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你想要如何處置皇后,朕都絕無二話,不過這件事皇后當真知道錯了,還請王爺能看在朕的面子上,給她留幾分薄面。」

容耀的聲音都愛著哀求。 周楚本來已經騎上了摩托的。

甚至頭盔都已經戴好了。

但最後還是被高琴怡拽下了車。

「你自己回去。」高琴怡把他的頭盔卸下來戴到了自己的腦袋上:「我騎車帶著然然,你去打車。」

「打車咱報銷嗎?」周楚就站在摩托側邊,看著李秋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有人寫了這麼多年書,最後打個車還需要別人報銷吧?」

她雖然這麼說,但還是掏出了手機就要轉賬。

「不用不用。」周楚急忙攔住她。

他就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沒想到她真的要給自己轉賬!

但看到轉賬的界面之後。

他就後悔了。

足足一百元!

他是不可能吃軟飯的。

當然如果是高琴怡的軟飯,說不準可以考慮一下。

「這一百塊,留著買點好吃的。」高琴怡並沒有在意她的阻攔。

根據她的了解,打通周楚的最好方法就是加錢。

原本她都做好了轉三五百的準備了的。

沒想到周楚竟然這麼容易滿足。

當然他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從高琴怡毫不猶豫的轉賬動作中。

說不準如果自己再大膽些,或許會獲得更多。

但實際上並不需要。

看著她騎著車絕塵而去。

周楚拍了拍自己面前被捲起的灰塵。

作為一個成熟的撲街,他還是有自覺的。

能坐公交就不打車。

反正也不是很著急,今天的章節也已經搞定了。

由於學校內斷電,公交車上已經擠滿了學生。

都是向著市中心的。

學校裡面都斷電了,逃離這座孤島應該沒問題吧?

周楚向前擠了兩步,終於找到了一個稍微寬敞些的地方。

然後他抬起了頭。

和身前的少女一起愣在了那裡。

少女正轉過身,俏臉上寫滿了驚訝。

這運氣能有多背?

這都能和葉婉兒碰到?

就很尷尬。

尤其是側面拒絕她之後,周楚總有一種強烈的負罪感。

雖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但給他的感覺就像是自己辜負了人家姑娘一樣。

葉婉兒的臉急速變紅。

很快就紅透了耳朵根。

周楚決定再往後走走,盡量避免這種強而有力的目光接觸。

但很快他就發現。

根本就後退不了!

可謂是寸步難移了。

只能回她一個無奈的表情。

自己也沒有辦法啊!

要不然下站就下車吧,雖然這公交半小時才一輛。

大不了就直接打車。

葉婉兒也下意識轉過身,想要改善自己背對著周楚的姿勢。

這個姿勢太糟糕了……

她確實轉了過來。

但姿勢明顯更糟糕了。

在旁邊的人看上去,就像是情侶一樣……

她只能低著頭,盡量讓自己不再看周楚。

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忘記這段悸動的,只要自己夠努力,一定能夠忘記!

就只是坐公交車碰巧遇到罷了。

只要自己冷靜下來,什麼事都不會發生的。

瞬間一個急剎車。

還處於下定決心狀態的她重心瞬間不穩,就要向前倒過去。

周楚只伸出了一隻手,扶住她的肩膀側面。

這種很平常的幫助絕對沒什麼的。

在確認她站穩之後,周楚直接收回了手。

有些纖細的胳膊。

剛剛自己是被他扶住了嗎?

葉婉兒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覺。

要比她大很多的手掌。

被那樣的手掌扶住,原來是這樣的感覺。

她深吸口氣,想要平復下心情。

卻發現,由於距離太近,鼻孔里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鑽滿了周楚的氣息。

和第一次在乒乓球館遇到的時候一樣的氣息。

但心境卻截然不同了。

「趕緊抓住扶手吧。」周楚忍不住低下頭提醒道。

如果她就像是這麼站著,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摔倒了。

自己可不能時時刻刻都扶她。

「哦哦哦哦。」葉婉兒慌亂之下,連續應答了好幾聲。

手掌向後抓去。

很難受的姿勢,但好歹是抓住了椅子的靠背。

「小夥子,這就是你的不對了。」

坐在側面的老頭突然開了口。

他們都嚇了一跳。

滿臉皺紋的老頭,但精神狀態特別好,給人一種他能追著公交跑三公里的感覺。

是那種很常見的風趣小老頭。

「想當年我年輕的時候,那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代情聖了。」老頭身子向前了些,湊到周楚前面:「你倒是有老夫當年的幾分顏值,就只是這膽量太小了。」

周楚滿頭黑線。

如果他沒猜錯,這老頭應該是誤會他們的關係了。

但這個時候讓他怎麼解釋?

實話實說嗎?

面對著滿臉羞紅的葉婉兒,他可說不出來這話。

不管你怎麼覺得,他都不可能這麼說話。

「我們就只是普通同學而已……」

還沒等他解釋完,就被老頭打斷了。

「不要解釋。我都懂。」老頭擺了擺手,一副懂王的姿態:「我跟你說啊,這女生不是這麼對待的,像是剛剛,你完全可以一把摟住她的腰,把她抱進自己懷裡。」

這都是什麼損主意?

他要是真的敢這麼做,恐怕高琴怡能手撕了他。

「有點快了?」老頭一副「我真是太善解人意了」的模樣,繼續說道:「那你至少應該繼續扶著人家吧?小姑娘就是要呵護的,像你這樣算什麼男人?」

「我知道了爺爺。」周楚瘋狂點頭。

得到了肯定答覆的他總應該消停了吧?

事實總是和希望背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