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夫人略加思索,點點頭:「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石榴,帶他到柴房裏,好好看管着……任由你處置!」

華夫人的笑容邪惡,充滿了曖昧之意。

石榴姐欣喜若狂:「謝謝夫人賞賜!」

她咧開塗滿口紅的大嘴,一副恨不得把祝枝山吃掉的樣子。

祝枝山不禁心生膽怯:「你……你想幹什麼?

石榴姐吩咐家丁:「帶他去後院的柴房!」

祝枝山惶恐地大叫:「你不要亂來啊,我還是童男子啊!」

武狀元不爽地說:「石榴,你理智點啊,別欺負祝枝山。」

石榴姐沖武狀元翻了個白眼:「夫人把祝枝山賞賜給了我,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他,你乖乖地靠邊站,別干涉我的自由!否則,我把你的那些醜事都講出來,讓大家鄙視你!」

武狀元的表情尷尬,深深地嘆了口氣。

等華夫人離開大廳,武狀元忙拉住林宇。

「你有何事?」林宇問。

武狀元嬉皮笑臉地說:「兄弟,咱們都在華府當差,必須相互幫助,相互扶持……你今晚能不能多烤點羊鞭和羊腰子,我想補一補……」

林宇說:「乾脆,我給你烤一條麻辣牛鞭?」

武狀元嘿嘿而笑:「好哇,牛鞭更大補!有勞林兄!」

林宇說:「想吃烤牛鞭,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

武狀元說:「別說一件,十件我都答應!」

林宇問:「9527還沒醒?」

武狀元說:「他仍在昏睡,可能生病了,準備找個郎中給他治病。」

林宇說:「等9527醒了,你把他關在房內,及時通知我!能做到嗎?」

武狀元說:「這太簡單了,我派兩個下人,守着9527!」

林宇囑咐完畢,返回花園,繼續教「春夏秋冬」四香學習烤制廚藝。

秋香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時不時地望向後院……

半個小時后,林宇走出花園,溜進後院,抵達柴房的門口。

恰巧,石榴姐從柴房走出,林宇躲到一旁。

只見石榴姐滿頭大汗,腳步不穩,心滿意足地自言自語:「哈哈,爽了,爽了……」

等石榴姐走遠,林宇進入柴房,關緊木門。

祝枝山靠在牆壁上,衣衫敞開,雙手被鎖鏈綁住,正愜意地用竹籤剔牙。

林宇笑着說:「祝兄,你很快活啊!」

祝枝山說:「這裏的環境不錯,有吃有睡,我剛剛還跟一個天賦極品的怨婦談情說愛,別提多帶勁了!」

林宇說:「瞧你的架勢,準備留下?不願走了?」

祝枝山得意地說:「我在外面欠了許多賭債,華府是最好的避難之處!」

忽然,外面響起腳步聲。

林宇知道,秋香來了!

瞬間,林宇躲到了柴堆內。

果然,進來的人是秋香。

祝枝山的兩眼發光,猶如餓狼見到小綿羊。

秋香關心地問:「祝公子,你沒事吧?

祝枝山站起,整理好衣衫,擋住圓鼓鼓的肚皮:「什麼事呀?秋香姐。」

秋香說:「請問,你跟唐伯虎的關係,真的很好嗎?

祝枝山說:「秋香姐為何有此一問?

秋香說:「實不相瞞,我非常傾慕唐伯虎的才華和文采,想見見他本人!你如果跟唐伯虎的關係很好,能不能離開華府之後,告訴唐伯虎,我有意與他相會,談論詩詞歌賦……這件事,千萬不能被華夫人發現……」

林宇聽着,心裏明白,秋香對他的好感,遠遠比不過對唐伯虎的愛意。

祝枝山眨了眨眼睛,心生歹念。

他用手抹掉臉部的汗珠,擺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

「秋香姐如此坦誠,我也不隱瞞了,其實,我不是祝枝山!」

秋香忙問:「你到底是誰?」

祝枝山開始裝逼,聲音渾厚地說:「我正是唐伯虎!」

「卧槽!」林宇低聲罵了句。

祝枝山見秋香愛慕唐伯虎,他想趁機在柴房裏拿下秋香!

「你……你是唐伯虎?」秋香又驚又喜。

祝枝山說:「沒錯!之前在客廳,華夫人暴跳如雷,我迫不得已,才謊稱自己是祝枝山。」

秋香不解地說:「為何林宇幫你撒謊呢?他不是那你的仇人嗎?」

祝枝山說:「我曾經買過林宇的燒烤,他可能心存感激,所以幫我掩飾真實的身份!他怎麼可能是我的仇人?我估計,他可能為了自保,也對華夫人撒了謊!」

秋香點點頭。

祝枝山說:「秋香姐,你剛才的話,讓我十分感動,沒想到,我對你仰慕已久,你也對我情有獨鍾,你我二人,心有靈犀啊!今天有緣相見,應該促膝長談!」

緊接着,祝枝山拉住秋香的手,企圖摟抱她。

秋香的芳心顫動,害羞地閃開。

林宇穩住氣,等待機會。

秋香的雙眸含情:「唐公子……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你願意回答我嗎?」

祝枝山面帶友善的笑容:「當然願意,但為了表示你的誠意,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嗯!」秋香不知自己落入圈套中。

祝枝山佯裝斯文地說:「首先呢,你先閉上雙眼。」

秋香乖乖地照辦,閉上美目。

祝枝山進一步引導:「你全身放鬆,慢慢地把你的腦袋,靠在我的左肩膀上。」

秋香覺得意外,睜開眼睛。

祝枝山忙安慰:「不要緊張,你不相信我嗎?」

秋香點點頭,表示信任,再次閉上雙眼

祝枝山得意地說:「盡量不要緊張,慢慢地把腦袋放過來……對,就這樣,乖……」

秋香按照要求,靠在祝枝山的肩膀上。

這傢伙趁機,準備親秋香。

突然,外面響起石榴姐的聲音!

「祝哥哥!我來了!」

秋香大驚失色,慌忙擺脫祝枝山的懷抱,也躲到柴堆中。

石榴姐推門而入,她赤腳露腿,全身綁着繩子,肩掛長鞭。

而且,右眼畫了個五星圖案的煙熏妝。

石榴姐邊敲擊胸前的兩隻椰子殼,邊媚笑着走向祝枝山。

目睹石榴姐的奇葩造型,秋香目瞪口呆。

祝枝山佯裝不認識石榴姐:「小姐,你是?」

石榴姐說:「哎呦!你吃干抹凈了,想不認帳,故意裝作不認識我啊?」

祝枝山下意識地看向秋香的藏身之處,正義凜然地說:「我唐伯虎,怎會與你有苟且之事?」

石榴姐說:「唐伯虎?少來了!你明明是祝枝山!」

祝枝山忙說:「我必須更正一下,其實我是唐伯虎,希望你不要聲張,為我保密!」

石榴姐狂喜:「你果真是唐伯虎,不是祝枝山?」

祝枝山說:「如假包換!在華夫人的面前,我不敢承認自己的真實身份,以免招來殺身之禍!」

石榴姐大笑:「哈哈哈,萬萬沒想到啊,我居然上了『江南四大才子』之首的唐伯虎!哈哈哈,太爽了!」

祝枝山提高嗓門:「荒唐,荒唐!我唐伯虎乃斯文之人,絕不會跟你做……」

沒等祝枝山講完,石榴姐伸手扒開他的衣領:「少來了,你剛才的浪蕩勁頭呢?」

祝枝山脫口而出:「剛才柴房裏沒有別人,我當然可以浪,但現在有……「

他忽然住口,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

石榴姐:「有什麼啊?咱倆玩個更刺激的遊戲,美女與野獸!」

啪!石榴姐甩動長鞭!。 看了一下時間,還不到兩點,蘇羽回到學校,簡單轉了一圈,便又跑到校醫室去了。

蘇大教官現在是熬到頭了,手下一大批保安,軍官,自己還是校長面前的紅人,這種巡邏查崗的事情,想起了過去走個過場就行,平時沒什麼事,他都是在校醫室幫溫婉柔一些小忙。

「溫姐,想我沒有啊?」一進門,蘇羽便笑嘻嘻的挑逗溫婉柔。

「這麼早回來了?」溫婉柔手中抱著剛收拾的藥瓶,微笑道。

「是啊。本來我要約她一起做個spa,不過她有點害羞,說下次再去。」蘇羽沒皮沒臉的壞笑道:「要不咱倆去?」

「小不正經!」溫婉柔俏臉一紅,嗔道。

「溫阿姨。」這時門口突然傳來學生的喊叫。

兩人轉過去,只見一名男生痛苦的捂著肚子走了進來。

「同學,肚子疼嗎?」溫婉柔急忙走過去扶住學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