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安夏也不知道,就是覺得有些不對勁。

謝黎墨坐在一旁聽著,但這是人家的家事,他不方便去插嘴,「安夏說的也有道理,總感覺夜婓回去後跟之前不一樣了。」

龍夜擎說道,「他吃了那麼多苦,有些改變也是正常的。」

「好吧,你樂意就好。」謝黎墨聳聳肩,沒再說什麼。

徐葉心來了,提了個果籃,「夜擎,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龍夜擎看向她,「還好,身體在慢慢康復,謝謝你,葉心。」

徐葉心說不出是什麼滋味,當時去救龍夜擎的時候就不該把喬安夏也救起來,現在好了,有喬安夏陪著,根本沒她什麼事了。

「徐小姐,坐吧。」喬安夏儼然是女主人的姿態。

徐葉心沒理她,走到病床邊坐著,盯著龍夜擎的臉,不知道該說什麼。

床頭的鈴聲響起,是護士站那邊打來的,「喬小姐,有些叫蘇珊的女士來看望龍總。」

蘇珊?

喬安夏看向龍夜擎,「你要見她嗎?」

龍夜擎點頭,「好。」

徐葉心心跳加快,蘇珊見過她,知道她是徐健的妹妹,如果被她看到不知道會不會想歪了?

她還猶豫,蘇珊已經進了病房,抱著一束鬱金香,「夜擎,聽說你在這我過來看看你,真是沒想到啊,這十幾天你居然經歷過這麼大的風浪,喲,這位不是……」

徐葉心站起身打招呼,「你好,我叫葉心,是夜擎的朋友。」

「是嗎?」蘇珊把鮮花交給喬安夏,倒是沒去注意葉心,直接走到龍夜擎跟前,「好在一切都過去了。」

龍夜擎對蘇珊沒什麼好感,喬安夏就更討厭她,就因為蘇珊,害楚瀾吃了那麼多苦。

蘇珊坐了會兒,跟他們找不到什麼話題,人家也似乎不太歡迎她,只好起身離開,走的時候喊了句葉心,「徐小姐要走吧?要不,一起,正好我們聊聊。」

「好啊。」徐葉心和她一起走出病房。

喬安夏把她們送到門口,「憑我的直覺,這兩個人肯定有問題。」

謝黎墨在她腦袋上摸了下,「我相信你的直覺,為什麼有問題?」《我竟是異世界唯一的人類》第四卷:綠茵鎮304章:錯誤的決定 上一次,嚴經緯被澹臺紅妝狠狠的耍過一次!

等他去藥店把安全措施的東西買來之後,澹臺紅妝早已溜之大吉,讓嚴經緯心裏生氣得不行,而這一次,嚴經緯可不會再任由澹臺紅妝耍他。

所以,掛斷電話之後,他快速洗了個澡,就找了輛車,將車子開到了鳳凰山莊不遠處澹臺紅妝購置的那一處小區大門口的停車位,靜靜的等待着。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之後,嚴經緯便看到一道迷人的身影下了樓。

這道身影,正是澹臺紅妝。

澹臺紅妝又換了身衣服,而且好像又專門打扮了一番,顯得格外迷人,看着澹臺紅妝精緻打扮過的樣子,嚴經緯心跳忍不住加速起來。

澹臺紅妝為什麼又要特地打扮一番?

難道……她這一次,並不打算耍自己,而是準備真的和自己發生關係?

嚴經緯正胡思亂想的時候,他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一看,是澹臺紅妝打來的電話,嚴經緯快速將電話接通。

「我知道你就在附近,出來吧!」

澹臺紅妝說完這句話,直接就掛斷了電話。

嚴經緯嘴角微微抽搐,他沒想到自己這樣的舉動,竟然被澹臺紅妝給看穿了,既然被看穿了,他索性也就發動了車子,直接把車子開到了澹臺紅妝面前。

澹臺紅妝沒有坐進車後排,而是直接打開副駕駛的門,坐進了車內。

澹臺紅妝坐進來后,她身上那股令人神經顫慄的味道瞬間傳入了嚴經緯的鼻子之中,聞着這樣的氣息,嚴經緯內心開始躁動了起來。

「你怎麼知道我在附近?」

嚴經緯眼神有些古怪。

「上一次,我耍了你,這一次你應該不會再信我,所以肯定會在小區附近盯着我!」澹臺紅妝白了嚴經緯一眼,說道。

「呵!」

嚴經緯直接眯着眼睛,一把抓向澹臺紅妝那白皙柔軟的小手,這麼抓住之後,對方並沒有掙扎,澹臺紅妝這樣的反應,讓嚴經緯一顆心又開始加速起來。

難道今晚,真得睡了?

「妝妝,去哪家酒店?」嚴經緯問道。

「我餓了!」

澹臺紅妝瞪了嚴經緯一眼:「這次你們鳳凰山莊真夠摳門的,竟然不準備酒席,我現在還沒吃下午飯呢!」

「那我們先去吃飯!」

嚴經緯倒也不急在這一時,畢竟現在澹臺紅妝就在他身邊,他倒是想看看澹臺紅妝還怎麼耍他!

「想吃什麼?」

嚴經緯一邊發動車子,一邊問。

「涼拌見手青!」

澹臺紅妝嘴裏吐出五個字。

聽到澹臺紅妝說起這道菜,嚴經緯嘴角微微一抽,情不禁轉頭看向澹臺紅妝,而澹臺紅妝直接迎上嚴經緯的目光,她瞪着嚴經緯:「嚴經緯,當初你為了試探我,還真一點不憐香惜玉,竟然讓我吃下如此劇毒的東西!」

「呵呵!」

嚴經緯直接冷笑起來:「你不提起這件事,我還真不知道你的演技這麼精湛,明明沒被毒倒,卻演出一副中毒的模樣,厲害!」

「彼此彼此!」

澹臺紅妝哼道。

車子一路前行。

嚴經緯又帶着澹臺紅妝來到了那處美食的小巷子,叫做老昆州的飯店。

上次來這,嚴經緯試探澹臺紅妝,而澹臺紅妝演戲應付嚴經緯。

這一次,嚴經緯對澹臺紅妝的身手已經差不多了解,知道她的境界不低,所以嚴經緯直接讓老闆上了兩盤涼拌見手青,再配上白酒!

以他和澹臺紅妝的實力,自然不會中毒!

「多吃點,待會幹的可是體力活!」

嚴經緯在體力活上面加重了語氣,這惹得澹臺紅妝一陣白眼,澹臺紅妝生得太美,這白眼中,帶着無盡的風情。

這樣風情的女人,哪個男人受得了?

這一頓飯,很快結束。

嚴經緯和澹臺紅妝離開飯店的時候,他直接伸出手,一把摟住了澹臺紅妝柔軟的腰肢。

「嚴經緯,咱們今晚真要去酒店么?」澹臺紅妝沒有掙扎,任由嚴經緯摟住她的腰肢。

「不然呢?」嚴經緯眯着眼睛道:「怎麼?現在後悔了?」

「我怕你後悔!」澹臺紅妝嘴角勾起一絲驚艷的弧度,意味深長道:「嚴經緯,你不是一直覺得我覬覦嚴氏集團的秘密么?你就不怕,我和你一起去酒店,就是為了套取嚴氏集團的秘密?」

「美人計?」

嚴經緯輕笑一聲。

「不錯,歷史上,多少英雄人物都折在女人手中!」澹臺紅妝目光熠熠,性感的嘴唇吐出香氣,在嚴經緯耳邊輕聲道:「你怕不怕?」

「我嚴經緯,這輩子不知道怕字怎麼寫!」嚴經緯笑道。 「姜道長,您現在是先在觀察室轉一圈,還是讓我先為您介紹整個科學院,亦或者是先去休息?」

目送兩位老人離去后,林零便轉身看向了姜遠。

而姜遠先是抬頭望了眼穹頂上模擬出來的星辰,而後再把視線移到了林零身上:

「林助理,有關於科學院各種研究的資料么,詳細的那種。」

「有。」

「那林助理把我送到住的地方,然後再將這些資料給我一份,等我熟悉了資料后,我再聯繫林助理?」

「好的。」

「科學院內部人員的聯繫方式都備份在手環上,道長想聯繫任何人都可以在手環上呼叫他們。」

「您看您現在是不是先綁定下通行證?」

「好的,那就麻煩林助理了。」

……

半小時后,坐在科學院給他安置在觀察室的院子裏,抱着一路跟着他過來的二寶,把玩着手裏被稱為通行證的手環,姜遠不得不再一次感嘆藍星華夏的科技真不講道理。

手環戒指以及眼鏡,這三東西其實都是高科技產物。

手環跟戒指在經過指紋,人臉認證后,可以通過指紋將其開啟,打開立體的3D畫面。

至於眼鏡則是虛擬眼鏡,帶上后視線里會出現各種虛擬路標,盯久了路標上則會出現相應的信息。

至於官府給他安排的這個院子,其實就在王謹老爺子的住所邊上。

姜遠此刻坐在院子裏都可以感覺到隔壁老爺子那緩緩增強著的精神力,這修鍊天賦,簡直恐怖。

至於嚴淵則住在老爺子院中的客房裏,姜遠可以感應到他也同樣在修鍊觀想法,但他暫時還沒入門。

所以說也並不是所有科學大拿都擁有強大的修鍊天賦,起碼現如今看是這樣。

「姜道長,您要的東西給您送過來了。」

正尋思著修鍊天賦跟什麼有關,院牆的籬笆外便傳來了一聲輕響。

抬頭看去,原來是王剛拿着一個箱子到了。

放下有一下沒一下打着盹的二寶,起身走到院外從王剛手裏接過箱子,看着欲言又止卻的王剛,姜遠輕輕笑了一下:

「王校尉有什麼事可以直接說,只要貧道幫得上忙,自然會幫。」

聽到這話,王剛眼裏的糾結之色立馬消失不見:

「是這樣的,道長您給我們的觀想法有些過於深奧了,全篇都用文言文不說,還有各種道家隱喻,所以現如今科學院內觀想法入門的人並不多。」

「所以你想請貧道跟你們講解一些觀想法?」

「不過就算貧道寫在觀想法中的隱喻再多,官府也不至於翻譯不了吧?」

「呃,道長您也知道修鍊這東西看天賦以及底蘊,讓我們這群大頭兵練武還好,但讓我們修道確實有點為難我們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