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事情啊,我認為小毛女士是對的,所以我支持小毛女士。」

話筒里是半晌的沉默,接著:「你敢挑撥我們姐妹之間的感情,我們要投訴你。」

啊?

曾小賢慌了,手忙腳亂,急忙解釋,跟個廣播翻車事故一樣。

「哈哈哈!」

胡一菲幾人噗呲一聲,捧腹大笑。

「不行了不行了,笑死我了,曾小賢這個傻子。」

又繼續聽了曾小賢一會廣播,一直到央視春晚的播放時間。

「快點快點,打開電視。」

胡一菲朝著靠近電視的張偉催促道。

啪嗒一聲,張偉打開電視。

「玉鼠追冬去,金牛送春來。」

「全國和全世界的觀眾、聽眾朋友們,隨著辛丑牛年的款款來臨,東國中央廣播電視總台2021年春節聯歡晚會在這裡和您見面啦!」

電視機里,春晚主持人們說著生動的開場白,祝福著全國人民。

而這個除夕夜,愛情公寓一群回不了家過年的年輕人,聚在一起相互慰藉。

春晚的一切,娓娓道來。

所有人都是眼眶濕潤,為這個除夕夜感動,除了葉紀。

他正在看聊天群的群成員們水群,群裡面好像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 眼前這一幕,誰也沒想到!

天空中的雨,竟然蘊含強烈的劍氣,有殺傷力,所以走在最前面的那些人,直接中招!

「太強了!」

「劍湖中的絕世神劍,劍意太強了,連天空中的雨,都被絕世神劍的劍氣所沾染,蘊含了如此強烈的劍氣。」

「咦,大家看,歐陽安琪她竟然不怕雨水中的劍氣?」

這個時候,有人指著已經朝著湖中心行進的小船,發出了驚嘆之色。

刷刷刷!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歐陽安琪,很快,所有人都驚呆了眼睛,歐陽安琪一行人,劍村十大長老身上爆發出罡氣,雨水並沒有落在十大長老的身上,而歐陽安琪呢,她雖然撐著傘,但她伸出手,感受著落下的雨滴。

那蘊含劍氣的雨滴,對她沒有任何傷害,她白皙的手,在雨中完好無損。

這一幕,讓眾人震驚無比。

而嚴經緯,則不禁笑著搖搖頭。

他知道,這雨水蘊含的劍氣和劍湖中的劍氣同出一源,碰到安琪之後,歡呼雀躍還來不及,怎麼可能傷害安琪?

「走,大家小心一些!」

「是,千萬不能小看雨滴中的劍氣!」

「快,跟上劍村十長老和歐陽安琪!」

眾人沒有在岸邊多呆,在場的人,可都是強者,全部釋放出罡氣,這樣雨滴就無法落在他們的身上,造成傷害。

「天璇,我們走!」

嚴經緯帶著天璇,直接跟隨著眾人走向劍湖中心。

「腳下小心,湖水中的劍氣更強!」

「好強烈的劍氣!」

「如此大的劍湖,竟然在一柄劍之下讓整片湖水都沾染了劍氣,那湖底的絕世神劍,也太強了!」

「傳說,劍湖專門就是孕育神劍的寶地,一般情況下,湖底可以同時孕育多柄劍,但是,這一次卻只孕育了一柄神劍,說明這柄神劍太強。」

周圍的人一邊走,一邊議論著,追向劍村十長老和歐陽安琪。

如果是普通人看到這一幕,恐怕會大驚失色。

因為所有人,都是踏水而行。

劍湖的形狀就像金元寶,所以,劍湖的湖中心,就是金元寶正中央位置。

不一會。

眾人就跟著歐陽安琪一行人來到了劍湖湖中心的位置。

來到湖中心之後,眾人更加能清晰的看到湖中心射向天空中的那道光,強烈滔天,蘊含著無可匹敵的劍意,彷彿能夠把天捅破一般。

「太強了!」

「湖底的絕世神劍,要多強的境界才能夠駕馭?」

「歐陽安琪,她好像實力不怎麼樣吧?怎麼能駕馭得了湖底的絕世神劍?」

「若是她連神劍都拿不住,那就好笑了!」

湖底射出的滔天劍意,讓眾人不停的議論著,有不少人覺得就算神劍出世,歐陽安琪也駕馭不了。

被稱為絕世神劍,肯定需要一定的實力才行!

境界不夠,如何能駕馭得了絕世神劍?

眾人一邊議論,一邊等待著。

這個時候,只見歐陽安琪蹲下身子,她白皙的手,撫摸像劍湖中的湖水。

一瞬間。

整個劍湖,發生了驚天動地的變化,劍湖中的一道道劍氣,瘋狂的朝著歐陽安琪的手匯聚而去,而湖底的射出的滔天劍意,也越來越強。

「神劍要出世了!」

「有人對湖底的神劍動心么?」

「如果對神劍動心,那這個時候下手,是最合適不過的,一旦神劍出世,落入歐陽安琪或者劍村長老的手中,那要想搶奪,就更麻煩了!」

人群中,一陣陣低沉的聲音響起。

這一道道聲音,似乎在扇動著眾人的貪念,讓對神劍有覬覦之心的人儘快對歐陽安琪和劍村十長老下手。

聽著這一道道聲音,嚴經緯聲音有些冷。

儘管雨很大,但他還是判斷出了這些聲音是誰發出來的,是境外的一些勢力,他們發出這些聲音,就是為了引起動亂,好渾水摸魚。

不過。

在場的人都沒有被這些聲音影響,儘管有不少人內心也覬覦劍湖中的絕世神劍,但是,在場不少人都是親歷了劍村村口劍陣的人,劍村背後有人能布出如此精妙的劍陣,在對方還未現身的情況下,他們哪敢輕易對歐陽安琪和劍村的十大長老動手。

這不是找死么?

隨著劍湖湖底飈射出的劍意越來越強。

嚴經緯的眼睛也眯了起來,他的目光,情不禁掃向黑暗的四周。

南陽劍痴也發覺了些什麼,他的眼睛,也情不禁的看向黑暗中的四周,南陽劍痴之後,簡單大島主戴心凌,重劍門掌門郭三劍,東海劍閣二閣主吳州,雞足山無難大師,還有網名的三名護道者,他們也發覺了不對勁 「你說婉柔他們怎麼還不到啊。」藥王穀穀口,婉柔的母親滿臉焦急地不斷張望著遠方,一邊低聲對著旁邊的木槿聖詢問道。

「應該快到了,快到了。」木槿聖小聲說道,「反正又跑不了,你著什麼急啊。」

「哼,你個老不死的,我都多久沒見到咱們女兒了,你不想她,還不允許我想了。」婉柔母親白了一眼木槿聖。

木槿聖聞言滿臉無語,他也是很想自家女兒的好吧,要不是知道婉柔過得很好,他早就派人去強行把婉柔接回來了。

「谷主,大夏皇主和婉柔小姐來了。」就在木槿聖想要反駁自家娘子的時候,一名藥王谷的長老低聲喝道。

眾人聞言連忙正起身子,恭敬地等待。

一聲聲鏗鏘有力的腳步聲逐漸傳來,就連大地都在微微顫動。

一些藥王谷的弟子都是被這動靜弄得有些緊張起來,一個二個都是渾身緊繃,緊緊握住手中的武器,好似一有不對勁就立馬拔出武器禦敵。

「慌什麼,這乃是大夏皇主的人馬。」木槿聖見自家弟子一臉緊張的樣子,心中有些氣憤,就連臉上也是帶著一絲慍怒怒喝道。

藥王谷弟子聞言才勉強收斂心神,靜靜地等待,不過他們的手卻是握得更緊了,不過此時木槿聖也沒有多說什麼。

此時木槿聖與藥王谷一眾長老都是滿面凝重,目光如電地盯著遠方。

逐漸,一支軍隊出現在木槿聖眾人的眼中。

「嘶……」

見到這支軍隊的全貌,許多藥王谷的長老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至於其他的普通弟子,更是一個個身軀忍不住的顫抖。

「竟然都是武王級別的高手。」一名長老忍不住說道。

「這最少也有兩千人吧?其中修為最差的竟然都是武王初期的高手,而且他們身上的殺伐之氣十分濃郁,就算是我面對他們,我心中竟然有種轉頭就逃的念頭,升不起一絲戰鬥的念頭。」藥王谷一名武王巔峰修為的長老驚詫地說道。

「看來皇主重立皇朝必定是得到了當年大夏皇朝的底蘊啊。」一名長老忍不住感慨道。

很快,陳浩軒就來到眾人面前。

「大夏皇主陳浩軒今日蒞臨藥王谷,藥王谷之眾速速跪拜。」魏忠賢踏前一步,隨即高聲喝道。

噗通

話音一落,藥王谷的普通弟子率先支撐不住,直接跪倒在地。

陷陣營本就實力強大,在召喚出來后,經過大戰,陷陣營的人紛紛突破,然後又從金衛之中篩選高手進入,此時已經組成了一個五千人的陷陣營,其中武王高手就有兩千多人。

而這次陳浩軒帶的這兩千陷陣營,無一不是武王高手,而且一個個身經百戰,一身煞氣濃烈無比,而且陳浩軒此次還特意囑咐過他們不用刻意收斂,所以這些平時很少爭鬥的藥王谷弟子,自然承受不了這無邊煞氣。

更何況,剛剛魏忠賢喊話之時,更是透露出一絲武皇威壓來。

此時面對兩千陷陣大軍,以及魏忠賢的武皇逼迫,藥王谷的一眾長老紛紛憋紅了臉,一個個都強撐著自己的身體不要跪下去。

「哼,大夏皇主到此,跪拜迎接。」魏忠賢見那些藥王谷長老還在苦苦支撐,忍不住加大了一絲武皇威壓。

噗通

一時間,藥王谷的長老紛紛跪下。

「我等恭迎皇主。」

「都起來吧。」陳浩軒的聲音從馬車之中傳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