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華為了不讓父親擔心,儘可能的都把事情講的簡單化,他不能再讓父親為他操心了。

兩父子在房間里聊了將近一個多鍾,直到劉冬梅來喊吃飯,兩人才停下了話題。

吳華見吳愛國去拿拐杖,便伸手擋了一下,道「爸,我背你出去。」隨即便彎下腰,背對着吳愛國蹲下。

吳愛國看到吳華的舉動,有些許的觸動,掩飾下眼角的濕潤,道了聲「不用,拐杖順手。」而後再度伸手去拉拐杖。

「爸,讓我背背你。」

正要拿拐杖的吳愛國愣了一下,手停在半空,久久沒有收回。

「爸,來。」吳華轉過頭,拍了拍自己的背,對着父親說。

吳愛國有些許的動容,內心掙扎了片刻,便拖着身子,朝兒子靠了過去。

吳華感受到父親的溫暖,有一瞬間的觸動。隨後,沉沉的撐起身子,兩個手穩穩的托住父親,內心也是感慨萬千。

小時候,你背着我,苦樂相隨。長大后,我背着你,願歲月長留。

站在門口的田慧英被眼前這一幕深深地感動了,他們的兒子,終於可以撐起自己的肩膀,撐起這個家了。

四個人圍在一桌吃飯,田慧英還沒有完全回復自己的心情,偶爾還會擦拭未乾的眼淚。

吳華知道母親比較敏感,也是比較脆弱的,於是便夾了塊大大的雞肉,放在她的碗裏,並安慰道「媽,兒子長大了,以後一定會好好孝敬你們的。」

「媽知道,媽知道。」田慧英看着兒子,把剛剛掩下去的淚水又惹了上來。

「阿姨,還有我,我也會和吳華一起照顧你和叔叔的。」劉冬梅也被氣氛帶動,她心底也是被感動到了。

「好,好,冬梅,來,多吃點菜。」田慧英很高興,忙給劉冬梅夾菜,她是真心喜歡這姑娘。

吳華看着母親和劉冬梅的互動,心裏卻在犯愁了。

母親現在越來越喜歡劉冬梅,如果自己上輩子的老婆出現了,那要怎麼辦才好?雖然劉冬梅各方面條件都不錯,自己也喜歡,但是上輩子的歷史,即便他重來了,也不一定會改變自己最後娶誰的命運啊。

唉,先不去管這些東西了,順其自然吧。

四個人歡歡喜喜的吃着飯,拉拉家常,聊聊小天,儼然就像是一家四口。

吃完飯後,吳華便帶着劉冬梅去到處逛逛。

劉冬梅挽著吳華的手臂走在小路上,一副粘人的模樣,惹得周圍的年輕男女們連連回望。

劉冬梅有些嬌羞的鑽進吳華的懷裏,繼續跟着吳華的步伐前行。

接近九月的天氣,說涼不涼,說熱也不算太熱,一路上都有樹蔭蔽日,周邊都是一片田園風光,看的舒心。

雖然在這裏住了半個多月了,但是她哪裏都沒去過,田阿姨經常會喊她一起去走走,但是她不敢,吳華不在這裏,她覺得不好意思。

走過小道,繞進一個小巷,迎面有幾個叔伯嬸娘們圍在一起打牌,吳華上前主動跟他們打招呼。

老家裏的人都是比較八卦的,見吳華過來,身邊還帶着個女孩,大家都紛紛打趣吳華是不是帶女朋友回家見家長,吳華倒是坦然,笑了笑應了聲是。

老家的人都比較直接,有些好奇的便盯得劉冬梅仔細打量起來了,也不管人家樂不樂意。

有些年長一些的叔婆叔公的,還直接問什麼時候過門之類的,問的劉冬梅一臉的不好意思,早早地便鬧着要回去了。

吳華跟大家道了別,然後牽着劉冬梅往家裏走。期間還笑劉冬梅膽小。

劉冬梅一臉紅燙燙的,也不反駁,嘟囔了聲,說道「笑的又不是你你當然沒關係。」

雖然很小聲,吳華還是聽到了,回了她個爽朗的笑聲。

兩人回到家裏,田母正在擇菜,看着這麼快回來的兩人,一臉疑惑的問道「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問她囖。」吳華甩下一句耐人尋味的話,徑自回了屋。

劉冬梅刷一下臉就紅了,沒有說話,而是蹲下來幫田慧英擇菜。

田慧英仔細琢磨著兒子說的話,愣是沒懂。

難道是小兩口吵架了?

田慧英越想越急,看着劉冬梅氣紅的臉,想起兒子剛剛說的話,肯定就是兩人吵架了。

想到這裏,田慧英有些急切的問劉冬梅「冬梅怎麼了,是不是小華欺負你?」

劉冬梅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不……不是的阿姨。」

見冬梅欲言又止,以為她想「包庇」吳華,田慧英一臉正氣的說「沒事,你說,只要那個兔崽子敢欺負你,阿姨定不饒他」

劉冬梅看着田慧英一臉豪氣的樣子,有些尷尬著到底要不要說。 李秀快步地朝學堂走去,剛到村外的橋頭,就看見虎子背著書包和村裡的孩子一起走上了橋頭。

虎子一見李秀就高興地扔下同學跑過橋拉著李秀說:「娘,您來接我啦!」

李秀笑著說:「是啊!娘來接你了。」

虎子牽著李秀轉過頭,向同學揮了揮手。

母子倆手牽手地往回走,虎子說:「娘,先生說有事要辦,放假幾日。」

「好啊!咱們一起去外公家看外公他們去。」

「嗯,就去外公家。」

李秀牽著虎子到了家,和他一起去了廂房,屋子燒著火炕暖暖的。

李秀拉著虎子坐下,虎子看著李秀覺得有點不安,看著李秀:「娘,您咋了,出事了嗎?」

李秀微笑著看著虎子:「娘想和你說,娘前兩天去彭城,是因為有人說看到你爹了。」

虎子聽后高興的說:「娘,是不是我爹沒死啊?這下好了,您以後就不用傷心了。

哎!不對啊!我爹沒死,咋沒和您一起回家呢?是不是你們沒找到他啊?」

李秀一咬牙,把虎子拉到面前,柔聲說:「虎子,娘已經找到他了,可是他在彭城已經有了新的家,這裡已經不是他家了,這裡是虎子和娘的家,因為娘已經不要他了。」

虎子看著李秀眼淚掉了下來:「娘,他為什麼又有了新家?他不知道我們在等他嗎?娘,我討厭他,哇哇……。「

虎子撲到李秀懷裡哇哇大哭,李秀抱著他,輕輕的拍著他的背心說:「有娘在呢!虎子不怕啊!娘有虎子,娘也不怕,娘的虎子是個最勇敢的男子漢。」

過了一會,虎子抽噎著從李秀懷裡起來,擦乾眼淚說:「虎子不怕,娘也不要怕,咱們不要他了。」

說完眼淚又流了下來,李秀把他拉到懷裡,安慰說:「哭吧!哭出來就好了,娘抱著你。」

虎子靠在李秀懷裡,過了一會抬起頭來,擦了擦眼淚說:「娘,先生說我長高了好多,虎子過了年就長大了,娘,您別怕啊!」

李秀看著他,摸了摸他的小臉,認真的對他說:「娘不怕,虎子可以慢慢的長大,不用那麼急的。」

虎子低下頭說:「我要趕快長大,和娘一起幹活,賺錢讀書,娘就不用那麼辛苦了。」

李秀把虎子的眼淚擦掉后說,「傻孩子,還有你大舅舅和小舅舅呢!你慢慢長,現在是舅舅他們幫你照顧娘,以後你長大了可以照顧舅舅他們啊!」

鐵牛和石頭不知幾時站在門口,鐵牛進屋抱起虎子說:「虎子還有大舅舅呢!不用著急啊!」

石頭上去拍了拍虎子的小屁股說:「小老虎還有小舅舅呢!咱們慢慢長別著急。」

又轉頭對李秀說,」姐,你不要擔心我們會幫你養虎子的。」

「石頭,鐵牛姐謝謝你們。」李秀心裡覺得自己何其幸運,在這異世收穫了這麼多親情。

虎子圈著鐵牛脖子,把頭靠在鐵牛肩上:「謝謝大舅舅,小舅舅。」

「走,你娘這次買了一張弓回來,咱們去坡上射箭去。」石頭拉著虎子的手說。

虎子抬起頭:「好,大舅舅也一起去。」

鐵牛背著虎子,石頭去堂屋取了弓箭,追著鐵牛和虎子朝坡上去了。

李秀這下總算是把心放了下來,去炕灶上把銅壺裡的開水提到炕頭上溫著,出去做飯去了。

飯菜都做好后,鐵牛他們都還沒有回來,李秀關上門,去了坡上。

看見鐵牛拿著刀在削木棒,虎子蹲在他旁邊看著他。

石頭舉著弓對著一顆樹,臉漲得通紅,卻怎麼用力也拉不開弓。

虎子看見李秀,丟下鐵牛跑過去拉著李秀說:」娘,大舅舅拉得開弓,可是箭都射偏了,小舅舅弓都拉不開,娘,您能拉開嗎?「

李秀笑著說:」等娘試試看才知道了。「

石頭垂頭喪氣的把弓遞給李秀,「姐,你這張弓太重了,我拉不開。」

「多練練,就能拉開了。」李秀安慰他道。

「娘,您快拉一下看看,能拉開不。」

李秀接過弓,調整好距離,對著前面那顆小樹。

取了一枝箭,左手持弓,右手搭箭,把箭尾槽扣在弓弦箭扣上,舉起弓對準目標開弓把箭射向那顆小樹,箭飛出去射進樹榦。

虎子拍著手,「哦,娘好厲害,再射一次。」

石頭和鐵牛一臉崇拜的看著李秀,「姐,你教教我。」

「好,咱們回家先做個箭靶子,慢慢練,以後就會了。」

李秀接著又射了兩支箭,對虎子說:「好了,再等會家裡的飯菜就要冷了,先回家吃飯。」

鐵牛跑過去,用力才把箭從樹榦里拔了出來,過來對李秀說:「娘以前老是說你力氣大,我還不相信,覺得你一個女子能有多大的力氣。今天總算相信了,真的是挺大的,箭頭全部都沒進樹榦里了。」

李秀笑道:「那是天生的,我也沒有辦法。」

幾人下坡回了家,吃過飯後,李秀說:「明天休息一天,我們把香滿園的豆腐送去后,先去鐵匠鋪看看,再帶虎子去鎮上看看新房子,然後就從鎮上直接回李家村去,你們看可以嗎?」

虎子說:「好啊!明天去看外公外婆去。」

鐵牛和石頭也高興的點頭。

鐵牛說:「明天回去,鋸木板做靶子去。」

虎子難得的小兒姿態的拉著李秀,搖著她手撒嬌說:「娘,我也想要弓箭,那個太重了,我也拉不開。」

李秀拉著虎子的手,看著他說:「你要想好,如果你能堅持練箭,娘就去給你定一張弓。」李秀轉頭看著石頭說:「你也一樣,要是有決心想學箭,姐也給你做。」

石頭擺手道:」我不喜歡箭,偶爾玩玩還可以,姐你不用管我。「

虎子想了一下,堅定的說:」我能堅持,我要練箭。「

「好,那明天去鎮上看看有沒有做弓箭的地方。」

鐵牛摸著頭說:「鐵匠鋪里好像就有,我好像有見到過。」

李秀站起來,聲音輕快的說:「有空再去鐵匠鋪看看再說,我要洗澡去了。你們接著聊。」

虎子對鐵牛說:「大舅舅,我今晚就睡這裡了,炕上好舒服哦!」虎子打了個滾,石頭跑過去,嘎吱他,虎子在炕上滾來滾去,咯咯笑著。

鐵牛看著虎子,暖暖地笑著對虎子說:「虎子過來,先和舅舅洗漱去,要不你娘又要說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