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那邊找到三爺了嗎?」

鑒於段家對於她老婆的態度,封墨燁對於段文驥也沒有什麼好態度,反正他們兩家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根本就沒有這必要假客套。

他冷聲回道:「我們有沒有找到三爺,似乎跟你也沒有關係。」

段文驥看見封墨燁眉眼間冷傲,真想轉身就走,雖然他們封家這幾年的確是混的很不錯,也不至於這麼猖狂。

也罷,現在找到段佑霖要緊,不然他們家老父親非得把他生吞活剝了不成。

段文驥耐著性子朝封墨燁拋出橄欖枝。

「你看,你現在想要找到三爺,因為程苒最早之前的目的不就是為了能夠讓三爺繩之以法嗎?現在段佑霖也在三爺的手裏,我覺得我們可以合作,我們兩邊的人多,想要找到三爺的話,至少不那麼難。」

封墨燁想都沒想就拒絕了:「不必。」

段文驥以為自己不知道他打的什麼算盤嗎?不就是想要藉助自己的力量,然後找到段佑霖。

三爺,他遲早會找到,現在,他不是擔心段佑霖的時候,而是擔心自己的老婆。

段文驥沒想到封墨燁居然連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其實他也不想再找封墨燁,可是能有什麼辦法,段國剛給她下達的死命令,要是段佑霖出現什麼問題,肯定會滅了他的。

他又只能循循善誘,繼續跟封墨燁說。

「封總,你看程苒不是也想要找到三爺嗎?早點找到三爺,要是程苒真的相安無事,她一醒來知道你已經把三爺繩子依法了,心裏豈不是很欣慰,再說,人家這位蘇小姐也是冒着這麼大的風險把秘密透露給了你們,現在連自己奶奶是死是活都還不知道,封總,你可以想像一下,如果這件事換成是程苒,她會怎麼做?」

封墨燁當然知道,以他老婆的性格,這個時候必然是會幫蘇葉萱找到三爺,確認她的奶奶有沒有事。

只是他現在誰也不想管,他現在就想管自己老婆的命。

他的態度依舊很堅決:「你不用這些事來激我,你們段家的人既然要去找段佑霖,那你們自己去找就是,現在誰都沒有我老婆的命重要。」

蘇葉萱這時突然跪在了地上:「封總,我求求你了,你就幫幫我吧,我奶奶那麼大年紀了,三爺那個喪心病狂的,指不定要把我奶奶給怎麼樣。」

段文驥這個時候倒是還有點想誇讚這個女生,她倒還挺配合的。

他又繼續說道:「是呀,你看人家蘇小姐可是為了給你們通風報信,這才暴露了自己,你們現在總不能不管了吧?」 「沒事就好,我去做飯。」莫曉輝已經無心解釋,他覺得楚洛在和自己生疏。

如果是之前,楚洛一定是先問清楚原因才做出發不發飆的決定,而現在,楚洛卻是一把把他推開。

難道自己是危險的代言人嗎?

讓她害怕。

莫曉輝把飯做好了:「貝貝,洗手吃飯。」

貝貝和楚洛在客廳玩著。

楚洛見莫曉輝沒有叫自己,又覺得莫曉輝在抽風了。

「老公,怎麼不叫我吃飯?」

「我叫了貝貝的。」莫曉輝辯解道。

「叫了貝貝和叫我是兩碼事,你還在生氣?」

楚洛覺得莫曉輝應該是還在生自己氣。

「沒有啊,我怎麼可能生氣?」

莫曉輝懶得再說話,言多無意義,等於白說。

「你們又在鬧鬧鬧?」

貝貝嘴嘟的老高:「哼,麻麻不吃,我也不吃。」

楚洛不吃倒沒有什麼,可小傢伙不吃,問題就大了。

莫曉輝當然明白這個道理,感覺這兩個實習神仙就是來折磨自己的。

「楚洛,吃飯?」

語氣不悅,字句簡單,整個一個粗暴了得。

你叫我吃,我就吃啊?

當我實習神仙不是神仙?

「沒餓,不吃。」

同樣語氣不爽,字句簡單,粗暴的不要不要。

「麻麻,我餓?」

小傢伙似乎想站在楚洛這邊,可惜肚子不爭氣,投降了。

莫曉輝抓住戰機,急忙展開攻勢:「貝貝,快來,粑粑做了你愛吃的蒸蛋。」

小傢伙一聽有蒸蛋,那口水都快止不住了。

「粑粑真乖,我好愛你。」說着就投向莫曉輝的懷抱而去。

楚洛見貝貝那叛徒的熊樣,恨不得在小傢伙小屁股上給她幾下。

可惜小屁孩已經淪陷,自己的橋頭堡已經沒有了。

「老公,就只有蒸蛋嗎?」

又不肯放下自己神仙的面子,惱怒的說道。

莫曉輝知道楚洛也已經投降了,急忙道:「有你愛吃的青椒肉絲,蔬菜葉子湯。」

楚洛其實早就餓了,一聽有這兩樣菜,口水都快飛出來了。

「我還以為有什麼好吃的,就這老兩樣?」

嘴上口是心非著,腳步卻一點都沒有慢,很快就坐到了餐桌旁。

這時,莫曉輝剛好把飯端了過來。

「怎麼就只有兩碗?」楚洛以為莫曉輝沒有給自己舀飯。

「你不是不想吃嗎?」莫曉輝故意捉弄她。

「誰說我想吃了,我就只是想嘗嘗,你老是炒不好這青椒肉絲,今天也不知道炒的如何?」

楚洛嘴依舊很硬,可口水都咽了幾次。

「今天沒炒好,改天我再獻醜?」莫曉輝似乎很喜歡這樣和楚洛抬杠。

要不然,他還真的有些不想說話。

楚洛拿起筷子,就夾了些青椒肉絲進了自己的嘴裏。

那青椒的清香,那肉絲的嫩滑,無不觸動着楚洛的味蕾。

青椒肉絲雖然只是一道簡單的家常菜,但要炒好,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首先刀功不好,就會讓食材粗細不一,這樣在翻炒的時候,勢必造成食材的受熱不均勻。

導致成菜之後,有些食材過於熟透,而有些食材卻還沒有過火偏生。

青椒偏生還沒什麼可挑剔,一旦熟透,就會失去清香,口感也不再脆嫩,如同嚼蠟。

莫曉輝今天炒的青椒肉絲無疑讓楚洛欲罷不能。

莫曉輝還刻意放了些楚洛愛吃的藤椒,那藤椒特有的味道,更加刺激楚洛的食慾。

「果然沒有發揮好,這般手藝,真讓人吃一口嘆一口氣!」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丘研究員說道,「現代沒人見過柴窯,所以,沒有鑒定柴窯的經驗。不過,根據柴窯的6個特點:1、天青色;2、滋潤;3、細媚;4、有細紋;5、多足;6、粗黃土;

據唐氏《肆考》,在設計柴窯瓷器的時候,周世宗要求道:「雨過天青雲**,這般顏色作將來。」柴窯顏色應該是雨過天青的顏色是一樣的。釉面瑩潤,似唐三彩表面的一種類似「蛇皮光」的反光現象,開細片,多足是五代至北宋特有的寬足支釘燒,粗土黃是指支釘部分露出粗黃土胎骨。

丘研究員戴手套,小心地拿起瓷器,開始鑒賞起來了。藉助放大鏡從多個特點來鑒賞,過了約20來分鐘,丘研究員放下瓷器,說道,「這件瓷器看到了50%是傳世柴窯,都符合了柴窯的特點,柴窯無論是古代在現代是仿製不了。康乾仿過柴窯,但沒有仿成功,康乾仿柴窯,故宮博物院有4,5個,

瓷都景德鎮也仿過柴窯,也沒有仿成功,還有50%要藉助現代科技手段了,通過「熱發光法」測定,可以測定瓷器的年代。如果到代了,沒跑了,就是絕世柴窯了。

丘研究員說道,「為了慎重起見,我想邀請更多的瓷器鑒定專家來鑒定,最後合議,合議后,再藉助「熱發光法」測定瓷器的年代。小友,你覺得呢。」

周陽說道,「鑒定費怎麼算。」

丘研究員說道,「如果鑒定為不真,你帶走瓷器,鑒定費不用你出,如果鑒定為真,在保利拍賣上拍,鑒定費也不用你出。如果鑒定為真,而你不打算在保利上拍,鑒定費要你出。」

周陽說道,「可以。」

丘研究員說道,「你在這裡休息一下。我去叫人。」

周陽說道,「好。」

丘研究員走出了接待室,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電話很快接通了,丘研究員說道,「胡經理,來會議室,有大事。」

電話另一頭,說道,「好的,我馬上到。」

丘研究員走到了會議室,過了一會兒,胡經理也走進了會議室。

胡經理對丘研究員說道,「丘研究員,什麼事啊。出重量級拍品了。」

丘研究員說道,「差不多。柴窯聽過嗎?」

胡經理心都顫抖了一下,說道,「你會說,出了一件柴窯吧。」作為一個拍賣行的經理,當然知道柴窯,柴窯,古來諸窯之冠,得到殘件碎片,也當珍寶。一件完整的柴窯器,當是絕世珍寶。

丘研究員說道,「是出了一件柴窯。」

胡經理說道,「那就不得了了。你鑒定過了,你多少把握。」

丘研究員說道,「我鑒定了,都符合了柴窯的特點。把握很大。我是這樣想的,邀請更多的瓷器鑒定專家來鑒定,最後合議,然後通過「熱發光法」測定瓷器的年代。」

胡經理說道,「我配合你。」

丘研究員說道,「你去邀請蔡國華,楊賓,胡智勇三位專家。如果邀請到了,讓他們務必在下午1點半之前到達。」

胡經理說道,「好。」

丘研究員拿出手機打電話,過了一會兒,電話接通了。

丘研究員說道,「老馬,是我。」

老馬,馬國民,馬一眼,古玩界的泰山北斗,傳奇人物,他看瓷器,只要一眼,可鑒真假,圈內人給他取外號,馬一眼。也是大收藏家。

馬國民說道,「老丘。有什麼事嗎?」

丘研究員說道,「我這裡出了一件柴窯。」

絲,只聽到電話另一頭倒吸了一口涼氣。

丘研究員繼續說道,「我邀請了圈內的專家一起鑒定,然後合議。我現在邀請你,你來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