着。

「單從我們的關係來講,我們又熟到可以互罵,互相問候對方家人的地步了,她又為何不告訴我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但有件事我是確實知道的,如果兩個人真的想要在一起,最好還是不要相處的時間過長,太熟了之後,其實就很難在一起了,這一點,還是深有體會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