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沒想到自己在陰間也沒有停止修鍊,對方竟然能夠和自己打的難解難分。

「老師,要小心了!」看到自己的超速奈何不了武泰斗,楚風微微一笑,體內的氣瞬間爆發,整個人的速度快了不止一倍。

看不見了!武泰斗發現自己竟然無法捕捉到楚風的身影了,緊接著就被楚風一掌打中後背,直接打飛了出去。

眾人就看著空無一人的擂台,武泰斗突然出現,在擂台上翻了個跟斗再次站立在了那裡,但是顯然在交手中吃了虧。

「真沒想到,你的速度竟然還能夠加快,你進步太多了布魯。」武泰斗看著楚風,慢慢的說到,「但是我還沒有輸,接我最後一招吧!」

「魔封波!!!」武泰斗說著,雙手一揮,只見一股強大的氣從武泰斗的身上湧現,然後楚風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吸力出現,直接控住住了他的身體。

楚風急忙爆發出全部的力量,但是也僅僅不過延遲了數秒,然後就被巨大的吸力給拉扯著,被武泰斗控制著在空中不停的旋轉,然後猛的砸到了擂台邊的湖水裡。

「武泰斗老師!!!」看到武泰斗竟然使用了魔封波,龜仙人吃驚的喊道。

「我沒事武天,不用擔心。」看到替自己擔心的弟子,武泰斗對著龜仙人點了點頭。

這時,楚風從湖裡跳了出來,滿身濕漉漉的他驚魂未定,因為被魔封波控制的經歷實在太讓人絕望了。

「布魯,我很欣慰,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年輕人的身體中,但是我能夠感覺到,你還是你。」

「你的實力增長的很快,但是千萬不能夠狂傲自大,畢竟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的實力不如你,但是這裡有一個封印容器的話,我就已經將你直接封印了。」武泰斗看著楚風,苦口婆心的說著。

「多謝老師教誨。」楚風聽到武泰斗的話,直接跪了下來,再次行了個大禮。

武泰斗和龜仙人一樣,都害怕自己的弟子狂傲自大,這是習武之人最大的忌諱。

「你們的人掉入了湖裡,現在就剩下最後一人了吧。」這時,占卜婆婆突然開口道。

「嗯!下一個該我了!」聽到占卜婆婆的話,小悟空直接站了出來。

「占卜婆婆,不好意思,剛才施展魔封波消耗太大了,恐怕我沒有辦法再幫你戰鬥了。」這時武泰斗突然說到。

「沒有事,我的最後一名戰士也不是什麼無名之輩。」占卜婆婆說著指了指一直跟在她身後,一個帶著面具的人。

「還有,你施展的招式會消耗你的生命力,雖然你已經死了,但是你在這個世界停留的時間大大的縮短了,就剩下15個多小時了,你們師徒敘敘舊吧。」 「舅媽,你說什麼呢!」

「為老不尊!不理你了!」

蘇酥面對眾人揶揄的眼神,羞的臉通紅。

早知道,方才就不應該聽秦天的話,在他臉上親那一口。

秦天也沒想到這一點,急忙把臉上的口紅擦掉。

一家人其樂融融,坐下來開始吃飯。

秦天開了兩瓶陳年白酒,和楊德光、楊森、楊林這祖孫三人對飲。

蘇酥開了兩瓶紅酒,陪着李芬等女眷。

因為開心,楊玉蘭都喝了好幾杯。甚至馬雀也喝了一小杯。

飯後,大家在園子裏散步。

月光很好,南方的天氣,雖然是冬天,風也很輕柔。

秦天看見楊林走在後邊,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他走過去,遞了一根煙。

兩個人在長椅上坐下,秦天看着其他人都走遠了,這才道:「究竟發生了什麼,現在可以說了吧。」

楊林咬了咬牙,忽然啪的扇了自己一個耳光。

秦天嚇了一跳。

「表哥,怎麼回事?」

「你放心,說出來,我幫你解決。」

楊林藉著酒勁,這才一臉悔恨的說出了實情。

原來,在楊玉蘭帶着蘇酥和秦天,出楚州探親之前,楊林跟銅川一樣,都是夢想加入楚盟,行俠仗義的熱血青年。

經歷了楚盟的事情之後,楊林知道,他不是習武的那塊料。

他的年紀,比秦天和蘇酥還要大一歲。看到秦天和蘇酥都已經那麼成功了,他也被激發了鬥志。

一改之前無所事事的狀態,開始學着做生意。

剛開始,也賺了一些錢。他的胃口變大,跑到省會錦湖市,準備做一單大生意。

楚州,是五湖省的一個地級市。影響力相當於龍城之與南江省。

南方七省之中,五湖省的地理位置最靠北,相當於整個南方的北大門。

下面這幾個省份的人做生意,想要北上,必須通過五湖省。

這也就墊定了五湖省的重要地位。可以說,在南方七省裏邊,是真正的領頭羊。

只有旁邊的四海省,可以比肩。

只不過,這幾年四海省的經濟體量,也已經被五湖省超越了。

而錦湖市,是五湖省的省城。可以想見,是多麼的繁華。

豪族林立,經濟發達,那是南方真正的大城市。

楊林跑到錦湖市,跟當地的一個貿易公司簽訂了一個合同。交納了一部分定金。

誰知道,那合同是個陷阱,他被人給騙了。

不單單定金要不回來,根據合同,他還要賠償對方五百萬的違約金。

楊家雖然家境殷實,在楚州也算是中等家庭。但是五百萬現金是拿不出來的。

楊林不服氣,跟人家理論。

誰知道,那個貿易公司,背後是錦湖市一個很有名的家族,馬家。

馬家能在錦湖市嶄露頭角,可以想見,是什麼實力。

可以說,拉出來,已經不比趙家這樣雄霸一方的雲川王差勁。

楊林爭論不成,反而被打了一頓。

快過年了,趙家放話,如果五百萬拿不出來,那麼,就讓他們過不了這個年。

所以實質說起來,他們一家子跑到龍江,是為了逃債、躲避追殺來了。

「我這次算是栽了!」 「爸爸,爸爸!」

寬敞的病房內,一個如同瓷娃娃一般的小孩搖晃床上的青年男子,男子墨眉如劍,臉龐瘦削,臉色呈現一種病態的蒼白。

唐青下意識抱緊腦袋,緩緩睜開雙眼,房內鍍金的名片讓他微微皺眉。

908號病房!

好半晌,唐青才整理好思緒,他在送外賣的途中被一輛法拉利撞了,想到要被投訴的後果,唐青罵罵咧咧地坐起身子。

「這闖紅燈真是……你是誰?!」

病床邊緣,小男孩拉著唐青的手臂,眼神里滿是好奇。

看著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唐青逗弄著,「誰家的小孩啊,這麼可愛。」

「爸爸!你醒啦!」不料,男孩緊緊抱著唐青大腿,奶聲奶氣地叫著。

「認錯人了吧?我不是你爸爸。」唐青環顧著屋內其餘兩張病床,發現上面空空如也,暗道一聲誰這麼粗心,孩子丟了都不知道。

「你就是我爸爸,媽媽說我是你們愛情的結晶,爸爸,什麼是愛情啊?」

「愛情就是…我呸!我還沒結婚,哪來的孩子。」唐青怪叫一聲,坐起身子看著小男孩。

對,我確實沒結婚。

唐青眯眼沉思片刻,篤定地點點頭。

「你醒啦?你家小孩等你半天了,真懂事啊。」

正當唐青迷惑的時候,病房外一個中年人端著洗臉盆走進來,看著唐青笑著說著。

呃……我還沒結婚啊。

唐青看著粉玉雕琢的小男孩,兩人大眼瞪小眼,白裡透紅的皮膚像瓷娃娃一樣,眼睛倒是挺像,但是鼻子不像我,嘴巴也不像。

正當唐青疑惑時,餘光瞥見一旁床頭柜上的粉色信封,上面綁著紅色的絲帶。拿起信封,淡淡的香味湧進唐青鼻中。

看著上面的內容,唐青第一反應字跡不錯,只是內容卻越看越心驚。

「唐青,四年了,恐怕你早就忘了我是誰,要不是當年的酒吧一夜……咳咳,相信你醒來以後看到那個小孩了吧,他叫唐笑,是你的孩子。我因為一些事情不能再撫養他了,所以我只好將他交給你了,你要好好對待他,要是他受了委屈,哪怕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把你追回來!」

「笑笑為人嬌氣,你要好好珍惜他,畢竟他是我們愛情的結晶。你不要忙著工作,沒事要陪他散散心,鑒於你這個外賣員的工作實在影響笑笑身心成長,我給你配備了兩套別墅和三輛車子,另外我在你的賬戶上打了十億,別墅地址在濱江區北城路666號,一切安好,照顧好笑笑,有機會我們會見面的。」

末了,信封右下角還畫著一個惡魔的頭像。

透過信封,唐笑眨著無辜的眼睛看著唐青,似乎擔心這個便宜老爸受不住打擊昏厥過去。

看到書信,唐青感到大腦一陣眩暈傳來,慌忙掐向自己人中,腦海中一個聲音在瘋狂地喊著「十億!十億!十億!」

對上唐笑單純的目光,唐青內心一陣發狂,平白無故多了個兒子,還不知道這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呢,難道現在找接盤俠都用這種方式了?

「爸爸,你怎麼了?」發現唐笑眨巴著單純的眼睛看向自己,唐青腦門一道黑線。

爸爸看到十億……呸!爸爸看到你高興啊。

此刻唐青顧不得其他,趕忙翻出手機,看到簡訊上面的九個零后,唐青忍不住抱起唐笑,哈哈大笑起來。

「以後要叫哥哥,不許叫爸爸,聽到沒?」唐青不顧中年男子異樣的眼光,看著唐笑煞有介事地說著。

「為什麼呀,爸……哥哥。」

「因為這樣的話,哥哥就能給你找個后媽了,明白吧?」唐青擺出一臉無害的表情循循善誘著,然而唐笑一番話頓時讓他跨了起來。

「媽媽說讓我監督你,不許你在外邊勾搭那些臭女人,要不然我就沒有零食吃了。」

呃……

想到這,唐青頓時覺得尷尬起來,要說自己還真是不愧渣男本性啊,只是誰讓自己長得帥呢,再說了,那叫幫助無家可歸的女孩子迷途知返!

「我覺得媽媽說得對,少吃零食。」

唐青捏了捏唐笑臉蛋,笑呵呵地說著,還不等他回頭,病房門突然被人推開。一個穿著白大褂的男子拿著病曆本頭也不抬地走了進來。

「9081號床位唐青,該繳費了!」

聽到叫自己的聲音,唐青抬頭看去,大吃一驚說道:「怎麼是你?!」

「唐青!」醫生抬頭驚呼,注意到一旁換下來的外賣服,冷笑道,「真是沒看出來,你也有今天啊,老天爺真是不講理,怎麼沒撞死你!」就算是自己打了眼也不會大肆的宣揚出去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