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花星語在擔心什麼,李清蓮很快就安慰道:「儘力吧,穿雲實力也不弱。」

……

努力的分辨著舟上女孩的聲音,李清泠確信,這個女孩就是自己的姐姐。

並且按照女孩與男人的對話,船頭的男子是她的師父,叫做李璧。

可是為什麼會夢到這些事情,而且自己的思緒還這麼清晰,感覺很奇怪啊。

看著舟不斷的前進,卻始終無法離開自己的眼前,李清泠便選擇放棄思考。反正也想不通那些事情,再怎麼糾結也沒有用。

與其考慮那麼多有的沒的,倒不如好好想想為什麼自己姐姐那麼可愛。

哇~夢裡的姐姐,跟現實的姐姐相比,完全就是兩個人。面對軟萌的姐姐大人,李清泠根本無法拒絕。

可惜碰不到,只能在旁邊看著。

然而只是看著,就已經讓自己心跳不已了!

在李清泠痴像顯現后,周圍的場景忽然變幻。

蘆葦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高大的樹林。波濤不止的河水停止流淌,堅硬厚實的大地出現在腳下。潺潺流水聲消失寂靜,輕盈蟬鳴響徹寂靜的夜空。

月光從枝丫中灑落,稀疏白斑如霜照在地面。

姐姐的身影消失不見,噼啪的柴火聲傳來,明亮的橘色穿透樹林,映入李清泠的視野。

循著光搜尋而去,不知道為什麼,李清泠莫名的認為,自己的姐姐會在那邊。

不出李清泠所料,在篝火旁,李清蓮抱著長劍坐在那裡。

大膽的向姐姐身邊走去,直接穿過沒有溫度的篝火,李清泠緊張的咽口唾沫,隨後小心翼翼的坐在李清蓮身邊。

趴在自己的膝蓋上,看著姐姐睡著的側臉,李清泠感覺自己的心跳不斷加快。

明明沒有做什麼虧心事,可是為什麼心跳會不斷加快啊!

自己是在緊張什麼啊!

煩惱的咬牙切齒,甚至用手揪住自己頭髮,但李清泠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就好像擔心會吵到自己姐姐。

『喀嚓』

「誰?!」

非常迅速、熟練的起身、拔劍,一連串動作在眨眼間完成。坐在旁邊的李清泠還煩悶著,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我、我只是……路、路過。」

很稚嫩的聲音,比現在的姐姐還要稚嫩的聲音。

說起來現在的姐姐多少歲,感覺比剛才要成熟不少,但是外表來看嘛……和剛才比沒有多大的變化。

從黑暗中走出的女孩很瘦小,身上的衣服很殘破,褐色的皮膚上滿是蚊蟲叮咬的腫胞。

確認來者后,李清蓮收起長劍,她重新坐回遠處眼眸微低:「你可以在這裡休息,但是能不能在這過夜,要看我師父怎麼說。」

「你師父?你師父是誰,很厲害嗎?」

「我師父是李璧,比我厲害很多倍。」

「哇!是不接收朝堂招安,武功在江湖上數一數二的李璧嗎?!」

「啊恩、就是他。」李清蓮回答的時候很驕傲,甚至可以說是高傲。

「能夠拜那麼厲害的人為師,姐姐的實力想必也很厲害吧!」小女孩非常誇張的喊著,用簡單的話語進行誇讚。

害羞的撓撓臉頰,將臉埋在臂彎中,李清蓮非常小聲的否認道:「沒有啦、我比師父弱得多,沒有那麼厲害。」

「說起來姐姐有沒有水,我有點渴了,能給我喝點嗎?」

「當然可以,你拿去吧。」

伸手扔出自己的水壺,面對這個小女孩,李清蓮完全沒有任何的戒心。

對著水壺喝下兩口后,小女孩左手蓋上壺塞,她隨意的搖動水壺:「姐姐要不要也喝點?一直坐在篝火邊,好熱哦。」

「嗯,正好有點口乾。」

看到李清蓮接過水壺,對著水壺嘴喝下水后,李清泠的心情糟透了。

不爽的盯著對面的小女孩,李清泠感覺很不爽,非常的不爽。

為什麼?!為什麼要過來,為什麼要過來打破二人世界?!

而且還在那裡不停的跟姐姐搭話,甚至還用水壺間接接吻!這是幹什麼?這是想要幹什麼!?

臭女人,滾吶!

總之就是非常酸,吾與曹賊無異。入間老師強啊,製作組還可以啊,沒崩掉太好了。 然而此時羅刀也緊緊盯着地毒蛇,他剛才就發現了在這裏有動靜,沒想到這裏居然是,地毒蛇盤踞之地,這也是讓羅刀很是驚訝,然而顯然在驚訝也沒用了,只見劇毒蛇微微的突出蛇信,隨後就看到他龐大的身軀,如同鞭子一樣橫掃而來,它尾部橫掃而來后,居然帶起了一陣颶風。

差點都把羅刀四人颳起來了,然而就在地毒蛇尾巴,即將挨到四人的時候,只見四人躍起,躲開了尾部的攻擊,而就在此時,地毒蛇突然張口噴出毒氣,而此時在空中的四人無法躲避,直接被綠色的濃霧包圍。

「不好,毒氣!」

四人同一時間捂住口鼻,雖然他們暫時服用了解毒丹,但是這些毒氣還是能進入身體,雖然暫時無法發作,但是時間長了,也會變成舊傷,潛伏在身體當中,而且這種毒不知道是什麼毒,也不知道改配什麼解藥,所以可以說中了毒氣的人必死,即便是有解毒丹,這毒也會伴你終生。

隨後四人同時落地,緊接着就逃了出去,這毒氣瀰漫一百米,一百米之內都是毒氣所在,四人急忙逃出了百米開外,然而這地毒蛇非常憤怒的看着這四人,而此時王洪也看向了地毒蛇。

「可惡,欺人太甚!」王洪大喝道:「不就是一個小小地毒蛇,也敢在我們面前造次。」

王洪此時對於地毒蛇,絲毫沒有害怕的意思,再怎麼說他也是中級武宗,而對方只不過是一條,高級武師的地毒蛇,他怎麼會害怕呢,然而此時地毒蛇看向了王洪,顯然是憤怒了,然而此時的王洪,卻如同傲視群雄一樣看着地毒蛇。

羅刀冷笑道:「你不是說沒事,聽你剛才這意思,顯然是不害怕地毒蛇,既然這樣,那你上去把對方殺了。」

「哼哼,膽小鬼,不用你多言,我也會上的。」王洪冷笑道:「夕月,你們就好好看看,我如何斬殺地毒蛇,不用你們出手。」

說完只見王洪,身體一彈,整個人彈身而起,隨後只見他在彈身的同時,已經拔出了跨在腰間的佩劍,只見他高舉寶劍,豎斬而下,一劍斬出,只見一道冰冷的劍光閃現,隨後就朝着地毒蛇身體斬去。

武學《玄冰斬》

「轟」

一聲巨響,巨大的玄冰劍光,斬在了地毒蛇身上,然而地毒蛇的身體,只是微微扭曲一下,但是卻沒有造成絲毫痕迹,甚至就連一點結冰的跡象都沒有,而地毒蛇怒吼一聲,顯然被這一擊給激怒了,只見地毒蛇巨大的頭,朝着王洪咬去。

王洪見狀,急忙落地,隨後彈身而起,幾個起落,他便施展輕功,躲開了地毒蛇這一擊,然而他卻非常吃驚,看着地毒蛇,剛才那一擊已經是他,最厲害的攻擊了,但是居然沒有傷到地毒蛇,可想而知,這地毒蛇雖然是高級武師,但是他的肉身卻是非常強大,這的確讓王洪震驚。

……

然而此時不光王洪震驚,就連此時的羅刀等人也吃驚,羅刀更是驚駭不已,剛才那一招可是王洪的最強攻擊,羅刀可是深有體悟,想當初,他原本準備去偷聽王洪,但是沒想到被王洪發現,而且一招斬飛,當時王洪用處的,就是這種武學。

當時羅刀可真是命懸一線,如果不是他的修真靈氣,剛好可以壓制這玄冰寒氣,他當時恐怕就會徹底死了,然而此時王洪這一招,對地毒蛇居然沒有用,這足可以證明,這地毒蛇的肉體強悍程度,已經遠超高級武師了。

「什麼,居然短暫之下,王洪不是其對手。」歐陽海也吃驚道:「聽說這王洪,在天寒派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那可是被天寒派宗主收為弟子,實力應該不會不堪才對,但是這王洪居然打不過,區區高級武師的地毒蛇!」

羅刀搖了搖頭道:「並非這王洪打不過,的確王洪在天寒派是高手,但是這地毒蛇好像更強,而且他們長期居住這裏,顯然對毒沼澤的環境,已經瞭然於心,在這種環境下戰鬥,對地毒蛇最為有利,而且這王洪,雖然實力強悍,更是到了中級武宗,但是對方的身體更強,導致王洪的攻擊對對方無用,如果長此以往,顯然會敗下來的,而且,我更擔心的是,這裏難道只有這一隻地毒蛇嗎?」

的確一直以來,羅刀都不明白,為什麼只有一隻地毒蛇,我感覺這裏肯定還會有什麼危險,這也是羅刀所擔心的。

「你說的意思是!」

歐陽海也發現了羅刀的嚴肅,但是他雖然不知道,但是很相信羅刀,因為就是剛才,這羅刀就說過,前方會有危險,只是王洪不顧危險,才這樣膽大的進去了,然而羅刀現在怎麼說,顯然羅刀又有什麼猜測了。

「我感覺,這裏好像是一個陷阱。」羅刀喃喃道:「而我們就如同瓮中捉鱉,被引入了陷阱當中,不管怎麼說,等一會大家小心謹慎,謹防有詐。」

歐陽海點了點頭道:「可是,現在王洪這樣,如果在不救他的話,我害怕,他會死,再怎麼說他也是天寒派的天才。」

「呵,天才,浪得虛名的天才。」羅刀喃喃道:「現在他收到這種事情,也算是讓他有個教訓,反正他先前不是,狂傲的說不用我們相救,我們且看看,他如何戰敗這地毒蛇。」

羅刀對於王洪,當然不可能施以援手,開什麼玩笑,對方可是一直在追查,殺害馮欣的兇手,幫助一個仇人,除非羅刀腦袋有問題了,而且羅刀還恨不得,這地毒蛇殺了王洪,地毒蛇殺了王洪以後,他就少了一個敵人。

然而此時的歐陽海看着夕月,卻沒有說什麼話,既然夕月不出手相救,那他這個高級武師,也不可能出手相救,畢竟在這裏的實力最高,也只有王洪和夕月了,然而看着地毒蛇的樣子,即便是王洪這個中級武宗都拿他沒有辦法,那他這個高級武師也不可能有辦法對付的。

……

然而就在此時,地毒蛇再次揮動絕大身體,朝着王洪抽了過來,面對這粗大的尾巴,王洪只能盡量的閃躲,隨後一劍朝着這尾部削去,依舊是玄冰斬,『轟』一聲巨響,玄冰斬打在地毒蛇身上,只是發出了一陣響聲,但是卻沒有絲毫的傷痕。

而此時地毒蛇蛇頭突然看向王洪,只見他突然張嘴,一股綠色的氣體噴出,然而這綠色的氣體,籠罩了方圓一百米,羅刀等觀戰的人見到,急忙后跳躲開,而此時王洪也后跳準備躲開,然而就在此時,綠色毒氣淹沒了王洪的身體,只見此時有一個影子,從煙霧飛快掠過。

「啊。」

只見就在此時,從煙霧當中傳來了王洪的叫聲,隨後綠色煙霧消失,只見此時的王洪,左臂已經斷了,顯然是被要掉了,而這地毒蛇的大嘴,正在不停的咀嚼着什麼,顯然王洪的斷臂被地毒蛇咬斷了。

而此時王洪疼的在地上翻滾,然而他的隨身佩劍,就在他的不遠處,而此時地毒蛇怒瞪着王洪,隨後張嘴再次朝着王洪要去,而王洪面對這血盆大口,此時剛才那囂張的氣勢,早已經蕩然無存,他現在只剩下害怕了,雖然它是天寒派天才,但是嬌生慣養,什麼時候經歷過這種事情。

薛占坤見狀一驚,這可是天寒派的高手,天之驕子,如果讓天寒派最器重的天才,在這裏死掉,他可是要承擔責任的,即便他很想逃跑,但是此時也不能丟下王洪一個人逃跑,只見薛占坤突然跳起,就朝着前方的地毒蛇準備衝去。

「轟。」

「轟。」

然而就在此時,只見一聲聲巨響響起,只見一些粗壯的地毒蛇,突然沖四面八方衝出,直接就把這四人完全隔絕了,每一條地毒蛇,居然都有着五十米長,怎麼大的身體,直接就把四人全部擋住了,然而就在此時,在這四周,也圍繞着很多地毒蛇,一瞬間就把四人包圍在了中間。

「糟糕!」羅刀大驚道:「這四頭地毒蛇,顯然就是故意把人分開,現在我們徹底陷入了,這些地毒蛇的陷阱當中了。」

羅刀雖然知道有陷阱,但是沒想到,這些居然都是高級武師境界地毒蛇,怎麼多高級武師境界地毒蛇,即便是現在羅刀在強大,也不可能抵擋怎麼多地毒蛇的攻擊,而且現在他們居然被分散了,現在想要離開顯然不可以了。

而此時雖然羅刀肉眼,看不到他們的境況,但是羅刀通過靈識,還是觀察到了他們的情況,在最前方的王洪,果然不愧是天才,在斷臂的情況下,居然躲開了地毒蛇的撲咬,用另一隻手拿劍,和這隻地毒蛇殺了起來,只是無論玄冰斬朝着哪裏斬去,這地毒蛇身上沒有絲毫傷痕,然而此時的薛占坤突然,被冒出的地毒蛇擋住,雖然已經但是很快反應過來,躲避起來地毒蛇的攻擊,隨後伺機發出攻擊,然而里羅刀最近的歐陽海,也和地毒蛇發生了激烈的戰鬥。。韻白是一路小跑一路哼哼唧唧找到蕭靖軒的。蕭靖軒一見到韻白哭成這樣跑回來,瞬間暴怒,是誰讓自己兒子這麼傷心這麼難過,居然敢欺負他蕭靖軒的兒子,立即就要搖人去干架。

「哭什麼,不要哭,是誰欺負你的,告訴爹,叫上人倒是要看看誰這麼大的狗膽。」蕭靖軒擦了擦韻白的眼淚,從見到韻白這個小人兒開始到現在,沒見過韻白這麼哭過,多硬的鐵韻白都會撞回去,多麼委屈都要報復回來,這次哭得這麼傷心,只能說對方給韻白欺負狠了。

《醫品王妃有萌娃》第三百三十九章:爹爹你得支棱起來啊 場面一陣昏亂,這些殘存的人已經不止對張遠發難,甚至彼此之間有了不小的衝突。

當絕望到達頂峰,任何一個細小的矛盾都可能成為導火索。

爭鬥,嘶吼,辱罵,不絕於耳。

張遠一連吼了好幾次安靜,卻無濟於事。

他到底還只是個十五六歲的孩子,成為刑警只是因為他是馭鬼者,成為馭鬼者也只是因為意外。

年齡太小,註定了他在某些事情上把控的並不準確,或者說,對一些未知,他總是慌亂。

張遠咬牙好幾次,想做些什麼,她很清楚在這麼下去這些人只會自己把自己葬送了,他甚至打算強行啟動厲鬼的能力殺雞儆猴,卻沒能下得了手。

正在他準備再次做些什麼的時候,門外響起了什麼聲音。

「啪嗒~」

張遠那準備動作的身形一滯,滿是驚恐的望着這狹小的房間的門戶方向。

「啪嗒~」

就像是在印證他的猜測,那聲音又響起,這是腳步聲,有什麼東西在接近這裏,張遠的瞳孔逐漸放大,就連呼吸都有些粗重。

「別吵了!有東西來了!」

張遠再次大吼,可他的聲音再次泯滅於人群,他只能略帶驚恐的看着門戶方向,狠狠地咽了幾口唾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