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冷漠的臉上,閃過一絲狠辣:「島上平靜了這麼久,恐怕這些人已經忘了我們的威懾力,是時候該震懾一下他們了。」

總之,每隔一兩年,總會有不知死活的人來島上找麻煩。

但之後,這些人不是被打跑,就是被扔進海里餵魚。

這些事,他們都已經習慣了。

說完,彙報之人轉身離開。

而楊豹依然躺在那兒,盡情享受著滋潤有趣的生活,對於那些打打殺殺的事,他已經不想親自過問了。

混到他這個境界,很多事都不想再去親自操勞。

打打殺殺這麼多年,為的是什麼?還不是為了晚年的享受,這些小事情,就交給那些手下去做吧。

紫筆文學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會議桌的一側,高城的父親在第五順位上坐着,蹬著對面那個和他同樣金面一星軍銜的老傢伙。

「怎麼滴,老廖你眼紅啊,兒子也不是不能分給你一半,只要讓你姑娘和我兒子見個面,我老伴早就看上你姑娘了,真要成了,他就是你的半個兒子。」高大江一臉揶揄的說道。

「你想的美,我看你是想騙我的小

《影視萬物收集員》第一百二十章命令下來了 許是天宮作美,當夜子時小沛附近泛起了大霧,劉備幾人擔心呂布乘機攻城,遂仍在城上不停巡視。

一支狼牙箭,剎那間刺破重霧,「哆」的一聲準確無誤地扎在了城樓屋檐下的木柱上,甚至那雪白的尾羽還在打着顫。

守城將士回頭一看,頓時驚駭不已,大呼「敵襲!」,同時拉着身邊幾人彎下了身子。

正巧,遇上巡視過來的關羽。

關羽三步並作兩步來到城門樓上,見此羽矢掛着密信,便出言安撫道:「莫慌,是城外傳來的密信。」

說是這麼說,關羽也是心中直納悶,明明呂布將小沛圍地嚴嚴實實,這狼牙箭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取下來仔細一打量,關羽瞬間舒展了濃眉,因為這支箭羽是曹軍的制式弓矢。

關羽不疑有他,直接取下箭矢上的密信讀了起來,就著微弱的火把看到一半,已是紅光滿面。

「二弟,聽說呂布深夜攻城了?」

關羽正準備繼續往下閱讀,就見劉備帶着張飛隨後趕到,便搖頭笑道:「呵呵,大哥勿驚,非是呂布殺來,而是曹丞相乘此夜色射上城來的密信,約定我等明日準備裏應外合。」

劉備聞言,不由放慢了腳步,喃喃自語道:「哦,曹操來了?這麼快!」

「大哥請看!」關羽也知口說無憑,便將城柱上取下來的狼牙箭與密信一併呈給了劉備。

劉備接過,端詳許久:「的確是曹軍箭矢。」

張飛在旁催促道:「哥哥,快看看信,不知信中又如何交代。」

「嗯。」劉備這才打開密信。

三人湊頭看了個通透,皆是臉上一喜,張飛尤其高興:「嘿,這兩日可憋死俺了,呂布大軍成天在底下叫囂,若不是有大哥、二哥攔著,俺早殺出去了,還由得他們罵地痛快,這下可好啦!」

劉備微微皺眉,有些遲疑:「只是……此次曹操大軍可是有十餘萬人馬,短短五日就能趕到小沛?」

關羽撫須道:「大哥,曹操向來用兵神速,五日趕到也不稀奇,只是苦於我等困於城內難以聯繫,遂才趁著今夜這場大霧,將密信射上城來,八成不會有詐。」

劉備沉思片刻,心裏打起了算盤:「小沛不宜久守,遲早要被呂布攻破,如今又接到了曹軍密信,不管是真是假,也已是無奈之選,突圍尚有一絲生機,若待在小沛則必死無疑。」

劉備這一思量,便有了決定:「好,二弟、三弟,明日我等便依計行事,與曹軍裏應外合。」

「好啊!」

……

翌日晨曦,呂布之軍按例上前叫罵。

不多久,呂軍陣后開始發生騷亂,隱約間,喊殺聲傳到了城上。

張飛手執八丈蛇矛在城樓上哈哈大笑:「哥哥,看見沒有,呂布之軍後方大亂,定是曹操援軍到了。」

劉備依舊有些遲疑:「三弟莫急,且在觀望一番。」

「哥哥,戰績轉瞬即逝,此時若不出城,更待何時啊?」

關羽目力最好,直到眺望到曹家軍旗才插嘴道:「大哥,是曹軍軍旗,這下錯不了!」

關羽的發現叫劉備吃了個定心丸,此刻,劉備也是豪氣頓生,拔劍下令道:「好,眾將士聽令,開城擊敵!」

「將軍有令,開城擊敵!」

不消片刻,小沛城門大開,劉、關、張三兄弟自帶一軍從城內殺出。

張遼、高順自然知道陳宮之計已經奏效,又見劉、關、張三人從城內率軍殺出,便招呼著各自人馬佯裝不敵,一路馬不停蹄退往沛河灘塗。

劉備幾人哪能放棄這大好良機,不知是陳宮奸計,依舊緊追不捨。直到兵馬來至灘塗,四下不見敵蹤,這才隱隱感覺不對。

劉備率先反應了過來:「不好,中了調虎離山之計,快,速傳令關、張二位將軍,撤回城中!」

「是。」傳令兵方才打馬掉頭,就見一支箭矢呼嘯而來,噗嗤一聲扎進了其後背,那傳令騎士也是應聲倒下馬去。

劉備頓時大驚失色,連忙尋跡抬頭,只見高坡之上早已埋伏了一隊呂布弓兵,此時正張弓搭箭瞄向此地。

未等劉備開口下令,鋪天的箭矢已經紛紛落了下來。

一時間,劉備所率之軍,人仰馬翻好不凄慘。

「撤!快撤!」劉備努力擋下一箭,立即打馬回頭,打算撤出灘塗。

「劉備村夫,休想逃走!」

突兀間,一聲暴喝響徹灘塗,原來是呂布親率騎軍殺到。

只見呂布手執長戟一馬當先,其後騎士也是個個磨刀霍霍,眾人胯下戰馬踩着灘塗溪水噠噠作響,聲勢如虹。

劉備見此,更加驚懼,丟下大軍,率先遁走。

不出百步,遇上關羽。

「大哥,這是……」

「二弟,我等中計矣,快走!」劉備錯馬而過,不忘囑咐。

「劉備休走!」呂布在後頭緊追不捨。

關羽見此當機立斷:「速速保護主公撤退,其餘眾人隨關某上前迎敵!」

「二弟,快撤,這是軍令!」劉備聞言感動不已,立即勒馬勸道。

「大哥,速走,我來殿後!」

呂布大軍眨眼殺到,關羽顧不得解釋,主動上前迎敵。

「大哥、二哥,張飛來也!」張飛率步卒姍姍來遲,見關羽、劉備幾乎困於陣中,立即揮軍前來支援。

奈何呂布之軍勢大,又佔了地利優勢,劉備三軍幾番突圍都被輕易化解。

眼見身邊的將士越來越少,張飛、關羽對視了一眼,暗自下了個決定。

「大哥,你先走!」

「不錯,大哥,你先走,我與三弟殿後。」

「二弟、三弟!」劉備一副愁容,此去,怕是要生離死別了吧。

「快走!」兩兄弟默契上前找張遼、高順拚命去了。

「哎,突圍!」劉備怒己不爭,帶着百餘位近衛朝來路突圍而去。

……

話分兩頭,正當呂布大軍與劉備大軍打的難分難解的時候,曹洪、郭嘉率領的兩萬曹軍堪堪踏上了小沛的地界。

「報……將軍、軍師,前方探子回報,言前方三里沛河灣處,劉備之軍正與呂布大軍激戰。」

「戰況如何?」郭嘉忙問。

「回軍師,劉備大軍似乎被圍於灘塗之上,正處進退兩難之困境。」

曹洪皺眉,扭頭問道:「郭祭酒,咱們幫是不幫?」

郭嘉沉思片刻,忽然笑道:「呵呵,幫是一定要幫的,但也不能白幫,是吧?」

「額,祭酒此言何意?」

「這樣,曹將軍點一萬人馬火速前往小沛,以幫助守城的名義誑守將開城,而後立即將劉備所屬暗中扣下,奪下城池。」

「至於本祭酒,則率軍趕往沛河灘塗,前去馳援劉備,如何?」

「哈哈哈,祭酒真是好算計,好,就按祭酒說的辦。」曹洪聞言大喜,隨即點齊人馬直奔小沛而去。

……

卻說劉備,有了兩位兄弟拚死殿後,這才能得一絲生機。一路逃竄,直到身後追兵不見才敢放慢馬速。

自覺安全之後,四下一顧,才發現本是五百編製的中軍護衛,如今卻僅剩下寥寥十餘騎,且個個身上還帶着傷,劉備不由悲從中來:「天欲亡我劉備乎?縱有雄心壯志如何?終是一敗塗地!」

劉備捶胸頓足一陣之後,忽然拉起身邊近衛吼道:「二弟何在?三弟又何在?說,快說!」

餘人見此,紛紛下跪求情道:「主公,關將軍、張將軍為主公殿後,現今恐怕……恐怕已是凶多吉少了。」

「什麼?你膽敢再說一遍!」劉備雙眼赤紅,腰間寶劍不知何時已經抽了出來,正架在那開口之人的脖頸上。

「主公!」

「主公?爾等若還認我這個主公,就聽我命令,立即殺回去!」

「主公,萬萬不可啊!」

「給我殺回去!」劉備咆哮道。

「對,玄德公所言甚是,定要殺回去!」

劉備一愣,手擎寶劍緩緩轉身,待見來人,忽然又哭又笑:「哈哈哈……郭先生,總算盼到你了!」

郭嘉連忙下馬,扶著劉備笑道:「呵呵,見玄德公安好如初實是萬幸,曹丞相一得知小沛受困,便命我等火速趕來救援,今,曹洪將軍以引人馬前去小沛協防,還請玄德公放心。」

劉備此時很是激動,拉着郭嘉的手就是不放,感激道:「先生,多謝了,備幾次三番受先生援手,若有來生,當結草相報。」

「哎,玄德公言重了,主公曾言,玄德公與吾主有「青梅煮酒英雄相惜」之誼,又皆是為朝廷效命,當是不分你我,眼下要務,還是火速救出關、張二位將軍才是。」

「對對對,先生一語點醒夢中人,險些忘了二弟、三弟依舊身處險境,快,先生速隨我來!」

郭嘉見劉備翻身上馬,便立即下令道:「全軍跟上,馳援沛河灣!」

「喏!」。 五分鐘前。

【遠望號,這裏是觀察1組,收到請回復,完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