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偷偷瞄了一眼楚微塵。

發現楚微塵還真的走向了喬鈺。

「!!!!」

果然!

她猜想的沒錯!

喬鈺這會子正在吃小點心談大事呢。

不防被大師兄打斷,還有點懵。

「怎麼了?大師兄?」

楚微塵欲言又止。

算了。

倒不至於為了外人不快。

「把湯去喝了。」

「哦。」

陳思思:「!!!!!」

喂喂喂!

這脾氣也太好了吧。

受了外人的氣,卻選擇自己忍下來,陳思思看著楚微塵,這賢惠的樣子,她磕了!

這時候,必須有個和主母同陣營的人,替主母好好打打小報告才對,必須讓老爺知道,這小妾幹了什麼!離這小妾遠一點!

陳思思一腳踏了上去,她必須幫幫忙!

卻不想,一個小少年比她快一步湊了上去。

漂亮的小臉指了指楚微塵又指了指姜焱,嘀嘀咕咕說了許久。

「!!!!!」

媽呀!

文夙你小子乾的漂亮!

主母以後一定會護著你的!

陳思思在這頭腦補有點沒的,但事情壓根不是她想的那樣。

「太子爺,姜教練太夠義氣了,讓大師兄給咱們買手機。」

「!!!!」喬鈺眼睛一瞪,果然好兄弟,可以深交!

「大師兄還同意了!太子爺那咱們手機可以拿出來用了吧?」

早就同意了,喬鈺想說。

「等回了渝城再說,現在忙著呢。」喬鈺又道:「大師兄估計心裡不高興,你今天老實點,小心挨揍。」

「知道了。」

少年高興的應了一聲,又自個兒玩去了。

……

小南山今天收到一封拜帖。

震驚了整個師門。

聽說有位開山立派的新掌門要過來奪九霄青雲劍。

要是這樣也罷了。

關鍵是,這門派,也叫小南山!

靠!

這不是光明正大的盜名字么!

「這片山,都叫小南山,怎麼,就准你們叫小南山?咱們門派就在隔壁,不可以?」

蘇衡魁梧雄壯的身子怒氣騰騰的。

把人說的無言以對。

確實。

小南山不是一座山。

而是一片山。

綿延渝城和雲城,橫跨不少里地。

但這樣堂而皇之的取名,真的不怕引起眾怒么。

這不是挑事么!

誰啊!

那麼猖狂!。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清塵大師,我聽他們說,修道可以斬斷痛苦不以物累,最終實現不老不死,與天地同在,返璞歸真的境界是真的嗎?」獸人劍聖庫泰格盤坐於德魯伊清塵大師身前,好奇地問道。

「沒錯,我也十分好奇,還望清塵大師如實告知。」盤坐於庫泰格旁邊的龍裔聖武士也好奇地望着清塵大師說道。

「幼稚!」不遠處倚在座狼背上的地精巫師瑪爾維莎,看到就像兩個好奇寶寶一樣坐在德魯伊身前的獸人和龍裔,忍不住吐槽一句,接話道:

「在我們的那個世界我不清楚,但是在這裏我卻知道有一個職業可以滿足你們兩個的好奇心。」

「什麼職業?」龍裔聖武士趕在獸人劍聖前,率先問了出來。

話音剛落,他又立馬後悔了,因為他已經暗自下定決心,無論這位性格怪癖、陣營還處於混亂中立的地精巫師說什麼話,他都保持沉默不語,沒想到又忍不住接了一句話。

然而,讓龍裔聖武士意外的是,這位有點毒舌的地精巫師似乎懶得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將隱藏在尖角帽下的一雙淡紅色眼眸投向了神色淡定的清塵大師。

於是忍不住好奇心的龍裔聖武士再次將一雙龍眼投向了眼前的德魯伊。

「是武僧。」清塵大師迎上瑪爾維莎的目光,點了點頭,隨後望着眼前的兩個好奇寶寶,溫和一笑,緩緩說道:

「通過武僧之道修行的職業者們,從突破超凡階位開始,便擁有一種「百病不侵」的超自然能力,可以使他們的身體免疫所有非魔法帶來的疾病。

突破英雄層次的武僧會獲得一種「金剛體」和「金剛魂」的超自然能力,這個時候的武僧已經可以控制體內的新陳代謝,對所有毒素免疫,以及獲得強大的法術抗性。

而突破到典範之道的武僧會得到「不老軀體」這種特殊能力,可以使他們的身體不會走向衰老,也不會因魔法效果而老化。

至於那些罕見的達到天命傳奇的武僧,會因為自身的武僧之道修鍊臻於完美,獲得最為強大的能力「超凡入聖」。此時的武僧已經不屬於凡俗種族,他們的身體特徵更傾向於魔法生物。

如果他們在進階天命傳奇時,選擇「不朽不滅」這個傳奇恩惠,那麼,的確可以做到你們所說的那樣不老不死、返璞歸真。」

「所以我很好奇,你當初為什麼沒有去選擇武僧這個職業,其實它比親近自然的德魯伊更適合你。」地精巫師瑪爾維莎無意識地撫摸著座狼的毛皮,緩緩說道。

「因為我是修道者,僅此而已。」清塵大師神色平靜地望着瑪爾維莎,微微一笑。

「你們師徒兩個是想開創屬於自己的職業體系嗎?」瑪爾維莎深深地望了一眼神色始終保持平靜的清塵大師,感慨道:

「這的確是一個偉大的創舉,或許真的能夠在你們身上看到也說不定,那麼,我祝您們早日成功。」

「感謝您的祝福。」清塵大師淡然的神情波動了幾下,隨後起身朝着地精巫師的方向恭敬地行了一禮,再次盤坐於地面上。

「你是不是已經修鍊出了類似天眼通的能力。」突然,沉默不語的瑪爾維莎冷不丁地又接了一句話。

「天眼通」屬於那些專精預言系的巫師們才能夠掌握的特殊能力,這種能力體現在自身強大的感知力。

掌握這種能力人可以獲得「黑暗視覺」、能夠看到以太位面的「靈視」、可以讀懂任何語言的「高等理解力」、以及「識破隱形」能力。

「……差不多吧。」清塵大師對瑪爾維莎回答出模稜兩可的答案。

整個廢墟內,因為地精巫師的接話,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龍裔聖武士與獸人劍聖察覺到這詭異的氣氛,兩人對視一眼,暗自點了點頭,隨後聖武士佩奧開口打破了沉默:「清塵大師,你還沒給我講,我們現實世界的修道能不能達到不老不死呢。」

「在我們的世界,修道是源於對生命意義的渴望,是一種通過修正自己的行為方式,讓整個人的精神得到全面的升華。與其說是修道,其實我更喜歡將其稱之為:修心!」沉默的清塵大師望了兩人一眼,笑着說道。

「是對心境的提升嗎?」若有所思的獸人劍聖庫泰格追問道,因為他的職業就是劍聖,而『修心』,正是劍聖最為重要的一種境界。

「不錯,心境是一種清凈之心,也屬於一種微弱、平靜而又持久的情緒,它能夠長時間的影響一個人的言行與自身所追尋的『道』路。」清塵大師望着庫泰格,向他詳細地解釋道。

「道路……」獸人劍聖將手握到劍柄的位置,沉思片刻,銳利的雙目再次望着清塵大師,神色恭敬地說道:

「清塵大師,所謂的『道』是不是就是說,我走在一條雜草叢生的小路上,趟出一條道路,那麼這就屬於我的『道』。」

「不錯,看來你理解的很透徹,畢竟能夠走上劍聖之道的人,根本沒有任何意外和機遇,他們憑藉的都是自身強大的信念,以及對『道』路的理解。」清塵大師望着庫泰格滿意地點了點頭:

「眾家之長,合為己用,是『道』。大道至簡,返璞歸真,也是『道』。萬法長空,另闢他經,仍然是『道』。」

「那條條大路通羅馬,走最適合自己的,是不是也是『道』?」聽得有些頭疼的聖武士望了一眼神色認真的獸人劍聖,插了一句說道。

「不錯,你說一,他說二,我來總結,那麼我就是『道』。」清塵大師微微點頭。

「不行了,我受不了了,不好意思,清塵大師,你的心境我真的學不來,我還是走我自己的聖武士之道吧。」

龍裔聖武士佩奧起身,取出正義之神的聖徽,將其貼在胸口,朝着德魯伊微微俯身,便留下獸人劍聖一人,轉身離去。

清塵大師望着聖武士離去的背影,笑了笑,繼續與庫泰格講述著心境的修鍊。

而不遠處始終保持沉默不語的瑪爾維莎,望着德魯伊的身影,若有所思。

「吼!」

突然,匍匐在地面的伏龍獸注意到聖武士走過來的身影,起身朝着他低吼一聲。

「小傢伙,不要那麼暴躁,我又沒打算進去,只是路過一下還不行嗎?」聖武士佩奧望了一眼索恩兩人的房間,看着守在門口的伏龍獸,粗狂的角質眉頭皺了一下,瞪了伏龍獸一眼,說道。

——「超自然能力:毒性噴吐!」

似乎是察覺到聖武士身上散發的神聖氣息令它很不舒服,伏龍獸張口噴出一道淡綠色的霧氣,直接將毫無防備的聖武士佩奧的身體完全籠罩。

「咳!咳!咳!」

雖然伏龍獸噴出的毒氣對他造不成多少傷害,但是猝不及防的聖武士卻直接深吸一口,撲鼻的氣息令他忍不住咳嗽連連。

「為什麼從你口中噴出來是濃厚的酒味兒……」聖武士佩奧鬱悶地望了伏龍獸一眼,捂著鼻子趕緊遠離。

聖武士剛剛走遠,索恩領着安德麗娜的身影從房間走了出來。

索恩先是望了一眼將目光投向這裏的清塵大師,朝他笑着點頭示意,隨後又注意到盤坐於德魯伊身前的庫泰格,意外了一下,不過想了想,倒並沒有什麼不合理之處。

同時,內心開始盤算起來,如果有時間了一定要找清塵大師學習一些修心之道的方法,來提高自己的心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