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平點點頭,心中卻是自信滿滿。

他怕的是蘇北爆發強,而不是消耗。

有系統在,論消耗,他無懼任何人!

另一邊,蘇北也是明白,自己消耗不過方平。

要贏,只能靠爆發。

小李飛刀,自然可以。

方平不會讓他找不到出手機會。

而飛刀一出,例不虛發!

不過既然準備將它當做底牌,不到關鍵時刻,還是留着吧。

降龍十八掌,加上……

蘇北看向右手長刀。

他幾次抽獎,都沒有抽到心怡的劍法。

沒辦法,只能找吳明學習刀法了。

刀是e級合金打造。

不是沒錢打造d級合金,只是不捨得。

有這錢,抽獎他不香么?

刀法是中品戰法,名字很霸氣:霸刀!

沒有花里胡哨,一刀接着一刀,正面斬下去。

走的是王道,是霸道!

……

下午的比試,和早上很像。

方平一人一刀,五刀勝五人,乾淨利落。

八校聯盟也是明白實力的差距,一刀撐不住,直接認輸。

就怕重傷影響後面的比試。

這下,兩大名校的地位更加穩固。

普通武大引起這場交流賽,可是最終卻助長的兩大名校的聲望,也是陰差陽錯。

而網絡上也多了一些負面的聲音。

覺得武大聯盟、八校聯盟太慫了,沒有血性。

幾招過後就認輸。

八校聯盟甚至有兩人在方平出刀瞬間就認輸。

影響了他們對武大對於武者的印象。

只是這些聲音,在1月12號的戰鬥中,徹底消失。

八校聯盟和武大聯盟的戰鬥。

甚至可以說是第三第四的爭奪。

和兩大名校打,他們沒有半點勝算,所以選擇保存實力。

而這一次,他們再無退路,只能拚死一搏!

武大聯盟選擇孫明宇首戰,陳家聲第四。

陳家聲二品高段,八校聯盟只有兩名中段武者才能抗衡。

所以希望前面三人能將武大聯盟兩人換掉。

至於第五人,一品巔峰,在二品的戰鬥力,真的插不上手。

而八校聯盟則是魏斌首發,蔡慶海壓軸。

從第一戰開始,就拼了。

孫明宇雖是二品中段,實力卻要弱上一籌。

眼見將輸,竟是猛衝過去,面對斬來的長刀不躲不避,一斧子劈開魏斌胸膛。

斧子拔出,腸子都露了出來。

在場傳出聲聲尖叫,有些人甚至都捂上眼睛,不忍再看。

魏斌也是個狠人,面對開腸破肚毫不猶豫,反而提刀對着孫明宇頭顱斬去。

好在有宗師及時認輸,不然下一刻孫明宇就會屍首兩分!

ps:之前殺三品可能是我考慮不太周全。

原著寫過,普通武者二品氣血在250-400卡之間,三品也在400-999卡之間,那個三品初段剛剛突破,氣血也就450卡左右,不是不能殺。

只是三掌擊殺有點草率了,應該寫的更加焦灼一點,後面會注意的。 姜寧一看傳染性這麼強,趕緊把皇長孫小謙送到姜家,請林紫紫幫着照看幾天。

以免這孩子也被傳染了。

誰知道,小謙到姜家當天晚上就開始發熱。

林紫紫一面讓大夫給他看,一面差人來告訴姜寧,姜寧又趕緊回去看小謙。

小小的孩子,躺在床上,蔫蔫兒的,沒什麼精神。

小孩子生病,若是精神好就沒什麼,精神不好,就難免讓人着急。

林紫紫守在旁邊,心疼的說道:「剛才把晚飯都吐出來了。家裏兩個小的也是這樣嗎?」

「差不多。」

姜寧沒敢說,兩個小的都病好幾天了。

怕林紫紫跟着着急上火。

饒是如此,也把林紫紫心疼的夠嗆,責備姜寧沒把孩子們照顧好。

姜若白回來聽見了,說道:「小孩兒生病是常事,怎麼能怪小七呢?」

「我知道不怪她,我也是心裏着急。大人生病尚不好受呢,何況這幾個小的?怎麼不叫人心疼的。」林紫紫道,「我要去看文贊和令姿,她還不讓我去。」

「您幫我照顧好小謙,就是幫我最大的忙了。」

「皇長孫生病,得告訴宮裏一聲吧?」姜若白說。

姜寧道:「還沒來得及。」

「我差人去吧。皇長孫在這裏,你放心。你回去照顧兩個小的。」

「會不會太辛苦娘了?」

「家裏這麼多人呢,也不是我一個。你快回去吧,瞧你自己也是,熬的眼睛都紅了。晚上讓乳母丫鬟看着,你別一直熬夜。」林紫紫還是最心疼自己的女兒。

「我知道了。」

姜寧答應了起身,卻被小謙拉住了袖子。

他蜷縮在被窩裏,可憐巴巴的小聲說:「小嬸嬸不走。」

姜寧哪裏還走的了。

這孩子如今越發依賴她。

平時也就罷了,這會他生病,姜寧做不到不管他。

「我還是把他帶回去吧。」姜寧說。

「這不是怪折騰的嗎?」

「把他送過來,是擔心他也被文贊傳染了,這已經傳染上了,也就不必隔離了,乾脆放到一起照顧。」

林紫紫還想阻攔。

小孩子生病本就鬧人,照顧一個都夠受的,

何況這一下就是三個。

姜若白道:「讓皇長孫跟她回去吧。等宮裏知道,怕也不會讓他留在姜家的,必定要派人接他回宮。」

之前好端端的,可以留他在煜王府養著,如今病了,帝后必定要接走的。

林紫紫到底還是放她們回去了。

果然,宮裏得到消息后,皇帝沒說什麼,皇后就有些着急,立即吩咐姜寧把人送進宮。

天都黑了,寒冬臘月的,外面又是雪又是風的,姜寧不想折騰孩子,就想着等天亮了再說。

她純粹是因心疼孩子,可是卻惹得皇後有些不滿。

皇后覺得她恃寵而驕,有錦貴妃撐腰后,連她的話也不放在眼裏了。

她越想越氣,也很擔心小謙。

「難道是小謙病的厲害,她不敢把人送回來?」皇后心中猶疑。

身邊嬤嬤說:「再差人去吧,要煜王妃親自把皇長孫送來,難道她還敢扛懿旨不成?宮裏有太醫,被把孩子的病耽擱了才是。」 就在此時,韓清清急道:「白姐姐,你已經被皇帝陛下封為國士,就說明你實力特彆強大,我哥怎麼能和你比呢?!」

「韓清清,我知道你這麼說是怕我傷到你哥哥,」白詩詩溫和道,「你就放心吧!我是絕對不會傷你哥哥一根汗毛的。

我之所以要和他比試,我只是想感受一下他在使出【急風斬】劍法時的威力。」

韓清清聞言,為難道:「白姐姐,你的九環大刀比我哥哥的劍要大一倍都不止,我特別怕你不小心把我哥哥傷到了。」

「韓清清,你哥能有你這樣的妹妹,也不知道他是哪輩子修來的福氣,」白詩詩羨慕道,「不過,你大可放心,你哥修鍊的是【急風斬】劍法,他的速度自然快得驚人,只要我不出全力,你哥要閃開我的攻擊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白姐姐,那你一定要小心哦,千萬別把我哥哥傷到了!」

韓清清的語氣中充滿了擔憂,其實她內心特別不想哥哥和白詩詩比試。

白詩詩溫和地看着韓塵,「你敢跟我比試嗎?」

「有何不敢!」

韓塵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因為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雖然白詩詩被皇帝陛下封為國士,但他只想知道對方到底有多厲害,要想知道對方有多厲害,唯一的辦法就是跟對方比試一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