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的外面有人闖進來。」

嗯,這時。其家1樓客廳的落地窗被重擊砸碎,八九個人破窗而入。衝進屋子裡時,齊超已經帶著家裡的人躲到了他的收藏室里,收藏室的門是防彈門子彈打不破然後他卻忽然想起一事。

「糟了,我家的保姆還在外面!」

這可如何是好?

等他們走了我們才能出去,如果這個時候出去,大家都是保不住性命。齊超說我並沒有得罪任何人,我也不知為何會有這種情況。

秦世明嘆了一口氣,這個事情該是我給你帶來了麻煩,對不起了小超,我是我得罪了人,他們應該是來要我的命的。

這時腳步聲來了,收藏室外開始進行破門無果后。幾人開始聽見門孔轉動的聲音,齊超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什麼破鎖專家外面一定是個高手。尋常的鑰匙連鑰匙孔都不能插進糟里,。

秦世明閉上眼睛。

「沒事,如果他們闖進來,我就會走出去,不會連累你們的,我這個徒弟才8歲,要辛苦你把他送回京都他父母的身邊。」

第1步先試探鎖孔的形狀,第2步先試探機關的難易程度,第3步,原地外面開始製作起了複雜的鑰匙,他們連機器都帶了,簡直是喪心病狂。

「你為什麼不做智能鎖呢?」

「我做了秦伯伯。第1層是機關鎖,第2層是密碼鎖,第3層是視網膜和指紋共同開鎖。但是電子類的產品他們有干擾器也有破解器,這是一個犯罪團伙,來者不善。」

小右倚在師父的身上,嘴上說著:

「我不害怕我不害怕。」

然而他的手在抖,他的腿在抖,他的嘴唇也在抖。他們膽戰心驚的聽著,第1道門被打開,第2道門被被破解,現在到第3道門。

齊超腿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兩個男人莫名其妙的目光相對。

那男人從電梯里走出來,目光只在傅雲澈身上停留不足一秒,冷漠如霜,微側身軀,與他擦肩而過。

盛歡在一側看的清晰,這男人臉上哪裡還有半分剛才的紳士風度,連餘光里都透著一股莫名的殺氣。

恰好,傅雲澈也有天生感知危險的能力,伸手把盛歡從電梯里拉出來,低聲問:「你沒事吧?」

盛歡翻了個白眼,甩開他手臂:「你沒事兒吧?」

不記得自己十分鐘前做過什麼了,裝什麼失憶。

沒理會他,轉身朝會所走過去。

傅雲澈快步追上去,「歡歡,小心腳下。」

盛歡依舊快步走向停車坪,司機在那等著她。

畢竟男人腿長走得比她快,兩人幾乎同時走到車邊,傅雲澈主動幫她拉開了後車座車門。

盛歡卻冷眸一轉,自己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

男人淡淡吐一口氣,薄唇往下沉了沉,默默坐上了後車座。

開車的司機見這架勢,嚇得大氣不敢喘,默默的把車加速,只想趕緊把這兩尊神送回家。

一路山,兩個人都沒再言語。

玫瑰公館的燈,始終亮著,盛歡下了車,邁著快步往回走。

「盛歡!」

她走得急,就這麼差點撞進突然擋住她路的男人懷裡,而且他叫了她的全名,語氣很不好,脾氣瞬間就上來了:「怎麼?我不理你,至於讓傅先生惱羞成怒么?」

「盛歡,我們好好說話。」傅雲澈沉著眸,抬手按住她肩膀。

她下一秒就撥開了他手臂,「抱歉,我沒什麼好說的。」

盛歡繞開男人的阻擋,剛邁開腿,又被男人攔腰擋住:「歡歡,你看到的只是個誤會,我……」

「你只是喝醉了,認錯了人,我知道。」盛歡再次用力打開他的手臂,語調里儘是冷嗤,「傅先生您酒品真好!」

「盛歡!」傅雲澈又連名帶姓的叫她。

「我說實話而已,你不樂意聽,可以離我遠點。」她冷嘲說完,邁著快步往客廳大門走。

這一次,傅雲澈沒有追上來。

盛歡也懶得理,推門徑直穿過客廳,朝樓上走去。

傅雲澈立在院子的路燈下,看著她的背影,眸色一層一層的暗淡下去。

盛歡回到卧室,按著突突直跳的太陽穴,她想,她氣什麼呢?

不過是看錯了個人罷了,誰青春年少時還沒瞎過眼呢。

沒有牽挂也好,這樣她就能問心無愧的離開了。

淺淺的嘆一口氣,盛歡想通了便打算把房門從裡面反鎖了。

「砰」的一聲,卧室的門被人用力推開。

盛歡只來得及抬頭看到傅雲澈邁著長腿朝她衝過來,話沒說出口,就整個人被推進了床里。

「傅雲澈,你發什麼瘋!」她怒道。

男人一手握住她一條手腕,推向頭頂,居高臨下的垂眸:「盛歡,你從來都沒有想過跟我長久的在一起,對么?」

傅雲澈的聲音混著幾分沙啞,他的衣服上還沾著外面的冷氣,好似將他的聲音都染上了幾分冷意。

盛歡睜著黑白分明的眸,卻愣神了。

「我沒有。」長久的寂靜后,她否認了。

男人深如古井的眸緊緊盯著她,寬大的手掌覆上她微微隆起的腹部,自嘲一笑:「其實不難想到的,是這個孩子來的太不是時候,對么?」

。 「皇姐,你給他做腰帶可以,但你一定要注意身子,別再把手弄傷了。」雲若月關心的說。

長公主點了點頭。

外面,正拿了一根棍子,在戳蜜蜂玩的蘇七少聽到這話,那張臉陡地深黑不已。

長公主以為他沒聽到,哪知道他耳力極好,已經聽到了。

他沒想到,長公主竟然為了給他做腰帶,弄得滿手是傷。

剛才他和她一起來的時候,根本沒看她一眼,所以根本不知道她手受傷之事。

一聽到這話,他就深黑著臉,邪冷的走進廂房,一把將長公主的手拽到手中,對雲若月道,「小月兒,時候不早了,我們先回去了,下次再來看你。」

說著,他拽起長公主就走。

「唉,怎麼這麼快就走了?我還沒抱抱小雙寶呢,我們再玩一會……」長公主話還沒說完,人就被蘇七少冷冷的拽走了。

看著他倆遠去的背影,雲若月搖了搖頭,她真希望這小兩口能增進感情,好好生活。

可惜總是事與願違。

蘇七少把長公主拖出王府後,就冷冷的把她丟到了馬車上。

然後,他也坐上了馬車,一言不發。

馬車往蘇府駛去,一路上,蘇七少都寒著一張臉不說話,長公主覺得奇怪,怯怯的看了他一眼,「卿塵,發生什麼事了?我們才到,你怎麼就要走?」

「我現在不想說話,你最好不要和我說話。」楚玄辰冷聲。

長公主見他這副態度,臉色攸地轉冷,雙眼冒起一股火氣,「你是不是看到月兒為玄辰生了一對龍鳳胎,你嫉妒了,心情不好,就拿我出氣?」

「你胡說什麼?我警告你,最好不要亂說話!」蘇七少道。

「我有胡說嗎?你喜歡月兒,可是她已有愛人,她根本不愛你。我知道你心裡一直有她,你每天都在房裡畫她的畫像,你忘不了她。」長公主怒道。

蘇七少拂袖道:「是,我是喜歡她又如何?實話告訴你,我就是喜歡她,忘不了她。即使她心裡沒有我,也沒關係,只要我心裡有她就行!」

「你,你喜歡她是你的事,這又與我何干,你為何要把我帶走?」長公主怒道。

蘇七少冷冷的看了長公主那滿是傷口的手一眼,突然沒有說話,就那麼靜默了下來。

他一靜默,馬車裡的氣氛就窒息又尷尬。

見他不說話,長公主索性也不說了。

很快,馬車就到達蘇府。

馬車還沒停穩,蘇七少就一個輕躍,躍下了馬車,徑直走進蘇府,根本不理長公主。

長公主只看到他那一襲被風吹起,翩翩翻飛的紅衣。

他一向是這樣的,她都習慣了。

很快,她就回到春暖閣,一走進廂房,她就趕緊對連翹道:「連翹,快把我的腰帶拿來,我要做腰帶。」

連翹心疼的看著她,「公主,你才回府,要不要休息一下再做?」

「不用了,我要趕緊做好。」長公主道。

連翹心疼的看了她手上的針孔一眼,還是把腰帶拿了過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寧香把林建東拉去一邊, 找了個來往沒人的地方,從頭到尾把這兩三天發生的事情跟他說了一遍。說的過程中一口氣都沒有歇,直說得林建東不斷睜大眼睛。

林建東聽完以後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只看着寧香眨了眨眼。

寧香等他消化, 結果他半天沒出聲也沒其他反應, 她便開口又問了一句:“你不會……也不相信我說的, 覺得我在胡編亂造胡說八道吧?”

林建東又眨眨眼, 一下子緩過來了,忙搖頭說:“沒有沒有。”

只是這事太驚人了,他只是光聽寧香這麼簡單地陳述, 就已經熱血沸騰了。他簡直想象不出來,寧香直接見到人, 又進行了對話, 心裡那得有多激動。

當然他激動震驚的只是這件事本身而已, 而不是不相信寧香會受到接見。

寧香一步一個腳印走到今天,在刺繡領域取得了那麼大的成就, 現在是這個行業裡的最頂尖的人物,有不同一般的影響力,受到接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寧香盯着他看,“那你這是什麼意思啊?”半天一點反應都沒有。

林建東深深吸口氣,“你再讓我稍微消化一會。”

寧香沒忍住輕笑出來, 然後便給他留了時間, 讓他又消化了一陣。等他徹底消化了這件事, 可以正常交談了, 她又問了那一句:“阿要幫我?”

林建東屏屏氣, “你打算怎麼做?”

寧香想了想,看着林建東說:“我初步的想法是, 做生意,自己做商人。”

雖然好像看起來忙活了一天,但其實寧香被接見的時間並不長,也就說了一些比較重要又籠統的話而已。更多的是一種肯定和鼓勵,並沒有其他深入的聊天和交談。

這次的接見,對於寧香來說是一次嘉獎,是一次獎勵,是一次人生的高光,是她努力這麼多年得到的殊榮,是對她這麼多年努力以及她作品的認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