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軍區醫院……廣場內。

一大群人員,正身穿領導正裝,面色焦急寧重,疾步匆匆的朝着大門口方向,飛奔而來。

數十號醫院領導高層,一路飛奔。

院長潘武,面色焦急,沖在最前面,無比焦灼。

身後,幾十名手下高層緊跟着在身後跑。

場面,頗為壯觀。

「嗯??」

醫院外,崗亭門口。

那兩名菜鳥戰士,面色一愣?

驚疑不定的看着廣場上,那一大群飛奔而來的人群們……

「那……不是咱院長大人么??」

「好……好像是啊?」

「院長大人……他們這是……怎麼了?怎麼一個個……都跑的這麼快……發生了什麼??」

兩菜鳥戰士,站在崗亭前,有些驚疑不定的望着醫院廣場內那一幕……

倆人面面相覷,可以看到相互眼中的驚疑表情。

啥情況?

這是,發生了什麼??

兩名菜鳥門口,此時都有些緊張了起來。

握緊槍支。

莫非,醫院發生了什麼大事兒?

而,就在此時。

一旁安靜抽煙的秦蒼穹,卻突然淡淡開口,道,「不必驚慌。」

「他們,應當是來接我的。」

聽到這句話,那兩名菜鳥門衛,一臉狐疑的眼神,掃了秦蒼穹一眼。

彷彿在看着一個白痴一般。

有病吧。

這人,還真特么能吹牛啊?

「我說,你能不能別特么瞎吹?你知道那群人中,帶頭的那位,是誰么?」

「那位,可是我們武區醫院的總院長,職級位列七品的武銜!」

「開什麼玩笑?我們堂堂潘院長大人,會親自來接你?」

兩名菜鳥戰士目光瞪着秦蒼穹,滿臉不屑嘲諷道。

而。

就在那兩名菜鳥士兵門衛,話音剛落下不久。

不遠處,那總院長潘武,已經帶着一大群高層們,疾步衝出了大門口。

「卑職……江南軍區-總醫院院長,潘武……拜見天王大人…!!」

潘武面色前所未有之凝重恭敬,猛地衝到秦蒼穹面前!對着秦蒼穹單膝下跪,行跪拜之禮…!!

「呯、呯、呯……」身後,那數十名醫院高層領導們,也齊齊跟着,猛地單膝跪下,對着秦蒼穹行禮…!

空氣,寂靜!

門口,那兩名菜鳥門衛,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這一幕?!!

倆人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此時的倆人,幾乎同一時間,石化當場!

這??

這他媽……!!

什麼情況?!!

他們……總園長大人……

堂堂,七品武銜大員……!

此時此刻,竟……給眼前這個,區區的西裝青年,給跪下了??

等等?!

方才,總院長好像……好像,稱呼……眼前這個西裝青年,為『天……天王?!!』

轟~!!

這一刻,一個巨大的念頭,從兩名菜鳥士兵腦海中,猛地浮現!!

他……

他是……天王?!!

兩名菜鳥士兵嚇得當場劇烈一顫……!!

兩人差點站不穩身子,栽倒在地上!

眼前這一幕畫面,讓這兩名門衛,徹底嚇懵了!

秦蒼穹站在醫院門口。

眸光平靜,掃了跪在地上的那群領導們一眼。

他緩緩吐出一口煙圈。

「起身吧。」

「卑職有罪……!!不知天王大人前來!怠慢了大人您的金身之軀!還請天王大人懲罰……!!」

潘武哪兒敢起身啊?!

他就這麼跪在地上,對着秦蒼穹狠狠磕頭!!

今日,他醫院這是犯下大錯了啊!!

竟敢將天王大人,攔截在門外。

這簡直是掉腦袋的大罪!!

「不知者無罪,我說了,都起身吧。」秦蒼穹似乎並未追究,淡淡回了一句。

在天王的這句話之下。

潘武等人,這才……不敢不從,紛紛驚恐顫抖著,從地上爬起身子。

潘武起身後,第一件事,便是直接衝到那倆門衛菜鳥面前,對着倆門衛菜鳥,就是狠狠倆大嘴靶子,狠狠抽了過去……!!

「啪啪……!!」狠狠倆個耳光,抽打在倆菜鳥門衛臉上!

兩個門衛都被打懵了,連還手的勇氣都不敢有。

倆人的臉上,瞬間浮現出了兩道紅腫的掌印!

「你們兩個混蛋……!!吃了熊心豹子膽?!!連西境的西天王,都敢攔在門外?!!」

潘武此時,整個人怒不可遏啊!!

這兩個廢物菜鳥,害自己不淺啊!!

今日若這件事處理不好,那恐怕……他整個江南軍區總醫院,都要被端掉啊!!

「來人……!!給我將這兩人壓下去……!關進軍區監獄!!囚禁三個月……!!」

憤怒之下,潘武對着手下怒喝道!!

這兩個菜鳥,此時只有判刑關押,才能化解天王的怒火啊!!

Shaun唰~!

聽到這句話,那兩個菜鳥新兵,徹底嚇得臉色發白啊! 恨不得我死?呵呵!

蕭寒嘴角泛起一絲旁人無法察覺的詭異冷笑,張全安做夢都沒想過,他恨之入骨的人,就站在他面前。

而這時,蕭寒並沒有急著表態,而是打著馬虎眼,冷冷地說道:「張少爺!你稍安勿躁,蕭寒既然能夠滅了龍家,這也說明他有點本事,在沒有搞清楚對手的底細之前,草率出手,只會以失敗而告終!」

「全安!!你看到了沒?你多點跟龍少爺學習學習!你倆年紀差不多,但你遠不夠龍少爺成熟穩重!」張天志趁機拍著馬屁,討好說道。

「張先生!你過獎了!」蕭寒不咸不淡地回應了一句,說道。

「哪裡哪裡!」

雙方一番寒暄后,蕭寒開始切入主題了。

只見他故意引出話題,冷冷地問道:「張老爺,咱們的上頭都是同一個人,之前他讓你對付蕭寒時,有什麼特殊地方要小心的嗎?」

「特殊地方?這倒是沒有!不過那個大人千叮萬囑地告誡我,絕對不能暴露他的身份,否則他讓張家在西域消失!」張天志似乎還沒察覺到什麼,他更還沒發現眼前這個龍峰是冒充的,所以,他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說出來。

大人?看來對方有著一官半職,而對方能夠讓張家消失,這也說明對方官職不低!

蕭寒內心暗自分析著情報,進一步縮小範圍。

「看來大人做事很謹慎!!哦對了,你們見過大人嗎?」蕭寒繼續試探問道。

「不算見過!!」

「哦?此話怎講?」蕭寒有些驚訝了,好奇地問道。

張天志搖搖頭,開口解釋說道:「因為當時我們見大人時,是隔著屏風見面的,我們根本沒有機會看清他的模樣。」

隔著屏風見面?

蕭寒眉頭微微一皺,他知道對方為人謹慎,但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對方居然謹慎到如此程度。

就算見面了,也要隔著屏風,對方如此做法,顯然是不想留下追查的線索。

這時,蕭寒繼續問道:「那你們有他的電話嗎?有些事情,我需要單獨跟他彙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