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迪迦直接哉佩利敖光線起手式。

「迪迦!」

「迪迦!」

「迪迦!」

聽著一聲聲的呼喚,迪迦突然就撤去了注入哉佩利敖光線的能量。

他轉頭看著下面那群用熱切目光注視著他的人類,沒有任何錶示。

這次,就算這群人類再怎麼唾棄他,厭惡他,他也不會動搖。

「迪迦,上啊!毀了齊傑拉!」

「迪迦!我還是比較喜歡之前被我妹妹欺負的日子啊!」

「迪迦!我愛你啊啊!」

聽到這些聲音,迪迦的身形一頓,微微動容,轉而毫不猶豫地轉身,緊接著……

全集中·哉佩利敖光線。

熟悉的起手式,熟悉的淡紫色划痕,但唯一與之前不同的便是,那一點點匯聚在哉佩利敖光線中的金色。

這金色甚至直接將整道銀白色的光線染成淡金色。

「嘭!!!」

巨大的爆炸聲過後,整株齊傑拉生命體全部化為灰燼,連一點點根莖都沒有留下。

看著歡呼雀躍的人們,迪迦體內的大古也發自內心地笑了。

朝著人群微微點頭,並收穫一大堆尖叫后,迪迦雙腿一蹬離開了地面。

然而,下一秒,原本只有兩隻腳離開了地面,現在,卻有六隻並排的腳重新降落回地面。 江離給的一千中品靈石,通過喬珍給丫頭帶了回來。

丫頭當然不會客氣……

就連丁昶四人,也把所有的獎勵送到了丫頭面前。

「丫理事,我們知道你有苦衷,這些靈石是你該得的,你千萬不要推脫。」

丁昶很認真…眼睛紅紅的,其它三人也是一臉的悲傷,不是為了靈石!而是,從昨晚那個黑紗人來過以後,丫頭一直就是裝出來的開心。

從臨延府開始,丫頭就在無私地幫助他們,到丹藥師大賽最後一天,丫頭就可以一走了之……

但是,她選擇放下身份一幫到底,看似同事實則嚴師。

丫頭強作歡顏,眸光很是欣慰問道:「你們是在憐憫我嗎?」

順手把桌上的四張靈石票抓在手裡,眼裡又放出了貪婪的目光。

「哇啊…這麼多,小姐我沒白疼你們。」

「嗯!不錯,這一千靈石票是回禮,你們四個分了吧!每人二百五是個吉利的數字!」

又把那張一千兩的中品靈石票放回桌上。

丁昶則是猶豫:「丫理事,以你的風格,怎麼讓人站立不安呢?」

「怎麼?回禮是不是有點多啊?」丫頭準備把這張靈石票再拿回來。

「正好,我們四個二百五,整一千多吉利呀!」

丁昶快速把桌子上的一千靈石票,搶了回來……

「好了都休息吧!明日回家,出來這麼多天,恐怕位置都讓人坐牢靠啦。」

在進入臨延府的路上,車隊受到丹藥師工會的夾道歡迎。

畢竟這次丹藥師協會大賽,拿的是雙第一,會記錄於臨延府的史冊。

免不了的慶功宴,臨延府有頭有臉的都會參加祝賀。

隨說丫頭沒有名次,張艮甫可不管那些,丫頭必須出席……

慶功宴設在臨延府,有名的酒樓「延客盛」,張艮甫攜丹藥師工會眾長老執事,早早的來到延客盛布至宴會廳……

晚些時分丫頭一眾也趕到了,張艮甫不用她們做事,安排小間讓們喝茶等著就行。

酉時就有祝賀之人到來,臨延府四大家族,都是族長領著自家子弟……

臨延府的武堂、煉器工會、各行各業都有代表前來祝賀。

最後入場的是臨延府主熊業,攜公子熊頂天,城防軍統領蔡庭奎,攜公子蔡文春,城務司承馬顯春攜公子馬方松。

張艮甫還請了琴藝樓的琴師,為宴席助興……

賓客入了宴席才請丫頭眾人進場,五人在賓客台前站定。

眾家公子的眼眸里全是小星星,並低聲議論:「不對呀,丫家小公主不是很醜的嗎?」

「以前看到她,我們還得退讓三分,怕被她糾纏哪!」

「哎呀!失之交臂…我怎麼會瞎了眼!那會兒她追我時,還逼的我四處躲藏,唉…」

「不對,她沒有名次,明天就去丫府提親去!」

眾家公子各懷心事……

張艮甫率先開口:「特別感謝各位貴賓,能來參加丹藥師工會的慶功宴……」

「首先我給大家介紹一下,我們丹藥師工會的功臣,經過我們丹藥師協會的任命,她們在工會的職務也有所變動,希望各位貴賓經后多多捧場。」

張艮甫順手指向丫頭五人:「丫頭是這次大賽的領隊,現在任命為臨延府丹藥師工會…會長」

丫頭沒想到,張艮甫突然宣布任名,這個是她意料之外的事情。

「丁昶,任命為工會首席長老工會副會長,以前的副會長,全部任命為長老分管各項事務。」

「藍熒,工會總理事副會長待遇。呂傑工會長老,鍾小玲工會理事,長老級待遇。」

「我呢!不久會去丹藥師協會任職,這場宴會也是我的告別儀式,感謝各位這麼多年來的照顧。」

「下面邀請丫會長說兩句!」

丫頭倒是不扭捏,雙手放在胸下,向前跨了一步,面帶笑容給賓客作揖。

「先感謝各位貴賓的抬愛,再感謝會長的支持,小女子能有今天,也離不開各位的關心……」

「說多了就會成為客套話,還得看咱們丹藥師工會今後的發展,以及對臨延百姓的貢獻。」

「以後還得仰仗府主,統領,司承和各個家族,還有各個行業人士的提攜,讓咱們共同發展蒸蒸日上。」

這一席話道出,眾家公子才反應過來,原來人家丫頭和他們的爹已經是平級!以後別說提親,連自家族長見了人家,也得躬身抱拳。

想提親?做夢吧!人家向你家族提親還差不多……

蔡文春瞅了瞅熊頂天,說道:「熊哥!別看了,再怎麼看也和咱已婚之人無緣。」

馬方松卻是高興的說道:「兩位哥哥,兄弟我可沒成家!」

熊頂天邪笑著把頭挨近馬方松:「你要是今晚能牽一下丫會長的手,以後咱仨你說了算。」

「熊哥說話可算數?」

「不管你用什麼辦法都算數!拉不上的話,給我兩每人一兩中品靈石,不算過份吧?」

馬方松自信滿滿地說道:「一言為定。」

宴席開始,琴音四起賓客們推杯換盞,利用這次聚會相互拉攏!

該是丫頭五人敬酒的時候,恭喜的話,奉承的話,訴苦話,良心話,句句吹情…感同身受。

丫頭來到馬方松桌前,笑眯眯的說道:「馬公子多福,讓丫頭為你滿上一杯!」

馬方松立刻站起,躬身舉杯道:「會長抬愛,真是有幸。」

丫頭給倒滿了一杯酒,正要去下一桌……

「會長且慢走!」

丫頭疑惑的目光,盯著這位馬公子?把馬方松盯的如醉如痴!差點忘了正事……

「哦……在下最近幾日,雙手患疾常有麻木狀,找了好多丹師,也找不到根由,得此機會還望會長為在下診斷一二?」

丫頭抿嘴冷笑沒有搭理他,轉身去了下一桌。

蔡文春湊到跟前:「二兩中品靈石,準備好了沒?」

「你急啥?這才剛開始!」

說著,馬方松也是拼了,端著酒杯就奔著丫頭而去,雙手舉起面向賓客示意敬酒。

快到丫頭跟前一個不小心,不知被什麼絆了一下,酒杯掉地!人卻仰面摔向丫頭……

「哎呦……會長讓開!」

心想著就算摔不到你身上,也應該是扶一把,這是個意外?

他想多了!丫頭早已防備上了他,側身退一步留下一隻腳,就等馬公子倒地。

離地還有一尺,丫頭的腳向上一撩,馬公子被踢起來,還向前穿了兩步…… 進入了夏日,氣溫升高,拙政園內用冰山的數量越發的多了,讓內務府的總管們有些措手不及,今年來時,出了帶了不少的銀子,隨時買這些冰山的。

「曹寅,你在南邊的時間長,記住,多買一些冰山,不許少了婉妍的。」康熙在前廳接見了曹寅。

曹寅放下了手裏面的茶杯,瞧著康熙道:「萬歲爺,今年天氣有些怪異,太過炎熱了,南邊的冰山儲備可能會有所不足,但是,奴才能確保拙政園不會有問題的。」

「嗯,你夫人在婉妍那邊請安嗯?」康熙瞧著曹寅問道。

「是,萬歲爺,貴主兒過幾日若是有空閑,讓奴才的夫人陪着貴主兒出門逛游一圈,來了南邊,貴主兒就沒有出門的。」曹寅趕緊請求道。

康熙樂呵起來:「成,婉妍若是想出去,就沒關係,我到不在意的。」

偏殿內,婉妍聽曹夫人念叨著南邊的事兒,一些臨近的大集,更有一些有趣的集市,說的婉妍很是嚮往。

「曹夫人,這些集市什麼時候開始?」婉妍問道。

「貴主兒,您若是三日後有時間,臣婦就陪着您一起去逛游,那邊有極多的南邊小玩意兒的。」曹夫人直接說道。

婉妍點點頭:「應該沒什麼事兒,等我給太皇太后、太后和皇后請安后,你就近來吧。」

曹夫人聽到了,心情極好,佟貴妃若是能走這一遭,證明康熙的心中是很看重曹寅的。

「貴主兒,您去逛游的時候,可能需要換上另外的一身衣服才是,常服還是有些太過奢華了。」曹夫人打量著常服,良心的給了建議。

「玳瑁,去把我出門的幾身衣服拿來,讓曹夫人好好的看看。」佟貴妃吩咐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