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貨…..」

金兄滿臉淡漠之色,對於白錦和祝扶間的打鬧毫無興趣,道:「白兄,你早上找我有什麼事嗎?」

今早,白錦對自己打完招呼,他好像有什麼話想要對自己說。

但因為祝扶橫插一腳關係,白錦沒有把沒有說完的話說出來。

「哦對,金兄不止今晚可有空?」白錦開口說道:「我師父近期外出…….」

「你想…..斷袖分桃?」

出乎意料之外,金兄開口打斷了白錦接下來的話,並將二人第一次見面時候白錦說過的話語,原封不動換回給整日每一個正行的白錦。

「也….不是不可以的。」

白錦一愣,笑道:「當然,前提是金兄容貌能媲美九天玄女,否則白某可無福消受金兄的繃帶之軀。」

「和我比一場,我答應你。」金兄沒有磨磨唧唧的說廢話,開口直言道。

他對白錦夜晚約他做什麼,並沒什麼了解的興趣。

在星絡門裏修士夜間能做什麼,無非亦或者吟詩作對尋求修行靈感,或偷窺女修們入浴溫泉,挨一頓劇烈毒打。

反正和白錦聊會天,就假裝傳音玉簡收到師父的信息,開口離開便是了。

「金兄何出此言呢?你我師兄弟何必打打殺殺傷和氣?」聽到約斗邀請,白錦明言拒絕:「不如,我們比誰尿的遠?」

「哦。」金兄頭也不回直接離開。

「白兄……」衛本良笑嘻嘻開口:「不如我們兩夜晚一同宵夜?」

「不,我今晚有正事要做,約夜宵什麼的晚上再說吧!」

白錦匆匆留了一句,就追着轉身離開的金兄而去。

今夜老樹皮師父不在家裏,白錦準備到後山獵一個野的。

金兄可是計劃里不可或缺一換,如此倒霉一倒霉蛋待在身旁,想必,能碰到數量不菲的妖獸或者毒蟲。

足夠自己補充一兩年苦修,向著人仙境界更進一步。

「金兄有話好說……」

白錦追上金兄開口問道:「說說,怎麼忽然想到要和我比斗,在我印象里金兄可不像祝師姐一樣喜歡打打殺殺。」

「我師父說你很棒,我想試試,你是否真的配得上我師父的稱讚。」

金兄面部雖然裹着一層繃帶,但嚴肅是由內而外散發的,他是玩認真的。

「哦這樣啊……」

白錦點點頭,鬆了一口氣,他還以為金兄從他身上看到什麼呢!

差點又把他誤會成萬花谷,想一小拳頭把他打到永久性喪失今日失憶。

「那麼…..我們今晚文瑤峰見,想比試還是筆試都隨便你。」

「好,一言為定!」 聽着妹妹和侄子侄女充滿嬌憨和天真的對話,哪怕再沒什麼太大感覺的謝元,也不由得低下頭,心裏升起一股濃濃的挫敗感。

雖然沒有實際的數十年生活經歷,但記憶的載入下,謝元還是很喜歡妮可的兩個小不點的,如果可以他也想當面去參加皮克森的生日宴會。

但……謝元迴轉了攝像頭視角,在另一個里妮可房子不遠的一棟公寓,雖然看似一片黑暗,常年無人居住。

但是當謝元切換成熱成像模式后,這個黑暗的房子裏剛好能看到兩個人形熱能信號在做着觀察和監視的動作。

這是謝元在一次對妮可家周圍巡邏時看到的兩人監視小組,誰是派遣人未知,來多久也處於未知。他們既不騷擾也不接觸妮可和孩子,但是他們會拍攝她屋子裏的所有動靜。

出於謹慎謝元一直監控着他們的手機和電腦,只要一旦有資金入賬或者信息交流,他就可以追溯源頭,找到下命令的目標。

不過現在還沒有進展,謝元也不是沒有想過主動現身來引誘拍攝者上報訊息,但是考慮到妮可一家的安全,他還是沒有做出先發制人的手段。

孩子的教育和快樂很重要,但是比起他們的性命安全而言,還是差了點。

只不過,外甥和外甥女明天可能會有點失望,畢竟來的只能是禮物,不能見到人了。

他給妮可的禮物里悄悄放了一個給皮克森的禮物,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入侵快遞站了,裏面是一個70%技術上匹配他現居住世界科技的全息投影機。

不過他不參與生日宴會的另外一個原因對於謝元自己而言有點難以啟齒。他挺喜歡妮可的,作為一個跟妮可素昧平生的陌生的靈魂,他對妮可有種男女之間的好感。

但是他附着的又是艾登皮爾斯的身!加上妮可其實對艾登的感情……她從小就追趕着哥哥,所以這種發展相當地危險,艾登可以是妮可的老大哥,但不能是情哥哥!

所以能不見最好不要見,實在需要見面了他也要克己復禮,因為他是個專業的執行者,不能由著自己的慾望做事,更何況他披着艾登的皮囊。

想到這裏,他坐到床上,盤膝坐好,一邊又一遍地默念著往生咒:

「拔一切業障根本得生凈土陀羅尼…」

……

他今天為了任務殺了人,所以他得念往生咒,如果沒有他就念觀自在菩薩開頭的清心咒。

龍象般若功雖然通過震蕩了他的筋絡肉身,激發了他的氣血,增強了他的身體強度,但也給他帶來了一個弊端:

妄念太多。

這不是一般得的多,而是隨着身體的一步步提高,他的肉身開始慢慢活化,產生諸多慾念,比如色慾,肉慾,殺戮欲。

謝元一天稍微轉一個念頭,就會產生大量的慾望,這些慾望促使著謝元做屈服於慾望的事情。

這也是心理建設跟不上身體強度帶來的弊端,不過已經好轉很多了,畢竟龍象般若功是一門非常完整和悠久的功法。

歷代高僧異人通過修鍊龍象般若功總結了非常多的出現類似事故的解決方案,最好的一個就是瑜伽操。

其次就是念咒持戒保持心態,第三種是禪定,實在不行……還有歡喜禪,這裏謝元選擇的是第二種。

為什麼選擇第二種呢?因為無論是瑜伽操,禪定,還是歡喜禪是中斷不得的,這牽涉到肉體和精神的全身心投入,一旦中斷……走火入魔都是最輕的結果。

比方說現在,謝元就只能無奈的睜開眼睛,停止念咒,因為又一個電話打過來了。

是壞男孩17打過來的。

「我相信我們尋找莫里斯的情報是正確的,當你轉移條子的注意力時,我們也獲得了進入ctOS後門的授權。」

毫不含糊的壞男孩17一接通就分享了她的成果,當然話鋒一轉也提到了謝元想要聽到的內容:「……既然我們都能藉此獲得雙贏的局面,自然也會跟你分享我們的成果,這些個後門方程式能讓你擁有進入ctOS網絡的某些授權。」

謝元把通話設置為浮窗模式,打開了MSN,果然一些方程式開始載入在手機裏面,具體情況還需要謝元一個一個確認,但是謝元對此還是滿意的。

「謝謝,不過我更應該說一句恭喜,距離你們的事業終極目標又前進了一小步了。」這個致謝謝元說的誠心誠意,但是恭維嘛……見仁見智了。

「我還在進行一項更大的計劃,」壞男孩17不知是不是聽出了謝元的敷衍,反正也沒心思往下說了,「給我點時間……」

保險起見,謝元還是亮出了萬用工具把手機上全部再掃描一遍,確認萬無一失之後,才把手機放回插槽充電。

臨睡前,還是把每天雷打不動的往生咒念完才入睡。

……

第二天,睡得香甜的謝元,在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練龍象功的導引操。

雖然艾登的身體年齡有38歲,但是過去常年收尾人的工作讓他在身體的靈活性和柔軟性上不輸於年輕人。

他能輕鬆從底層攀爬到二層欄桿和翻越障礙,這也是謝元能用艾登的身體迅速練好龍象功的原因之一,雖然是很小的原因。

龍象功的本質就是瑜伽操,身體越靈活越快上手……就是練成得看心境。

練習瑜伽導引還有個附加好處,就是可以提高專註力和下意識反應,這會在交火現場上具有更強的生存能力。

事實上某些藥片也可以做到提高專註度的效果,只是對於信奉是葯三分毒的謝元而言,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磕葯的,除非是補藥。

當然瑜伽操也有讓謝元頭疼的地方:練久了他會忘記時間。

主要是龍象般若功的瑜伽操是難度極高,它需要行功之人報以絕對的專註力去平衡好自己的全身,否則會出現嚴重瑜伽傷。

然後就會因為專註過頭而沉迷其中,好半天才能反應過來。

好在今天沒有,他醒的很準時,修鍊完畢后他就出門了。

不過沒過多久他就接到了約爾迪的電話。 秦蒼穹,淡淡掃視一眼,「你確定,要放朱元峰離開?」

「他朱家接連迫害,甚至…逼迫你任家,簽署天價債務條約,你…就沒數么?」

念在往日同學的份上。

秦蒼穹,難得多說了幾句話。

而,此刻。

任月欽愣住,輕咬紅唇,但…

片刻后。

她還是搖了搖頭。

「算了吧。」

秦蒼穹眸光冷漠,泛起一絲無奈。

這個女人…

簡直,心腸柔軟到了極點。

都到這個份上了。

居然,還在顧及所謂,同學之情?

而,最終。

秦蒼穹,沒有再出手。

而是深吸了口煙捲,旋即…緩緩開口。

「也罷,畢竟…就在你任家門口。」

「如何處置,就聽你的建議,罷了。」

秦帥想殺之人。

絕無可能,逃出生天。

而今,為了任月欽,他…破例了。

說到底。

朱元峰,只是任家的仇人。

跟他秦蒼穹,有什麼關係?

既然任月欽想留他一命,那秦蒼穹,也懶得出手。

Leave a Comment