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好沒有?我去開怪了!」

塔塔沒給二人答覆時間,直接抽出巨盾頂了上去。

無需多說,林洛老樣子反方向跑位,團隊dps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輸出,而是找出安全輸出點。

當塔塔踏入暗影狼首領的仇恨範圍,這巨大的原始野獸猛地睜開眼睛,露出一雙已經有了些許智慧,甚至充斥着狡詐的眼睛。

根據遊戲官網給出的設定,藍名的精英怪就有些基本智能了,比較的狡猾;而紫名的就是BOSS,甚至能夠和玩家進行基本交流,更高的則還沒有透露。

這五級的藍名精英怪顯然不是之前的綠名能比,不僅神智上更智能,體型也是更為巨大。

接近三米多長、一米多高的巨大體魄,已經突破了現實里狼的體型極限,更像是科幻小說里變異的狼形怪物。

——吼!!!

暗影狼首領第一時間就被塔塔吸引到仇恨,猛地高高躍起,在地面灑下大片陰影!

一股惡臭的猩風撲面而來,完全沉浸感的百分百擬真體驗,讓塔塔第一次有點後悔,自己為什麼要選個前排職業,以後豈不是要面對各種恐怖兇殘的怪物?

好在她臉色一凝,褐色的瞳仁中露出堅定之色。

只見她猛地巨盾格擋,忽然角度刁鑽地扭身走位了兩步。

——嘎嚓一聲!

暗影狼首領血盆大口竟然一口咬了個半空,左半邊嘴啃在巨盾上,沒有打出最高傷害。

與此同時,林洛便看見塔塔渾身忽然亮起一陣湛藍色的晶光,彷彿有一層藍水晶化作了罡罩,保護著塔塔的安全。

「——這是格擋霸體!!」

林洛立刻反應過來,戰士職業的職業特性堪稱最難的。

這不僅需要操作和反應,更需要過硬的心理素質,畢竟百分百真實體驗,有時候遇見太噁心或是太恐怖的怪物可能嚇出心理陰影。

不過塔塔顯然比男生更加冷靜,果斷地格擋着攻擊。

『-31!』

由於是開啟了防禦姿態的同時還觸發了格擋,塔塔第一時間獲得了雙重免傷的效果。

同時霸體判定意味着她無法被控制,再減去翠綠巨盾本身的面板防禦力,這一下直接只打了塔塔31點傷害。

這時候高手的強力就體現出來了,在沒有裝備的情況下,高手和菜鳥差距往往是最小的,一旦裝備差距越來越大,彼此的差距會以幾何式拉開。

「輸出!!!」

林洛話音落下,直接一記普攻起手的瞬間,穿插了凝神一擊。

『-102』

『341!』

只見他一箭精準命中暗影狼左眼,打出了102的面板傷害。

這裏又要提到的一點是,在射手系裏的確是有爆頭命中傷害的,並且傷害會加成的非常可怕,但設定是僅限於人形怪物或者玩家pvp。

像這樣的獸形怪物雖然也有頭,但是沒有爆頭判定,大概是因為這類怪物AI太低不會躲避,如果有爆頭判定那射手輸出就太誇張了,所以做出的削弱。

林洛第一箭打出了102的面板傷害,第二箭是凝神一擊,有百分之150的傷害同時竟然打出了暴擊。

這兩箭加起來儼然打了四百多的爆發傷害,在前期只有三級的輸出中已經格外誇張了。

暗影狼首領總共八千血量,這照面就掉了二十分之一,說少其實也不少了。

與此同時,貓頭在另一邊已經開始大聲的吟唱起來!

「炙熱的烈焰點燃希望,偉大的火焰之神,請借給我神力,點起撕開黑暗的火焰吧——火球術!」

按理說如此中二的台詞一般人是不會選擇大聲朗誦的。

但貓頭這貨不僅不覺得羞恥反而十分酷愛,表情陶醉的同時極其富有感情,但該說不說抑揚頓挫的節奏是非常之快,技能讀秒飛快結束,一個巨大的火球飛向暗影狼首領。

而在飛行的途中,林洛隱約又聽到第二道魔法吟唱落下,同時暗影狼首領腳下出現一片冰天雪地,自然是法師系第二個技能冰霜術。

這冰火兩重天下,直接給暗影狼首領打出了一個負面效果。

林洛用洞察之眼一看,這debuff叫做『感冒』,該狀態下的目標每十秒陷入眩暈狀態一次,該負面狀態持續三十秒。

暗影狼首領打了個噴嚏接着勃然大怒,咆哮著沖向塔塔,發出了一個基礎技能。

【技能:暗影三連擊】

【效果:暗影狼首領瘋狂地撕咬三次,速度極快,傷害遞增,若出現暴擊則被擊目標陷入流血狀態十秒。】

藍名的精英怪已經擁有不止一個技能了。

這暗影三連擊正是它的基礎技能,當它血量跌入狂暴值時就會發動終極技能。

塔塔面對這暗影三連擊也是目光一凝,連忙磕掉一瓶血葯的同時開始後退,拉開距離才好格擋。

畢竟格擋一旦失敗,那麼這個職業特性會陷入五秒cd,而失去霸體和格擋減傷的加持,塔塔就相當於坦度變脆了不止一成。 進了周老闆的家,許建功方慧再次震撼。

這個房子裡面的裝修,只能用奢華來形容,讓他們嘆為觀止。

許建功感慨:「周老闆,您真是做大生意的。這房子裝修格調,一看就不同凡響啊!」

周老闆淡笑:「呵呵,就是一個住的地方而已,隨便裝裝。」

黃良立馬道:「像這樣的房子,在廣陽市,周老闆有十幾套。裝修的事,周老闆自己都不怎麼操心!」

許建功方慧再次震撼,十幾套房子,那就幾個億了啊,真是大人物啊!

「好了,言歸正傳吧!」周老闆笑道:「許總,方姐,你們真打算投資我的房地產項目?」

「當然了!」許建功連忙道:「我覺得周老闆眼光很好,跟著您做生意,是我們的榮幸!」

「哈哈哈,既然你們都決定了,那咱們就乾脆點吧。」周老闆笑道:「來,合同我已經準備好了。簽了合同,打了款,咱們的項目就可以啟動了!」

許建功連忙拿過合同,仔仔細細看了一遍。

合同沒問題,他們確認之後,便直接在上面簽了許半夏的名字。順便,還用許氏葯業的公章蓋了章。

「很好!」周老闆大笑:「許總,合同簽好了,你們的錢,什麼時候能到賬呢?」

「我已經安排好了!」許建功立馬道:「公司財務都在準備著,一會兒就能到賬!」

許建功出去打了電話,過了沒多久,周老闆這邊就收到了轉賬,三個億!

為了這個項目,許建功也是早就在做準備了。

公司財務,現在都換成許冬雪了。

這樣一來,轉賬什麼的,就能更順利,而且,也無需通知許半夏。

需要許半夏簽字的地方,許建功親自簽上,只要許冬雪認就可以了。

周老闆看著賬戶上的錢,滿意點頭:「很好,許總,合作愉快!」

許建功方慧滿臉激動,十幾倍的回報率啊。

這筆生意做成了,他們也將成為商界奇人!

一番寒暄之後,許建功方慧便回去了。

他們剛回到公司門口,便看到林漠站在這裡。

許建功怒罵:「又是這個王八蛋,陰魂不散的!」

方慧:「不用理他。等咱們的項目成了,他以後就跟咱們沒關係了!」

黃良冷笑一聲,開著車繞過林漠,直接衝進地下停車場。

林漠想跟過去,卻被保安攔下來。

許建功早就交代過,不允許林漠進入許氏葯業半步。

三人喜滋滋地上樓,到了辦公室,許半夏正在這裡坐著。

「你們總算回來了!」許半夏急忙迎過來:「你們去哪兒了?為什麼打電話不接?」

方慧怒斥:「半夏,怎麼跟你爸說話的!」

「我們去哪兒了?我們能去哪兒?」

「還不是為了公司操心,為了家族奔波?」

「你這什麼態度?質問我們?」

許半夏無奈:「我沒有質問你們,我只是想跟你們說一下,那個周老闆,是個騙子!」

「夠了!」許建功拍桌子:「你再說周老闆一句壞話,我跟你斷絕父女關係!」

許半夏:「爸,你……你……」

方慧:「又是林漠說的,對不對?」

「這個王八蛋,就見不得咱們好!」

「整天在背後說別人壞話,他自己什麼貨色啊?」

「半夏,你必須跟他離婚。你不跟他離婚,我就死給你看!」

許半夏急得滿頭大汗,將一個檔案袋扔在桌子上:「我不跟你們說了,你們自己看!」

「看什麼看?」方慧怒斥。

許半夏怒道:「這都是那個周老闆的檔案,警察局全都登記在冊。證據確鑿,那邊已經準備通緝他了!」

「什麼?」許建功方慧面色急變。

「不可能!」黃良立馬道:「半夏姐姐,你是不是被林漠騙了?這檔案,是不是林漠給你的?」

「哼,林漠那王八蛋,根本不安好心。這檔案,肯定是他自己編造的!」

「周老闆,怎麼可能是騙子!」

「爸媽,你們也看到了,周老闆賬戶上的錢,還有周老闆的房子。」

「騙子,能有這些東西?」

許建功方慧連連點頭:「小黃說的沒錯,周老闆的資金和房產是不會作假的!」

許半夏急道:「這檔案,是從警察局內部拿出來的,這才真的做不了假啊!」

「哼,林漠說是從警察局拿出來的,就真從警察局拿出來的?」許建功瞪眼:「半夏,我是你爸,你到底是相信我,還是相信那個林漠?」

許半夏惱怒:「我……我相信事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