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撕心裂肺的叫聲,傳盪在整個王府院落。

讓人毛骨悚然,驚駭不已。 ,

第109章

二人,在店門口分別。

還探頭出來,短暫的告別了一下。

林洛嬌,飛馳著,回公司,努力工作!

這一生,就跟着喜哥幹了。

不幹好不行!

但,二人沒料到。

那邊藥材市場。

杜海平,專門借了一架望遠鏡。

就在醫藥公司門店二樓,盯着。

他,看到了嶄新的平治S600。

也看到了,開着這車的,那個明艷動人的女人。

雖然,比蘇有容的美貌還差那麼絲絲,但,真的漂亮,性·感啊!

乍一看,杜海平感覺自己都

然後,憤怒的火焰,騰騰,竄竄!

狗東西!

人渣!

這車,不得兩百多萬啊?

老子治他害出來的病,要六十萬,想破頭也不知上哪裏找。

他倒好!

為一個女人,夠我去三次德國了。

趕緊的,一個電話,又打到蘇有晴那裏。

杜海平,狂躁,怒暴,把情況全講了出來。

最後,狂叫道:「有晴,給有容說,跟這孫子離了離了!他馬的簡直不是人!不是東西啊!」

蘇有晴,感覺,晴天霹靂!

剛剛聽妹妹說,周末找個律師。

這下子,她再把情況給蘇有容講一遍。

蘇有容渾身顫抖,臉色蒼白,差點沒暈過去。

流着淚,抱着姐姐,大哭一場。

對於這個丈夫,她是徹底死心了。

家裏,還是一室一廳的老房子。

甜甜,連自己的房間也沒有。

她,蘇有容,還沒有車。

這個人渣,剛剛變好了幾天,又去賭。

終於贏回邁巴赫,還有錢了,卻等不及了,在外面又養女人。

兩百萬的車啊!

女人的虛榮,讓她憤怒、絕望、死心。

哭的,跟淚人兒似的。

蘇有晴好一陣安慰之後,還是說:「有容,別難過了。還是那樣吧,趁他脾氣還算好,離婚。咱有手有腳,有工作,能養家的。離了婚,你搬過來,還能天天見到甜甜。咱把心思,合力放在甜甜身上。孩子,是無辜的。」

蘇有容點點頭,雙眼紅腫,表情麻木。

「大姐,你讓姐夫去平治店打聽一下,那個賤女人,到底是誰?我就想知道,她是誰!」

「你」蘇有晴有些疑惑,「有容,你想幹什麼?不會是想去報復她吧?」

蘇有晴說着,嚇倒了。

「有容啊,千萬別啊!你性子要強,大姐知道。可要是傷害到她,宋人渣要是知道了,會」

「大姐,呵呵,我才不會那麼傻。這麼些年,受的苦難和折磨,夠多了。宋三喜這個人渣,一次轉變,就給人一次深深的傷害。要離婚了,呵呵,我也不會讓他好過。他不是一邊勾搭李蕊陽,一邊又豪車養女人嗎?李蕊陽,我惹不起,他宋三喜就惹得起?行!我就讓李蕊陽去對付那個女人吧!讓李家,收拾那個人渣吧!甜甜,沒這個爹了!」

這麼一說,蘇有晴點頭,覺得妹妹這辦法好。

於是,她給杜海平打電話過去,叫他去平治店查查情況。

杜海平這傢伙,也算個聰明人。

一聽查宋人渣,激動,一口答應下來。

心頭盤算一番之後,他便離開了門店。

衣冠楚楚,身材高大健美,一臉的自信。

他,彷彿成功人士,步入了平治4S店的大展廳 陸昊想了很多,不過現在首要任務還是得先擴張勢力先,不然就一個山頭,兩三百人馬,想幹啥大事都輪不到他。

山賊嘛,想擴大勢力,要麼有錢有糧,要麼領頭的實力強勁,名頭夠響!

正好,之前劫掠的信遠鏢局的那批貨里有大量名貴的財物,有了那批物資,錢糧算是有了一點點,起碼再多招個幾百精壯湊夠八百人馬是不成問題的。

名頭他也有,陸老虎的名頭在附近還是能排得上號的,只要放出風聲,周圍的一些小勢力來投靠的應該也不少。

制定好計劃后,陸昊便來到聚義大廳,把手底下的十來號小頭目給叫醒,開展了一個黑虎寨發展會議。

在陸昊的說明下,手底下的十來號頭目也明白了自家老大的心思,想做大做強嘛,他們也理解。

「寨主,錢糧和名頭我們還是有的,按你的方法去做,我們黑虎寨肯定能很快成為附近數一數二的大山頭,可是槍打出頭鳥啊,我們做大了,廣陽城那邊……」其中一個比較精明的頭目說出了他心中的憂慮。

沒錯,雖然現在已經是王朝末世了,可官軍無論是裝備還是人數都是碾壓他們這些業餘武裝的,如果真的引起了他們的注意出兵剿匪的話,他們黑虎寨還真未必能抗的住。

陸昊想了想廣陽城裏的八千兵馬,感覺還真不好辦!

不過畏手畏腳的能成什麼大事?周圍的山賊多了去了,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況且黑虎山易守難攻,他就不信廣陽城會拼盡全力把所有兵馬都拉出來剿匪!

在陸昊的堅持下,底下的頭目們便再也沒有什麼異議,紛紛展開行動,開始招兵買馬了。

很快,黑虎寨準備擴張勢力的消息就傳遍了周圍的山頭,一些十數人的小勢力聽到黑虎山的待遇后便紛紛離開了自己的地盤來到了黑虎山,成了黑虎山的一個小頭目。

畢竟世道艱難,他們這些小勢力經常是吃了上頓沒下頓,還經常被一些大勢力給黑吃黑,沒個靠山不好混啊。

陸老虎好歹也算是個排得上號的強人,跟着他混起碼不用擔心會被周圍的大勢力給欺負啊。

所以很快,陸昊這邊就陸續招收到了五百丁壯,快速的把黑虎山的實力擴張到了八百人馬的程度。

當然,這麼快速的擴張在引起了周圍山頭注意的同時也引起了廣陽城裏官軍的注意。

「李將軍,黑虎寨又有動靜了,聽說這幾天他們都在招兵買馬,寨里的人手現在都快有八九百人了!」一個副將對廣陽城的領軍大將李遠說道。

「哼,陸老虎那個混球,上次膽敢截了我的那一批貢金不說,現在還敢拿着我的錢去招兵買馬?我看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來人!召集三千兵馬,今天我們就出門剿了他!看以後還有誰敢截我的貨!」李遠怒氣沖沖的說道。

原來信遠鏢局的那批貨物正是他孝敬自己「乾爹」的貢金,他早就放出了風聲,讓周圍的山賊們識趣點不要鬧事,誰承想陸昊竟然在太歲頭上動土,不僅劫了他的貨,還拿着他的錢大肆招兵買馬,這讓李遠怎麼忍!

點齊三千兵馬後,李遠便一馬當先的帶着這支軍隊浩浩蕩蕩的向著黑虎山進發。

一路上各個山頭的人馬自然是清楚之中的內情,各個都緊閉山門,生怕惹惱了李遠,被他順手給剿了。

雖然他們也收了一車陸昊給的「過路費」,但他們可不想摻和進去,能派個人給陸昊送個信都算是仁至義盡了,想聯手抵抗?別做夢了!

連續收到了好幾個山頭的報信后,陸昊才了解了此中的內情。原來信遠鏢局的那批貨是李遠這傢伙的,難怪他會大動干戈的出動三千兵馬來剿匪!

陸本來是挺有信心不驚動官軍的,畢竟只是招收點兵馬而已,周圍大一點的山頭個個都有三五百人,他多招一點也沒啥啊,誰承想是之前的事情惹到李遠了,那他可就沒辦法了。

誰讓他們留在城裏的探信沒搞清楚那批貨的主人是誰呢,不惹都惹到了,現在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

靠着地形,陸昊還是有一點信心可以抵抗的住官軍的衝擊的,不過現在寨里大半人馬都是新招的,現在這種情況,他就怕人心不穩,別到時候官軍還沒到,手底下的人先跑了大半。

想要留住手下的人馬,無非就兩個方法,一是錢給夠,二是展現自己強大的實力。

所以陸昊選擇了雙管齊下,一邊把劫掠來的錢財發放下去,一邊在眾人面前展示了自己的實力,穩定人心。

在充足的餉銀髮放下去后,果然寨里的人心便穩定了許多,一個個的都開始各自在山寨的各處防禦地點做好了準備,隨時可以迎接官軍的衝擊。

陸昊也是一咬牙,從系統商城裏買了500能量點的土製炸藥包,雖然不如C4炸彈那樣精準,但威力還是足夠的,料想陰一波官軍還是綽綽有餘的。

在上山的必經之路上埋好土製炸藥后,陸昊便返回了寨子裏做好了迎接官軍衝擊的準備。

當陸昊這邊佈局完畢的時候,李遠他們也來到了黑虎山附近了,看着遠處那座險峻的黑虎山,李遠皺了皺眉。

「將軍,黑虎山只有這一條道上山,易守難攻,恐怕這次剿匪不是想像中這麼輕鬆啊……」副將對李遠說道。

「哼,我們都來到這裏了,要是無功而返豈不是遭人笑話!我就不信三千兵馬還滅不了小小的黑虎寨!」李遠自信的說道。

隨後便一馬當先的帶着大隊人馬開始了登山。

當李遠來到陸昊埋設土製炸藥的那段路的時候,一種心跳加速,眼皮直顫的感覺涌了上來。

一直很相信自己直覺的李遠停下了腳步,讓副將帶領人馬先行,自己則在隊伍的中後段觀察,以防萬一。

李遠的謹慎小心再次救了他一命! 「你對她下蠱了?」蕭何一臉憤怒的看着覺苦老和尚!

「蕭施主真聰明,一點就透!」覺苦老和尚冷笑。

「我他瑪宰了你!」蕭何怒吼起來,像是一頭髮怒的獅子,朝覺苦老和尚撲了過去。

而就在這時,背後突然傳來一陣撕心裂肺慘叫的聲音。

蕭何停下,回頭一看,正是沈溫婉在那裏痛苦的慘叫。

她渾身都被冷汗濕透了,在地上翻來滾去,像是在遭受滿清十大酷刑一般……

蕭何朝她沖了過去,將她從地上攙扶起來,對她說道:「別急,我立刻把你體內的蠱蟲弄出來!」

「蕭施主最好還是不要這樣做!」覺苦冷笑道:「這位姑娘體內的蠱蟲,可不是一般蠱蟲,是我用幾百種毒蟲,相互廝殺……最終才培養出來的!」

「這個世界上,只有我能解,別人要是亂解,會讓中蠱毒的人死的更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